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愛江山,但更愛美人,風流少帥一生有無數個好妹妹

2018-12-31 . 閱讀: 1,220 views

 ——讀唐德剛的口述歷史《張學良》

文/謝慧敏

看唐德剛先生的口述歷史《張學良》的過程,是不斷后悔的過程。翻開第一頁,心就像裂開了一道口子,越往下看,裂縫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密,最后“嘩然”一聲,一地碎片。一尊偶像轟然倒塌。

不能把教科書上的人物跟歷史的真實人物劃上等號,這是常識。話雖如此,《張學良口述》還是令人震驚,因為把以前的少帥和同德剛先生筆下的少帥重疊起來非常有難度。

之前的張學良太過完美。如果讓女人們挑選一個民國時代的夢中情人,張學良肯定是不二人選。這個民國時期的“高富帥”,幾乎滿足女人對男人的所有夢想。長相自是不必說,“民國四少”有多個版本,張學良均列其中,史書上的那張唇紅齒白、英氣勃勃的照片,足讓中年婦女重新撲騰起少女心。其次是執掌大權,權勢是男人的光環。“皇姑屯事變”以后,老帥身死,少帥繼位,二十七八歲的“東北王”風華正茂、指點江山。“西安事變”把張學良的人生推向巔峰,雖說讓他從王侯之尊墜為了階下囚,但也成就了“民族英雄”的名號。而這樣的男人居然還是一個情種,風流而不下流,多情也癡情,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跟趙四小姐演繹了一段驚天地、泣鬼神的世紀絕戀。

這是一個無瑕疵的男人。

因此,我生自己的氣,干嘛要看此書呢,不看多好,或干脆不信它罷了。然而自欺不了,以德剛先生的國際學術威望,他筆下的張學良的可信度要遠超于教科書上的可信度,更遑論電視連續劇中的形象了。

口述歷史的一大特點是“你說我寫”,對著九十多歲的少帥,寫者十足地傳遞了傳主的神韻。一個高級將領的自得自矜,一個歷史人物的夸夸其談,一個男人的自吹自擂盡躍紙面。

此書印證了男人的兩大喜好,一是征戰世界,二是征服女人。相比之下,少帥好似更偏向于后者,說著說著,話鋒又繞向了風流韻事。

九十多歲的張學良說:“女人們要沾上我,她就離不開了。我要是年青人,我就開課了,講怎么管女人的事情。”他是有此資本的,在西安事變之前,“中外都算上,白人,中國人,那個嫖的不算,花錢買的、賣淫的不算,我有11個女朋友,情婦!我的情婦算一算有11個。”

都是些什么女人?率性的少帥也不怎么遮掩。

有傅杰的太太。傅杰就是末代皇帝傅儀的親弟弟。傅儀一直頗受尊崇,盡管帝制已廢,但二千年的余威猶存,傅儀的皇帝架子還端著。權焰熏天、目中無人的張作霖謁見傅儀時,全身嚴裝,屏退左右,納頭便拜。傅杰是傅儀最親的兄弟,存亡與共,身份自是非同一般。張學良跟傅杰的太太有私情。“我和傅杰是好朋友。”“我跟他太太好,他也是知道的。”    

傅杰是無法生氣,那個時候傅杰沒有錢,他在東北有地,是他的皇家產業,張學良給處置了,一共一百萬塊錢,張學良留了一半,給了傅杰一半。傅杰還是非常開心。

有表哥的姨太太,這個表哥給老帥作部下。張學良經常到表哥家里玩,一來二去就跟這個表嫂好上,那時張學良才十六歲,張學良說他的變壞就從這個表嫂身上學到的。在上海的一次,張學良落腳到表哥家里,這位姨太太在紙條上寫著:“請你可憐可憐我吧,今天晚上你不要走。”張學良笑著改了兩個字:“請你可憐可憐我吧,今天晚上你放我走。”

有朋友的太太。這位朋友給少帥寫過文章,少帥說,那人寫他寫得很真實。少帥跟他的夫人好,這位朋友不但知道,而且少帥他們聊天時,他就避到另外的屋里去。后來少帥跑去指責他,你這個人怎么這樣。

不這樣又如何?但凡是個男人,誰都不愿意出讓自己的女人,這是一個男人的名譽和尊嚴。然而尊嚴跟地位及身家性命相比,又什么都不是。少帥動一動小指頭就能置人于死地,忍聲吞氣罷了!況且,有了身份和地位,還愁沒有女人?

少帥不務正業,成天在外面鬼混,到兩個地方可以找到他:“一是妓院,二是賭館”。張作霖罵少帥:“媽的,你這小子,你凈出去跟女人在外頭混,混女人。我告訴你,玩女人可以,你可讓女人把你玩了。”他的五姨太說:“得了吧,你兒子夠壞了,你還教呢!”

張學良喜歡的女人,不止是舞會上的女子、煙花巷里的歌妓,他勾引有夫之婦,連墨索里尼的女兒都跟他有一手。

墨索里尼小姐的丈夫在中國當公使,墨索里尼小姐來到北京,張學良身為北方的責任人,有義務陪吃陪玩,也是行家里手。以張學良的風流瀟灑、能言會道,墨索里尼小姐很快就被迷住了。據墨索里尼小姐的秘書說,墨索里尼小姐離開北京去上海時,流著眼淚,戀戀不舍。

后來張學良也禮尚往來,赴意大利期間,墨索里尼小姐極盡待客之道。“我和她沒關系,完全是好朋友。”

“這些女人,都是正經的女人。”

那么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呢?張良學不那么愿意多談,但只言片語足以道盡態度。

一個是跟張學良媒妁之約、父母之命的原配太太于鳳至。于鳳至出生于官宦家庭,18歲嫁與張家,19歲生孩子,跟張學良共孕育了四個孩子。1936年“西安事變”后,于鳳至跟隨著張學良輾轉反側,度過了艱難的四年,1940年被查出乳腺癌,危及生命,宋美齡安排她去美國治療,張學良對于鳳至說:“你這一去,還有一個任務,就是幫我在美國留一條出路。你放心,你會康復的,但病好之前,千萬不要回來!”她照辦了,去美國,是去醫病,更是帶著使命。同病魔抗掙的過程是痛苦的,于鳳至不得不割掉一只乳房,病愈后,為了能讓張學良重獲自由以后能有一個安居,她搏擊商海,以她的智慧和天賦,幾番沉浮,一個弱女子,居然也打出一片天地,賺下了兩套豪宅。這兩處別墅,于鳳至都按當年北京順城王府內家里的居住樣式布置。房子雅致,許多人問價,于鳳至既不賣也不租,她在屋里養了張學良喜歡的蘭花。照她當時的打算,等張學良和趙四來了,三個人可以在這里過安穩的生活。

于鳳至盼著跟張學良團圓,一盼就是二十多年,哪知竟等來一紙離婚書。出于對張學良人身安全考慮,1964年于鳳至含淚在離婚書上簽字。一邊是張學良與趙四喜結連理,一邊是于鳳至黯然神傷。直至1990年去世,于鳳至沒有見張學良一面。

九十多歲的張學良說:“我跟于太太啊,我不喜歡我太太,我們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我跟我太太說,你嫁錯了人,你是賢妻良母,可是張學良不要這個賢妻良母。”“是我父親喜歡這個太太。”

女人深情至此,男人薄情如斯。

何其不幸,于鳳至嫁上這么一個丈夫。可是在那個時代,又有幾個女人可以幸福?幸福是福澤深厚之人撞到的“大運”,不幸才是那個時代女人們的常態。于鳳至又何其幸運,張學良說這番話時,于鳳至去世了,沒有聽到這番扎心之語。

相比之下,那個有幸和張學良共度一生的趙四小姐,并非人們所想像的那般幸福。論代價,她付出的不見得比于鳳至小。

趙四小姐初入社交界、遇到比她大11歲的張學良時,才15歲的豆蔻年華,初出茅廬的小姑娘哪是風月老手的對手,幾個回合便非卿不嫁。名媛千金干出了私奔之事,氣得老父跟她斷絕關系。然而,癡情的趙四小姐并沒有被張家接納,僅以秘書身份呆在張學良身邊。“西安事變”后,于鳳至赴美就醫,為了一心一意伺候被幽禁的張學良,趙四小姐又把獨子托附于他人,直到1964年,于鳳至在離婚協議書簽字后,才結束了這段不明不白的關系,趙四披上嫁娘衣時已是年過半百、容顏不再的白發老婦了。

前前后后,趙四小姐共陪伴張學良近72年。

張學良說:“別人都說我跟趙四小姐很恩愛,如果不是把我關起來,我可能早就找別的女朋友了。”“我這個生活啊,到了三十六歲就完了。假如沒有西安事變,我不知道我還會有什么經驗。”

這也是少帥的可愛,他說的都是大實話。經驗更多是毋庸置疑的。1990年,張學良恢復了自由身,此時的他已90多歲了,身體佝僂耳背眼花,這是行將就木的年紀。然而在少帥是個例外,他跑到了美國紐約,住在了一位叫貝夫人的家里,一住就是幾個月,在這美國最繁華、最熱鬧的地方,跟七十多歲的貝夫人出雙入對,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在宴席上,這位昔日的公子哥本色不改,男女笑話不絕,甚至作了一首打油詩:“自古英雄皆好色,若不好色非英雄。我雖不是英雄漢,卻也好色似英雄。”他還把趙四夫人和貝夫人作了比較:“趙夫人可敬,貝夫人可愛。”兩位年事已高的老人當然不可能做出什么,但是可敬的趙夫人醋意大發是情理之中,親自上門把這個老玩家給抓回家。

對于男女關系,少帥引用了清朝大儒紀曉嵐的話:“生我的,我不敢。我生的,我不淫。其余無可無不可。”

好個一個“無可無不可”!耗盡兩個女人的一生。

終其一生,于鳳至都稱自己為“張夫人”。人家叫她于太太,她是會頑固地不做回應的。在她的內心深處,堅定地認為自己是張學良的妻子,少帥夫人。她在洛杉磯比弗利山的孤墓上面寫著:張于鳳至。墓旁,還留下一座空墓,希望張學良死后,能到這里與自己合葬。

終其一生,趙四小姐都在追隨張學良,拋家棄子,而張學良的回應:“生平無憾事,唯有好女人。”

所以女人啊,切不可錯放了一顆心,你自以為的以身相許,不過是風流男人獵艷中的一個數字。你自以為的至情堅守,不過是花心大少飯桌上的吹牛資本。 少帥說:“人哪,就一張紙蒙住臉,別把那張揭開,你要是揭開了,那后幕就不定是怎么回事。”是少帥自己揭開了這張蒙住臉的紙。這部口述歷史,是張學良一再懇請唐德剛先生給撰寫的。?

左岸記:教科書上寫的歷史人物偏向事件以及事件對當時的影響,而真實的人物故事往往很狗血,真應了那句歌詞:“道不盡的紅塵舍戀 訴不完的人間恩怨”。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1 Comments On 愛江山,但更愛美人,風流少帥一生有無數個好妹妹

  1. 是非功過,僅是后人的評定,而后人終其一生,只能是遐想

极速赛车走势 比较好的足球指数网址 重庆农场快乐10分走势图 麻将规则公式 竟彩 麻将游戏下载 什么是赚钱的知识 博美繁殖赚钱吗 北京单场胜平负及投注 鸡屠宰赚钱吗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app 11选5黑彩任一打法 微信卖高档首饰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