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曲溪潘女士

2019-05-20 . 閱讀: 506 views

文/安素

不知何時起,我與潘女士的話越來越少。

1972年是一個多事之秋,陳毅、徐冰等人逝世,中國與日本建交,潘女士出生在一個叫曲溪的江南小村里。

隨著京杭大運河的水流聲,隨著大大小小的漁船聲,潘女士一天天的長大。哦!對了,潘女士還有個哥哥,聽她講的零碎記憶,我才知道她曾經那么調皮,跟隨兄長下河摸魚,上樹摘果。原來潘女士的童年生活還不賴嘛!

潘家在外人眼中貌似有些重男輕女,至少我以前也是那樣認為的。我想出生在那個時代的潘女士大概一直生活在兄長的陰影下,那時候的雞毛換麥芽糖、雞蛋換老冰棍可能大多進了她兄長的肚子。潘女士好似從未反抗過,有時候我在想若是潘女士生于90年代,她會不會也同現在大多數女孩子一樣叛逆,我想大概是不會的。哦!是了,潘女士一直是個讓家里省心的女孩子。但后來潘女士不止一次的和我說父母也是愛著她這女兒的,我可能慢慢被同化了吧。

“潘家有女初長成”,轉眼潘女士就嫁人了。她婚后育有一女,這時坎坷卻席卷了這個對生活充滿希望的女人。丈夫并不體貼,甚至于有了他人妻兒,留給潘女士的是各種債務和蹣跚學步的女兒。為了生活,潘女士只得把剛剛會走路的女兒放在家中托老人照顧,她開始起早貪黑的工作。

到了女兒上小學,潘女士又發愁了,女兒上學如何接送呢?最后聰明的潘女士趁上班前把女兒送到校門口,她就在灰蒙蒙的清晨中看著女兒小小的身影越來越遠,自己才轉身去開始一天的工作。潘女士若遇到加班,回家便只能看到女兒熟睡的臉。哦!對了,潘女士還是個“家庭老師”呢,她每天都會陪著女兒寫作業,無論多晚多累。那時她肯定是望女成鳳的。

不幸的婚姻牽絆了她前半生,新時代的女性思想終于洗禮了她。堅強的她在兩場官司中得了自由身,我突然也松了一口氣,可內心終究有些惶惶不安。也是從那時起,我發覺潘女士越來越美了。三年后,她迎來了人生的第二場婚姻,日子雖然平淡,但能感覺她很幸福。哦!是了,也是從那時起,我與潘女士之間話越來越少了。

都說我與潘女士性格很像,兩人并不多話,甚至于“內向”二字。哦!是了,生于1972年的潘女士今年已48歲了,我才后知后覺。我想如果我再“內向”可能會錯過與潘女士許多美好的時刻,我想我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么與潘女士相處了。

哦!對了,潘女士是我的母親,一位偉大的新時代女性。

2019年5月9日星期四

記于湖州(謹以此文獻給堅強的潘女士)

作者寄語:寥寥數語無法記載一位偉大母親的一生。她的一生坎坷頗多,只愿今后的日子她能活得舒心。哦!對了,我好似從未對母親說過我愛她。我想她應該知道的。

左岸記:今年是520,向你心愛的人大膽地說聲“我愛你”吧!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1 Comments On 曲溪潘女士

  1. 多讀書,讀好書

發表評論



极速赛车走势 球探比分即时比分即时比分 爱波网竞彩比分 东北麻将技巧讲解 大赢家配资 浙江11选5 日本女优真人倒模 3d开奖号3d开奖 单机国标麻将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网l 辽宁35选7官方网站 河南麻将怎么打的 女足世界杯比分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