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新疆,我的遠方和詩

2018-08-07 . 閱讀: 1,530 views

文/世本

每個人都希望在最低沉的時候,等待著晴空萬里。生活卻往往還是原來的樣子,不因時間的流逝而變美好,不因我們的躲閃而多加照拂。但是大家在習慣眼前茍且的同時,依舊向往著遠方的田野。很長一段時間快節奏的工作,讓眼前的一切真的是剩下了茍且,而新疆大概就是我的詩和遠方。

傍晚的解放碑

決定去新疆是在老板批假后的20分鐘,果斷的讓吳老師買了16日晚上的機票,因為這種帶薪休長假的機會,對于上班族來說是可遇不可求的,感覺像是中了頭獎。計劃去新疆是在好幾年前了,約莫是在大學的時候,大學一起玩得比較好的那群人大部分都是新疆的,每個人都像是新疆政府特聘的代言人,代言著新疆的美食、美女和美景,碰巧他們不約而同的遍布了新疆大大小小的城市,可能是緣分,也可能是在冥冥之中新疆就在牽引著我,讓我去領略她獨特的美。

機票時間是晚上八點半到烏魯木齊地窩堡機場,飛行時間在4個小時。記得那天是周五,找了一個去開會的機會,提前趕往了機場,內心的那種激動有種去見初戀的感覺,提前一小時到達了機場,就聽到說乘坐的那架航班晚點,具體到達時間還不確定的消息。當時心里一點也不失落,反而很淡定,可能是因為第二天不上班,管他晚點到啥時候,也有可能把注意力放在了到新疆我要說普通話還是四川話這件事情上,而忽略了晚點這件事情。時間過得很快,凌晨2點半我們到了新疆,一下飛機,就感覺空氣中都彌漫著羊肉串、大盤雞、哈密瓜的味道。

詩和遠方一般的旅行開始了。

17日,一大早我們要開始去往我們行程中的第一個景點,被稱為“人間凈土”的喀納斯。新疆的時差會比北京時間晚兩小時,一大早大約是北京時間的11點多。一路同行的有6個人,我、吳老師和吳老師的媽媽,吳老師的拜把兄弟老尹、把兄弟媳婦兒鈺、把兄弟的兒子果果(也是我的干兒子)。選擇到新疆放飛自我最棒的一點就是有熟人(把兄弟那一家都是新疆的),在外地有熟人真的是件特別靠譜的事情,不知道老尹從哪弄來了兩輛車,一輛06款的三菱歐藍德,一輛10款的雅閣,我們駕駛的是一輛雅閣。從烏魯木齊到喀納斯有840多公里,由于出發的時間比較晚,我們只有在布爾津住一晚,第二天一早再去喀納斯。


去布爾津沿途的路上

布爾津的建筑風格有種俄羅斯小鎮風情,板路、紅房頂、一排排整齊的和諧韻律,黃昏時分,夕陽的余暉打在紅色的房頂上,優雅寧靜的氣息滌蕩了塵世間的紛紛擾擾,雖然去的是夏天,但有種秋高氣爽的感覺,讓我瞬間愛上了這個面積不大的小縣城。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生活軌道上不急不慢的走著,馬路兩旁騎著三輪車的大叔,小賣店嚷嚷著要零食的小孩,大娘吆喝著賣她的哈密瓜......人們的生活恬淡中帶著幸福。

他們的裝扮有些怪異,幾乎每個人頭上都戴著一個像漁網一樣的東西,一路上在疑惑中度過,直到我們到達酒店,下車那一刻,我也想戴個漁網在頭上了。一群密密麻麻的黑色的帶翅膀的小動物,襲擊你的每一寸皮膚,不停的往眼睛、耳朵里鉆,感覺有8只手都扇不過來,我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進了酒店大門,才躲過一劫。當地人把這個動物稱之為“小咬”,一年之中就6月份會出現,一個月之后就沒有了,我們去的那會兒,正好是小咬最多的時候,當地人說 再過一周就沒有了,我一時感慨,可能布爾津在以這種方式來表達她的熱情,好吧,我接受(不接受也沒辦法)。

當天晚上,我們這一群從山城過去的土包子,見識了他們的烤狗魚、馕坑肉和馕餅,我們就坐在額爾齊斯河邊,欣賞左右兩岸的風景,寧靜的氣息滌蕩了塵世間的繁雜。河面上倒映著星星點點的光影,無處不在的浪漫,除了小咬。

第二天一早我們就趕往了行程中的第一個景點——喀納斯。我們都欠自己一個青春,一次旅行,一次約定,一次行走,所以都在后來的日子里去做一些瘋狂的事情,越期許,越遺憾,越彌補。??

大約兩個小時我們到達了喀納斯風景區,“喀納斯”是蒙古語,意為“美麗富饒、神秘莫測”,喀納斯的天空很藍,云很白,放眼望去,滿眼青草碧綠,還有遠處的雪山,就像是一幅畫,畫中有山、有水、有花、還有尖頂結構的小木屋,那里住著公主和王子。這里的空氣很清新,吸一口,都是草的清香。

長途跋涉幾千公里,就為了來看喀納斯湖,原來她真的跟照片上的一樣,遠處看像一塊碧玉,沒有近看,因為近看要坐船,坐船要收費。站在遠看的地方叫觀魚臺,到了山頂,喀納斯的美景盡收眼底,當然我們還有一個更真實的目的,看看有沒有水怪出沒,很明顯,我們出門沒有查看黃歷,也就沒有看到水怪。


喀納斯湖

趁天空還明媚,趁著花朵鮮艷,趁眼睛看來一切美好,趁夜幕還沒降臨,去吧,去往下一個有詩有夢的天堂!于是,我們踏上了新的征途。由于興奮得想看到水怪,一門心思的都在目的地,忽略了沿途的美景,這下返程烏魯木齊正好可以領略戈壁灘獨有的美——有時候覺得《魔力》中講到的吸引力法則還挺神奇,在剛出布爾津大概50公里的路上,小伙伴的車拋錨,對,就是那一輛歐藍德,引擎蓋上冒煙了,就這樣我們停在了兩邊都是戈壁灘的公路上,這下真的可以讓我在沒有云朵的蔚藍的天空下,盡情欣賞他的美了。


那一瞬間我想學著照片里面的樣子,坐在一望無垠的大馬路上拍張照,然后發個朋友圈。

我們把車靠在了路邊,打開引擎蓋,一陣白煙和一股刺鼻的膠味。那一瞬間,我感覺我是在電影里頭,路兩邊是凄美的戈壁灘,一眼望不到邊,而路上估計平均5分鐘來往一輛車。

有種絕望、有種欣喜,更多的是期待,期待車能自己恢復動力,期待有車路過,期待太陽小一點,期待救援車從天而降。但期待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我們一邊百度經驗、一邊攔為數不多來往的車輛,像極了電影里的某個鏡頭,也像極了人生的某一段經歷。

從來害怕站在馬路中間的我,開始站在黃線上,向兩邊的來車揮手。我期待他們能看見我渴望的眼神,然后停下車來,幫我們把車修好,然而,刺眼的太陽讓我睜不開眼睛。可能是人間有真情,在來往不多的車輛中有的給我們提供礦泉水、有的詢問了是什么情況,有的幫我們出主意,雖然最終沒能解決問題,但那一刻我的心是暖的,覺得看到了希望。

在嘗試各種百度經驗下,我們撥打了保險公司的電話,叫了拖車服務。因為有小孩和老人,我們決定剩下的這一輛車先走,留下老尹原地等待救援,我們把車上所有的水都留給了他,要知道在戈壁灘水真的比錢更管用,就這樣我們的一個小伙伴掉隊了,這也是我最不愿提及的事情,丟下了同伴。

我們總是毫無緣由地確信我們能打敗時間,卻又毫無例外被時間打敗。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打敗時間,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么,所以我只想用心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這段經歷讓我很難忘,經常在想,要是再有下一次,我一定要先檢查車輛,一定不能丟下同伴。

下一站是伊寧。那個傳說美如畫的地方。

到伊寧的時間是早上的八點,到一個心向往之的陌生城市,最靠譜的莫過于有熟人,而這個熟人就是鈺的叔叔,又借了我們一輛車,說不出有多少的感激和感動。感恩自己有這樣的朋友,感恩有緣讓我們成為了相愛的一家人。

伊寧這個城市有少數民族風情的建筑,也有現代感的剛硬線條,有圍著頭巾的婦女、有帶帽的男子,時時聽到笑聲、看到笑臉,這個城市給我的感覺像是一個女人,柔美、嫵媚又不失豪情。我喜歡上了這個人情味濃厚、風景優美的地方。

這個夏天,漫天漫地的樹葉將歲月染成別樣的綠。抬頭間,藍的天,白的云,微風掠過的寂靜年華。我站在那里,突然就忘記了說話,忘記了笑,忘記了自己原來的方向。我想去你的城市看看,踩著你走過而我未走過的路,臉上是你城市的風吻,眼里是我不曾見過的風景!

伊寧大大小小的景點有很多,我們先到清水河鎮找個地方把行李放了,因為我們的行李實在是太多了,加之清水河是一個中點,還跟我的立山鎮很像,有種與之而來的熟悉,靠近城市,又臨近鄉村,讓我這個土包子很適應。

停車坐愛楓林晚,病樹前頭萬木春,休整了一天,第二天我們去往了傳說是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淚——賽里木湖。去賽里木湖的途中,真的是一路的景兒,白色的蒙古包在綠色的山坡上,牧民身邊有羊群、牛群、駝群、還有云杉,一副風吹草低現牛羊的美好畫面。云杉是力爭上游的一種樹,筆直的干,筆直的枝。它所有的丫枝都是向外的,而且密密麻麻,像人工修剪過似的,成為對稱形的決不旁逸斜出。它細長的葉子也是對稱形的。這是在惡劣環境下卻保持著倔強的一種樹。

這一帶就是果子溝,自春至秋香草馥郁,野花爛漫,艷麗多姿。山中多松樹和各類野花草、果樹。夏季牛羊巡山,隨處可看到牧民和蒙古包,山間還散落著一些養蜂人,這里出產的可是純純的野花蜂蜜哦!果子溝給游人帶來想象,也帶來美的享受,她將為更多的想往伊犁的國內外游客帶來美的升華。翻過果子溝最北端的松樹頭就是賽里木湖。第一眼看到賽里木湖,我就被它的藍色融化了。

這是天山山脈中最大的湖泊,也是新疆最美的湖泊之一。碧綠的森林和草原環抱著湛藍的湖水,南岸天山山頂白雪皚皚,山腰松濤陣陣,湖畔花繁草盛,氈房點點,牛羊成群,構成了一幅多姿多彩的天然畫卷。這是一塊真正的藍寶石,被群山珍藏著,仿佛它占有了世間一切的藍:清澈天空的藍、綿延群山的藍、草木鳥獸的藍……如此眾多的藍才凝聚成這神圣、美麗的一滴,一滴無可比擬的藍。

我們到達了跟鈺叔叔的朋友約定的地方,是一個哈薩克族朋友,我們都叫他熱叔,長得很像電影明星,皮膚黝黑,但眼睛特別有神。他是一名警察,已經從業三十多年了,由于我們去的時候正是非常時期,他半年只休息4天,我被熱叔那種默默奉獻、堅守民族團結的使命感打動了。他用普通話跟我們說這里還不好看,我帶你們去還沒有開發的地方,那個好看。

我知道那份世間罕有的晶瑩澄明以及賽里木湖畔草原的那令人震撼的美麗,是需要走下山坡,來到湖畔,走上草原,坐到水邊,去用心發現、細細體會的。我們在熱叔帶領下圍繞著賽里木湖行駛著,那是不同高度上的兩片云,你在底下看上去它們重合了,事實上卻永遠不會相遇。

每個角度看賽里木湖都不一樣,當這片震撼人心的藍出現在面前之時,已經深深陶醉其中的我不顧一切地跑向水邊,跑向這片藍色,想要去親手觸摸這顆天山上最美的藍寶石。

令我驚訝的是,當我來到在賽里木湖水邊的時候,那深深的藍消失了,出現在眼前的是更令我驚奇的澄清透明。看著這仿佛觸手可及的湖底砂石,石塊上的花紋都是那么地清晰可見。

原來從山坡上所看到的深深的藍色是蔚藍天空的倒影,今日完美的天氣和清澈的湖水聯袂為我奉獻了一個讓我終身難忘的魔術,一個奇跡。也許只有那不解風情的陣陣山風才忍心打破這世間少有的寧靜和清澈,但它所掀起的條條水紋和層層波浪何嘗不是另外一番景致。

在湖邊尋一塊礁石坐下,耳畔只剩下呼呼的風聲和水聲劃過,身上只有陣陣的山風掠過,眼里只有藍天、白云、群山、綠草、鮮花和那美麗到無法形容的湖水。原本精力十足的我仿佛失去了離去的力量和勇氣,只能靜靜地坐著、聽著、看著、感受著。原本打算攀登的觀景臺也顯得毫無價值,因為我已經看到了它最好的一面,不忍因為我的一個轉身而失去它任何一瞬間的姿態。

用一天的時間去游覽一個湖也許很足夠,但一天的時間去欣賞一幅畫、去感受一次視覺上的震撼、去接受一次心靈的洗禮就顯得是那么的匆忙了。

 

到了下午2點多,我們來到了熱叔的家里,熱叔早已吩咐家里的人安排好了飯菜。

哈薩克族中有這樣一句話:“祖先的遺產中,一部分是留客人的。”哈薩克人家里來了客人,都要燒茶,鋪上餐布,拿出包爾沙克、奶疙瘩、方塊糖、酥油及其他奶制品招待。還要用馬奶子,宰羊、打馕。哈薩克族人的手抓羊肉很有特色,肉盛在大盤內端來。里面有有羊頭、臀部肉、肋條肉。

熱叔介紹說,在哈薩克族的待客之道里,客人中年長者必須先將羊頭上的腮幫肉割一塊回敬給年老的主人,再削下羊頭上的右耳朵給在座的最小的孩子,割一片鼻前肉放進盤內或自己吃。如席間來一位長者,就讓長者先吃。然后把羊頭敬還主人,以此向主人表示滿意和謝意。之后,大家要一起向里舉起雙手,做“巴塔”祝福,才能開始吃肉。

在吃肉時,主人還向客人獻“捧肉”,即把肥肉和油給客人喂,以及客人送還膀子骨等禮儀形式。在吃肉中羊的12根骨頭和其他部位的肉,應該分配給什么客人是有一定規矩的。對長者和尊貴的客人給盆骨肉,對女婿和媳婦給羊的群肉(羊腿上的關節)和胸肌肉,給小孩吃羊的舌頭、耳朵、腰子和心臟。?吃完肉,還要喝肉湯。

在美味和聊天中,不知不覺到了晚上八點,新疆的八點天還很亮,太陽的余暉打在賽里木湖的湖面,湖面被風吹的層層波浪,閃爍的光晃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臉上,那種幸福和滿足估計我一輩子都不會忘。

我們回到了清水河鎮,休整了一晚,果果一直處于亢奮的狀態,見每個人都笑,原因是果果爸爸第二天終于要歸隊了,我們大家都很開心,這個團隊又完整了,人和心都在一起。對于身在異鄉的我們,無疑是心靈上最大的慰藉。對于果果,我希望有風吹過他,風都是溫柔的,有云路過他,連云朵都是柔軟的,我希望他一直快樂健康的成長。

一大早,我們聽到了老尹標準性的笑聲,當然還有果果的笑聲,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的笑容,笑容中,我看到了什么叫血緣。我很幸運在一生之中可以感受到那么多來自人類自然的情感。

收拾了一下,我們去往霍爾果斯口岸,聽名字還是覺得特別高大上,相當于邊境免稅店,據說里面的東西都很便宜,對于撿趴活的事情,我們表現得相當激動。

我們在行政大廳辦理了通行證(護照可以通行),當我們看到的時候,有一種朝天門批發市場的既視感。再往西走一公里左右就是哈薩克斯坦的邊境,在分界線上看到了兩個國家人們的生活狀態,大部分都是貨物貿易,各自都在為生活奔波。這一刻,我切身的感受到國家強大帶給我的自豪感真的不是一點點,愛這樣的國家,愛這樣的民族,為自己身為中國人而驕傲。

我們大肆采購了一翻,剛好去的那家店是重慶人開的,耿直的重慶人,讓買東西的過程相當愉快。回清水河的路上我們去到了薰衣草的基地,那里剛結束了薰衣草節,一進去就被那股香味圍繞,紫色的海洋,一飽眼福。上車睡覺,下車拍照,在這里倒是表現的淋漓盡致。

我們離開了霍城,離開了清水河,離開了那個讓我十分留戀的地方。那里有我的背影,有我的腳印,我用腳步踏過你走過的每一寸土地,趁現在時光還平靜,前進吧,去往下一站,好像沒有認真告別過,卻又一直在告別,相遇有時提前準備,離別也是如此。只要用心感受那份美好,哪怕最后分道也不留遺憾。

下一站? 昭蘇!

從伊寧到昭蘇的車程大概在兩個小時,鈺的叔叔帶著我們從所謂的后山開過去,一聽后山,就感覺有風景、有驚喜、有小鉆風。后山是后來武警官兵新修的一條路,從山腳下蜿蜒到山頂,再從山頂順著山脊下去,這樣可以節省很多時間。

一大片的山沉默而寧靜,一條長長的云帶纏繞在隨著光線逐漸明亮而清晰起來的山腰,這些古老的身軀歷經千萬年雨雪的沖刷而顯得光彩圣潔,成為我們為之向往的夢幻風景。百年古樹下古老的青石板街道,留下的是昔日茶馬古道來往喧鬧的歲月痕跡,如今車水馬龍已消散,但不變的是美麗小鎮里清凈悠閑的時光。

昭蘇是個特別美的地方,沒有擁擠的人群,總在奔波的我們,可以從這里出發感受純凈自然。在昭蘇,除了美麗的風景和恬淡的生活,最有代表的當屬昭蘇的馬,大家也習慣叫它們“伊犁馬”,昭蘇同國際賽馬之鄉愛爾蘭和日本的北海道緯度相近,地理環境和氣候特點相仿,非常適合馬的繁育和生長,是馬當之無愧的“天堂”。昭蘇草地資源優良豐富,天然草場面積927.58萬畝,優良草場占96%。育馬歷史悠久牧民崇馬戀馬情結濃厚,2003年被農業部命名為“天馬之鄉”。

雪山腳下,油菜花田邊,來自昭蘇縣各個鄉鎮場的萬匹駿馬集結在西域賽馬場周邊的草原上。此景只有昭蘇有。

我們進到馬廄里,了解到幾十種名馬的品種,每一種血統的馬,都有它的個性,或高傲,或逗逼,或溫順,或桀驁。這讓我想起了三個字“馬大帥”。身形俊美,在夕陽的余暉打在它們的皮毛上,一層油光,除了每天的訓練,能讓它們展現身手的就是在賽場上了,很遺憾,當天去只是開幕式,沒能見到它們昂首闊步向前走的樣子。

為了欣賞到更純凈的風光,在路上買了涼面和西瓜,我們驅車去了夏塔,傳說那是個世外桃源,夏塔是蒙古語"沙圖阿滿"的音傳,為"階梯"之意。一出山口,在河的東面,是一塊很平坦的草場。那里,很整齊地排著幾個很大的土墩,據說是烏孫古墓。其中有一個墓曾被挖掘過,出土了一些盔甲、青銅劍之類的兵器,其余保存的還很完好。

原先,村里的人都住在溝口附近的河邊上,但后來都搬到離溝口約一公里左右的地方,也叫夏塔,現在是夏塔鄉政府的所在地,溝口附近卻成了一片殘桓斷壁。

兩邊的山坡上的森林,在上個世紀二十年代被一場大火燒光了,現在都是天然更新起來的成片的云杉小樹,據當地的老人講,那場火燒了有兩個來月,后來被一場大雨澆滅了。

河里臥著一些巨大的烏龜石,每塊大約有好幾噸重。不知是什么時候,從那里被水沖到了這兒的,非常光滑,似乎還有點透明,水流形成的顏色像極了戈壁玉,白璧無瑕。岸邊的小黃花星星點點,山坡上的碧綠的云杉,遠處皚皚的雪山,湛藍的天,美得像一幅畫,一副油畫,好像永遠不會隨著時間而消逝,歲月絲毫不能改變她們的模樣。

靠近雪山大約幾公里,我們換乘當地的“法拉利”(旅游觀光車),為了不破壞生態,只有一條狹小的路,坐在車上能看到從草垛里竄出來的土撥鼠(當地也叫旱獺),讓我有一種回歸大自然的感覺,身和心都在路上。

車程大概十分鐘,我們把買來的東西放在草地上,欣賞著遠處的雪山,空氣中飄著一股草香,吃著涼皮,吃著西瓜,耳邊一陣陣果果的笑聲,時不時鉆出一兩只土撥鼠,那是一種愜意,我體驗到的另外一種生活。

更多時候旅行的意義不在于你拍了多少照片,買了多少紀念品,而在于你經歷了多少瘋狂的瞬間,是不是有所思有所感,是否能看到不一樣的自己,和那個敢于分享喜悅和悲傷的你。

快樂的時光總過得很快,北疆的旅行暫告一段落,離開一座城市,順手帶走山河湖海日月星辰,也帶走我們走過的每一條街,看過的每一片云。放任我用一段青春珍藏,用盡余生去遺忘。

從伊寧坐火車去阿克蘇,果果似乎很興奮,雖然他一路都很興奮,可能是要見到爺爺奶奶了,心情不言而喻。其實我們幾個人都很興奮,北疆這一路帶給我們太多震撼和心動,期待著南疆別樣的美。

到達阿克蘇是凌晨3點左右,我們去鈺的家里休息,那一晚真的睡得很香。新疆的氣候由于天山能阻擋冷空氣南侵,天山成為氣候分界線,北疆屬中溫帶,南疆屬暖溫帶,很舒服。在太陽底下很熱,只要有遮擋,就很涼爽。

老尹家里的親戚有很多,光是舅舅就有好幾個,難得回來一趟,當然免不了請吃飯,對于這種大家庭的溫暖我很羨慕。因為好的血緣是不能替代的,那里是港灣,是每個人心里最溫暖的港灣。

阿克蘇當地維族人很多,我們去的那會,正當是他們過年,也就是“開齋節”(也稱“肉孜節”)。伊斯蘭教認為齋月是真主安拉將古蘭經下降給穆罕默德圣人的月份,是一年中最吉祥、最高貴的月份。齋戒是伊斯蘭教念、拜、課、齋、朝五項基本功課之一。

維族、回族等信仰伊斯蘭教的民族習慣稱齋月為“萊麥丹月”。這一月,他們穆斯林在東方發白前,吃飽喝足,東方發曉后至太陽落山前,禁止行房事,斷絕一切飲食。齋戒是伊斯蘭教規定的每個穆斯林必須履行的“五功”之一。

齋戒期滿,就是他們一年一度最隆重的節日之一開齋節。

這種會禮比平時主麻日的聚禮要隆重得多,即使刮風下雨也無所畏懼,情緒仍很高漲。會禮中,放眼望去,白帽耀眼,猶如一片銀河。禮拜后,回族群眾齊向阿訇道安,接著全體互說“色倆目”(和平、平安、安寧)問候。整個會禮結束后,由阿匐帶領游祖墳,念蘇勒(古蘭經選讀),追悼亡人。然后恭賀節日,串親訪友。

在阿克蘇會感受到不同民族的文化、習俗和信仰,這種感受會比在北疆更為強烈,這些文化當中都被中華民族這個大文化包容著,我現在才理解到“文化”對于一個民族的重要意義。在這個充滿包容的城市,隨處可見的是習大大圍坐在他們中間,親切握手的感人畫面,戶外的廣告牌、墻體都赫大的寫著“維護民族團結和社會長治久安”。團結帶來的是和平,是發展,是抵抗外敵,是互敬互愛,是現階段的中國最堅實的保障。

來到阿克蘇的第2天,老尹他四舅請吃飯,在一個維族人家里,讓我們這一群土包子感受異域風情,體驗民族文化。當然這些都是大話,最主要的是解饞,聽說維族人打的囊,烤的羊肉串特別好吃。

維族民居的建筑風格大多為方形,大門忌朝西開,開天窗。屋頂一般平坦,可作曬場用。室內一般砌實心土炕,亦有可取暖的空心炕,高約30厘米,供起居坐臥。墻上開壁龕,放置食物和用具,有的壁龕還構成各種幾何圖案,并喜在墻上掛壁毯和石膏雕飾。廳室布置整潔樸雅,四壁呈白色泛藍,掛的壁毯,靠墻置床,被褥均展鋪于床罩或毛毯之下,床上只擺設一對鏤花方枕。室中央置長桌或圓桌,家具及陳設品多遮蓋有鉤花圖案的裝飾巾,門窗掛絲絨或綢類的落地式垂簾,并襯飾網眼針織品。地面多裝飾民族圖案。

維族人喜歡在庭院中種植花卉、果樹和葡萄,整個環境顯得雅靜、清新。

踏進后院的門,明顯感覺涼爽了起來,右前方是兩顆斗碗粗細的桑樹,上面結滿了桑葚,有白的,有紅的,還有黑的。視線往左移動,是一片大的葡萄架,郁郁蔥蔥,像是一個大涼棚,木頭環繞葡萄花,葡萄墜在葡萄架,陽光透過葡萄葉的縫隙照在地面上,星影斑駁。在葡萄架的旁邊擺了兩張桌子,擺成了長方形,桌布是用維族特色的手工布,上面有著特色的花紋,很精美,桌布上面放了紅褐色邊鑲金邊的餐具,獨特而雅致。

大約過了十分鐘,他們家人都到齊了,大家圍坐著,熱情的維族姑娘開始上菜:囊、大盤雞、維族火鍋、烤羊排、抓飯、拉條子、皮辣紅……就這樣愉快而美好的午餐在大家的歡歌笑語中進行,席間時不時還傳來果果的笑聲,溫馨融洽,我被這種氛圍感染著,也想成為他們當中的一份子。其實,那一刻我已經成了他們那個大家庭的一份子了,分享著他們的快樂,他們的歡笑,也承載著他們對兒女的那份期盼。

在新疆,你可以早觀日出、晚觀霞,晨看濃霧、夜聽風,你可以春看山花爛漫,夏嘗風雨彩虹,你也可以秋品山村秋色,冬賞雪白世界。一年四季的美好,都會在這個城市展現無遺。

第二天我們去到大戈壁上的一塊綠洲——天山神木園。“想巨木受日月之精華,得天地之正氣,因生命之需求,不屈不撓,或死而復生,或再抽新條。風雷激蕩,滄海桑田,念天地之悠悠,實為中華大地之罕物,民族精神之象征。”這是入園的一首詩,有幸把它背下來了,因為我感覺我描繪不出那種神奇壯美。

園內游人不多,林木蔥蔥,流水潺潺,踩著木梯沒走幾步,已是綠樹成蔭,清風習習。七八個游人手拉手正在合抱一棵有1400余年樹齡胡楊樹,怎么使勁轉圈也拉不住。

不湊他們的熱鬧,順著水聲前行,就到了“千年圣水泉”,泉,源于雪,掬一捧離雪山最近的清冽冰涼的泉水慢慢咽下,一股涼,穿越熱血。

我知道,正是園中十幾處涓涓細流的漶漫滲透、相伴相生才造就了千年的古老植物的繁茂、造就了神木園,真是圣水園中繞,神木戈壁俏。許多樹名都是根據樹的形狀命名的,“鱷魚出潭”、“九龍攪海”、“鹿角怪樹”、“牛蛙出池”、“鴛鴦樹”、“臘榆雙飛”、“千年核桃王”,數不勝數,很難一一記住。

灼燒的夕陽,通紅的天空,我們能做的或許只能是保持一種積極的歡喜,再勇敢些面對,再開朗些迎接,去看待美好和不堪,去相處死了一千次還要活一千零一次的信念,去相處無人可說的掙扎和不安。

大自然的杰作就這樣坦蕩蕩地呈現著讓人浮想聯翩,陷入久久地深思,不得不嘆。

遠行,想要在陌生的風景里尋找的不就是這樣一次次意外、驚訝、心動和感動?每一次在風景中觸及心靈的碰撞我幾乎都在一種無語、呆立狀態中,而思緒卻飛的很遠。

是雪水、戈壁、大風、閃電雷鳴創造了這片神奇的林木。前方忽隱忽現的托木爾峰用融化的雪水養育著這片林子,這一帶處在風口,每年有近百天的大風天氣,八級以上的大風經常在這片森林瘋狂地肆虐,造就了這片林子的千姿百態;閃電頻繁地從天空一個S型直擊地面,大樹瞬間被被劈得千奇百怪,但卻傲然挺立、百毀不死,一聲霹靂后搖身成為鱷魚嘴,龍頭馬頭,以極具靈性的狀態展示在人世,給人以啟示。生命,原本就是在千錘百煉之后才誕生,樹茂葉綠。

旅行的途中,很幸運就是能認識一些志同道合、價值觀相同或者是能夠開闊視野的朋友。老尹他弟就是其中一個,他叫董雪峰,之前在重慶見過一次,但沒什么交流,他比同齡人多了幾分成熟穩重,氣場很足。這次到新疆,本能的做起了東道主,招呼我們的食住行,做事有條不紊,行事作派自帶那么幾分大氣。這可能源自于家庭,更多的是一些見識和遠見,這大概是涉世較早的特權,有了計較有了畏懼有了歡喜,也有了肆意的痛快。話語夜下,有溫馨,更有一種單純而熱烈的暢快。

我們總說一切都會過去,但實則一切都過不去,記憶依舊在腦海中浮現,賽里木湖的水依然漂亮。逝去的只是時間,我們能改變的也只是自己的心境。現下,是昨天的一種堆積,也是明日的一個預演。瞻前顧后明知不可,卻無法擺脫。

未知,永遠誘惑著我,新疆人家里是什么樣的?他們以什么樣的狀態生存著?

遠方,永遠誘惑著我,明天,我又會站在哪兒的風景里?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3 Comments On 新疆,我的遠方和詩

  1.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對于那些個什么說走就走的旅行,我覺得沒必要去羨慕。出發之前能夠有相對充分的準備,對于接下來的行程,自身也會得到一定的安慰。至今還沒有進行過獨自一個人的旅途,挺遺憾的。06年從海上回來的時候,本來去北京的車票都買好了,出發前半小時,被家里人一個電話給叫回來了。怪我當時沒有堅持,一段即將進行的旅程,就這樣被自己不堅定的意志以及過于信任家里人的“謊言”給斷送了。
    說起來也可笑,現在還有點耿耿于懷呢。想想罷了,罷了,以后自己還是可以去的。“不到長城非好漢”,一直想去長城上面走一遭,不是為了做什么好漢,只因想通過長城這一媒介,看一看關外,目睹一下關內關外的不同。
    有些人,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去到關外,領略那邊更近的天空,廣闊的草原以及一望無際的大漠。
    眼前,先自我安慰一句吧,雖不能至,心向往之。

  2. 寫得真好!自然樸實,但怎么沒有美酒呢?有點小遺憾,如果有美酒,可能文章更有激情了.

极速赛车走势 可以开好友房的麻将 pc蛋蛋 重庆快乐10分 广西福彩24选7走势图 黄金交易入门 快乐赛车有没有假 世界杯比分提前 股票配资名片 极光湖北麻将app 中国对韩国比分预测 上海快三 pk10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