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看見”和“善良”——另外一種格局

2018-01-09 . 閱讀: 1,479 views

文/德魯伊

冬天是個守規矩的季節,原以為今冬的雪要爽約了,突然就洋洋灑灑下起來了。

雪下的無聲,卻很執著,即到早起送孩子,白茫茫大地。這個世界是講究規矩和距離的,我們對任何突然的熱情和出乎意料都本能的抗拒。這雪下的太熱情奔放,真讓人見到了,初始的興奮勁還沒怎么品,就擔憂起如何開車上路。

拂去車上厚厚的積雪。雪未停,在大燈的照耀下,閃著光,密密的飛舞過。路上車少的可憐,都小心翼翼的。那些對自己技術很滿意、水平很一般的司機們,在道路上玩著漂移、滑輪、原地掉頭,可以想象那些驚恐和無助的表情。

慢悠悠、耐心的蹭到學校附近了,突然兒子說:“老爸,是不是沒有公交車了?”

“不知道啊,怎么了。”

“我們學校很多學生在路邊走哦。”

倒是,恐是大雪天,公交沒法走,私家車又沒幾個人敢開。一路上,穿著校服的孩子們,被風雪肆虐著,滑稽而堅定。

“老爸,咱拉一個吧,都是我們的同學。”,兒子搖下車窗,對路邊一個和爸爸一起披荊斬棘的同學招手。“同學,來,拉你一段。”

“謝謝哥哥!”上來的是個初一的孩子,孩子和自己的父親招了招手,讓父親往回走了。

路上閑搭了幾句話,也就到了。

“謝謝哥哥,謝謝叔叔。”現在的孩子真有禮貌。

***

回去的路,倒簡單了,一是孩子送到了,二是自己也開適應了。

風雪已然,斜風亂雪。

快上大路的時候,路上一個男人抱著孩子在走,孩子大約四五歲的樣子。后邊應該是愛人吧,落下幾步。因為風的問題,男人扶著孩子的帽子,斜低著頭,深淺不一的腳步。

突然想,這再摔一跤,怕麻煩了!

停車,搖窗,“你們去哪啊?!”

“地鐵站。”,我不知道他疑惑不。

“我順路,上車……”

三個穿的武裝到牙齒的人擠上來,車內有點擠促。

“大哥謝謝啊,孩子今天在醫院預約看眼睛,要不這天氣也不出來了。”能感覺到男人的感謝和不好意思。

“沒事,順路,我也是剛送完孩子。”

也就三站地,又收獲了一堆的“謝謝”。

忽然覺得,雖然冷,感覺還不錯,也可能是開車緊張的暖和起來了。

***

秀了一把車技,爬了一個高架橋。離家只有幾公里了。

剛下橋,遠遠看到一個男子牽著一個孩子,正和一個出租車聊。

他彎著腰,頭都快塞到車窗里了,左手依然牽著孩子的手,別扭的姿勢。

雖然出租已經是拼車了,估計是路不順,還沒等他的頭撤出來,車已經啟動了。

孩子很乖的樣子,安靜的站著,男人有點焦慮,抬著頭東張西望,失望和渴望并存。

“去哪兒啊?”習慣了似的。

“大哥,西光小學。”順路,“上車”。

把孩子先整上車,一直不停的要求孩子叫伯伯。孩子戴著口罩,聲音含糊的緊。

“本來說今天不去上學了,孩子還死活不愿意,咱們小時候這天,家長要說不去了,不得高興死?”

“把孩子衣服解開,車里熱。”,小時候的事情誰還記得啊,就是搭個腔吧。

孩子蠻可愛的,安靜的坐著,當爹的一路嘮叨。

倒地兒了,雖然繞了一小段,反正也不遠。

男人下車前,細致的給孩子系好衣服,戴好口罩和帽子。

連聲謝謝著下了車,扔了根煙在后座上。

***

其實我一直擔心兒子的善良,社會總是扮著無情冷酷的模樣,給善良一次次的重錘,一刀刀的捅……總覺得以他的善良,自己是快樂了,也很可能最終變得被傷害。

但及至遇到這些零碎的事情,倒是想起兩個詞,“看見”、“善良”。

雪天的交通混亂,開車的開著,走路的走著,想來一個方向上,該是能同路的。都艱難的時候,都想不起對方是誰。我相信開車的沒誰很慶幸自己坐在車里,因為太難開了;我相信走路的不會罵或羨慕開車的,因為注意腳下的路已然很辛苦。想想,跟這個世界的現狀多么的類似。

然后,誰需要“看見”,誰又能“看見”?

這是一個合作和分享的時代,合作的基礎是“看見”,分享的基礎是“信任”,骨子里都是“善良”。在你接受了世界的變化,受虐般的被社會驅趕,卻因為那些社交軟件和網絡變得更偏激,只喜歡自己喜歡的。那你在時代面前,怕也是一個棄兒。

格局被大家喊了好多年,除了謀局的能力,格物致知的方法。如何看到“局”,如何堅持“格”,怕又是一個“看見”,一個“善良”了。

學習如何“看見”,懂得自己什么可以“分享”、“合作”,多一些善意,在自己不被傷害的基礎上,學會善待。想來這樣,格局也會好一些吧。

***

雪一直在下……

這個冬天有點冬天的模樣了,但你未必喜歡。

左岸記:在文章《你的善良,必須要有鋒芒和底線》的評論中,有幾個提問,是我之前對善良理解:

鐘子豪:同意作者的觀點,善良應該是有原則的,應該給品行好的人,而不是所有人,這樣才能激勵更多人去行善。做人最基本的一點是自尊自愛,論語也強調過。關鍵是怎么識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發展和探索的過程,這才構成了豐富多彩的世界。

回復:給值得的人,雖然和菜頭寫過一篇文章,說認為“窮而有理,弱都活該”是不對的,但這不是一回事,因為善良可貴,又有多少能力可以濫用。

鐘子豪:那什么樣的人值得你付出善良?

回復:不會辜負你付出的人。

鐘子豪:善良又是什么?

回復:平等心。

鐘子豪:我很看好你的原則性,同時我有些疑問,你會不會對陌生人給予善良?什么是值得付出的人?什么是善良?是不是拒絕了陌生人?

回復:對陌生人,先有基本的禮貌,舉手之勞自然也會幫助。值得付出的人當然和自己建立比較信任的人,如果付出卻被傷害,那么及時止損。至于付出是不是要有相應的回報,我的想法是不要讓對方覺得我的付出是理所當然的就好。然后是“不憤不啟,不悱不發”。

鐘子豪:那你提到的“善良”可以理解為廣義的愛了。

今天看到老德的這篇文章,更堅守了心中的這份“信念”,每個人都是一個孤島,連結彼此是信任,是相互發現,如果沒有了一份“善良”,那么人類是無法進步的。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4 Comments On “看見”和“善良”——另外一種格局

  1. 2018了,該換logo了

  2. 還是相信好人多一點

  3. 看見,善良。這個社會又何其少啊,匆匆的人們讓社會逼的只有拼了命的賺錢,別的啥也看不見了。

极速赛车走势 下载湖南麻将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彩 吉林快三 大趋势股票分析软件 闲来陕西麻将下载 甘肃快三一定牛基本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最大遗 牛的生肖码数分别是多少 熊猫麻将血战到底下 秒速赛车具体玩法 顺市配资 休彩浙江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