→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那些花兒與那份鮮活

2019-12-25 . 閱讀: 387 views

文/諸葛語熙

那天三個人一起吃魚,岳哥說到最近整個人都不對了,這也不對,那也不對。我說到底什么不對,到底缺了什么?

“鮮活。”他倚在旁邊的墻凸出的一角邊,眼睛凝視著我。

今天想到這個詞,突然淚目。

電腦上隨機播放歌曲,聽到火影中的《寧次之死》時,我正在準備洗洗臉,突然愣在那里很久,把曲子聽完了,我連水都沒擰開。

洗完臉我站在陽臺上看下面,我看到來來往往形形色色的人,我看到一個孩子進了玩具店,他進去要買我愛羅的手辦,和幾個同樣癡迷火影的人。他使勁問老板什么時候到貨…可惜,到貨之后,他卻又不想買了。

那個孩子就是我。

我從陽臺回客廳,墻角擺放的那把云杉木吉他,待在那里好好的。音孔的位置傳來了一曲《那些花兒》,那是我在宿舍陽臺彈了整整一下午練會的一首歌。“那些心情,在歲月里,已經難辨真假”,有人說樸樹的抑郁是質樸的毫不矯情的抑郁,我只想說他的歌是質樸的毫不矯情的表達,時隔這么多年,《那些花兒》的每一個旋律,每一句歌詞,每一個和弦,以及他獨有的呢喃,都在告訴我,你弄丟的東西,我幫你記了下來,聽聽吧,找是找不回來了,聽聽也行啊。

不知是愛是恨。

回來坐在電腦前,看著名為“相聲”的文件夾,思緒突然回到那年2006年,郭德綱火了一年了,后知后覺的我偶爾在電視上聽到郭德綱專場里的一場《托妻獻子》,整個人笑出了太平洋,怎么會這么好笑,相聲可以玩兒得這么狠嗎?久久地陶醉在他和謙哥的包袱里…

還有

第一次看《士兵突擊》哭到面目全非;

第一次聽到同時伴有鞠躬的“老師好”;

第一次站在講臺上看幾十個鮮活的生命;

第一次嘗試演講直至拿獎;

第一次和幾個好朋友喝到感覺歲月就這樣停著就好了;

第一次在寧靜的太行山上吃農家樂,時光仿佛下班回家了;

第一次在南京的街頭唱出自己的音樂;

第一次彈響木吉他的聲音;

第一次毫無顧忌地問:哥們兒你是幾班的啊,咱倆一塊玩吧!

……

很久了,很久都沒有體會“鮮活”了。

生活讓我學會復雜,扛上擔子,多個心眼兒,我小心翼翼地學著。

但我永遠不想成為一個會說出“看星星能有什么用”的人,與寧靜的夜空對視時的自己,也是自己,而且是鮮活的自己。

我記得我孩提時代是一個很不容易被電影電視或者書籍搞出眼淚的,第一次發現自己淚腺的抵抗力弱是從觀看《中國好聲音》第二季開始的,那時候每一期都要流很多淚水,朋友有些費解,至于嗎?至于,特別至于,我說我最受不了某個人為了夢想堅持到灰頭土臉還帶著笑容的樣子,我一定會哭,我必須哭,哭出來,我就知道,我還有著鮮活的感知能力,感知內心所認可的真善美。

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我想這就是對于鮮活最好的詮釋吧!

可是我們不可能永遠年輕,我只是希望無論過了多少年之后的自己,還會送一個溫暖的眼神,給一個因為捏泥巴而被媽媽吵的孩子,還給一個在課堂上突然站出來問“老師,我有不同的看法”的學生,給一個第一次當眾彈完吉他只得到稀稀拉拉掌聲而聳肩一笑的少年,給那個自己創作了一部小說卻沒有幾個讀者但依然很快樂的寫手,

再給那些拍拍同伴的肩膀說“一起走吧”的人;

給那些生氣之后被逗笑然后原諒孩子們的老師;

給那個跟人聊天提到夢想然后回家翻出笛子摩挲很久的姑娘;

給那個廣場邊上比劃著跳舞卻不敢進入隊伍,然后看到你之后尷尬地笑了笑擺手的大媽

還要給第二天醒來后灑了一滿地的陽光

給夏季夜晚的街頭突然吹來的一陣涼風

要給打雪仗的時候笑得忘乎所以的豁牙小學生

要給那個背著女兒書包走在女兒后面的寬大的背影

要給KTV中點了一首粵語歌卻自己沒唱的失意中年人

給一個輸了學校足球比賽安慰完所有隊友自己回到家里蒙上被子大哭的隊長

……

若愛與關懷與夢想

總是可以輕易感動我

無論歲月以怎樣的旋律和節奏行進

都是這樣

如此便可以在一個蟬鳴的午后笑著喝一杯茶

那笑意須和蟬鳴與茶香一般簡單真切

那些花兒,終將散落在天涯

唯愿花香總是鮮活,總是。

左岸記:人有人的情調,雨有雨的趣味,晴有晴的妙處,小鳥跳躍啄食,貓狗飽食酣睡。鮮活的人生不是非得用詩和遠方來堆砌,他既囿于廚房,也在山川湖海;它既能在日常的瑣碎里自在環行,也能在水泥森林里悠悠的開出花來。真正鮮活的人生,一定是生根發芽于尋常光景,同時開花結果于平淡日常。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极速赛车走势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食之契约樱之岛哪个菜赚钱 四川时时在线投注 刷流量收藏赚钱 qq网球比分直播 好友麻将房app pk10红马计划软件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95期 河南麻将朋友局吧 高科技麻将 九线拉霸水果机游戏 香港抓码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