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行路難,有愛相伴

2017-04-16 . 閱讀: 1,076 views

——《白拉姆客棧》再續一段未了的緣

文/墨寧

小說的世界是多么精彩絕倫,不同性情的人物依著各自的欲望演繹繽紛的世界,粉墨登場嬉笑怒罵循著一道道看不見摸不著的軌跡回到來時的路上。《白拉姆客棧》一群年輕的生命行走尋愛之路。

這來時的路,就是因果。這樣的說辭,對那些斗志昂揚意氣風發處于人生巔峰的人就是子虛烏有。無論信與不信,歷經人世滄桑看過人間煙火的更能恬淡地認可。當經歷和閱歷到一定的階段,接受和吸納會悄無聲息潛滋暗長。

行路難,人間的大道和小徑都沒有一條一馬平川;心路難,走過千山萬水尋尋覓覓的執念守候更難。現實生活的勞碌奔波早九晚五,是許多蕓蕓眾生的常態,理想愿望追求精神世界將這一切拔高供奉的時候是最好的慰藉。

《白拉姆客棧》小說里深埋的感情線,讓人讀到情執與人的歡和苦,人性里純透的情感交集,人的世界里不離不棄生死相依。人之所以是萬物之靈,必然有許多其他物種更優越的自然品質,拋開名利俗事的捆綁,精神世界的自由是一道明麗的光。小說人物關系錯綜復雜,感情交匯編織推動情節的發展,仿佛一幕幕現實生活的剪影。人生哪里有什么捷徑,幸福怎么可能是水到渠成不費吹灰之力。

世間事“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蕓蕓眾生就是故事,故事就是蕓蕓眾生,沒有開闊的眼界和長期的素材積累,不會成就《白拉姆客棧》豐滿的故事線條,漢藏兩個名族的情結是宋曉俐內心瘋狂生長的藤蔓,植根于廣袤的漢藏疆域和她腦海千絲萬縷的電波觸動。

《白拉姆客棧》是宋曉俐《北京遙望香巴拉》之后的第二部小說,再續一段前緣,也是我與曉俐的一段文字情緣。尋愛的路上,那些不離不棄不怕浪費時間和生命執著追尋的人有多么勇敢,他們身上有太多的美好性情。這還是一部尋愛的小說,愛的主題沒有模板,每一個的經歷都會不一樣,那些草草放棄的難免沾染世俗功利睚眥必報,不愿意吃苦受累勞神傷肝。對愛情執著追求,不離不棄生死相依的往往令人彌久掛牽腦海中揮之不去。書本合上了,某一個人的影子會在我的腦海里好長時間,曾經的“初一”、“洛桑”,《白拉姆客棧》同時也圓了讀者的一個夢。

漢地人們對西藏的情懷似乎是冥冥之中的血脈相連,西藏大大小小的佛寺有很多漢族游客和朝拜者,沒有心靈的認可和皈依,這樣單調的朝圣何苦,旅途顛簸勞頓。愛上拉薩,融入拉薩是小說里許多漢族年輕人共同的抉擇。他們在自己的家鄉有一方天地,像周遭的人一樣工作過活,但人生挫厄過去的時候都想去拉薩,一旦到達就不愿意再離開,難道拉薩真像別人說的那樣,是一個可以療傷的地方。

羅梅、歡歡、韓浩,端陽和小姨他們是主動地來,來了就不走了。馬妍和陳默,一個是尋愛另一個是歇腳,王勇之前贖罪,后來虔心懺悔。留下的人都找到了心靈的歸屬,心路不同,歷經艱難,最終回歸。

心靈皈依,不同民族和種族,不同的文化和信仰,都在生活里詮釋著這個主題。

小說情結的編織是悉心醞釀的結果,端陽的內斂豁達性情埋下很深的懸念,這個愿意把關愛給每一個人,默默站在人身后的美麗女子一直到最后才知道她有一段怎樣的情感故事,承受了多大的變故。她和小姨的緣分本來是一段孽緣,兩個女人卻因為命運的多舛心心相惜,彼此釋懷包容接納。世間緣是多奇怪的東西,無論旋渦里的人是消極還是積極,有些事情就是無力掌控的。喜歡端陽,這樣的女子大度溫暖,從不刻意爭搶,有足夠的心量容納周遭發生的一切事情,對人悲憫體恤關懷。“白拉姆”雖然只是一家規模不大的客棧,端陽傾注了多少的心血,知道路途疲憊的人需要心靈慰藉,詩歌朗誦、眾籌、雍措的婚禮籌備、邀請旅人一同過年,無一不是站在人性化的角度精心策劃。這樣溫情的女子做生意怎會精明細算,一次次暗中貼錢全是性情使然,全然不計后果的付出,換來的是一幫子人左呼右擁。如若換一個快節奏的城市,這些將不復存在。每一次付出,端陽沒有思前想后的盤算。城市里穿著考究整天忙著業績驚艷的時尚女子,與她是完全不同的樣子和心態。這個漢族的女子喜歡拉薩,內心認可拉薩,毅然決然地把自己扎根在靜謐的北郊。喜歡她默默生長著的存在力量,像高原上絢爛的格桑花,土地不夠肥美但是可以盛開嬌艷明媚的色彩。這樣的女子不管經歷了什么,當然能有好的歸宿。

文章到最后是一場熱鬧的漢族婚禮,端陽應該擁有。最關鍵的是,娶端陽的人是洛桑。洛桑,是那個洛桑嗎?是,真是他,那個愛著“初一”的豁達康巴漢子,感情像一條河的男人,可以沐浴端陽,給小虎陽光。洛桑不該孤獨,端陽一定要幸福。她走過太難的路。

這樣的構思不是撫慰讀者,是因果!你信嗎?

藏地的人深信。因果,欲念,每一個人都逃脫不了的糾葛。沒有欲求豈是人性?小說里交織的另一對戀人不得不提。落梅和王勇。之前佩服落梅的勇敢,小說到最后還是一樣佩服。她身上經歷的兩次背叛,現實的生活里恐怕早出命案了。王勇是現實世界里比較務實的人,帥氣,浪漫,能干,誘惑之下毫無抵抗,在人性里犯下的錯很容易找到理由。人家小夏也是動了真感情的,可是這樣的真感情能不能要?洛桑因何贏得人心,一比不就出來了。在人的世界里,我們確實不能苛求人人盡善盡美,小說里的“娑婆世界”,現實里的人生,豈能苛求。我們唯有包容、理解、關愛,有愛的慢慢人生路才能不孤獨,才能彼此攜手走到盡頭。

靈與肉,不同宗教都有教諭讓人正確地認識它。一場漫天大火,燒光了一個務實男人所有的驕傲,從此一心向佛。

兩個養尊處優的女子,馬妍和歡歡,一個對人可以趾高氣揚另一個肆意游戲人生。但是愛情和婚姻的無力,一樣是人生的難題。任憑再多的驕傲和自負,有些事情就是努力了也只能聽天由命,再有不甘和資本也必須低頭和接納。命運仿佛一只看不見的手,在無情的推人行走,不管你是否愿意。正如文中所說“挫折是人生中最好老師,她能迅速教會每一個人直視痛楚和收斂鋒芒。”

小說塑造了幾個尋愛女子的形象,尋愛是每一個對人世有希求的女子一生的主題。尋愛的路很難,尋到了會看到怎樣的風景只有自己知道。不變的信條,只要有“愛”相伴,這條路有多少的坑坑洼洼都可以走完。端陽在陳默離開后,暗暗哭泣,讓人難受。難受的不是愛人離開,是六年的感情托付卻不能讓這個人明白自己艱難。女人要明白,真正愛你的人一定不在遠處,即使短暫的分離,心依然會連在一起,當面臨困難向對方提及都有顧慮的時候,心會不安,這樣的愛沒法久長。錯愕的愛沒有安全感,它會第一時間明白準確地傳達“麻煩對方讓你難于啟齒,不知從何說起。”這樣的愛是不能相伴的,所以,愛要安然,心安,方能相伴。

我們在讀小說,也是在讀人性。西藏是神秘的,她也是安恬的,拉薩成為眾人朝拜的圣地有特殊的文化因緣,把宗教完全的當做迷信行同癡愚,這樣一塊土地人們千百年來遵循的生活節奏有他自己的特色,魂牽夢縈把外面的人帶入她溫暖的懷抱,讓人精神舒展靈魂安息。《白拉姆客棧》的角度看拉薩的外鄉人,一段段循著軌跡兜兜轉轉的故事,自了的因果。

尋愛的路上還有多少故事,一起來讀小說吧!

左岸記:心懷美好,通達人性,幸福有時會遲到,但是它從不缺席。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甘肃约麻麻将代理 pk10牛牛 qq麻将欢乐豆价格 nba比分最接近的比赛 股票分析师这个行业怎样 河南十一选五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数据 诚信点配配资 3d开机号 老11选5走势图 幸运飞艇分析软件app 广西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