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愛情,對于男女而言,都是一個假命題

2017-07-08 . 閱讀: 1,435 views

文/張瑩瑩

再次見到大佑的時候了,已經是3年后了。

我們都已滄桑,在各自的行業里不聲不響的活著。

年輕時候的大佑是我們學校的風云人物。

那個年代,林大還未像現在這樣熙熙攘攘,大學生都還算比較金貴,大家頂著勁兒的考到大學,見著了打扮入時的妹子,見著了私下傳遞的小黃書,荷爾蒙是高度噴張的。女生之間還未流行LV包包,阿瑪尼口紅,男孩兒只需要一張電影票,一把花,一張巧嘴兒就能把心儀的女孩子哄得團團轉,晚上去鉆小樹林兒親嘴兒了。

大佑也是其中之一。

大佑家在本地,家里又有些錢,所以打扮經常是新潮的,高腰牛仔條紋衫,配上合適的鞋子,眼神憂郁,長到披肩的頭發一個皮筋兒扎起來,再配上一把吉他,就是女孩子心中的文藝青年,女孩子們都巴巴的送上前,妄圖用溫柔來撫平他的眉間。

然后大佑就認識了田子。

田子身材嬌小,眉目清秀,性子可愛,典型的南方姑娘,不遠千里來哈爾濱讀書,說是為了看看雪。

在11月份,他們相好兩個月后,在一場雪中接了吻。

大佑說那天特冷,一切都是灰蒙蒙的,他只記得了田子的唇是軟的,雪是甜的,味道是蘋果味兒的。

大佑和我是一個宿舍的兄弟,我知道他還是會抱著吉他沾花惹草,我也見過田子的淚水和委屈,大佑的謊言和咆哮,但倆人還是會和好。

轉眼就畢業了,大佑和田子分分合合,爭爭吵吵,到底是躲過了魔咒,仍然在一起。

大佑畢業后利用家里關系做了公務員,朝九晚五,下了班后就隔三差五地抱著吉他去酒吧駐唱,日子過得瀟灑隨意。田子舍不得大佑,不顧父母的勸阻,在哈爾濱找了份差不多的工作,倆人同居了。

田子雖然性子溫和隨意,骨子里卻是個有上進心的。大佑每天工作輕松散漫,不明白田子一個剛進公司的新人為什么每天這么忙,這么拼命,沒時間陪他,沒時間做飯,沒時間和他花前月下,北方男孩兒的大男子主義上來了。

田子只得好好哄他,在各種應酬過后,給大佑做飯,整理屋子,做愛。

后來,大佑因為年輕,嗓子好,在酒吧得了不少人氣。找到了成就感和認同感的大佑,晚上倒是不是很煩田子了。田子也樂得清閑。

倆人一直這么過了一年。

田子因為工作認真負責,被老板賞識,想帶她去石家莊開拓市場。田子知道這是自己的一個機會,但心里舍不得大佑,所以并未明確表態,只是說回家好好商量商量。

田子回到家,做了一桌好菜等大佑,大佑并未回來,田子心里裝著事兒,想著去大佑酒吧看看,卻在酒吧拐角,橘黃的路燈下,看見了大佑的接吻。他的手,摟著她的腰。

那是和田子完全不同的女孩,熱辣性感,身材修長,一頭波浪卷更顯得風姿嫵媚。

已經不用說什么了。

田子偷偷收拾了衣物,在天蒙蒙亮的時候,干凈的徹底的離開了大佑。

此時的大佑仍在酒吧酣眠。

分手了兩個多月,大佑放下哈爾濱的一切,來到石家莊,祈求田子的原諒。

或許是還有不舍,或許是被大佑的行為所感動,或許還是在乎那張皮相,總之,他們和好了。在我也來到石家莊之后。

故人重聚,田子由于有客戶應酬,并未參加。酒過三巡,大佑向我抱怨對田子的不滿。來到石家莊后的田子好像換了一個人,雖然還是如往常一般相處,但明顯的,田子強勢了許多,以往的軟糯依人的田子好像沾染上了職場女性的“惡習”,獨立冷艷,大佑說他在這場愛情的博弈中,第一次喪失了主動權。那晚大佑喝了很多酒,不省人事,我只好給田子打了個電話,要她來接。

見到田子,一頭烏黑長發,精致妝容,合身的套裝,蹬著高跟鞋,襯得整個人氣場十足,當真變了許多。倆人只是寒暄了幾句,知道了田子現在是公司的市場總監,暗暗贊嘆田子的能干,就由著田子扶著大佑走了。

大佑仍醉著,嘴里不知在囫圇著什么。

背叛就像是一根刺,深藏在生活的海綿里,一旦倆人離得近了,還是會冒出尖來,刺傷彼此。

年后,大佑的母親得了一場病,修養了好一陣子,大佑是家中獨子,母親一直希望他留在身邊養老送終,拗不過母親的哀求,大佑要回哈爾濱了。

大佑的母親早早就為兒子置辦了一套房子,也重新為大佑找到了工作,大佑想著把田子帶回去,回家結婚。

在一場酣暢淋漓的情事后,大佑抽著煙,說要帶田子回家。田子并未說什么,只是背過身假寐,大佑以為田子同意了,畢竟,他是想著回去結婚的。

她不就等著和我結婚么。

當第二天大佑要田子身份證買車票的時候,田子猶豫了。

倆人大吵了一架。

大佑不明白,自己是想和田子過的,和他回家結婚怎么了,有什么好猶豫的,自己房子也有,工作也有,也肯給她個結果,她為什么不走呢。

田子埋怨大佑根本不在乎自己,吵到最后,連啃老族這種話都說了出來。

田子說,如果大佑能掙得和她一樣多,她就和大佑走。大佑覺得田子瞧不起他,砸了田子的電腦,怒氣沖沖的走了。當天回了哈爾濱。

半個月后,大佑收到了包裹,是他來不及帶走的衣物。
大佑和田子就這樣,匆匆的,毫無預兆的分手了。像是一本還未寫完的小說,在最關鍵處,戛然而止。

在之后,我在一個酒局上見過一次田子,她依舊美麗精致,言談舉止透著別樣的風情。

當酒局散場,我在停車位上看到了坐在車內抽煙的田子,田子也看到了我,就下了車,揮手找我說話。

印象中,田子從不抽煙。

我倆依舊寒暄了幾句,無非是問問如今的境況,之后,卻也沒什么可說的了。田子掐滅了手中的煙頭,在地上碾了碾,忽的問我,大佑怎么樣了。

我與大佑雖之前有些聯系,卻也逐漸生疏了。只說了大佑在哪上班,什么職位,卻也沒其他的信息可聊的了。

也許是為他們感到唏噓,也許是那天真有些醉了,我嘴欠的問了句,你還想著大佑么。

田子抬頭看了看我,緩緩說,不過是隨手問一問罷了。

我自知失言,并未多問,之后,我再也沒見過田子。

所以,當我在一年后接到田子的結婚請柬時,我是驚訝的。我更驚訝的是,我在聚會上見到了大佑。

大佑胖了許多,眉眼也不似往日不羈,孤零零的坐在那,盯著請柬出神。我能體會大佑的心情,剛想坐過去安慰下他,就見一個懷著孕的女子出現在大佑身邊,大佑趕忙起身,小心翼翼的扶著女子坐下,眼間的迷霧散去,溢出滿滿的溫柔來。

我并未上前打擾,坐了另一桌。

田子的婚禮很盛大,聽說是田子的一個客戶,追了田子兩年才修成正果。穿上婚紗的田子,像是失落凡間的天使。

新娘敬酒的時候,我一直看著大佑,大佑的眼神有些躲閃,田子倒是很坦蕩,但當大佑介紹自己懷孕的妻子的時候,田子明顯怔了一下,杯中紅酒微顫。

大佑終究還是看見了我。

婚禮過后,我們一起喝酒,大佑妻子因為懷孕的關系早早的回到酒店休息。

我并未問大佑什么時候結的婚,只是陪他悶悶的喝著酒。

三瓶啤酒過后,大佑和我說,他是在一年前結的婚,哈爾濱辦的,大學同學誰也沒請,這次參加婚禮本想一人來的,拗不過妻子想來石家莊旅游的央求,只好把她一起帶來了。

我什么也沒說,只是在想,田子也一定很震驚吧。

酒喝多了,話也就多了,不由得將話頭引到田子身上。

大佑和我說,他與田子的相識是在學校舉辦的藝術節上,后臺開會的時候,田子大姨媽來了,蹭到褲子上,不好意思站起身,面色蒼白,捂著肚子,窘迫地坐在凳子上不動。大佑察覺了她的異樣,什么也沒說,脫下了自己的外套交給田子,就排練自己的節目去了。

那是他們的第一次相遇,田子說那時她就對大佑動心了。

而大佑真正注意到田子,是那場藝術節里,田子驚艷的街舞秀。

愛情,對于男女而言,都是一個假命題,我們根據各種證明來驗證結果,卻原來,最初的條件都是錯的。

大佑說田子今天很好看。

田子終究是放下大佑了罷。

左岸記:文筆清新流暢,情節跌宕起伏,讓人如飲一杯獨特的雞尾酒。愛情是上天賜予人類最美好的東西之一,作者借以故事對愛情有了這樣一個新穎的見解,讓人讀了很有感觸。愛絕對是階段性的,不存在什么理所當然的永恒不變的愛,愛能不能地久天長在于兩個人是不是能永遠心靈同步,成長同步和信念同步。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3 Comments On 愛情,對于男女而言,都是一個假命題

  1. 很獨到的見解。不知道筆者是不是也認為這種情感的不純粹性是命題的大前提。不是說愛情就非要有限定條件,只能說長久的愛情需要附加條件。她應該說更特殊一些吧,很難有純粹的愛情,我覺得正是緣于不純粹,才更加需要情感雙方去努力經營。

  2. 愛情,是為尋找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人,白頭到老。在愛的路上,肯定有許多野花野草,也時不時出現一些小插曲,但是不要過分,心里要有底線,相信愛情終究會保持!

  3. 有緣無份吧

极速赛车走势 三分彩 辽宁35选7 河南11选5开奖 排球比分是多少获胜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足球竞猜比分推荐今天 福建22选5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24500皇冠比分网(官网) 浙江快乐彩 最新微乐吉林麻将 黑龙江十一选五 贵州11选5开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