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只要活著,終會有好事發生

2017-10-31 . 閱讀: 1,097 views

文|碼字工匠

從余華,到劉震云,再到路內,這三位作家的書我是連著讀過來的。《慈悲》是一部關于信念的小說,小說的開頭部分就很吸引讀者,讓人忍不住一口氣讀完它。

01

愿給一切眾生安樂叫做慈,愿拔一切眾生痛苦叫做悲。

慈悲這個東西其實沒有理性,它和我們追求的正義是不一樣的,但它仍然在道德上具有一定的作用。對于這段歷史,路內認為,普通人選擇了遺忘,知識分子選擇了原諒,但事實上,沒有人真的忘記。

在小說的開頭,水生就成了孤兒。他們全家去城里投靠叔叔時,爸爸建議分開走:爸爸和弟弟走一邊,水生和媽媽走另一邊。水生和媽媽到達城里叔叔家后,爸爸和弟弟一直沒出現,幾天后媽媽提著飯盒出去找他們,再也沒回來。

水生跟著叔叔嬸嬸生活,進了苯酚廠上班。在苯酚廠,水生遇到了師傅,也遇到了根生,根生是師傅的另一個徒弟。后來水生又認識了玉生,玉生是師傅的女兒,水生后來娶了她。

玉生病了,肝病,醫生說她這輩子不能生育了,就算懷上也不會是個好胎。玉生的病綁住了三個人:師傅、水生、復生。如果玉生沒生病,也許師傅不會讓她嫁給水生,后來也就不會領養復生。

師傅臨死前托付水生娶了玉生,照顧好她。水生娶了玉生,并領養了復生。復生被領養時是個豁嘴,親生父母不愿意要她,玉生和水生愿意要,并花錢給復生治病,供她上學。

小說情節看似很悲慘,但仔細體會,會發現在這些悲苦生活中,每個人都帶著信念,帶著仁慈之心。水生的師傅經常為困難員工申請補助,不惜得罪領導,不惜放下自尊,甚至可以下跪;水生明知玉生病了,不能生育,卻還是愿意聽師傅的話,娶玉生,照顧她一輩子;玉生知道復生是個豁嘴,卻仍然領養了她,把她當做親生女兒。

人間從來有悲劇,也不缺喜劇,但長遠看來,都是一出出悲喜劇。

02

人都是掙扎著活下來的

叔叔一直對水生說,吃飯不要吃全飽,留個三成饑,穿衣不要穿全暖,留個三分寒。這點饑寒就是你的家底,以后你餓了就不會覺得太餓,冷了就不會覺得太冷。水生后來到工廠里,聽師傅說,老工人待在廠里很健康,退休了就會生癌。他想,工廠里的這點毒,也是家底。

苯酚廠的員工都知道車間有毒,干久了會生癌,卻還是爭著搶著進苯酚車間,因為有毒車間福利要好一些,可以多幾塊錢補貼家用。為了家庭,很多人是可以放棄生命的。

我有個同學,認識二十多年了,感情很深。7月份的時候,他母親住院,我過去時檢查報告還沒出來,但基本已經能確定是什么病了,前前后后換了三四家醫院檢查。

他母親在一家塑膠廠上班,塑膠廠氣味大,多多少少有一些污染,對人的身體刺激比較大。他母親在車間呆了將近20年,今年體檢時查出了問題,換了幾家醫院檢查,直到確診。

等結果的那段時間是最難熬的,那些天每隔兩天我就發信息跟同學閑聊幾句,目的是緩沖一下他的心情。同學的父親前幾年也是在工廠體檢中查出職業病,工廠賠償了一些錢,回家養病了。現在母親又遇上這種情況,我能明白他心里有多痛苦。

同學的父親母親之所以會這樣,并不是他們想不到后果,是在那個年代沒什么選擇。同學的父母親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在1990年那個時候,要養活三個小孩,供他們念書,上面還有老人。

地里種玉米、麥子、土豆,掙來的錢勉強能維持一家人生活,根本沒有足夠的錢供三個小孩上學。如果家里再有誰生點病,就得出去到處借錢。那個年月,大部分人都比較窮,沒什么多余的錢,真正有錢的人也不愿意借給你,怕你還不上。

村里很多人開始出門打工,去長三角、珠三角地區,進工廠上班,攢錢供小孩上學,養活一家人。同學的父母親也就是那個時候,跟著親戚來到東莞,進了工廠。他們懂得掙錢不容易,找份工作更不容易,有了一份工作就不敢輕易隨便換,生怕工廠不要自己了。

每次見同學的母親,我都會陪她聊聊天,她心態比較好,凡事都看得比較開,遇到什么事就解決什么事,沒太大的心理負擔。希望在老家調養幾年,老人家的身體會慢慢變好。辛苦了大半輩子,該好好享受一下生活了。

03

玉生說:“我這一世,真是麻煩你了。”

水生說:“你不要這么說啊。”

玉生搖搖頭,不再說下去。

這一年春雷響起的時候,玉生的一生,也就過完了。

小說寫到這個環節的時候,好像泄了一下氣,或是松了一口氣。玉生的病辛苦了水生大半輩子,她自己也受折磨,這種折磨不僅是身體上的,更多的是心理折磨。

玉生知道自己的病難治,也知道自己活不久,但她還是經常去醫院對面的廟里拜拜,這就是信念。她總說人都是要死的,其實內心還是在掙扎的活著,沒有誰是天天想著自己死的。

玉生死后,苯酚廠改革,水生從辦公室回到車間做操作工,隨時面臨著下崗。復生馬上也要考大學了,本以為生活會更加艱難。這時候鄧思賢給水生帶來了新的機會,并讓水生從此發了財。

鄧思賢和水生搞垮了東順,水生掙到了足夠的錢供復生上大學,還買了一套房子。當他們準備做最后一筆生意時,鄧思賢死在了路上,水生獨自完成了最后一筆生意。

復生的親生父親:土根,先是靠小作坊發了財,后來又敗在自己的兒子強生手上。強生好賭,輸光了家產。當水生和復生去石楊鎮的時候,土根落魄極了。

土根和水生望著復生奔跑而去的矯健身影,從恐慌到欣慰,甚至崇拜。他們覺得,一個姑娘要是跑得比男人還快,同時又有一副臭脾氣,她的未來,總是會不一樣的吧。

04

人活著,總是想翻本的,一千一萬,一厘一毫。總是會對將來抱有希望,哪怕是老了,瘸了。

比起水生,根生一直都不是一個安分的人,年輕時在苯酚廠他用腳踢閥門,鄧思賢就因為這個坐過牢,根生最后也因為這個蹲了10年大牢,還被打斷了一條腿。這其中還有一些其他的原因,比如他和汪興妹的不正當關系。

出獄后的根生,想自己做點生意,最后卻賠光了錢。根生的路是越走越曲折,越走越艱難。他對生命是如此留戀,最后卻以上吊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玉生去世十年后,水生決定將玉生的骨灰下葬,埋在石楊鎮。去石楊鎮的路上,水生碰到了失散多年的弟弟—云生。兄弟倆這些年各自經歷了很多磨難,再相見時,都已變成了老人。一個頭發花白,一個做了和尚。

最初我們來到這個世界,是因為不得不來;最終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是因為不得不走。但只要活著,終會有好事發生。

END

 

作者簡介:?

筆名:碼字工匠

外語愛好者 非專業攝影師 愛閱讀 愛旅行

用有趣的文字分享有趣的生活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美职篮球比分直播 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黄网站是免费观看 湖北开口翻麻将怎么打 足彩比分推荐最准的 吉林十一选五出奖结 星悦福建麻将微信群 大赢家即时比分 手机比分直播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捷报比分即吋足球比分 日本av女优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