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歲月神偷

2018-05-23 . 閱讀: 904 views

文/奶茶不太甜

她們,是這些年,我收到過的最好的禮物。

后來我們都迷失在自己的生活里,和猴子一樣,走一段丟一個,到頭來手里只剩最珍貴的一個。跟猴子不同的是,我的記憶力更好,想起這些曾經捧在手里的甘甜玉米時,就能撿起碎片的回憶,看到沒心沒肺又閃閃發光的我們。

歲月是個小偷,把她們悄悄拿走,讓我們消失在彼此的生命里。

在這個驕陽似火、樹葉都沒有精神、知了也懶得唱歌的午后,我認真寫下她們每一個人,希望互不打擾的時光里我們互相安好。

蕾蕾:同一片藍天,同一個夢想

我們一起做過最上進的事,大概就是一個早上寫完了所有的暑假作業,這其中包含語文老師布置的八篇作文。寫完作文合上本子后,好像甩去身上的一個大包袱,暑假一下子就變得異常精彩繽紛。其實,那個暑假跟往年的任何一個暑假一樣,熱得不能好好說話,我們也只是在太陽落下的傍晚,一起在院子里吃了雪糕、玩了跳皮筋而已。

關于小學的記憶里, 蕾蕾的身影無論如何也不能抹去。我呆呆笨笨,磨磨唧唧,她聰明伶俐,健步如飛。我們的家,門對著門,我們,手牽著手,心連著心,吵架和好,和好又生氣,卻一直混在一起。互相打擊又互相討好,互相顯擺又互相安慰,互相較勁又互相鼓勵,一起坐在教室外長長的走廊上,看被夕陽染的紅透了的天空,暢想著未來會干什么樣的工作,她說要當科學家,我也說要當科學家。然后她哈哈一笑,說一句,你能換個夢想不?科學家我都當了,要不你當個天文學家。我勉強點頭,也行,過一會兒又反悔,不行,我還是要當個科學家,科學家多有文化啊。她撇撇嘴,就知道學我。我有些生氣,轉個身走進教室,心里想著,反正我不管,我就要當科學家。 我們為這個夢想,較了一陣子勁兒,后來,因為我過于糊涂的珠算被放學留下補習,蕾蕾一臉同情,算了,你別當科學家了。科學家不會珠算多丟人啊。我尷尬了好一陣子,想起數學老師一臉無奈的樣子,也就聽了她的勸,放棄了這個爭了很久的夢想,改選了天文學家。

后來,劇情無驚無險,我們什么家都沒有成為,有了各自的生活軌道,過上了人世間最普通平凡,忐忑不安,患得患失、掙扎又不甘的生活。

慢慢:第一次請我吃麻辣燙的人

我們是初三的時候被分在一個班的,鄰桌坐著,慢慢瘦瘦小小,白白的,眼睛滴溜滴溜轉的時候整個人看起來特別靈動,每天早上見我第一句話都會問,哎,你今天早上吃的啥?如果我說我還沒吃,她就會拿出一包方便面塞給我,嘿嘿一笑。晚上下自習后,我會請她吃街邊的炸餅,夾上炸花干,或者是其他的青菜。那時候,看著老板從油鍋里撈出那些滴著油的菜,在學校一天的煩惱和疲憊都被一掃而空。年輕的時候,胃也是年輕的,可以坦然接受各種油膩和甜掉牙的滋味,當然還有離不開的辛辣。

對于財力有限的我們來說,沒有什么比牛板筋更好的零食了。上英語課的時候,把牛板筋偷偷藏在課桌里,趁老師不注意的時候,狠勁撕出來一塊兒,趴在桌子上低著頭拼命嚼,直到老師拍桌子,抬頭,抬頭,看黑板,認真聽,才不得不抬頭,臉都僵了,嘴巴也不能動。我比慢慢膽小,就真的不敢咽下去,直到老師走到后排,才取出塑料袋把剛剛沒吃掉的吐出來。她不但吃的干干凈凈,還把那個沾滿辣椒油的包裝袋撕開,翻過來,抹的我一英語書都是,還一臉得意的笑。

離開學校后,她去工作了,有一次她去找我,穿著白色的長羽絨服,高筒皮靴,興奮地告訴我:“哎,我那天吃麻辣燙了,就北十字那個,好吃很好吃,走,我請你吃去。”我想,掙錢真好。就跟她一起去了,我們拿了好多菜,吃了整整一個下午。說過什么話,都忘記了,但她一直神采奕奕的講著說著,給我看了她新買的小靈通,向我描述了一個與父母講給我的完全不同的社會。而我,毫無理由,沒有懷疑,信了她眼中的美麗新世界,比學校精彩一萬倍。

后來,我發現,好像慢慢說的也不對,世界遠比想象中精彩,不過,人始終還是年輕時候鮮活。

安媽:要時刻保持自信

我問安媽,安安好不好?乖嗎?安媽就發來安安的照片,然后告訴我,她很好,很乖。我看安安,什么都是小小的,小小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小小的手,小小的腳,小小的人兒,就明白了李詠說的那個貼心小棉襖,比喻真是恰當啊。

我又問安媽,結婚好不?安媽說,一般般。我說,那我老了怎么辦?安媽說,神經病,時間饒過誰?大家都在變老。安媽一向冷酷,說話毫不留情。不過,今天她又加了一句,要時刻保持自信。

安媽大概就是那種諍友吧,不溫和、不迎合,不感性,討厭膩歪,一點都不像學文科的人。安媽有次直接告訴我,喂,以后不要在朋友圈里發那些亂七八糟、不痛不癢的話了吧,看得人雞皮疙瘩掉一地。我辯解,說那些狀態都是有感而發,安媽就狠狠戳我腦門一下,為賦新詞強說愁,看把你矯情死。可是,就是這樣的安媽,竟然會在新還珠格格播出的時候,眼里閃著光的告訴我,啊,其實我發現新還珠格格比老還珠格格好看呢。反正我就喜歡看新的。我被這顛覆三觀的話震驚的半天沒說話。

有的人就是,看起來跟你沒有一點相似的地方,但卻很投契。安媽和我就是這樣的“一點不配”的朋友。安媽瘦我胖,安媽白我黑,安媽脾氣火爆我沒啥脾氣,安媽認真我馬虎,安媽干凈我邋遢,安媽精致我粗糙,安媽守時我磨蹭,安媽愛穿裙子我離了牛仔褲就不能活,我問安媽最多的一句話是,你說,我咋辦啊?她回的最多的就是,咋辦咋辦,做好你自己,其他的事情涼拌唄。

安媽告訴我最多的話就是,要自信,相信自己。不過,她時常是這樣說的,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垂頭喪氣的樣子啊?你能不能積極一點?哎呀,我不管了,愛咋咋。后來,她每次都管了。我數學題不會,做了兩三頁的演算還是沒算出來,灰心喪氣,安媽拿過題本講給我聽;我花光了零花錢,安媽就把自己攢下的錢塞給我去買米線,偶爾也會帶上兩個包子給我,分開了班級,安媽一下課就過來找我,兩人一起站在樓道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八卦。安媽問我,歷史老師上節課講的是什么啊?我皺了皺眉,想下,告訴她,講的可有意思了,是慈禧太后和某人的緋聞哦。安媽一臉期待,興沖沖跑回教室。一下課,就跑來問我,沒講啊,給我們講的就是課本的內容,怎么這樣啊?區別對待。哈哈哈哈,我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安媽狠狠捶我一下,又抽啥瘋呢?但她始終沒想過,我會騙她,而且在沒有求證別人的情況下,盲目地信了我一個人。

安媽結婚的時候,給我打電話,讓我不要遲到。可我還是不爭氣的遲到了,安媽在電話里面催我,快嘛,快嘛,大家都在等你一個人。我想,怎么可能。我急匆匆跑進去,看見禮堂已經坐滿了人,安媽拉我坐下,你怎么每次都這么慢啊。然后司儀問,這下人都到齊了,可以開始了嗎?安媽點頭,可以開始了。我坐在第一桌中間的位置,看著安媽和安爸,真心希望他們能夠幸福,享盡世間美好。

安媽結婚后,去了別的城市工作生活,我們一年甚至是幾年才能見上一次面,可她見到我,始終都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每次都要訓幾句話,你能不能不要再問我,咋辦咋辦啊?能不能有點自信?

有的疾言厲色實實在在源于真心,比如安媽。

此時,抬眼望去,街燈一片輝煌,我想起三毛的句子,記得當時年紀小,你愛談天我愛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樹下,風在林梢鳥在叫,我們不知怎樣睡著了,夢里花落知多少。夢里花落知多少。

左岸記:益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在我們成長的歲月里,如果能有和我們一起心懷夢想的朋友,有和我們一起吃吃喝喝的朋友,有永遠都在鼓勵我們的朋友,那么我們的歲月是就是豐厚的,我們從歲月里偷得了最珍貴的時光。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3 Comments On 歲月神偷

  1. 益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

  2. 十年前的那些個小伙伴,基本都已不知身在何方。那個時候的手機還未普及,相互間能夠維系住的東西也很少。

  3. 友情不要科學,無需理性,更多的是緣份,前世的契合,今生的相隨。

极速赛车走势 竞彩比分直播500彩票 星悦福州麻将5毛微信群 聚财略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历 澳门即时指数 即时nba比分数据 国标麻将v1.0 生讯网配资 好运三走势图 股升网配资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 球探比分即使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