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你有遠方,你有詩嗎?

2017-05-10 . 閱讀: 1,697 views

文/謝慧敏

出行是一種能力。

我說的能力并非是指經濟能力、身體能力、抑或時間能力。假如以此為標準,現今能力強的人很多,綜合能力最強的恐怕當屬退休老頭老太一族,他們才是有錢又有閑的階層。

事實并非如此,我指的是從中取樂的能力。有錢有閑并不一定有樂趣。

我的朋友,跟著同事去韓國,兜轉了一圈后又回到賓館,他說:“沒意思,房子不如上海的氣派,大街還是北京的寬闊,人不比我們漂亮,食物還是我們那里好吃。”他足足看了5天的電視。

在西安的兵馬俑博物館里,我聽到旁邊的幾個老太太說:“不就幾個泥人,有什么看頭。”她們早早地撤退了,在外邊的大樹下剝起了石榴。

一批朋友自駕去黃山,到了山腳下,他們拿出了撲克牌,對我們說:“我們在這里等你們。”

撲向遠方的人很多,獲得詩意的甚少。

沒有出去時想出去,待到出去了,又急著要回來。一來一回,猶如經歷一場苦戰。被問起時,喃喃不知所云,問急了,他們的口氣通常是:“沒意思!”

窮鄉僻壤沒意思,小山小水沒意思,名山大河沒意思,異國異地也是沒意思。臺灣是“房子很破”,香港是“大街很窄”,美國英國是“好山好水好寂寞”。到外面走,真不如在家里打牌搓麻將。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旅行淪為了雞肋。

我也見過許多熱愛旅行之人。他們塵滿面,心如火。

我大伯,一年中必有一次去國外,走了好多年,走到他老伴走不動,他一個人走,走到八十多歲,他也走不動了,就在家門口走。他的腳步一直沒停下。

作家野夫,他在他的文章中透露,他把大把的時間揮霍在路上,每年不少于二萬里的自駕行程。

蘇東坡是一愛旅行之人,這是我從《石鐘山記》中斷定的,一個不愛旅游之人,是不會為著一個迷團、推敲一種聲音而夜訪懸壁,驚悚無限,可也樂趣無窮。

同是向著遠方,收獲到的很不同。

出行為什么?為獲取知識,為開闊眼界,為愉悅身心,為磨煉意志……,不同之人,各抱目的,一個人從中得到的越多,旅游帶來的意義就越大,他就越能快樂。

但是快樂要靠你自身去汲取,樂趣就像山中的清泉,有人啜到一小口,有人取到一小碗,而有人拎了一大桶。

遠方美不美,取決于自身能力。

對于蘇東坡來說,石鐘山這樣的小景都能讓他趣味盎然。

但是對于我舅媽,西湖這樣的勝景亦不過如此。我的農婦舅媽,想了一輩子的西湖天堂。最近終于如愿以償,她的夢想實現了,可也破滅了:“不就一個湖,不比我們家前面的水庫大多少,水還是我們這里的清,早知如此就不去。”

這是一個老婦對人間天堂的評價。我們不能怪她有眼無珠,更不能怪她眼界太高。熟悉之處無風景。在江浙,西湖這樣的山水不說俯拾即是,但也絕非一地。對一個浸泡于這樣景色里長大的婦人,肯定是不以為奇。

最主要的是,老婦的眼里沒有山水之外的東西。她看不到斷橋美麗的傳說,看不到蘇小小款款于陌上的油壁車,看不到孤山腳下的梅妻鶴子,更不會涌起“欲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的詩句,也不會發出“暖風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的感喟。西湖之美,又哪里能離開這些?她又怎能領略?

名山大川當前無動于衷,小花小草卻成景。關鍵在于人的感知。一個人的感知能力越強,欣賞能力也就越強。

一般來說,知識儲備豐富者要比大老粗更能體會到樂趣,文青要比理工男更能夠審美,精心準備者要比沒有做過準備的更能體會意義。因為他們的思維更活躍,想像力更豐富,眼光更敏銳,捕獲到的東西更多。
他們的目光不僅僅放在景物風貌上,不會以為這是構成旅行的全部趣味,不會沒有視覺上的沖擊,便覺得索然無味。世界上沒有太多的奇景讓人嘆為觀止。九寨溝、張家界、海南島、呼倫貝爾等天然景觀,足以讓國內同類景色相形失色,北上廣一線都市的繁華讓絕大多數城市甚至是國際名城黯然無光。但是,其它地方末必就是不足觀。

外部的景觀,只是構成旅游的一個維度,還是比較淺顯的維度。那些毫不足奇的房子后面的制度、沒有生趣的泥人背后的歷史、了無新意的街巷里面的文化、質樸無華的土著包裹的文明……,才是一個地方最為動人、最為深刻、最為精華的部分。深知這一點的人,方能感到樂趣。

我知道一個叫廖信忠的臺灣青年作家,他每到一個城市,必然要造訪菜市場,對于他,這是一個不能放過的大景點,那里可以讓他感知當地市民的人間煙火。

我知道一對叫林達的旅美華人夫婦,他們出去一次,就收獲一堆。到了法國,他們不僅留連于巴黎圣母院,還涉足人跡罕至的鄉村教堂。回來后,寫了一本書《帶一書到巴黎》,非常暢銷。

旅游不光是看山水風光,建筑風格、宗教活動都是景。書店要去逛逛,酒巴應去泡泡,小巷可以去竄竄,美食小吃更是不容錯過。這樣的遠方,才可以是一首詩。

出行的真正倦怠,是內心的枯燥,識見的乏味。

要想擺脫它,我們不妨借鑒哈佛大學校長德魯·福斯特的做法。德魯·福斯特每年都要去一個陌生的地方,這是她對自己的一個要求,也是從小開始的一個規劃。

她說:“每到一個陌生國家之前,我們都會進行長達一周的培訓,其中包括語言、文化、當地的情況和技巧。”

她說:“用學習的方式來旅行已成為一種傳統,而它的意義在于自己的成長。”

旅游之樂,不僅要備錢、備衣服,更要多備一些知識,多備一些好奇心。

左岸記:真正的發現之旅不在于尋找新的山水,而是要有新的眼光。同一個景象,因為知識底蘊的不同,所能看到的深度必然不同,有人是懶惰無心,走馬觀花,或者毫無目的,所見無非山山水水,看不到歷史的背影,聽不見故事的回音,感受不到跨越時空的心跳。這樣的行走,也就是到此一游而已。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虐带日本女优 qq麻将3元送7万欢乐豆 电竞比分app下载 吉林快3 黑龙江6+1 现金咖啡 3d定位杀码 华体网即时指数 cba比分直播滚动 黑龙江6+1 湖北十一选五基本走 麻将微信红包提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