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我的前半生》:要是活在戲里,那才真是完蛋了

2017-07-23 . 閱讀: 1,872 views

原文:《我的前半生》:娛樂至死的年代,35年后的觀念雪崩

文/蕭秋水

亦舒小說《我的前半生》寫于1982年。
號稱改編自亦舒小說的電視劇《我的前半生》2017年上市,引發熱議。

雖然標著“原著 亦舒”的字樣,但其實,除了沿用了幾個名字,二者似乎沒有半毛錢的關系。

不過,這個別扭的“關系”,可能也是設定好的,因為有爭議才有熱度。

電視劇,不管是人物還是劇情,完全失卻了原著風骨,這種現象本身,并不算什么,有很多這樣的情況,然而從中,折射出的是時代的縮影。

近來風行的相親鄙視鏈文章里,之所以婚姻成為交易,其實和劇版《我的前半生》是一脈相承的。
羅子君和妹妹羅子群,在電視故事里,是兩個不同選擇造就的典型家庭樣本。
一個家庭是錢包先生和全職太太,丈夫賺賺賺妻子買買買。
一個家庭是貧賤夫妻百事哀,丈夫虧虧虧妻子借借借。

子君從來不曾想過離婚這樣的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子群從來不敢想離婚這回事,怕離了不好再找。

婚姻,對不少人來說,不是因愛情而走進的神圣殿堂,而是工具。
凌玲希望借助婚姻,實現人生的躍遷。
子君害怕因為失去婚姻,而降低了生活質量。
唐晶害怕進入婚姻,工作才能讓她擁有安全感。

婚姻是面照妖鏡,照出每個人扭曲的面孔。

在小說中,子君面對離婚,不哭不鬧不上吊,母親和大嫂反而比她緊張,她只說:“不必哭。我會爭氣。我會站起來。”
小說中,子君也有好閨密唐晶,幫她造假履歷,給她適度支持,但有節制,不越界。
子君的女兒安兒,雖然才只12歲,但也是堅強的小女孩,她為母親不平,在學校打第三者的女兒,但也并不因為打架而讓兩人勢同水火,事后兩個小女孩竟然也能交心。

基本上,正方都有好看的姿態。

“姿態”,是亦舒一直強調的。
劇版,壞就壞在姿態不對。

各種惡形惡狀。
即使顏值高,也補救不了。

編劇不傻,并非信口胡編,是知道觀眾愛看什么,所以才會端出什么。
所以一部熱播劇,是可以判斷大眾審美和觀念趨向的。

亦舒的小說,只給一部分人看,屬于小眾,市場小但忠誠。
改編成電視,就要盡可能地擴大受眾面,所以,會有各種反差、狗血,會有看上去匪夷所思的劇情和臺詞,人物的表現也極端,各種矛盾沖突,迎合觀眾或造成沖擊,如此,才能左右觀眾情緒,引發討論,提高收視率。熱度不斷攀升。

這是技術。

至于劇情邏輯,大多數觀眾不關心,所以編輯也不關心。
所以一個花花綠綠穿搭完全談不上品味的目中無人的闊太太,可以搖身一變成為職場精英,甚至還能進入咨詢公司。這種讓現實中咨詢公司顧問笑掉大牙的設定,在劇中可是一本正經。
一個女性,可以在作天作地作死之后,從依靠丈夫,變成依靠閨密,然后又由閨蜜的男友接收,說好的獨立,其實不過是輾轉在各人之手的中年瑪麗蘇。

然而觀眾喜歡。
尤其是女性。
因為強烈的代入感。
滿足了觀眾巨嬰心理的這部戲,具備了大火的一切元素。

據說這部劇觸動最大的是全職太太。
有人追劇沒幾集,就想出來工作了。
這部劇,喚醒了她們強烈的危機感。

就算她們也清醒地知道,現實中并沒有賀涵拯救她們,但是,想想也是好的吧。

YY劇的作用就是造夢,不過男性的YY劇和女性不同。
男性劇典型如《尋秦記》,男性如種馬,征服天下與美人。
女性劇就太多了,多不勝數,畢竟女性是更大的看劇和消費群體,所以娛樂界都要討好女性,瑪麗蘇和小鮮肉,似乎還嫌不夠,再加上總攻。
至于風骨、傲骨,從骨子里透出來的獨立,既然并沒多少人愛看,也就沒人愿意編。

現實中,一名正規的咨詢顧問,要經歷千錘百煉、各種狂虐、熬過無數通宵,至少五年以上工作經驗,才有可能。
電視里,只要在高人指點下賣東西成為銷售冠軍,就可以一飛沖天。

不管是現實還是劇中的功課,大家都不愿意去做,因為太漫長太艱難。
編劇到咨詢公司體驗幾天生活,就覺得到位了。

反正觀眾也沒太高要求。
看著一個人從高高云端,跌到塵埃里,法庭上大雨中觀眾陪她哭泣,再看她剪短頭發重新出發,活成勵志傳奇,觀眾為她開心,仿佛被高富帥百般愛寵的人,是自己。仿佛這樣的精神力量,可以支撐自己熬過家庭和職場的艱辛。

反正觀眾也都想要唐晶那樣的閨蜜,各種為子君出頭,重要會議中可以接無關緊要的電話,借助職務之便幫忙查小三,直接沖下樓去質問出軌的俊生,還對子君說出“我養你”的豪言壯語,卻渾然不想,唐晶的界限感何在?這樣的人,又怎么成為職場精英?
有人說唐晶最像亦舒女郎,這也是高抬了她,只能說唐晶的著裝有些亦舒女郎的味道,她身上全無亦舒女郎的分寸感。

帥即正義,再加上金句就更無敵了,從自私自利的精致利己主義者賀涵,到被感化變成暖男的賀涵,靳東溫暖的,不只是子君的心,更是廣大熒屏外的家庭和職場婦女們的心。
理性值幾個錢?就算明知金句扭轉不了一個人的職業前途,但是,好看好聽就行了。

對于巨嬰,總希望在出現意外的時候,“英雄救美”的橋段。

廣大吃瓜觀眾對此,喜聞、樂見。
壓力巨大的現世,“唆麻”有其存在的價值。

亦舒小說里推崇的女性,是內外的姿態都好看,舍得愛,也懂得放手,不粘連,講究教養,小說《我的前半生》里的子君,雖然是家庭主婦,但操持家庭,樣樣出色,有好品味,也才會有唐晶這樣的閨密,離婚后先去做小職員,兢兢業業,無意中發掘陶瓷方面的藝術才能,也是和之前的審美相關,所以不覺得突兀。

理性的人會喜歡亦舒小說里的句子:
“每日只準訴苦十分鐘。你不能沉湎在痛苦的海洋中,當做一種享受,朋友的耳朵耐力有限,請原諒。”

放在電視里卻會讓一眾人棄劇,因為顯得太冷漠,不煽情。不如唐晶一口一口地喂飯,不如開車繞很遠去接更能表現出人們想要的閨蜜情,而且,也因為是這樣的付出,所以,和閨蜜的男友(好吧,算是前男友)在一起才會更狗血,于是觀眾分為兩撥人,一撥說真愛至上,一撥說“防火防盜防閨蜜”,然后吵起來,又是話題。

我看一部劇,不只是看劇本身,還會關注對劇的各種看法。
對劇版《我的前半生》的各種爭議,我看后覺得:很多人其實是站不起來的。沒骨頭。
就像娜拉出走,能走到哪里去呢?沒錢花的時候自然會回來。
人的骨氣,和能力成正比。
這個能力,不是厚著臉皮向已經離婚的姐夫借錢的能力,不是動不動就盤問人家家底的能力,而應該是堂堂正正站在世界上敢于謀生也謀愛的能力。
可惜,這樣的能力,需要耗費苦力去培養,所以不如仙女棒和南瓜車更吸引人。

人人都認為自己有做夢的權利,也把自己的夢投射給劇中人,羅子君失去了三室兩廳,又換成千萬豪宅,說來說去,還是物質、婚姻,在這里面,沒看到多少精神方面的追求——別告訴我那虛幻的愛情是精神滿足。

我是看亦舒小說長大的,對我來說,亦舒小說如同教科書,那種浸透到骨子里的自立自強,始終激勵我。今時今日的我,可以說已經成為亦舒女郎,有事業有追求,有傲骨有平心,離婚的時候,的確姿態也算好看。

我看著小說版和劇版的反差,不覺得憤怒,只覺得悲哀,35年過去,人們的觀念和追求,其實沒有進步,反而退步了。

有些人說,亦舒知道了,也會氣死。我覺得她不會。
隱居狀態的她,已屆七十,自得其樂,又還會關心這些嗎?
她留給世界的,統共也就這些書,以及一個清冷的背影。

而我始終也相信,這是過渡時期的亂象,有一天,清明的世象、更高的追求,仍會出現,并占主流。

左岸記:大暑天,流螢飛復,薄紗廚,輕羽扇,枕冷簟涼深院,此時情緒此時天,無事小神仙。看劇,看不不應該只是熱鬧,看的不應該只是劇里想讓你看到的,而是你提醒你人生的梗在哪里,怎么去破除現實的亂象。真正能把生活過好的,還是要靠自己,靠理性,靠智慧,在任何時候都能獨立面對的底氣。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7 Comments On 《我的前半生》:要是活在戲里,那才真是完蛋了

  1. 在讀分集內容的時候讀到唐晶的男友變為閨蜜女主男友時,我一臉黑人問號???完全沒了要看下去的欲望嘛

  2. 文中的巨嬰是巨嬰理論?

  3. 還不都是為了收視率

  4. 正如文章所言,最近覺得獨立的去面對生活,才感覺到真正的踏實。

  5. 戲劇畢竟高于生活

  6. 電視,看看樂樂,評評聊聊,切記往自己身上定位

  7. 有新意,有道理,很理性的評價

极速赛车走势 天臣配资 qq福州麻将下载 江苏麻将下载 安徽麻将下载安装苹果 东北刨幺必胜技巧 cba季后赛比分 北单比分技巧 体彩p5 迅雷番号搜索器 河南11选5 竞彩比分直播500万 11选五5开奖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