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世間安得雙全法

2018-10-02 . 閱讀: 1,254 views

文/奶茶不太甜

透過西寧機場偌大的玻璃落地窗,一眼望過去,遠處的山綠茵茵的,在目光所及之處和藍色的天空對接。這里的天空藍的像葡萄精靈錦覓的一身藍色衣衫,平平整整,干干凈凈,讓人心安歡喜。山前最引人矚目的便是那一張巨大的廣告牌,上面寫著,少數民族離不開漢族,漢族離不開少數民族的宣傳標語。滿大街都是蒙著頭巾的回族婦女,時不時還能碰見一身紅色喇嘛服,露著右胳膊的藏族喇嘛。相同的是,隨處可見的高樓大廈,可街道上的行人,與我們,有完全不同的世界

且不說青海湖和茶卡鹽湖的美,只有親身體會才能明白自然之無所不能與鬼斧神工。我更感興趣的是,這盛世美顏之后關于這里藏族同胞們真正生活的那個世界。導游周毛錯是個藏族姑娘,這一路上,她給大家講了許多故事,關于第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關于藏族人的朝圣之路,關于天葬的秘密。我比上課的時候聽得認真多了,她說的可是倉央嘉措呢。從塔爾寺到鹽湖再到青海湖,我總想起那句,轉山轉水轉佛塔,不為修來世,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在很多人心中,倉央嘉措,是風度翩翩、才華橫溢的美少年,比起他達賴喇嘛的身份,可能許多人更喜歡叫他青藏高原上最美的情郎,他的情詩比身份出名。《信徒》,《問佛》,《那一世》,《誰,執我之手》,《不負如來不負卿》,深陷情感之中的世俗男女,怎么也寫不出這么透亮清澈憂郁纏綿的句子,短短幾句話幾段字,就將求而不得的愛之深切表達的令人心悸。可周毛錯說,倉央嘉措的一生是凄苦短暫的一生

23歲的倉央嘉措在去往北京的途中消失在青海湖畔,14歲成為西藏最高活佛達賴喇嘛,不過9年的時間,未及三十而立的年紀,大概已承受世人一世所經歷的愛別離,怨長久,求不得,放不下這類苦楚之事。

據說, 達賴喇嘛被找到的年紀多是兩三歲不喑世事的小孩子,找到后便送進拉薩的大昭寺學習藏傳佛教經典,包括藏語,漢語,阿拉伯語、英語等三四類語言,二十歲多時多半已達到博士后的水準。活佛的修行自人生開始之時,就是苦澀的,會遭遇比普通人更為嚴厲的磨練和訓誡。

據周毛錯講,達賴喇嘛與父母每年相聚的時日不超過十五日,其余時間均需在寺廟里修行。格魯派更是嚴禁男女之情,世間夫妻的平常生活當然不是他們所能享受的。如果一開始接受的就是這種教育,倒也罷了,畢竟從未了解,也談不上遺憾。在他生活的那個世界,這個欲望之門被鎖的嚴嚴實實。

而第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卻不是這樣的。

在十四歲之前,他信仰的是寧瑪派的藏傳佛教,而這個教派是允許結婚生子,享受世俗生活的,美麗憂郁的少年倉央嘉措當然有心儀的卓瑪姑娘。不過,門巴找到了他,并且告知了父母,你的兒子就是我們要找的達賴喇嘛。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在桑結嘉措的主持下,倉央嘉措在布達拉宮舉行了坐床典禮。

此后,十四歲的倉央嘉措改信了格魯派的藏傳佛教,開始了與之前完全不同的生活。

大概世間最好的東西便是自由了吧,自由的思想,自由的意志,自由的愛情,可他的這些自由一夜之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即使住在世間最好的宮殿,他還是寫下了,“住進布達拉宮,我是雪域高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薩街頭,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這樣哀楚動人的句子。為了斬斷他的情絲,門巴殺死了倉央嘉措心愛的卓瑪姑娘,他也被關了六年禁閉。

就像蘇軾說的,多情總被無情惱。又如晏幾道所寫,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閑離別易銷魂。總之又總之,再高身份地位也安放不下一顆軟綿綿無力又惶恐渴望愛的心。在長達六年的時光里,倉央嘉措寫了無數的詩歌。

周毛錯說世人看他像是寫給情人的,其實是寫給文成公主的,那時候,文成公主是他每日都需參拜的佛。可是,他的那些詩稿到底有多少留下來傳于后世,需要打個問號,而世面上的那些冠以倉央嘉措名字的詩歌到底有多少真正出于他手,也是值得商榷考量的。那首《見與不見》,據說就并非倉央嘉措所作。但不管是不是出自他手,人們多多少少都從詩中看到俊朗豐逸的倉央嘉措憂傷無奈的背影。

周毛錯說,大家羨慕活佛的人生,其實并不了解這背后需要付出的代價,多半都是普通人不能承受的,俗世的悲歡你們舍得舍棄么?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要看透之后放下世事,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多少人理直氣壯的宣稱自己不被名利所羈絆,但真的有多少人是在嘗過名利帶來的實在好處之后才放下這些的?說這些話的人多是未曾接近、了解過名利的人,才能一臉正氣說的不痛不癢。由此而及,金錢物質,愛情禁果,多半如此。真正被誘惑而深陷其中,能灑脫的看淡逃過者才有資格說的不慌不忙,氣定神閑。話說回來,又有多少人是完全依著這些生而有之的欲念賴以生存的,對外總是宣稱為了什么什么,不過自欺欺人,不愿承認百分之九十九的事都是為了自己的貪嗔癡念。

據說,格魯派藏傳佛教相信轉世輪回說,活佛可以自主選擇下一世要轉世成什么樣的人。達賴喇嘛作為藏區最高活佛,更是可以在圓寂之前預知自己下一世將會投生在哪里的人。

周毛錯還告訴我們,在西藏的拉姆拉錯湖,人們站在湖邊,可以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和來世,當天時地利人和的時候。

因為相信轉世,人們便覺得今生的死便意味著下一世的生,希望禿鷲能帶著自己的肉身骨髓飛往最接近太陽的地方,繼而便得以轉世輪回,這就是藏區人們之所以選擇天葬的一個重要原因。

因為相信轉世,今生也意味著修行,而朝拜或者說磕長頭就是藏區人們修行的一種重要方式。

據周毛錯講,藏區的人們一生一定要去兩個地方朝拜,一個是圣地拉薩,一個就是圣湖——青海湖。朝拜必須三步一磕頭,五步一跪,就這樣從自己的家鄉走到朝拜的地方,上至七八十歲的老年人,下至五六歲的稚嫩兒童,都要去圣地朝拜。在朝拜之前,人們會準備足夠的糌粑、牛肉等食物,拿上水桶遇見人家就去接水,一路虔誠地磕長頭到圣地。這期間,無論下雨、下雪、下冰雹都不能阻擋人們朝拜的步伐。

周毛錯講她自己曾經從西寧去往青海湖朝拜,花了整整半年時間,僅繞青海湖一圈磕長頭就需要兩個月,鞋子就穿壞了七雙。如果不是心中有信仰,估計很難有人做到。

怪不得倉央嘉措會說,“三兩步便是天堂,卻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太重,而走不動。

機場催促登機的喇叭一直響著,我們匆匆進了客艙,坐在靠窗的位置,這回只能看見遠處層層疊疊的山峰,近處四五個飛機停在機場。飛機快速滑動,起飛,顛簸,很快西寧變成了我們眼底下的一道平面風景,還未來得及認真看一眼,飛機已經行走在了云端,厚厚的云層像是一床無比柔軟疏松的大白被子,遠處天邊的藍是淺色明亮的藍。這一片安寧溫厚的云端世界,看起來一派美好和平。可坐在我旁邊的同學卻說,這厚厚的云層下面其實是一片陰天。不過,飛在空中,窗外一派安寧盛景,艙內人們也睡的平穩寧靜。

我在想,總歸要去一次拉薩,看看布達拉宮,羊卓雍錯湖,再去拉姆拉錯看看前世今生,或許剛好那天天時、地利、人和呢。想來,我們的國家真是神奇,單單是各個民族不同的民俗與信仰都令人心生無限向往,實在不該困在一個地方,該去看看多種多樣不同的人和世界,生命的寬度和心中的世界才能隨著年齡不斷成長,寬厚。

 

左岸記:今生,終究是要去一次的。問他,問天,問地,問自己。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3 Comments On 世間安得雙全法

  1. 并非青海湖,而是阿里地區的神山圣湖,岡仁波齊和瑪旁雍錯。

  2. 好內容總是賞心悅目

极速赛车走势 河北麻将有什么技巧 今天18选7开奖结果公告 即时比分直播 黑龙江福彩22选五开奖 下载北京麻将 明日竞彩足球预测推荐 棒球比分大小怎么算 重庆快乐10分 福利彩3d开奖 互利配资 伟大魔术师 成都麻将规则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