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為東坡居士打call(二)——是誰點亮了那束火光?

2019-06-12 . 閱讀: 421 views

文/郭敏敏

一千年前皇帝的吃穿水準,放到現代社會相比可能不過如此,但一千年前蘇軾的才情,放到今天,他依然會是一位極其出眾的天才。到底是什么樣的成長環境造就了這樣一個特別的人呢?

如果用現代社會的觀點來追溯原生家庭對蘇軾的影響,我以為有三個人最值得討論——首先是蘇軾的祖父。老先生頗有幾分俠義與趣味,也將他的酒趣隔代遺傳給了祖孫。老人不識字,但人品不凡。那時蘇家住在鄉間,廣有田地,他祖父常不像別家那樣儲存隨時可以食用的大米,卻以米換谷,并在自家的谷倉中存了三四萬石之多。隨后荒年歉收的時候,他祖父開倉散糧,這時旁人才明白,是因為稻谷比稻米可貯藏更長的時間。老人家時常攜酒一樽,與親友在青草地上席地而坐,飲酒談笑,興奮時高歌一曲,隱隱勾勒出其祖孫蘇軾后來“把酒問青天”式的逍遙輪廓。

第二位,就是父親蘇洵。蘇洵對豪門的挑戰與當眾對豪門的譴責,略微顯示出他嫉惡如仇般激烈的性格,兒子東坡在暮年時也表現出了這種特性,自稱生性急躁,遇有不愜心意之事,便覺得“如蠅在食,吐之方快”。從蘇軾的筆端,我們能聽到人類情感之弦的震動,有夢幻的覺醒,有順從的忍受,即使經歷宦海沉浮、位高權重之時也數次向皇帝請求離京,用他自己的話說:真是厭倦驅趕那些蒼蠅臭蟲了。

第三位,是我認為對蘇軾日后的品格塑造非常重要的一位,就是他的母親。有一個細節我印象很深:當年蘇軾蘇轍兩兄弟還是孩童的時候,他父親進京趕考,母親在家教他們讀《后漢書》,講到后漢時期朝廷政權落入閹黨之手,有一位叫范滂的的青年官員勇敢無畏,視死如歸與其母訣別,母言“死亦何恨”的故事時,小東坡抬頭望了望母親,問道:母親,我長大之后若做范滂這樣的人,您愿不愿意?母親回答道:“你若能做范滂,難道我不能做范滂的母親么?”這件事情后來在《宋史》和蘇轍為母親寫的碑文里都有記載。

客觀的說,蘇軾之所以為蘇軾,當然不僅僅是受到原生家庭的輻射,但他內心最深處那簇小小的火光,我愿意相信是在年幼時被至親所點燃,爾后終生未滅,鍛造了蘇軾超曠的樂天派性格,照亮了他的一生,也給無數后來的中國人一絲慰藉和鼓勵。

蒼穹之下星月交相輝映,鮮花都開在泥土之中,人世間美好的東西就在言傳身教中流淌。回過頭看,很多善或惡的種子,都在某個人生片段中不經意間生根發芽,逐漸有了后來的枝繁葉茂、荊棘叢生,那是一股人人都不可小覷的力量。

5月13日于煙臺家中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极速赛车走势 排球比赛比分封顶 上海百搭麻将免费下载 河南11选5 nba比分文字直播 奕乐贵州麻将外挂 刮刮乐 足球即时比分即时指数 大赢家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今晚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上海快3 怎样查排球比分 江苏十一选五任二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