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思維模式與測不準原理的思考

2017-09-06 . 閱讀: 1,781 views

文/若水

人心難測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

第一個案例

先說一個很老的段子:一個男人領著自己的小孩在外面劈柴,由于天氣寒冷,他老婆在出去的時候特意將孩子裹的嚴嚴實實,然后讓他在自己不在的時候照看孩子。孩子還很小,不會說話,很乖巧的在睡覺,男人就獨自開始干活。劈了一會柴,感覺越來越熱,就脫掉了上衣,但是一會又出了一身汗,于是又脫了一件。在脫完衣服的時候他想,我這么熱,孩子還裹的那么多,不是更熱,于是把孩子的衣服也拿掉一件,最后他的上身都脫光了,孩子也只剩了一件可憐的內衣。結果可想而知,孩子被活活的凍死了。這個故事應該很多人都看到過,看的時候也許會想,這么會有這么蠢的人?我也是幾年前就看過了這個段子,但到現在還記憶猶新。因為他講述了一個道理:自己所體會的一些感覺是不能直接照搬到身邊的人身上的。因為對方在想什么,在經歷什么,不是我們想當然的那樣,畢竟你不是對方。

現實生活的案例

文中的案例是極端了一些,但現實生活中我們卻時常在犯這樣類似的錯誤。比如我自己肚子餓的時候,就自然而然想到身邊的人“應該”也餓了。這個是基于自己的經驗來判定的。原因也很簡單,一般是參考時間規律,對我們日常生活中一些要做的事情一一對應,然后把自己的一些感受很自然的套用在其他人的身上。但是對方真的也是這樣的感受么?這個是不得而知的,或許你餓的時候,對方已經吃過飯了。就像在家里吃飯,父母總是一個勁的讓孩子多吃,怕孩子吃不飽,而孩子卻想早點吃完出去玩耍,父母多半會說:吃那么少,能吃飽么?在他們眼中,孩子必須吃到他們所能接受的飯量才能算吃飽,而孩子能吃多少他們并不是很清楚,也只是通過自己的感受和經驗來確定而已。

換位思考

這些是生活中最平常的案例。很多時候我們在給對方說這么一句話:我為你做了這么多,你怎么這么自私,從來沒有想過我的感受?于是我們體會到了“換位思考”這個概念。通俗的解釋就是置換角色,把自己與對方的場景對換,然后思考如果是自己經歷這樣的事情會是一個什么樣的結果。其實這個做法是有局限性的。“換位思考”其實是個偽命題。每個人就是再怎么換位,也只能是在自己的經驗與自己的思維模式下來想象自己會如何處理,如果雙方的經歷與思維模式相像的話,有可能會體會到對方是出于什么目的做的決定,但多半是只能基于猜測,畢竟這個場景是在自己的大腦中演示一遍而不是真實的經歷。所以說:試圖用“換位思考”來解決雙方思路不一致的問題,不太可能達成目的。在我看來,純粹的定勢的思維模式是不可能存在的,只能是無限的接近某一思考模式。所以“換位思考”也不能作為解決問題的辦法。

星座,屬相及其他

我們現在的社會充斥著對人格的分類學說。很多人都試圖將人類的思維模式來通過自己的理論劃分,如同西方人最早對科學的劃分一樣,在大量的分散的思維片段中尋找規律。比如星座,屬相,血型這一類的劃分一樣。打個比方,我是處女座的人,根據星座上的一些描述,我能發現一些與自己有些接近的性格特征,這里要強調一點:有些接近。不是完全是。只要用心的人都可以發現,所有這些的描述都是模棱兩可的,沒有特別明確的語言和定義。這些描述可以套用在很多人的頭上,因為只要相信這樣的類型劃分的人,就會刻意的去對照這些描述,而不相信的人,你就是分析的再清楚他也會認為你是誤打誤撞的,這個有個先入為主的條件。明白了這一點就可以理解一些人為什么會狂熱的追捧性格分析。對于我個人來說,只能把這些作為參考,而不是直接套用。有些人甚至會套用來潛移默化的影響自己,比如生活中我們經常會聽到這樣一句話:我是金牛座的人,就是這樣的倔脾氣。真的有關系么?或許有,也只是碰巧罷了。這里不再深究,只是想說明一個問題:星座也好,屬相也好,血型也好,用這些來做思維方式的劃分或者性格的劃分,其實是沒有多少科學依據的。

“我這是對你好”的謬論

既然無法了解對方的真實感受,那么這句“我這是對你好”就無法成立的。生活中經常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雙方都認為自己做的選擇是在為對方著想,而最終雙方都無法接受。每個人都有自己做決定的權利,當我們沒有與對方商議而直接做了與對方有利害關系的決定的時候,如果結局是好的話,對方有可能會接受(有很多就是好的結局對方也不接受),只要結局沒有達到對方的設想的結果,沖突在所難免。聽起來好像比較繞口。做上面的這個分析我個人得出一個結論:不要自作主張!特別是關系到別人的切身利益的時候,更不能想當然的處理問題。當我們依靠自身經歷以及自己的思維模式做的認為是對對方好的事情的時候,對方也會這樣考慮么?也會按照我們提供的思維方式思考問題么?只能有一半的把握而已。所以不要老是把這句“我是為你好”掛在嘴上,如果真的是為對方好,就應該尊重對方選擇的權利,而不是做出結果強迫對方接受。

看似是結論

通過繁瑣的文字表達,我自己也不知是否闡明了問題。這里用我自己認為精煉一些的語言做以總結性敘述:

一.自己所體會的一些感覺是不能直接照搬到身邊的人身上的。因為對方在想什么,在經歷什么,不是我們想當然的那樣,畢竟你不是對方。

二.純粹的定勢的思維模式是不可能存在的,只能是無限的接近某一思維模式。所以“換位思考”也不能作為解決問題的辦法。

三.星座也好,屬相也好,血型也好,用這些來做思維方式的劃分或者性格的劃分,其實是沒有多少科學依據的。

四.關系到別人的切身利益的時候,不能想當然的處理問題。當我們依靠自身經歷以及自己的思維模式做的認為是對對方好的事情的時候,對方只有50%的幾率接受你的做法。

一點建議

通過上面的幾條結論,我談談個人的一點偏執的建議:

第一個: 不要經常去做一些自己認為是為對方好的舉動,而是盡量少做對對方不好的事情;

第二個: 確實必須要做類似的決定的時候,最好還是提前告知并征得對方的同意;

第三個: 可以試圖去猜測對方的感受,但不要把自己設想的結果就直接作為事實來陳述。

第四個: 當對方信誓旦旦的說你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的時候,一定不要被這個結果影響,因為他所說的只是他的感受而已,最了解你的人只有你自己。

左岸記:

測不準原理是舊的說法,是不準確的。恰當的說法應該是不確定性原理。不確定性原理(Uncertainty principle)和觀察者效應(Observer effect)是兩個概念,前者是物質本身的不確定,后者是人類觀察的極限。

有的時候,觀察者的存在會產生非常令人震驚的效果。

Leland Ossian Howard曾于1886年在Science上發表自己觀察到的“螳螂吃夫”現象:“把它們放在罐子里的時候,交配后的雄螳螂會嘗試著逃跑。可是幾分鐘之內,它就會被雌螳螂捉住。雌螳螂會先扯下雄螳螂的頭吃掉,然后是脛節,而后是大腿……看起來,如果一個雄螳螂最終竟然能從此螳螂那里逃脫的話,幾乎是天賜的好運。”

可是,后來的廣泛調查發現,這個流傳了近百年的“令人震驚”的“事實”,是“觀察者效應”造成的。在自然界中,交配之后螳螂吃夫的現象幾乎不存在。而雌螳螂把雄螳螂吃掉的原因更可能是觀察者在場而引起雌螳螂緊張,誤以為雄螳螂是敵人才造成的。

不確定性原理實在是命理學的金科玉律,它充分揭露了命運的奧秘。微觀的個體雖然難以測量,但是透過宏觀的觀察與概率和統計學系統的描述,仍然能夠對個體產生有意義的行為影響。

如果有某一個結果出現的概率非常高,高到人力不容易改變它的程度,那我們一定可以對這個結果做出清晰、準確的預測,則預知未來就不是迷信,而是科學。如果還存在一種比人類更高級的生命和力量存在,它們在一組可能發生的結果里做出的選擇也是我們人力不容易改變的,則它也有可能可以被預測。除此之外,很多的結果都不是那么確定,是我們人力可以施加影響,做出抉擇,而加以改變的。

所以,對于大部分的預見,尤其是對大量細節的預見,既不容易準確,也不那么清晰了。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1 Comments On 思維模式與測不準原理的思考

  1. 左岸最后這個科學普及的不錯,現在的偽科學極具迷惑性

极速赛车走势 辽宁快乐12中奖结果 美国棒球比分直播怎么玩 广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双色球模拟摇奖器摇奖选号 下载打湖北麻将 重庆幸运农场彩 陕西11选5走势图 八闽掌上麻将十三水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20选5走势图连线 上海快3 国标麻将胡牌番数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