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記憶中那個手寫書信的年代

2018-09-18 . 閱讀: 1,510 views

文/Dora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木心先生在《從前慢》這么寫道,這也是那個年代書信存在的魅力所在。

對于從前的年代,所知甚少,只是恰巧經歷了同樣手寫書信的年代,加上近來自控力下降有些浮躁,心底便滋生了些感慨。

有些懷念那些手寫書信的年代。

你的書信只寫給那個你想讓他看的人,放于信封中,小心翼翼的折成喜歡的形狀,親自遞給他,或是貼好郵票塞進郵筒里,充滿期待的等著對方收到打開,也歡喜的盼著收到對方的回信。他迫不及待的讀完,也許當時空了就一并把信回了,也許在思考著什么,待夜深人靜時方才回復過去。看了總是會一字一句回的,或是帶上近來發生的事和心情,聽到的趣聞。

對于那些意義深遠的信,你可以一一收好放在自己的私密空間里,比如抽屜,床頭柜,紙盒,書本。如若是想對方時,起身點一盞燈,讀到淚流而下。水滴在紙上,字逐漸放大生出了一些模糊的小影子,它們是活的,有感情的,好像在說:“我的心已經軟了,寫我的人他很好,只是很掛念想念你,你要好好的。”

一個人的真實情感和誠實的心只交付與你,透過一紙一筆一字折射出來,傳達到對方的眼前,該是多么難得的幸運和美好啊,哪怕只是在某個階段,它是認真的專注的。

印象中第一次見到紙質信件是孩提時代,某個周末去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家中,她恰巧收到了在外工作的爸爸從遠方寄來的信,于是便打開同我一起讀著。時隔多年小伙伴的臉龐早已記不起來,但那種奇妙的感覺直到后來偶爾想起時還能觸動我的心,是溫暖和愛。

青春時期最喜歡看的一部愛情片便是《假如愛有天意》了,而對于里面印象最深的片段之一則是開場一陣風從窗戶中吹進來,一堆信從盒子里飄出來散落在地板上,日記本隨之也被翻開,如此開始慢慢道來了一段故事。

80后的高中時期,還是書信盛行的年代,沉重的課業負擔,無休止的應試壓力,身心疲憊,怎么都叫人快樂不起來。我們基本沒有手機,也無太多的時間去面對面互訴心聲,畢竟每日三餐都是急急忙忙拿著飯盒一路小跑著去往食堂。那時候除了學霸們,大多數的我們喜歡以筆會友,當然也有人以信示意談情說愛,成功俘獲對方的心。我們靠著彼此的分享,理解,鼓勵,陪伴,走過了漫長的幾年。是沉悶的過去里美好而單純的一縷記憶。正如貓膩的《慶余年》所說:“春有風箏,夏有魚,秋有青鳥,冬有雁,書信一來一往間,日子就這樣過去了。”

想起我的一個筆友,亦是初中同學,高中校友,大學摯友。從前她叫紅楓葉,我叫張之俠,后來她叫Lucy,我叫Dora,某種程度上來說筆名的變更也是我們在不同時期心境的變化。年少時,只知道要好好學習努力擠上黑板旁的排行榜前一頁,不知這將來和社會是怎樣,都有一個俠肝義膽游走于江湖的英雄夢;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不再同從前那般懵懂熱血做著不著邊際的夢,只求同這世間上多數平凡而普通的人一般踏實的生活著。

高中三年時間我們都有過不同的筆友,但與她卻是至始至終僅存的一個朋友,一直到現在家里還能翻出來那么幾封她寫的信。我們都樂觀向上,喜歡文字,不同的是她比我活潑、大膽和自信。大概是臨近高三的一個暑假她有了一個新的筆友,是從網上認識的,比她年長。待她上了大學后,筆友在某年的圣誕節從遙遠的城市跑來見她,晚上他倆在步行街的圣誕樹前合影了一張,大學畢業后她便果斷的隨著他去了對方的城市,最后有了他們相知相戀相守到如今已婚已育,和平共處,過著簡單質樸的生活但卻幸福知足的故事。

俗話說的好“字如其人”,雖然會以偏概全,但總體而言還是有些道理的。我始終相信一個人倘若能練得一手好字,自然是心靜不易動怒之人,脾氣秉性不會壞到哪里去。我喜歡朋友的字連同她這個人,要說字算不上好,但卻是極其認真有力的,如同她這個人,時而柔情時而剛毅,我愿意與她親近;朋友一定也喜歡他的字連同他的人,于是兩個靈魂就這樣神奇的吸引到了一起。倘若那位網友不寫信,發著QQ消息,手機短信,幾個電話;倘若那位筆友會寫信,但字體卻如小雞啄米歪歪扭扭,言辭虛假浮夸,我想她是定然不會喜歡的,他們那時的故事則會是個短暫的錯誤。

真正美好的東西是用心去感受的,真正的情誼是值得用心去表達守護的。一顆真誠的心是很容易打動另一顆真誠的心,換來同樣真誠的心。急于求成,則往往事倍功半,繼而愈發浮躁。多去感受自己看到過,經歷過或即將要遇到的人和事,用一顆真誠向上的心去發現生活中的各種顏色、滋味,也許性子也就不經意間會變得更沉穩恬淡吧。

在日益更新的信息化智能時代里,很難再沉下心來寫出一封情真意切的信,或者是寫了卻更像是一個人的獨白,得不到回應,不敢再交付給對方,默默揉成一團丟掉,慢慢的便不會寫了。

我們習慣拿著手機發說說,快樂的,憂傷的,難過的,都會有人點贊。但很少有人私信、電話問你怎么了或是給你一個大大的擁抱。有時候發說說只是為了表達記錄一下當時的狀態,倘若有人能懂,那便是萬幸。誰曾想明明憂愁沮喪時,也會莫名收到一片贊,這無疑有些敷衍,而當其中包含你覺得是好友的人,便是失望了,因為那一刻你已明白你們的關系變了。于是有了分組可見,三天可見,或是什么也不說,只是個性簽名不斷更新著。

我們有了手機,電腦,平板,聯系起來很容易,卻仿佛并沒有從前那樣親密。

左岸記:書信是一個很好的載體,心情通過指尖筆觸在信箋上輕輕流露,隨著郵差從思念這頭,傳到思念的那頭。信需要某種等待,在等待的過程又有新的故新的想法出現,我們看到的對方的過去,也意味著承載了對方的記憶。現在也可以寫寫書信的,相信現在依然能堅持用書信來表達心意的人,反而會更讓人珍惜而感動吧。如果你有什么事,不方便或者不好意思用話語直接表達,那么試試寫一封信給他(她)吧,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效果喲。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2 Comments On 記憶中那個手寫書信的年代

  1. 我現在仍舊在寫紙信,喜歡等待來信的過程和收信時的喜悅。

  2. 書信時代,那是在等待中積累的情誼,因為不易,所以珍惜;那是寄托在紙張里的記憶,因為存在,所以實在。

极速赛车走势 福建时时彩 丫丫湖南麻将 有人工精准计划软件彩票 龙魂沙城游戏能赚钱吗 麻将赢红包提现 体育彩票排列五投注 凯美瑞开滴滴快车赚钱吗 青海十一选五 pk10冠军4码3期计划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规则 辽宁快乐12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