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尋夢環游記”不都是美夢

2017-12-06 . 閱讀: 1,245 views

文/沉石

最近皮克斯與迪士尼合作的電影“尋夢環游記”因為溫暖人心的故事,積極的價值觀輸出而在朋友圈刷屏,電影口碑評分一路上揚。確實“尋夢環游記”是一部優秀的電影。設計巧妙的情節,人物形象的制作,場景的設定,以及內在向上的價值觀都是國內動漫作品所無法比擬的。但就電影中的許多設定、場景而言,仍然體現出了社會不平等的價值體系。應當引起我們反思。當然這并非針對編劇或者制作公司,而是整個人類社會的共性存在。

前兩天在網上看到有人評論這部電影是同性戀和“丁克”人士的噩夢,因為電影中人們去世變成亡靈后,必須需要有親人供奉才能回到人間“探親”,如果人間沒有人再記住死去的亡靈,則亡靈們將面臨終極死亡。都說人類的死亡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醫學上宣告死亡;第二階段是下葬后人們的生活中沒有了亡者生活的痕跡;第三階段是活著的人中再也沒有關于亡者的記憶。電影中這樣的設定對于現實生活中那些孤寡老人,或者年幼的孤兒是何其的殘忍。他們無一列外會迅速面臨終極死亡。

電影中亡靈的世界如人間一般,有燈紅酒綠的“富人區”,有無人牽掛等待終極死亡的“平民窟”。當主人公米格的曾曾祖父埃克托帶著他去尋找吉他進入“平民窟”時可以看出那些無人牽掛的亡靈生活的艱苦。當躺在酒瓶中的酒鬼帶著最后一絲屬于自己人間的記憶在埃克托的歌聲中消失時心中不免慶幸這也是一種解脫。這些無依無靠的亡靈們有什么錯,思念的貧乏并沒有阻止他們精神上的富足,他們本性善良,樂于助人,性格開朗,只因他們先天的劣勢所以他們必須在亡靈的世界里等待著終極死亡的煎熬。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燈光閃爍的“富人區”。電影中在人間最受人敬仰的歌星德拉庫斯住在亡靈城最高最閃耀的燈塔里,他舉辦的酒會都需要有邀請函,能夠被邀請的非富即貴。最終歌星德拉庫斯的丑惡本質與他所擁有的奢華生活形成鮮明對比。他的死法更是一種深深的嘲諷。雖說這些結局都大快人心,但這種富即是高人一等的觀念卻已深深扎根于人們心中。

前段時間,網上報出某女星的女兒看到別人家的孩子穿著簡陋樸素,便問是不是從農村來的。這遭到了很多網友的批評,認為很不禮貌。首先穿著樸素不是一件壞事,而是一種生活的態度;其次農村也不應該是一種略帶貶義的形容,農村也是有著自身優勢的美好地方;再次大部分網友中已經將等級觀念深深固化于自己的心里,否則也不會認為某女星的女兒這句話有失禮節。如果將上述對話換成“你穿這么少,是不是從海南來的”,這樣我相信都不會引起人們的強烈反感。最后小孩的價值觀和世界觀都是后天影響的,所以簡陋樸素等詞與農村深深相連也是后天的作用結果,只不過小孩直白的說出來,而作為大人的我們卻礙于某種原因而深藏心底。這便是無形的鄙視鏈,存在廣大的人民群眾中。正如影片中無人供奉的亡靈便要低人一等,孤苦貧困地走向終極死亡一樣。電影中燈紅酒綠的“富人區”與破敗暗淡的“貧民窟”等等設定也許是為了情節發展的需要,但這作為一步動畫來說多少也對于孩童的價值觀有著潛移默化的影響。

最近電視上一直在播放艾滋病孤兒的宣傳片。國母彭麗媛作為艾滋病防治親善大使,一直致力于對于艾滋病患者的幫助,減少人們對于艾滋病的恐懼與歧視。望著電視上一張張稚嫩的面孔,他們生來患有疾病,大部分都已經成為孤兒,還要承受著社會各種人的歧視偏見。這公平嗎,他們有錯嗎,他們能夠堅強樂觀地活著就值得我們尊敬和贊美。人性的善惡盡在一念之間。我們應時常問問自己是否做到問心無愧,而不是充滿自我優越感。社會中還存在很多這樣的弱勢群體,他們擁有積極向上的心,擁有純潔質樸的靈魂,卻擁有著與之不相匹配的境遇,只因他們先天的劣勢我們就從所謂的價值觀上將他們打入低等的一類,那這些將使我們的社會比我們想象中更加丑陋,我們便是丑陋的根源。

很遺憾“尋夢環游記”中不是每一個平民窟中的亡靈都有埃克托這樣的運氣和機會。懷念是一種情感的延續,并不止形式上的固化。關懷并不是一種等級之間天生自我優越感的體現,觀念上的平等才能做到行動上的平等,只希望這樣的等級觀念能夠在現實生活中慢慢弱化,真正做到美好和諧。

“尋夢環游記”給我們帶來溫暖美好,但我們也要清醒地正視現實面臨的問題,這樣才能不沉睡于美夢而去創造美夢。

左岸記:為什么去尋夢,是想給現世再一次的機會。生活中人與人之間因為成見或者認知限制往往產生很多的誤解和無法突破的壁壘,如果只是為反抗而反抗,為堅持而堅持,結局往往兩敗俱傷。這時需要一種轉機,米格進入亡靈的世界就是一種契機,我們可以把這個經歷當成一場夢境,通過夢境尋找真相,去消除矛盾,去化解誤會。歷盡千辛,當夢醒時分,你不再是那個執拗的自己,你的手中已經拿到了開啟心門的鑰匙,心智成熟。米格因此化解了幾代人對埃克托的誤解,解除了家人對音樂的魔咒。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5 Comments On “尋夢環游記”不都是美夢

  1. 等級是現實,我覺得無可厚非,我甚至覺得會一直存在,關鍵是不是同一等級,我們不排斥,不歧視,你品德低劣,等級再高,我們也鄙視,你品德高尚,等級再低,我們也不低看。看了這電影,我印象最深就是對死去之人的懷念的形式所帶來的意義,電影只是表達了一種方式,供奉,可生活中即使沒有親人,即使孤身一人,即使無人供奉,但身邊有沒有記得自己的人,這個人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陌生人,或者真的沒有人,所以我們才無法完全摒棄他人的看法,他人的肯定,因為我們需要,能做到不需要的也是高境界了

  2. 人吶,就是這樣!——每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總會感到恐怖。

  3. 還不錯,把身邊小朋友都看哭了

极速赛车走势 进击的猿人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新疆18选7历史数据 皇冠777网足球指数 德州麻将怎么打 哈尔滨麻将规则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数 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路 申万宏源配资 山东十一选五任二遗 5分pk10最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