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這不是婚外情,是一首送給婚姻的贊歌

2017-04-19 . 閱讀: 1,488 views

文/謝慧敏

上個月,《廊橋遺夢》的原作者沃勒去世了。憑吊一位作家,最好的方式莫過于重溫其作品。不愧為顛倒眾生的經典,黑暗里,我的喉嚨又一次次地發緊,雙眼一次次發澀,滂沱那個分別的街口,是如柱大雨,也是我的傾盆淚水。

看完片子,我迫不及待地打開了網頁。正如喜悅的情緒需要與人共享,我希望與人共鳴這美麗的悲傷。

但是令人訝異的是,里面不全然是喟嘆:“這是一個女人的婚外情”“這種感情放在現實生活中很不齒”“這是一個中年女人的不甘寂寞”。直指女主人公弗朗西斯卡,直指婚外情。尖銳的語氣就像是美女臉上的刀痕,令我倒吸一口氣。

我向來不介意觀點差異,見仁見智,并非經典就該讓人膜拜,就是神圣不可侵犯。我介意的是,“婚外情”的旗幟如此鮮明,殺傷力如此巨大,在它高揚的道德標準下,一切情誼灰飛煙滅,一切行為雞鳴狗盜。

婚外情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打倒在地,再踏上一腳猶不為過。為之辯護根本是自找苦吃。可是不管人們如何口誅筆,不管犯事之人如何聲敗名裂。都擋不住紅男綠女前仆后繼的鏗鏘步伐。

拿一組來自美聯社的數據:

在一生所有的親密關系中,至少出軌過一次的男性和女性都超過50%,41%的已婚伴侶,有一方承認有過身體或是精神出軌。假如可以永遠不被發現,有74%的男性表示一定會出軌,68%的女性一定會出軌。

這個數據傳遞了一個信息:當下的婚外情的發生率很高,高到出乎人們的意料。

它引發了我們對婚姻、對感情的思考。應該說,有人類存在,有婚姻存在,就有婚外情,它是婚姻的副產品,就像有陽光便有影子。但在古代,一般只針對女人,男性基本豁免。男人們動了情,有條件的三妻四妾,娶一房小妾就不比置辦一件家具更困難。沒有條件的,有花街柳巷隨時供其取樂,那不叫出軌,叫風流。美艷潑辣如王熙鳳,照樣束縛不了鏈二爺那顆獵艷的心,她向賈母告狀,賈母笑笑說:“貓兒總要偷葷。”這根本不是事情。

放在女人身上就不一樣了。潘金蓮,不老老實實呆在房間里,那叫不守婦道,跟西門慶茍且,那是蕩女淫婦。女人守貞,是必須,男人們守貞,就是笑話。

如今男人們的好時光一去不復返。道德標準發生了變化,約束女人們的,同樣約束男人,男人同樣要受到指責。現在婚外情不比以前多,除卻特殊年份,它一直都存在。

從本質來說,感情是自由的。

作為人的本能需求之一,人對愛情渴求和對親情和友情的需求一樣不可缺失。人對親情的倚重不言而喻,一個棄嬰,哪怕到了八十歲,哪怕在天涯海角,都會想著要尋根。最近一則報道,說是一個被美國夫婦收養長大的棄女,現在是一名健康陽光的哥倫比亞大學學生,近期她回國,就是為了尋親。親情尋尋覓覓。愛情亦是如此,它隨著荷爾蒙的增長而勃發,卻不因荷爾蒙的減褪而死亡。尋而不得,會冬眠在潛意識里,待到時機成熟,便會破土而出。作家梁實秋,晚年迎來了一場轟轟烈烈的黃昏戀,彼時的他正失偶,心情灰暗,然而不到半年時間,71高齡的他容光煥發,一掃往日陰郁。他的愛情來了,一天一封情書,其措辭和行動的熱烈程度令年輕人也嘆為觀止。

梁先生是休眼的火山噴發。梁先生是幸運的,抱得愛人歸。

可是多少人能有這樣的幸運?多少人一生中能得到愛情?多少人能跟真愛結婚?我沒有做過調查,不得而知,但可以認定的是:人的一生中動情的次數可以很多,兩情相悅的甚少,婚姻不都是因為愛情,激情也并不等于愛情。張愛玲所說的“你恰好也在這里!”在對的時間里遇到對的人,不會落在多數人身上。

顯然,弗朗西斯卡并非幸運之人。她嫁給了一位農夫,丈夫是一位好人,但是好人并不等于“對的人”。結婚多年、感情篤定,這些都不能填充弗朗西斯內心的空缺,我們輕而舉易地從一些細節里捕獲秘密:在廚房里,弗朗西斯卡一邊做飯一邊放著輕音樂;弗朗西斯卡堅持在她的房間里安裝浴缸,一邊泡澡一邊握著高腳酒杯;在無人的傍晚,她解開了身上的衣服,享受著微風的撫摸。在羅伯特開著老皮卡車到來時,弗朗西斯卡正光著腳,踩著陽光,丈夫和兒女離開四天,讓她輕松無比。

羅伯特才是“對的人”。這個闖入者如天外流星,劃過依阿華的小鎮,照亮了弗朗西斯卡的情感天空。強健的體魄、飛揚的頭發、獵豹一樣敏捷的動作,讓弗朗西斯卡情迷意亂。

這是 “在錯誤的時間里遇到對的人”,是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遲,我恨君生早”的傷感,弗朗西斯卡控制不住她感情的野馬。我們不該指責弗朗西斯卡。感情沒有時間規定,更不存在著道德與不道德之分,有的,是真誠與不真誠。

在短短的四天時間里,羅伯特和弗朗西斯卡突破了友誼界限,水乳交融,靈肉合一。他們都做了一回真實的自己。

于是難題來了:感情不受控制,而婚姻要求約束。

婚姻是一份契約,有權力有義務。要求人們忠貞、犧牲、自律。要求“發乎情、止乎禮”,甚至“發乎情”都不應該,精神出軌也是出軌,最好是“存天理,滅人欲”,但這是不可能的,假如“精神出軌”可以免責,那“行為出軌”呢?哪一個更嚴重?似乎無解。

對弗朗西斯卡來說,就是一場感情和理智的較量,道德和愛情的戰斗。我們用道德敗壞來指責弗朗西斯卡很沒道理。因為弗朗西斯卡沒有用多少時間,可以毫不猶豫地,就處理好了感情。

弗朗西斯卡選擇了家庭。從遠方來的羅伯特又回到了遠方,孤獨的羅伯特又重歸孤獨。弗朗西斯卡沒有私奔,更沒有想到用離婚的正當手段,因為都會傷害家人。她依舊守在她的家園,在家人們回來時,一切都像沒有發生過。

一個人愛什么,不愛什么,很容易分辨,不要看她說了什么,而看她做了什么。看她選擇了什么,放棄了什么。被選擇的那一方,才是最重要的。
弗朗西斯卡在遺言里說,她愛羅伯特愛得要命,什么都比不上。其實她被她自己給欺騙了。
在她那里。家庭比愛情重要,丈夫比羅伯特重要。她寧可讓羅伯特傷心一生,也不愿意丈夫受到一丁點傷害,哪怕小鎮上的風言風語都不行。

弗朗西斯卡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衛道者。對婚姻的承諾、家人的責任,一直高于一切,從來沒有動搖過,但凡有一點破壞婚姻的苗頭,她都在防范。所以,弗朗西斯卡的感情只發生在無害的四天時間里,跟羅伯特分手后,連聯系都不要,她把生命真正地交給了婚姻和家庭。

真正偉大的才是羅伯特,他是一名愛情殉道者。弗朗西斯卡不想拋家棄子,羅伯特不強求。弗朗西斯卡不要聯系,他就不聯系。想愛人所想,終身不負弗朗西斯卡。

簡直是殘酷。

羅伯特一生都是對抗這份殘酷。終生都在遙望,終身都在堅守,終身感受彼此的磁場,但終身不去打擾,直至死亡。我看到這里,不住地發抖。

羅伯特死后,他的骨灰撒在那座廊橋邊上,弗朗西斯卡的骨灰也撒在那座廊橋邊上。死亡,讓羅伯特和弗朗西斯卡如愿以償。可是,這意義大嗎?

所以,當人們說他們是“男盜女娼”,我發笑!一生中只拿四天做一回自己,這是十足的道德家。

婚姻和感情既是共生體,又是矛盾體。婚姻既保護了感情,也制約了感情。這對矛盾如何調解,人們一直在探尋和調整。從一夫多妻,到一夫一妻,從被休到離婚。我不贊成背叛,但本能地同情“滅人欲”。據說《廊橋遺夢》引發了一波離婚潮,就是因為覺得這種約束太不人道了。據說現在北歐國家的很多年輕人盛行不婚,他們認為男女朋友關系才符合人的本性。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條成功之道。

《廊橋遺夢》不是歌頌婚外情,而是頌揚婚姻。愛情有多深刻,這場婚姻保衛戰打得就有多漂亮。犧牲得多么壯烈,婚姻的力量就有多么強大。感情和道德的較量是非常慘烈的。

左岸記:在談戀愛和結婚前把這部片子看了,重新審視一下自己的內心,這是《廊橋遺夢》最有價值的地方。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北京塞车pk10开 澳洲幸运10微信大 捷报网足球即时指数 3d今晚上试机号金 二人麻将平台作弊 电竞比分网007 国标麻将番种口诀 体彩20选5 山东11选5精准计划 单机北京麻将下载 不朽的浪漫 芜湖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