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模擬游戲:重啟

2019-12-06 . 閱讀: 333 views

文/大偉

  窗外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夜黑了,閔輝文抬起頭看了下屋內的掛鐘,發現已經是深夜兩點了。

  “時間怎么過的這么快?”閔輝文自言自語道,這時候感覺肚子有點餓了,就將正在玩的游戲存檔,起身向客廳走去。

  閔輝文在國內一家IT公司做程序員,也就是人稱的碼農。同大多數的碼農一樣,閔輝文也是個比較宅的技術宅男,平日里除了上班之外,下班后就回自己宿舍,唯一的主要興趣,就是打游戲。好在頭發還沒有禿頂。

  閔輝文最近迷上了一款游戲,名字叫《模擬游戲》。這不,今天從下午開始,他已經連續玩了近10個小時了,要不是餓的肚皮咕咕叫,估計這會他還繼續沉迷于游戲中。

  閔輝文從冰箱里翻出幾塊面包,自己泡了杯熱咖啡,又繼續回到了電腦跟前。

  “索性今晚就玩個通宵吧!”想到這里,他又繼續回到了游戲中。

  “你好!”游戲中迎面走來一人,同他打著招呼。

  閔輝文沒理對方,又繼續朝前走。

  “閔輝文!”

  聽到對方喊自己的名字,閔輝文有點迷惑,。

  “這人怎么會知道自己的真實姓名呢?我在游戲中用的都是虛擬的網名啊”,他扭過頭,看著游戲中剛才喊自己名字的那人。

  只見那人跳躍了下,向前走到自己跟前,

  “你好!閔輝文!”說話間便伸出了自己的手,

  閔輝文遲疑了下,也伸手握了下對方的手,

  那人見狀,微笑著回答閔輝文,

  “你一定很奇怪,我為什么知道你的真名?”

  閔輝文點了點頭。

  “其實我不但知道你的名字,我還知道你的很多。”那人看著閔輝文,繼續說,

  “可以毫不夸張地講,我知道幾乎你的一切。”

  閔輝文愈發奇怪了,

  “你到底是誰?”

  那人回答說,

  “我是誰不重要,因為我并不存在。”

  閔輝文冷笑了聲,

  “我當然知道你不存在,不光是你,我們都只是這個游戲里的角色而已。”

  那人解釋說,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其實并不存在于你們的這個維度。”

  “緯度?”閔輝文聽到這個奇怪的詞,不由覺得更加奇怪。

  “這樣說吧,我是存在于另外一個比你們更高維度的文明之中,在我們的高維度文明中,我可以看到你,而你卻永遠看不到我。就像你可以看到這個游戲里的人物,但游戲中的人物永遠也看不到你。我這樣說,你能理解嗎?”

  閔輝文回應說,

  “你就不要再開玩笑了,說吧,你到底是我認識的哪位朋友或熟人?”

  “我沒有跟你開玩笑”,那人說罷又繼續道,

  “我不但知道你的一切,還可以影響你所在維度文明”。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證明給你看下。。。比如嗯,我可以掀起一場災難,哦,這個似乎有點太殘忍了,嗯嗯,那就在你的維度,哦,你們稱之為人類世界中隨機放一把火,哈哈哈哈”

  “這么說你還有改變自然環境的超能力了?”閔輝文不無譏諷地看著對方,也哈哈笑起來,

  “別逗了!不就是用外掛嘛,你再不跟我講出你的真實姓名,我就關電腦啦!”

  “待會你們的網絡上就會有相關新聞報道了”。

  那人說完便消失了,就像剛才來時那么突然。

  閔輝文頓感莫名其妙,心想,“媽蛋,好端端的游戲就是被這幫用外掛的人搞臭了!真是掃興!”

  說罷將游戲存盤退出,準備回床上休息。

  躺在床上,可能是還沉浸在先前的游戲興奮中,閔輝文左右睡不著覺,無聊之中,他又突然想起來剛才那個疑似“外掛”的人,但直覺又覺得那人不像作弊用“外掛”,于是他打開手機,一條國際新聞頭條映入他的眼中:

  “當地時間10月23日深夜,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出現森林大火。。。”

  “不會這么巧吧?”閔輝文吃驚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閔輝文起身回到了桌子前,剛打開電腦進入游戲,就見有人跟他熱情招呼,

  “來啦!”

  閔輝文看了下,原來就是剛才那人。

  “你怎么知道我上線了?”閔輝文反問對方。

  那人笑了下,

  “你難道忘記了?剛才之前跟你講過,我可以看到你啊。”隨后看到閔輝文仍有懷疑,

  “如果你還不相信,我們可以做個游戲”。

  “什么游戲?”閔輝文好奇問。

  “你可以隨意寫些什么,我都能知道你寫的內容”,那人一臉詭異的笑。

  閔輝文半信半疑,但還是拿了張紙,在上邊寫了些內容,隨后揚起頭,剛想開口,就聽見那人說,

  “hello world”

  閔輝文聽到后,不由大吃一驚,因為這句話不是別的,正是他寫在紙上的內容,也是他剛開始學習編程時寫的第一個程式的內容。

  “這,這,”閔輝文有點不能相信,說話也語無倫次。

  “這下你應該相信我所說的話了吧?”那人說完,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一副悠然自信樣子。

  “如果你真的是來自另外一個高度文明,那我想問下,我能去到你們那個文明嗎?”閔輝文想起之前一部流行科幻小說,于是期盼地問對方。

  “不可以!”那人斬釘截鐵地回答,“你只是我游戲中的虛擬數字而已,在現實中根本不存在”。

  “啊?不存在?”閔輝文吃了一驚,

  “你是說我并不存在?你所指的是我們整個人類嗎?”

  “是的,”那人說到,“你所見到的萬物,都只是我們游戲中的各種角色,包括你們人類”。

  “啊???”聽到這里,閔輝文愈發感到害怕,“你是說我們都是虛幻,實際上并不存在?”

  那人冷冷地回答,

  “你以為你是在玩游戲?其實你也只是我游戲中的虛擬而已。”

  說到這里,那人似乎看出了閔輝文的疑惑,

  “先前我講過了,我其實并不存在你的世界,我現在只是通過你參與的游戲中的角色來跟你聊天而已”。

  閔輝文聽到這里,全身都似乎像泄了氣的皮球,一點精神也打不起來。他從來都沒有想過,連自己都只是游戲中的虛擬,他以為自己在玩著游戲,但沒想到,自己也只是別人游戲中的一個角色而已。

  “真相真是太殘酷了!”閔輝文幾乎快絕望了。

  “其實你也不用太失望!”那人說道,

  “等過一會,現在所有發生的一切都將成為泡影,就像我跟你講的,你只是我游戲中的虛擬而已,而在剛才之前,我已經將游戲存盤了,等到我們的聊天結束后,我會重新開啟存盤游戲,所有之前未存盤的信息都將消失的無影無蹤,你的記憶里只是停留在我存盤前的階段而已”。

  聽完那人這樣講,閔輝文突然想到一首歌里唱到,

  “不管未來會怎么樣,至少我們現在可以讓自己過的開心點。”

  想到這里,他不由振作起來,想起之前一位科學家說過,

  “如果你的速度超過光速,那么你就可以看到物體之前的狀態,如果真是那樣,那豈不是真的可以穿越回到過去?”

  閔輝文剛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那人便告訴他,

  “你們人類總是自作聰明,以為可以穿越回到過去,但事實這是毫無可能。你們只是游戲中的虛擬,一切都是往前發展,這是游戲規則。既然只能向前發展,又怎么可能回到過去呢?穿越只是你們自己想出來的虛幻而已。”

  “你們生活在我們模擬的文明世界中,就是這個游戲,從一開始,一切都被設定了初始值,包括你們每個人,然后不斷的文明進化,從史前時代開始,一直到太空時代結束,這就是文明衍生的全部時代。游戲里的一切都是被設定,不能越界出游戲的空間,這就是解釋剛才你問的問題,為什么你不能來到我們這個文明,因為一你不存在,二是人物都是游戲事先設定的,無法越界”。

  “既然無法越界,那是否說明我們所處的這個宇宙空間是無限的呢?”閔輝文問。

  “這個問題問的好!”那人贊許道,

  “其實這個問題,說對也對,也不對也對。你們所處的空間稱之為宇宙,對吧?在你們的認知里,認為宇宙是無限的,這個可以認為是對的,因為在這個游戲中,以你們有限的文明時代里,你們探索的速度,永遠趕不及我們給予你們設定的臨界值,簡單說,就是你們探索的越廣,我們的系統會自動提前擴充到比你們探索的更廣空間值”。

  “有沒可能突然突破臨界值?”閔輝文插了一句。

  “這個,理論上是有的,但幾乎無可能”,那人遲疑了下,

  “嗯,如果真的在短期內突破了系統臨界值,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系統崩潰,所有一切都消失,這盤游戲就徹底結束了”,那人說到這里,又補充說,

  “這種情況應該極少的,那應該是個bug,至少我還從來沒遇到過。系統發展到最后,只有兩種情況下會自動結束,一種是所有文明都迭代完成,游戲自然就結束,另一種就是文明發展到最后,所有的資源都枯竭了,沒有資源可用自然游戲也就結束”。

  說到這里,那人看了一眼閔輝文,

  “這會我心情不錯,你可以多問些問題,待到過會我重新開啟,一切又恢復到游戲存盤之前的狀態,這期間游戲中的記錄將會被丟失,也包括你我之間的聊天記錄”。

  “你剛才說,我們一開始就被設定了初始值,既然是那樣,那有沒可能幫我增加財富值?”閔輝文試探地問對方。

  那人皺了下眉頭,

  “你說的是作弊碼吧?想要快速增加財富值,權利等,用作弊碼是一種最簡單和快速的辦法了,”那人頓了頓,攤開兩只手,做了個無奈的動作,

  “可惜我沒有作弊碼,網上估計有,但我懶得去搜索,因為我覺得如果玩游戲用作弊碼,那就失去了游戲的樂趣”。

  閔輝文聽到對方這樣回答,一副很失望的樣子。

  “文明在發展的過程中,雖然我們事先設定了初始值和一定的參數,但仍然不可避免地會發生一些不可預測,甚至可能會影響到文明發展的事物或事件,導致游戲可能提前結束”,那人講到這里,前額緊縮,堅定地繼續說,

  “這個時候系統就會隨機出現一些事件,比如災害,以便讓文明能夠正常衍生下去。。。”

  “你說的災害,是不是就是導致如恐龍滅絕的那種?”閔輝文忍不住插話問。

  “恐龍的發展速度超過了系統的預期,也進而限制了你們人類誕生和文明的發展,如果一直任由恐龍繼續發展,你們人類就永遠沒有機會了”,那人意味深長地看了眼閔輝文。

  “那歷史上一些大的比如人類內部戰爭,也是否有你們的幕后參與?”閔輝文問。

  “我先前講過了,有兩種情況下會導致游戲結束,其中之一就是資源的枯竭,人類發展的速度太快,人口膨脹也很快,如果不出面制止,很有可能在當前的文明資源就枯竭用盡,那樣就不會再進階到下一個文明,也就是我們說的升級,為避免這種情況發生,系統會隨機制造些摩擦事件,挑起你們人類之間的戰爭,從而避免資源的短期內被過快消耗。”

  “那,我想再問下你,我們人類從何而來?又最終往何處去?”

  “其實人類從誕生到發展到現在,所有的都是可見的,但卻每次都不一定相同。按你們人類的時間紀元,你們近百年來的發展速度,已經遠超過過去上千萬年的總和,而這樣的發展之快,也確實超出了我的預期”。

  “死亡,是每一個文明的最終歸途。”那人說完,頭也不回地就遠逝了。

  。。。

  窗外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夜黑了,閔輝文抬起頭看了下屋內的掛鐘,發現已經是深夜兩點了。

“時間怎么過的這么快?”閔輝文自言自語道,這時候感覺肚子有點餓了,于是他關掉了電腦,起身向客廳走去。

左岸記:幾天前,我陪小治又刷了一遍《黑客帝國》,這篇科幻文章寫了和帝國里有一個同樣的命題:結尾時創造者問先知到底這種穩定和平能持續多久——指升級后的新系統,電影里是陽光普照一片光明的樣子——先知回答說越久越好。在科幻和現實世界里,最后都會回歸到資源問題上,那么如果解決了資源問題,是不是才會有永遠的和平?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极速赛车走势 广西十一选五 澳门一张牌比大小 赢永久免费计划版app全 快三大小单双的规律 2014年世界杯雪缘园资料库 网球比分直播第一捷报网 五分时时彩人工计划 自己赚钱换手机有错吗 上海快3彩票控 山西快乐10分玩法技巧 重庆时时5码个位技巧 厦门跑嘀嘀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