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別和我扯什么以弱勝強

2017-07-11 . 閱讀: 1,786 views

文/符毅

最近看了格拉德威爾的《逆轉:弱者如何找到優勢,反敗為勝》,格拉德威爾過去的著作都是發掘社會科學的最新研究成果,然后用個人故事來說明這些普遍性的結論。在新書中,他換了一種方式:先講述個人的故事,再努力從中概括出普遍的結論。這種做法更加傳統,也更不可信。格拉德威爾神話了故事的主角,把不同尋常的個人經歷當作道德故事。個人的道德故事往往都是自我神話的形式,經不起平心靜氣的考察。

在書中,他的核心觀點非常明確:“隨著環境變化,有些劣勢可以轉化為優勢,有些旁人看來的優勢其實是劣勢。掌握了“以弱勝強”的內在邏輯,歷史書上的故事就可以被復制。”

我對此觀點并不認同。

怎么樣的環境變化可以逆轉局勢?

首先從客觀上看,所有的比較都是相對的,強弱、快慢、高低等。只有在一定條件下,這些參數的相互比較才有意義。如果兩個物體的高低對比是在同一平面上進行,高低立判。但如果對比是在不同的平面上進行呢,就會出現新的機會,在新的機會上加速積累,將有機會顛覆整個條件前提,進而改變整個環境。

有新的機會就能實現逆轉嗎?

出現新的機會,它并不只是弱者反敗為勝的機會,它也是強者變得更強的機會,所以機會出現也未必對弱者有利。機會是不確定因素,不是有了機會,就等于能實現逆轉了。

格拉德威爾還認為:

優勢是相互轉化的,你的不利條件也可以是有利條件。

我們一般人眼里的強大和弱小、優勢和劣勢,其實是可以互相轉化的,你的不利條件,某些條件下,也會成為你的有利條件。

也就是說,有些旁人看來的優勢其實是劣勢。有些旁人看來的劣勢其實是優勢。

老子在《道德經》第三十六章說: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取之,必固與之。

想要收斂它,必先擴張它,想要削弱它,必先加強它,想要廢去它,必先抬舉它,想要奪取它,必先給予它。

事物存在兩重性和矛盾轉化辯證關系,在事物的發展過程中,都會走到某一個極限,此時,它必然會向相反的方向變化,這八句話是老子對于事態發展的具體分析,貫穿了老子所謂“物極必反”的辯證法思想。在“歙”與“張”、“弱”與“強”、“廢”與“興”、“取”與“與”這四對矛盾的對立統一體中,老子寧可居于柔弱的一面。在對于人與物做了深入而普遍的觀察研究之后,他認識到,柔弱的東西里面蘊含著內斂,往往富于韌性,生命力旺盛,發展的余地極大。相反,看起來似乎強大剛強的東西,由于它的顯揚外露,往往失去發展的前景,因而不能持久。

所以說,在事物發展到某個階段,弱勢可以轉化為優勢,弱者可以轉換為強者;優勢可以轉化為弱勢,強者可以轉換為弱者。

也就是說,強者不一定強,弱者也不一定弱,強弱對比隨時會發生變化。但無論如何變化,有一點永遠不會變化,那就是在某些條件下,在某個節點,相對強的戰勝了相對弱的。所以實質上還是“以強勝弱”

掌握了“以弱勝強”的內在邏輯,歷史書上的故事就可以被復制。

真是這樣嗎,我們看三個著名的歷史案例吧:

先看一個古代的:

官渡之戰是漢末乃至中國史上有名的以少勝多的戰役,發生在建安4年(公元200年),這是袁曹為爭奪中原地區的統治權而進行的一次大戰。戰爭開始之時,袁紹在兵力上無疑占據著極大的優勢,其擁兵二十余萬(關于袁紹曹操的兵力問題,歷來眾說紛紜,按易中天教授所說,官渡之戰時袁軍有10萬人馬,曹軍有4-5萬人馬,是曹操的兩倍以上,同時其占領河北大部(擁有青、幽、冀、并四州之地),地盤也比曹操要大,可謂是地廣兵多,實力雄厚。與之相對比,曹操不僅實力要遜色于袁紹,并且曹操南有劉表、劉備、孫權,西韓遂、馬騰,可謂是四面環敵,戰略環境也頗為不利。而袁紹與之相比,則基本上沒有后顧之憂。

袁紹舉兵南下的消息傳到許都,曹操部將多認為袁軍強大不可敵。但曹操卻根據他對袁紹的了解,認為袁紹志大才疏,膽略不足,刻薄寡恩,剛愎自用,兵多而指揮不明,將驕而政令不一,于是決定以所能集中的數萬兵力抗擊袁紹的進攻。為爭取戰略上的主動。

單從兵力對比上看,袁紹的優勢很明顯。但是戰爭除了兵力因素,還有什么關鍵性因素呢?

  • 政治優勢

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取得政治優勢,有輿論支持也代表民心導向。建安三年(公元198年)正月,漁陽(治今河北密云西南)太守鮮于輔因曹操“奉天子以令諸侯,終能定天下”,“率其眾以奉王命”,被任命為建忠將軍、都督幽州六郡,曹操于是在袁紹后方安下一個楔子。后來曹操與袁紹決戰,雙方謀士估量戰局,無不將曹操奉天子有義戰之名作為曹操政治上居于優勢的重要砝碼。

而且,隨曹操奉漢獻帝遷都許昌,他不僅獲得了董昭、鐘繇等原漢室臣僚,而且贏得了大批士人的歸心。經荀彧推薦,荀攸從荊州、郭嘉從袁紹處投到曹操麾下,避亂江南的杜襲、趙儼也于次年返歸許昌,“許都新建,賢士大夫四方來集”。他們從各方面為曹操出謀出力,使曹操能“任天下之智力”,最終平定北方。

二、后勤保障

袁紹勞師遠征,后勤補給線較長,官渡靠近許都,曹操后勤補給較袁軍方便。加之袁紹謀士許攸投奔曹操,帶來了袁軍屯糧烏巢的重要情報。曹操親自帶兵奇襲烏巢,大破袁軍,并將其糧草全數燒毀,致使袁紹軍心動搖,內部分裂,大軍崩潰。

  • 用人遣將

“曹操處處能用諫,袁紹處處是愎諫”。曹操能接納能人之言,取得最終的勝利,這全在于用人之道。荀攸、許攸皆是人才,獻上計謀,有化險為夷之功;荀彧則具備長遠的戰略眼光,能夠鼓勵和幫助曹操在關鍵時期堅持戰斗,這是更高層次的人才。由此觀之,人才的妥善任用應該可說是“一計敵萬人”。他是一個懂得運用人才的人才,能接納他人之言,故袁紹兵多也不足為懼,正所謂兵不在多,在乎能否調遣。

  • 軍心戰志

民國史學家呂思勉評價:“淳于瓊等既破,張郃復降,據《三國志》說:袁紹的兵就此大潰,這大約因袁紹的兵駐扎日久,銳氣已挫,軍心又不甚安寧,遂至一敗而不可收拾。曹操攻淳于瓊,固然有膽氣,也只是孤注一擲之舉,其能耐,倒還是在歷久堅守、能挫袁軍的銳氣上見得。軍事的成敗,固然決于最后五分鐘,也要能夠支持到最后5分鐘,才有決勝的資格哩。

我們對雙方強弱態勢的分析,往往只注重于雙方兵力的對比,而不注重于分析其他方面的因素,這往往是歷史研究的一個誤區,或者說是缺陷。而綜合各個方面的因素考慮,戰爭意志、統帥的戰略和智謀、士兵的士氣和斗志、雙方軍隊的戰斗力等,也應該列入強弱因素的對比之中。綜合對比起來,袁紹和曹操孰強孰弱還未得而知,又怎可斷言是“以弱勝強”呢!

再看一個近代的:

毛主席是公認的擅長“以弱勝強”的軍事家,我們先看看他在紅軍最弱小土地革命戰爭時期(1927-1937年)是怎么說的∶“我軍從敵大我小、敵強我弱的基本特點出發,利用根據地創造的有利形勢,靈活地使用兵力和變換戰法,趨利避害,揚長擊短

這里說了,強者總有弱點,弱者也總有強點。我們要發揚的自己的強點,去攻擊敵人的弱點。

接著看:

采取“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游擊戰里操勝算;大步進退,誘敵深入,重點來了:集中兵力,各個擊破的戰法,在戰爭中務求保存和發展自己,以多打勝仗、消滅敵人的辦法,逐步改變敵強我弱的形勢,奪取戰爭的勝利。

毛主席還幽默地告訴紅軍戰士,我們的軍事工業在倫敦和漢陽的兵工廠,并且經過蔣介石的運輸隊送來。是啊,既然敵人送來了,紅軍就要把這些軍事物資留下。敵人三個人送來的物資,紅軍安排三個人接待敵人可能未必有把握把他們留下,這或許要八九個人這樣絕對的優勢,才能穩穩當當地留下物資。

以八九個人去打人家三個人,這怎么能算是“以弱勝強”呢,這明明是“以強勝弱”嘛!

對此,毛主席在1947年12月25日在中共中央召開的會議上所作《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的報告中提出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事原則中有精辟總結。每戰集中絕對優勢兵力(兩倍、三倍、四倍、有時甚至是五倍或六倍于敵之兵力),四面包圍敵人,力求全殲,不使漏網。在特殊情況下,則采用給敵以殲滅性打擊的方法,即集中全力打敵正面及其一翼或兩翼,求達殲滅其一部,擊潰其另一部的目的,以便我軍能夠迅速轉移兵力殲擊他部敵軍。力求避免打那種得不償失的、或得失相當的消耗戰。這樣,在全體上,我們是劣勢(就數量來說),但在每一個局部上,在每一個具體戰役上,我們是絕對的優勢,這就保證了戰役的勝利。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就將在全體上轉變為優勢,直到殲滅一切敵人。

還有一個被誤為“以弱勝強”典故的:

田忌賽馬出自《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第五》,作為弱者的田忌戰勝了強者齊威王。比賽的時候,齊威王總是用自己的上馬對田忌的上馬,中馬對中馬,下馬對下馬。后來田忌違反規則改變出馬順序,贏了齊威王。所以田忌賽馬實是孫臏憑小聰明鉆了規則的漏洞,乃投機取巧者的勝利。怎么能夠算是“以弱勝強”呢。

在醫學上有一個概念叫“安慰劑效應”,指的是病人雖然接受了無效的治療或者服用了無效的藥物,但是,他們“認為”或者“相信”治療或藥物是有效的,從而獲得了病癥舒緩的效果。這個效應最根本的原理是什么,醫學上尚有爭議,但在生活的其它領域,這一效應往往被稱之為“雞湯”,或許是因為每個人的心靈都或多或少的需要一些治愈與慰藉,雞湯類型的作品也成為出版市場上長盛不衰的一支,很多暢銷書都可以歸為此類。而在我看來,格拉德威爾則是烹調這鮮嫩雞湯的一把好手。

格拉德威爾迄今為止一共出版了五本書,本本皆暢銷。從《大開眼界》,到《眨眼之間》,到《引爆點》,到《異類》,再到這兩年最新的《逆轉》,每本都由一個個真實的小故事,或者說案例組成,然而作者卻能夠圍繞某一個點,旁征博引,用數據說話,將故事講得千回百轉,仿佛帶領讀者進行一次探險,而結果往往都是平安回到現實,讓人雖汗流浹背,卻有驚無險。每次“探險”之后,他總能提煉出一些精彩的要點,直中讀者內心深處對于成功和美好生活基本向往的痛點,并且給出簡潔的結論。個別人物法則、附著力因素法則與環境威力法則,一萬小時理論與出生優勢,理性抑制作用,相對剝奪理論——諸如此類,都是他的總結,讓讀者一瞬間感覺到,自己似乎掌握了紛繁蕪雜生活背后的一些本質性規律,正要歡呼雀躍,轉念一想,卻又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因為,其中有太多的偶然性,太多的邊界條件,很難被復制粘貼。而這些,都容易被讀者選擇性的遺忘。

正如這本《逆轉》,讀完全書之后,假如讀者是一個弱者,他可能依然不會知道要如何“逆轉”。

看上去確實十分振奮人心,但是,這些并非公理,它僅僅是指出了這些可能性,或者說,發生的概率,而在“一切皆有可能”的世界上,這些結論似乎說了也等于沒說。

所以,好好享受他講故事的這個過程便好,不要希冀他的結論真能改變你的生活。或者說,寄望于讀完一本書便可以掌握人生道理的想法本身就是虛妄吧。《后會無期》里有句臺詞:聽過很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如果只是聽,而沒有自己的想和做,自然會如此。

科學的一個重要標準就是實驗過程的可復制性,顯然,格拉德威爾的作品并非科學實驗,它就是那碗熱騰騰、放著各式鮮美調料的精致雞湯,獨一無二,你喝下去的時候很舒爽,但很快就餓了,還是得去揾食,才能填飽肚子。

左岸記:系統性的分析很有意思,它考慮的不是表面的某個因素,而是綜合性地進行比較,這樣才能看到真相。真的弱怎么可能勝得強,弱只是某個方面的弱,善于將弱化強,或借力助弱,如果才能真正勝出,而不是空想就能達到的。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5 Comments On 別和我扯什么以弱勝強

  1. 借力助弱,去短板。

  2. 角度不同

  3. 文章標題說明了一切!

  4. 這些書也不是一文不值,最起碼教會人們辯證的去看待問題,不要輕易放棄

  5. 以為以弱勝強的往往看不清底牌。

极速赛车走势 十大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500万彩票网即时比分 新闻 金牛配资 山东体彩11选5一 腾讯欢乐麻将免费开挂 nba比分直播 训营 球探网篮球 免费下载河北麻将4人麻将免费版 东北打麻将玩法 球探网羽毛球即时比分 球探比分app下载 韩国棒球比分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