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真的朋友,是你想起心就會有暖暖感覺的人

2019-05-29 . 閱讀: 762 views

文/花千樹

關于朋友最初懵懂的記憶應該是來自兩首歌,一首是周華健的《朋友》,一首是張學友的《祝福》。雖此去經年,但猶然記得數次大家扯著嗓子唱著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那些歌聲還在耳旁縈繞,那些日子卻再也無法回來。初中高中時代的我們現在差不多已經而立之年了吧,歲月催人老果然不是一句虛話。

那天在小區里看到宣傳展畫下站著兩個大概正在上初中的女孩子,穿著校服,梳著馬尾辮嘰嘰喳喳神采飛揚的在談論學校的人和事。特別熟悉的感覺啊,曾幾何時,自己也曾那么大,眼睛里除了家里就是學校作業老師,多美好的年紀啊。現在的我們談事情大抵都在咖啡廳吧。沒長大的年紀學著長大,長大的年紀卻再也無法回去。

對音樂對朋友最初的概念都來自于初中,因為那時,有正經的音樂課,講五線譜,還有一個特別喜歡唱歌的數學老師,留著稍微長些的富有藝術家氣息的發型,上自習課就給我們放歌,高興時會自己唱,教會了我們好多歌,其中一首是《祝福》,大家唱著傷離別,離別雖然在眼前,說再見,再見不會太遙遠,有懵懂有新奇有感傷有難舍。

那時的友誼叫同桌,那時的朋友叫同學。在夏天的大樹下一次次的談論著將來,談論著考學,談論著成績,在廣闊的操場上進行著一輪一輪的各種考試,在教室里瘋狂的寫著永遠也寫不完的作業。一起打水,一起打掃衛生,一起吃飯,甚至于一起上廁所。我們從來不問家里情況,我們有著共同可期的明天。以至于現在還記得那幾個明媚的人兒,梳著長辮子有些卷發的女生A,總是笑著,總是很熱心的幫助大家,總能看透你的為難和委屈。細心細膩的女生B,負責搞笑的男生c。

這些人兒構成了對朋友這個詞語的最初印象,和你一起笑一起難過,有事情竭盡所能幫助你,一起分享那些不輕易說起的小秘密,一起干吃飯寫作業等這些瑣瑣碎碎的事。

400米的塑膠跑道,高標準的籃球場,教學樓外的草地,教室門前,大概是高中時代朋友高頻率出沒的地點。隨著多次分班和分宿舍,造就了見面的第三個地點。各種不同的人在一起打開了更大的世界,除了學習,我們還有校園生活,還有體育課音樂課,還可以在偌大的校園美好的景色里溜達說話,還可以一起去校外吃飯去超市買生活用品。

我們除了同學,還有了一種更親密的伙伴叫室友。一個宿舍八個人上下床,大家每天一起吃住睡,一起分享打來的熱水,一起互相幫襯著打飯。趕死趕活的忙完一天的學習,最愜意的時候便是晚上躺在床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話,說學習,說老師,說同學,還有對于感情的各種八卦。畢業后發現真正稱得上朋友的還是高中同學多一些。

如若說初中時代是懵懂的,是一種對朋友理解的啟蒙,那高中便是一種進階,我們日漸學會判斷,學會挑剔,學會選擇。也不再滿足于吃飯上課,開始試著寫紙條或者寫書信的方式開始精神層面的溝通,猶記得適應高中生活后開始跟初中時期的同學寫信,收到回信打開的時候便有一種莫名的興奮,不同的地點大家在信里講述著關于新的學校新的生活的一切。這段時期感受到了離別也感受到了重逢的喜悅。那沓書信保留了好久,一直到大學畢業重新翻起不忍回首一時沖動間便一把火燒了個干干凈凈。

期間還經同學介紹認識了一個筆友,書信往來從未見面,后來交換了聯系方式在我大學畢業找工作不順利期間還給我打電話說要把心放的大大的,跟天上的月亮似的,給過我很多鼓勵,這句話我至今還記得,心情沮喪時想起來便覺得敞亮許多。

畢業前夕看見挨著墻的同學在墻上刻了五個字等青春散場,一陣心酸,高考前一二天更是大家瘋狂的把書撕了雪花一樣從教學樓上灑下來,白花花的甚是壯觀。原來青春就是一場場的告別,原來離別來的這么快,原來朋友二字還未讀懂就已各奔天涯,只剩下殘缺的回憶。

從高中畢業直至現在,認識的人越來越多,能經久聯系的卻越來越少。生活節奏越來越快,工作,結婚,生子,事情越來越多,可能除了男女朋友,能真正分到一個人身上的時間越來越少,往往一個人還沒來得及好好認識一下便已經各自忙開,就像兩條線,因為某種緣故匆匆相交而后匆忙分開。我們生活太忙太累,即使好不容易空出來時間也情愿宅一下,因為一旦開始便不得不應對這一切。

即便如此,但更大的世界更敏銳的感覺讓我們更迅速的能捕捉到那些令人欣賞的氣息。帶我入行的主編彭,幾乎填補了我對工作理解的各種空白,專業而富有主動的激情;而后遇到的文都的任老師和邢老師,更是讓我看到了什么是敬業、謙虛、樂觀和善良。最后一份工作遇到的蘭姐和主編陳,蘭姐細膩專業殺伐果斷一直有一種永遠前進的勁兒,讓你很喜歡跟她在一起拼殺,主編陳比我們年紀大,特別容易開心,骨子里有一種時尚的激情,像個大哥哥讓你覺得這個年紀還可以笑得那么開心人生真是還可以那么燦爛啊。同事們換的都比較頻繁,在這個魔都里,竟也有一二個可以處的朋友,也算是一種幸事。

其實一直想找機會寫一寫這些人,卻一直不知道怎么去開始,或許時光太模糊不知道哪里是起點哪里是終點。但依舊想把他們寫寫,想若干年后自己再看看此時的心境,想把這些人放在溫暖的回憶里。

關于友情,是一抹任憑時光流逝也抹不掉的記憶;是那年夏天榕樹下溫暖的明媚;是山澗的一股細流,雖從不氣勢磅礴但足以滋潤心田;

關于朋友,是相見時感覺神清氣爽可以輕快自如的那個人;是可以隨便聊天不需要有任何顧慮的那個人;是即使長時間不聯系聯系時依舊如初的那個人。

時光雖已遠去,但那些曾經影響過我們給過我們力量的人,早已成為我們的一部分,駐扎在我們的心底給我們溫情和陽光,我們將帶著這些一路奔跑,最終活成我們想成為的那樣。

左岸記:朋友這種關系,最美在于錦上添花;最可貴,貴在雪中送炭;朋友中的極品,便如好茶,淡而不澀,清香但不撲鼻,緩緩飄來,似水長流。每個人都像在走夜路,伸手可抓住的那個,就是好朋友。時間對友誼的磨蝕,好比水流過石子,反而把它洗濯的光潔了。

作者:花千樹,一邊在世界里流浪,一邊在深夜里獨寫悲喜。愛繁花也愛星辰,孤獨與愛同在,悲涼與溫情并生。微信公眾號:孤獨與愛同在。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极速赛车走势 重庆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浙江快乐12软件下载 篮球世界杯外围投注 澳门二十一点网址 上海天天彩 360双色球彩票走势图 三人麻将玩法规则 琼崖海南麻将下载安卓 彩名堂2.0.4 快三投注技巧视频 安徽11选5 彩神软件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