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不復藝術,復人性

2019-05-03 . 閱讀: 768 views

文/鄒近夫

4月15日晚,巴黎圣母院失火。

這個位于塞納河畔,有著八百多年歷史的哥特式建筑,一夜之間化為烏有,這大抵是二十一世紀以來人類文明最大的災難,沒有之一。

我回放過當時火光沖天的新聞,一遍遍地看,我也上網搜查過資料,反復證實這不是空穴來風,也不是胡編亂造的謠言,才終于接受了這個事實。

有人忙著查究原因,試圖揪出元兇,分析造成火災的危險因素、木質結構的救火困難程度、消防軟質水管的高度...這使得消防技術規范強條一一呈現在大眾視野,以此給建筑行業、文物保護,敲響警鐘。有人忙著宣泄圓明園的氣憤之情,說什么“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甚至希望火勢來得更猛烈些。家國仇恨、江湖恩怨當真會世代相傳嗎?又為何圣母院的尖頂被燒斷,滾滾濃煙遮天蔽日的畫面,映入眼眸時,讓那么多人落淚了?

克柳切夫斯基說過,“如果喪失對歷史的記憶,我們的心靈就會在黑暗中迷失”。但銘記歷史不是為了報仇,也不是為了落井下石,是為了珍愛,珍愛現在和平的生活,是為了認識,認識侵略行徑而有所警覺,是為了自省自強,清醒地邁向未來。“大惑者,終身不解;大愚者,終身不靈。”大是大非面前,縱使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有過再大的錯誤,狐兔之悲,都不應該豆萁相煎。

不過,也有人忽然想起乾隆皇冠、雍正紫金梅瓶、七子狩獵圖的無辜,盤點世界古文明的損失;有人視此為最佳的投資機會,以公司名義捐贈重修。盡管可以恢復到以前的模樣,甚至更好,盡管可以讓后世再睹巴黎圣母院昔日的風光,但是文化積淀可以重修嗎?修好之后還是以前的巴黎圣母院嗎?藝術雖然可以恢復人的感覺,但重修的復古藝術形態與當下的文化建筑有什么區別呢?

破鏡重圓不是,失而復得也不是。如果支離破碎的歷史可以毫無痕跡的重新仿制成完好無缺的文明,那么一個時代的荒誕便會重新唱響消亡的旋律。自欺欺人是一種頑固不化的罪惡,掩人耳目也是。我企圖把照片和依據保留下來,在有生之年,替善忘者記下刻骨銘心的痛苦。只是這些余痛面前,一想起曾經的未了的心愿便會感到重塑文化的可恥。

我曾遙想過塞納河畔的風,撲面而來,清新怡人,稍稍帶點淡淡的腥味,足以讓人沉浸在浪漫、優雅、愜意的情境里;那兒的女郎,回眸一笑,捕捉到精致、細膩、妙曼的鏡頭,那兒的美景...如今這一切萬劫不復了。

“少年聽雨歌樓上。壯年聽雨客舟中。而今聽雨僧廬下。”世事應該如此,時光去了,不必再盼它回來。傷痛、悲哀、不幸統統容易被歲月風化的時代里,我們需要一次文化覆沒的遭遇。一旦修復,那些叫囂著善惡因果的人,決不會比面對一片灰燼,更容易幡然醒悟。還會發出笑聲嗎?還會仰天長嘯嗎?反而是一堆廢墟,能讓人懷想起往昔那心靈高尚的敲鐘人、熱情天真的吉ト賽女郎、道貌岸然的副主教。

左岸記:歷史必需被銘刻,過往的錯誤永遠無法被粉飾,值不值得重建,要看價值幾何,如果所有的破壞都要保留,那么地球只會是一片廢墟。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极速赛车走势 股评人排名 河北麻将单机 nba比分直播 棒球比分规则 江苏十一选五直播视 踢球者足球即时指数盘口 北单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cba姚明最高得分纪录 七乐彩2020010期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浙嘉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