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所有人都說要好好活著,但為什么? | 自殺者自救手冊

2017-12-09 . 閱讀: 6,103 views

文/風墟

1.

當一個人問出“為什么我要好好活著”的時候,他們想要的其實并不是一個可以支撐他活下去的理由,他們也根本不需要這些所謂的理由。

他們問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是在問:“我要怎樣才能不痛苦的活著?

理論上來說,任何一個產生了較為強烈自殺意愿的人,都不是我們這些沒有過自殺想法的“正常人”,通過向他們描繪在我們眼中的「美好」,就能夠令他們找到活著的理由的。

因為有自殺意愿的人事實上并不能感受那些所謂的「美好」。

更確切的說,我們給那些有自殺意愿的人每一個“要好好活著”的理由,很可能在他們的理解里,只是又一條“世界好無聊,毫無意義”的佐證。

當我們給一個想自殺的人以“你要好好活著”的支持時,多數時候只是在緩解我們這些旁觀者和安慰者的焦慮,而非真正的理解了這個人的內心和他的想法。

我們也無法體會,在我們的感受中平淡無奇的每一天的生活,在這些想自殺的人的感受中是何等的煎熬。

在某種程度上,「正常人」們對“必須要好好活著”、“生活中有很多美好事物”的強調,其實是對那些抑郁患者、有自殺想法的攻擊。

他們仿佛在對一個盲人說:“這個女孩多美啊!你怎么看不到?”

對一個沒有手的人說:“樹葉很好看,為什么不去把它摘下來呢?”

而且,當一個人想到要自殺時,有一個理解的角度就是:這個人的自由意志快被現實壓抑的要崩潰了,為了保持“自我”的「存在意義」,他需要通過自殺來對抗來自外界的壓制。

“不自由,毋寧死!”就是這個涵義。

他問出“為什么我要好好活著”時,其實是有著一種「不屈」。

不是“為什么”我要好好活著,而是“憑什么”我要好好活著?

我可以選擇生,也可以選擇死,這是我的自由,憑什么你們這些人要對我指指點點,告訴我應該選什么,不該選什么?

你們越是要我選擇生,我就越是要強烈的選擇死,來證明我對你們的對抗,來證明你們控制不了我的自由!

所以這就是為什么我在前面說,告訴想要自殺的人世界很美好是對他們的一種攻擊的另一個原因。

2.

“為什么要好好活著”從來都不是問題,因為這本來就不是一個問題。

這個問題就像“為什么馬桶都是白色的?為什么愛因斯坦的名字叫愛因斯坦?為什么我家貓的顏色是白色的?”一樣,它們都不是「問題」。

不是「問題」的意思是說它們一點兒都不重要,我們根本不需要去關心這種無聊的問題,同時也沒有必要關心這種問題。

正常人活著而不會想要自殺,從來就不是因為這個世界多么的美好,而是因為我們根本就不會去思考要不要死的問題。

世界上丑惡的地方,丑惡的事情,痛苦的經歷多了去了,有的人甚至一輩子都在痛苦中掙扎,一輩子郁郁不得志,甚至那些生于戰爭年代的人他們的一生悲慘的難以想象。

他們很少見識到什么美好,但他們卻依舊活著,依然痛苦的活了一輩子,而從來沒有想過要主動終結自己的生命。

為什么?

因為活著對他們、對正常人來說,本來就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不需要去思考的事情。

「活下去」這種信念,是根植于我們這些“正常人”本能之中的一個基本原則,我們不需要刻意,不需要努力,就已經擁有了這種認知:好好活下去。

不需要理由,不用為了追求什么美好,無需有什么意義,Just,活下去。

就像我們的手碰到火會立刻縮回來,這是我們的本能,不需要理由。沒有人會問:“所有人都說碰到火要立刻把手縮回來,但為什么?”

如果真的有人問出這個問題的話我們根本不需要給他解釋,什么手長時間被火灼燒會讓我們手上,什么人體的反應系統之類的,這些解釋根本是毫無意義的。

因為會問出這個問題的人,他不具備像我們一樣碰到火馬上就會縮回手的本能、或是感受到痛覺的本能、或者是他從根本上就已經完全的不在意自己的身體了,我們給這種人的解釋要么是他們無法理解的、要么是他們自身早就想到過但無法接受的。

所以我們給那些想要自殺的人說“世界有很多美好,值得你為之活下去”的時候,也和上面的例子一樣,是毫無意義的。

如果用一個比較討巧的說法,就是這些人的“求生本能”已經被摧毀了

摧毀他們求生本能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這些人的思維方式被改變了。他們會覺得自己的“意識”大于一切,以至于可以控制甚至是否定他們的求生本能。

一個想自殺的人從來都不是因為不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少美好,甚至,也不是因為他們在承受多少痛苦的。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且只在于——他們還沒有徹底的對自己的人生放棄希望。

這是一個最根本的原因。因為沒有徹底的放棄希望,所以才會絕望,才會認為自己無路可走,除了自殺,別無他途。

絕望的本質就是因為希望無法達成而產生才產生的,如果一個人徹底的放棄了希望會怎樣?

不會是我們想象的這個人就完蛋了,頹廢了,恰恰相反,這個人解放了。

《搏擊俱樂部》有一句經典臺詞:“只有拋棄一切,才能獲得自由。”(事實上我非常建議任何有抑郁癥或有自殺傾向的人都應該看一看這部電影。)

3.

一無所有的人是幸福的,因為他們將擁有一切。

你放棄了一切希望,你就獲得了徹底的自由。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你已經一無所有了,你已經沒有任何可以失去的東西了,那還能有什么好怕的?你可以為所欲為。

所以如果你不幸福,你想自殺,不是因為你太痛苦、太無助、你看不到世間的美好,恰恰相反,是因為你對于「好好活著」這件事有著太強烈的執念,你無法容忍自己“活的不太好”“活的不夠好”,所以你只好想去自殺。

很多有自殺念頭的人認知中的“活著”,和其他人認知中的“活著”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

那些有自殺傾向的人,他們可能迄今為止一直在忽略的一件事情就是:其實我可以只是純粹的活著,純粹的存在著。

他們對于“活著”這個概念的認知是非常復雜的,他們所謂的活著有非常多的“潛臺詞”。

舉個例子:

有的自殺者的「活著」的意思是:我要每個月賺兩萬塊,送孩子去上最好的幼兒園,每周見我爸媽一次,每個月最少和老朋友們都聯系一次。

在他的認知中這些事情都是“不得不”的:我和家人每個月的各項開支都很大,孩子必須要贏在起跑線上,我不見我爸媽他們會非常傷心,不聯系我的朋友的話會顯得我很無情。

雖然他極度厭惡自己的工作,他的伴侶也有很強的賺錢能力,他的孩子可以不上那么好的幼兒園,他非常恨自己父母過去對自己的一些傷害,他早就厭倦了那些所謂的“老朋友”。

但是他卻絲毫感受不到。

我的意思不是說他感受不到自己的壓力,而是他絲毫感受不到「這些壓力正是導致他痛苦、想自殺的核心原因」。

他根本無法相信自己可以卸下這些壓力:我能怎么辦?你叫我卸下壓力說的倒輕松,我不工作我們全家人喝西北風嗎?我孩子不上好學校以后怎么和別人競爭?我父母那么大年紀了我要氣死他們嗎?我和那誰誰誰十幾年的交情說不聯系就不聯系了?

所以你看,有自殺傾向的人并不是對生活絕望了,而是強烈的對生活抱有很高的希望和要求。

“他就是死,也不能降低對自己的生活——更確切的說,是對他自己的要求。”

我想如果是沒有自殺想法的人看到這里一定會覺得非常的心疼:是什么讓那些自殺的人,如此極端、如此激烈的,將「他自己」徹底的忽視了呢?

是什么?

這種情況,通常是因為這個人的自戀在早年成長環境中嚴重受挫,TA被自己早年的重要客體始終是當做一種「工具」來對待,而非是作為一個「人」來重視。

所以TA也沒有把自己當“人”看,TA潛意識里也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個工具:“我是滿足爸媽要求的工具”,“我是考出一個好成績的工具”,“我是讓別人都看得起我的工具”。

作為“工具”,那么最重要的當然就是這個工具的“作用”。

所以我們現在就能夠理解,為什么前面的例子中,那個自殺者無法卸下自己的壓力,因為在他的認知中,他的這些“賺錢、養家、讓父母開心、讓朋友稱贊”的“作用”才是最重要的。

要讓他們不去履行自己的這些“作用”,這在他們的認知中是不可能的。

我們要明白,這不是「犧牲」,不是說這個人為了家人和朋友寧愿去“犧牲”自己,這只是一種來自于這個人早年的「人道毀滅」。

他其實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死”了,現在在活動著的只是一具為了承擔各種壓力,為了照顧別人而存在著的行尸走肉。

他在某種程度上已經不再是一個“人”了,因為作為人的根基就是“自私”,沒有“自私”,就沒有個體的存在。

因為自私,所以好好活著,這是本能。不需要理由,也沒有為什么。

一個人無私的程度越高,就代表他作為是群體和他人的「工具」的屬性越強。這一點我在很多篇文章中反復提及過。

很多人就是在不知不覺間,被他們周遭的人變成了一個去滿足和照顧別人需求的工具的。

而他們往往意識不到“自己需要為這種奴隸身份而站起來反抗”。

他們骨子里會認為:作為“奴隸”去照顧、在乎、滿足別人,就是我活著的意義。

最關鍵、也是最困難的一點在于,要讓他們意識到:人可以只是“純粹”的活著,而存在于這個世界上的。你不需要為了活著而背負那么多東西。

賺不了很多錢,那就少花點;上不了好的學校,那就上差一點的;對父母有恨,那就不聽他們的;覺得和朋友交往很累,那就斷了關系。

沒關系的,你不用背負那么多,你可以不用這么累,你可以的。

如果你問我為什么,為什么你可以不用這么累?

我想任何一個人都知道怎樣回答你:你都已經痛苦的想死了,那還有什么值得你顧慮的?

對于那些沒有想過自殺的人來說,「活著」只是意味著單純的存在的,不必有任何的附加項。最極端的說,我成為流浪漢,我一輩子都一個月只賺兩千塊錢,我去擺地攤等等,其實怎么樣都可以活下去。

4.

你的未來并不是只有:要么痛苦的活,要么輕松的死這兩個選項。

你不是必須要背負這些,你不是“不得不”這樣活著,你有選擇,你一直,并且永遠有選擇。

人們之所以想要自殺,還有一個很重要、但是沒怎么被重視過的“心理防御機制”的原因。這個防御機制譯作“心力內投”或“反向自身”(turning?against?the?self)。

關于這種防御機制其實很多人都見過或經歷過:

一個孩子被另一個比他更強壯的孩子欺負時,這個孩子會非常的憤怒。但是他不敢去攻擊比他強壯的孩子,他就會發瘋般的拍打、撕咬、或者傷害自己。

這個孩子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在他的意識中:“我”如果攻擊“你”就會受到報復,于是,“我”把「我」想象成「你」,這樣“我”在攻擊「我」的時候不會受到報復,又在幻想層面攻擊了“你”,從而令“我”感到平衡,憤怒得以釋放。

很多人如果小時候總是被比他們更強大的對象傷害的話,那么他就很可能在無意識中使用這種防御機制來自我保護。

如果這種防御機制被使用的太多,就可能成為這個人無意識中總會使用的一種手段,然后他的攻擊性就極有可能被徹底的“鎖死”,就是無論他多憤怒、多激動,他的攻擊性都只會指向自身。

我們生活中都有那些典型的“老好人”,他們從不生氣,被欺負了也從不還擊,脾氣很好,我們提什么要求他們都會答應。

做老好人的一個代價可能就是會比較容易得一些“心身疾病”,長期自我攻擊、自我防御,這種自我對抗的狀態也會令一個人的身體無法得到徹底的放松,而容易得一些骨關節和臟器類的病癥。

能量是守恒的,那些看似對欺負自己的人選擇了隱忍、對傷害自己的父母選擇了去“愛”他們、對苛刻的老板選擇聽從的人,他們的“恨”和“憤怒”并不會因為他們的壓抑而消失,而是始終在他們的潛意識里通過各種“傷害自己”的方式來釋放攻擊。

雖然在過程和實際結果上來看,這個人做的是在“傷害自己”的事,但在他的想象層面上,這些針對自己的傷害其實是指向那些欺負了他的人的。

這種“心力內投”的最高形式就是自殺。

他通過“自殺”,來在想象層面上殺死那些欺負他的人,從而最大限度、最暢快的獲得一次報復的滿足。

在我們談了這么多之后,如果一直有自殺念頭的你問我:“那我究竟要怎樣才能好好地活著?不痛苦的活著?”

我的答案很簡單,只有四個字:去他媽的。

是的,去他媽的。

這就是答案,這就是你對于為什么活著的回答,就是去他媽的。

你可以現在說出來這四個字,就是現在說:

去他媽的。

去他媽的。

去他媽的!

如果你周圍沒什么人,或者是你在一個很空曠的場所,你可以大聲的喊出來:

去他媽的。

去他媽的!

去他媽的!!!

「去他媽的」是治療自殺的良藥,因為這四個字有三層功效:

第一,攻擊性的外放。

如果一個有自殺念頭的人能夠領悟到他的攻擊性其實一直是在指向自己的話,幾乎在他獲得領悟的這一瞬間、他可能立刻就會放棄想要自殺的念頭。

語言符號的涵義是固定的,不管一個人是以勇敢的、怯懦的、富有攻擊性的、還是帶有歉意的說出這四個字,他的攻擊性一定是在向外釋放。

只要不把矛頭指向自己,那就不會令對自己的不滿累積到要自殺的程度。

第二,對壓力的緩解、或對壓力源的放棄。

「去他媽的」所反映出來的潛臺詞是:老子都他媽連死都不怕了,活著我都隨時可以放棄,憑什么我要允許周遭這操蛋的一切如此壓迫和傷害我?

SO?去他媽的,去他媽的在你和你的壓力源之間建立了一道屏障,即使你無法完全放棄那些壓力源,你也有這道屏障在這里,可以不讓你被它們壓的崩潰。

第三,對自己的「解放」。

我在前面提到一些“心身疾病”和一個人的心理狀態有很大的關聯,一個人的體態、體質,人際關系中的角色定位,思維方式等都和一個人的人格結構有很直接的關系。

一個想自殺的人,他之前的人格結構可能是處于那種“被壓彎了腰的”、“瑟縮的”狀態,「去他媽的」是對周遭的一切的一種不屑的否定,這在某種程度上能夠幫助這個人的人格“挺直了腰板”,從而獲得一定程度的解脫。

So,去他媽的工作,去他媽的上學,去他媽的考試,去他媽的要你買房買車,去他媽的嫌你沒別人家的孩子有出息,去他媽的要你做個正常人,去他媽的嫌你胖,去他媽的一切!

「你得先放棄一切,你必須沒有恐懼,面對你總有一天會死的事實。只有拋棄一切,才能獲得自由。」

 

當然,如果你讀懂了這篇文章前面在說什么,你就能明白「去他媽的」這個“四字神咒”既是玩笑、也確實是“良藥”。

因為這四個字的內涵本質上是在試圖傳遞給你一種“正常人”對待生命與死亡的態度:無所屌謂,我不在乎。

(這個“不在乎”并不是說我們真的就完全不在乎,而是說生死的確很重要,但它們根本就不需要我們刻意去在意,因為它們很大程度上并不受我們自己的控制,過度的在意并沒有什么意義,不過是在浪費時間?。)

“我不需要刻意努力的活著,當然也就不需要刻意努力的想要去死。”

在對生活和死亡秉持著一種更輕松和自在的態度之后你就能夠意識到:

這是屬于你的生命,這是你自己的人生,這是你將要擁有的一切,你最重要,你的感受最重要,不要說對不起,你不欠任何人的,你不想要的不想做的不開心的,統統——去他媽的。

This?is?the?answer——不需要什么理由的活著。

后記:

我從去年起就在思考的一個問題,就是怎樣令我的文章,能夠最大限度的,幫助到那些有著文章所針對的問題的人群。

所以在這篇文章里,結構和情緒上我都嘗試著利用心理治療起作用的原理做了一些設計。

如果看完這篇文章你感覺對你有所幫助,那說明我的小嘗試終于起了一些成效。

但“自殺”這種問題畢竟不是小事,它不是僅靠一篇文章就能夠起到多大影響的。最好還是去做心理咨詢,有一個長程的咨詢師的陪伴,我想不論怎樣,最起碼都能夠令你更輕松一些。

我自己的意識層面并沒有過特別強烈的自殺念頭,但我一直很強烈的害怕自己“會想要自殺”,這說明我的潛意識里也許有著強烈的自殺沖動,但我從來沒有付諸行動過。

我覺得這在某種程度上是因為我的“吝嗇”,我總是想:只要活著,不管得到什么那可都是白白的賺到!可要是死了,就什么都沒有了。所以我要活下去,不能將他媽白撿的生意讓給別人!

所以,也許你也不妨“吝嗇”一些。

以上。


作者風墟,心理咨詢師,個人微信號接收付費咨詢:lianjizhe1874

微信公眾號:煉己者 ?ID:fengxuwake

風墟

微信公眾號:煉己者 id:fengxuwake 心理咨詢師,個人微信號接收付費咨詢:lianjizhe1874

8 Comments On 所有人都說要好好活著,但為什么? | 自殺者自救手冊

  1. 《解體概要》中有這么一段話,一個人從沒有想到過要取消自己,沒有需要繩索、子彈、毒藥或大海幫助的人,只是個奴性的囚徒,或是宇宙腐尸上蠕動的一條蛆。這個世界可以搶走我們的一切,可以禁止我們一切,可是沒有誰能夠阻止我們消滅自我。如果自私和吝嗇成了活著的理由,未免悲哀。

  2. 到底何為自由,沒有底線的自由還是自由嗎。太多的欲望,太看重結果,我忘了過程

    • @往往 沒有原則和底線,自由就是一片混亂,之后一片蒼茫。

  3. 活著很重要

  4. 說得好,就像一個人想把事情做的完美的時候,很多時候因為太過擔心不能做的完美就放棄了做事情,已經有點本末倒置了,如果能在做事情的時候就想:做不好就算了唄,這樣我們反而會輕松,結果有時候會做的也很不錯的。有壓力說明還在意,說明還想把事情做好,但是一旦壓力的存在已經造成了對自己身體的傷害,那就一定要學會釋放壓力了,不妨想想那些要“必須完成的事情”其實不完成也無所謂。真正想自殺的人,其實不是對生命不理解,不負責,其實恰恰是因為太在意了,太想把人生過好了,對待人生太認真了,所以一旦覺得辜負了生命,就會非常難受,會非常有壓力,其實也感覺是自己在現實中的能力與理想中的能力之間的巨大落差,然后個人還沒有選擇妥協,從而造成對個人的一種擠壓吧。

    • @木者 所以,在這樣的壓力下,怎么調整自己心態,怎么面對可能的結果這些都要有事先的準備。

  5. 死很容易···

  6. 齊奧郎認為自殺的念頭是自然的、健康的,對存在的強烈渴望才是一種嚴重的缺陷。他甚至將自殺視為能保證人活下去的唯一想法,因為‘自殺讓我明白,我可以在我愿意的時候離開這個世界,這令生命變得可以承受,而不是毀掉它。’——摘抄于網易云音樂《它曾活過啊》熱評

极速赛车走势 澳洲幸运5官方开奖历史 陕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走 天津休彩十一选五开 今晚新疆35选7的开奖号 吉林时时彩 微信红包麻将手机版下载v3 德国赛车pk拾 北单比分直播澳客网 中国对韩国排球比分 福彩排列七的玩法规则 福建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