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如何從敏感脆弱成長到內心強大?

2017-04-14 . 閱讀: 5,789 views

1.

我在不久之前,有一段時間非常的敏感和痛苦。

我陷在一種巨大的矛盾之中。

一方面,我特別容易被別人的一些言語或行為所刺傷,這令我非常的悲傷和憤怒。

我想攻擊傷害我的人,我想令他們停止對我的評論和建議,我想拋開一切遠離這些令我痛苦的環境,我想朝他們大吼:別對我指手畫腳!我他媽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另一方面,我又清楚,我的這種敏感本身是因為我自己太幼稚,太脆弱,太不成熟了,我認為不應該讓別人來照顧我的情緒;

而且我如果真的去回擊別人的話,就會顯得我太玻璃心,太弱了;

同時我又擔心如果我和這些不經意間傷害了我的人起了沖突的話,我就會失去他們;

所以我一邊心里很受傷很憤怒,另一邊又不敢表達和發泄自己的感受、同時還認為自己的這種情緒本身是“不對的”。

那么我要怎樣解決這種矛盾呢?

其實我“解決”這種矛盾的方法和很多人一樣,就是——

「“幻想”別人能夠理解到我的情緒和感受,“期待”別人能夠允許我受傷和敏感,“幻想”別人能夠照顧我的脆弱和痛苦。」

沒錯,解決的方法就是通過「幻想」「期待」

當然,毫無疑問的是,這種方法不會有任何的卵用,而且只會令我更加的脆弱,更加的受傷。

因為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夠滿足我的這種幻想,繼續抱著這種幻想只會令我不斷地受傷而已。

2.

在今天,我差不多算是完成了一輪新的自我調整。

這次調整后的結果是:我的執行力變強了,我更加的自律。

更重要的是,我與自己的對抗減少了,而且,我也不再敏感和脆弱,我再也不是以前的那個玻璃心了。

不想工作了,就讓自己休假一兩周,不再因未工作而自我譴責,不再為未來而焦慮。

我兩周沒寫文,沒看書,沒接咨詢,每天都在看《人民的名義》和《9號秘事》,吃零食,喝酒,“看起來”非常的頹廢。

但我并沒有覺得我的這種頹廢有什么不好,相反,我覺得很開心,很自在,因為我清楚自己在進行一次充分的放松。

沒有人會再在不經意間的言行舉止傷害到我,我也不再小心翼翼的去猜度別人的想法和心情,我不再壓抑自己的感受,不再害怕和別人起沖突,不會再在和男性長者相處時卑躬屈膝喪失自己的尊嚴。

最為關鍵的是:我開始「相信自己」了。

我允許自己玻璃心,我允許自己就是很敏感,很脆弱,我知道自己并不會一直頹廢下去,我相信給自己兩周的時間好好放松和休息并不會毀掉我,我愿意接受幼稚的我自己。

我明白我的這一生能夠過得怎么樣本質上只取決于我自己究竟是誰,而不在于我當下這個選擇是否積極,我今天能否早起,我這一周有沒有自律,我是不是敏感脆弱。

也就是說,我更加關注自己的內在,并且開始相信那些腳踏實地的、實實在在的東西——

我能夠獲得怎樣的回報,我能夠擁有怎樣的生活,只在于我擁有多少的能力,我如何去運用這些能力。

所以我不需要為了未來而擔憂,也沒必要為了迫切的想要得到什么而焦慮,更不需要因為現在的我是敏感脆弱的而羞恥。

當我的能力足夠時,得到我想要的東西,是自然而然的事;

當我的能力不足時,要么是根本得不到,要么是得到了我也配不上、守不住。

你不再有很多無謂的焦慮和擔憂,因此,也就心安了下來。

我再重復一遍:

我能夠獲得怎樣的回報,我能夠擁有怎樣的生活,只在于我擁有多少的能力,我如何去運用這些能力。

理解這一點有著非常深刻的意義。

這一點闡明了「我」與「外界」的聯系邏輯。

生活不是由一個又一個的不連續的當下組成的,你不是像升級打怪一樣完成了這個任務就一切結束翻篇至下一章。

最關鍵的是,你在面對當下這個任務時,你耍了花招,你虛張了聲勢,你從別處借了力,你抄了捷徑,所以你通到了下一關;

但是,這個問題不是憑借你自己的「真實」能力解決的,所以實際上,你本身的能力并不足以應付下一關的難題,因此即便你勉強自己到了下一關也會栽跟頭;

就算是你憑借走捷徑、耍花招能夠走出很遠,但是,這個時候你所取得的成就與回報與你自身的真實能力差距越大,你所面臨的風險和要付出的代價也就越大(《易經》有云:德不配位,必有災殃)。

與此同時,你還要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我是個冒牌貨”、“我根本就不行”的這種信念和膽怯會始終根植于你的內心之中,“揭穿”和“失敗”的風險始終會帶給你焦慮

同時,理解這一點也是將你的關注點轉回了自身的「邊界」之內。

我們可以簡單的把「邊界」理解為:邊界之內是你可控的,邊界之外是你不可控。

人生的很多焦慮、痛苦、和問題都是來自于——我們試圖去控制那些明明不受我們控制的事物。

就比如說,我在前面提到的「通過幻想別人能夠理解我來解決我的自我矛盾」,這種方法只會令我更痛苦的原因,其本質就在于別人能否理解我這是不受我控制的,當我把決定我自身感受的控制權交給別人時,這毫無疑問是我自己將自己置于了風險之下。

所以想清楚這一點之后,你才能放棄掉控制那些你無法控制的事物的幻想,放棄掉這種幻想,你才能沉靜下來。

當你沉靜下來,你才能「真實」的存在著。

3.

那么我是怎樣從敏感脆弱的玻璃心,到擁有今天的這樣一顆平靜而強大的內心的呢?

事實上這經歷了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

得益于我有一個美麗而強大的老婆,她沒有像一般的伴侶那樣去迎合我的需求,不斷地接納我和照顧我,因為我的這種渴望被理解被允許的需求是永遠不可能真正被滿足的;

她會始終保持她的平衡,不為我的情緒和感受所動。

最關鍵的是,她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的告訴我:

我不會離開你,你可以表達你的情緒和感受,你可以告訴我你的想法,你可以說出你對我的不滿,你可以提出你的需求,然后我們討論,我可能滿足你,也可能不同意你,但是你說出來又怎么樣呢?

現在看來,我無比的佩服她當時對我的這種不偏不倚的回應方式。

她對我太縱容,就會令我陷入對她的依賴而無法成長起來;

她對我太強硬,就會令我傷心絕望陷入悲傷而無法走出來;

當然,無論是她怎樣的回應方式,都令當時那個敏感脆弱的我會是無比的受傷,無比的絕望,那種被拋棄、不被重視的感覺我想每一個「玻璃心患者」應該都有過體會。

在那段時間里,每一次我被別人傷害都會有一個無比悲傷的念頭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我所渴望的一切,不過是「被允許」。

為什么你不能允許我脆弱一些呢?

為什么不能允許我這次做不好這件事情呢?

為什么你不能允許我沒有別人好呢?

無時無刻,無處不在,任何的小事,我沒有把地拖干凈,我選的這間店的菜不好吃,我答應別人的事情做的不夠完美,等等等等,任何別人對我的否定,任何別人對我不滿的眼神,任何別人對我挑剔的態度,都會令我無比的受傷。

我只希望別人能夠不要指責我,不要否定我,不要他媽的天天這么多的要求,這么多的這兒不好,那兒不行。

我受夠了!

我不想再小心翼翼的去看別人的臉色,我不要再費心費力盡我所能去做了卻只得到別人的不珍惜,我再也不要這么容易就被別人傷害、這么輕易就被別人的態度所影響了!!!

我想,以上這些的想法必然是在很多的和曾經的我一樣脆弱的人的內心上演過無數次了。

但不管你下了多么大的決心,不管你多么的悲傷,你始終還是會不斷地脆弱下去,你越是不想敏感,你越是更敏感。

這是因為,你始終浮在表面,而沒有深入到「敏感」的本質。

你看,我始終在渴望「被」允許。

但問題是:

4.

我從來沒有「允許」過我自己。

我的意思是,我一遍遍的幻想別人能夠理解我,我一遍遍的抱怨別人總是否定我,但事實上,我自己就是根深蒂固的認為:我選的菜館不好就是我的錯,我不應該沒有把地拖干凈,答應別人的事情沒有做完美就是我的不對。

我在渴望「別人」來允許「我」,但是,「我」卻從來沒有允許過「我自己」。

就像我的老婆,一次又一次的向我強調:我可以向她表達我的任何想法和需求,她可以接受我這么敏感和脆弱,不管我多么的敏感的想法都沒有關系,不管我多么脆弱的表現她都會愛我。

但事實上呢?

不管她向我強調多少次,都沒用。

就是說,她已經「允許」我了,但我還是會不敢去說出自己想法,不敢接受自己的脆弱,不敢表達自己的委屈。

當我們自己都不接受自己的時候,我們所幻想的別人對我們的接受其實只是一種虛幻的安慰。

而問題的癥結就在這里。

所有的玻璃心、所有的敏感,本質上都是來自于你對自己的壓抑。

「你的心里有委屈,你的心里有不滿,但是你卻不說,或是你不好意思、羞于啟齒、認為自己沒有資格說。你渴望別人能夠理解你,渴望別人能夠原諒和接納你。」

但問題是,別人是沒有辦法理解你的,別人也是不受你控制的。

別人可能允許你,也可能不允許你,但每一次別人沒有接受你的時候,都會令你產生巨大的痛苦和失落。

所以呢?

所以問題的關鍵在于,你自己要先接受你自己。

5.

你自己要先允許你自己,允許自己犯錯,允許自己做不好,允許自己就是這樣的脆弱,接受自己就是這樣的玻璃心。

沒錯,我在一次次痛苦的掙扎之后終于能夠真正的接受了一件事,就是:

我就是一個玻璃心,我會很敏感很脆弱。當你說了令我覺得不舒服的話的時候我會很難過,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多照顧我的需求,多關注我的感受。

并且,重點就在于這個并且——如果你無法對我多包容一些,那我想我們可能不適合做朋友。我沒有辦法和攻擊性這么強的你相處。

一個非常有意思的點就是:當我允許自己這么敏感,當我接受自己就是個玻璃心的時候,我恰恰就不再敏感脆弱了

當別人說我沒有把地拖干凈的時候,我會說那我就拖這樣,覺得不干凈你來弄;

當我很敏感的受傷了的時候,我會很痛快的就允許自己哭,我就是很難過,我就是很受傷,你覺得大男人不能哭,你覺得我太玻璃心了,那我的確就是這么玻璃心,我就是愛哭,看不慣我你就別看嘛;

當別人的回應令我覺得受傷的時候,我會很勇敢的提醒他們,你這個態度令我很不爽,你給我好好說話;

在我改變的過程中,我的老婆一直在鼓勵我去表達自己的需求,不要壓抑自己,不要覺得自己是男人不能這么敏感,她甚至要求我去和她對抗,去和她爭吵,去和她起沖突。

這一切都是為了令我意識到并且相信:我是有資格表達自己的情緒和感受的。

我完全可以這么敏感和脆弱,我和她起了沖突有了爭吵我也不會失去她,相反,起沖突是為了令我們更好的了解彼此,能令我們更坦誠的暴露自己。

6.

我想看到這里,應該也能夠有一部分和以前的我一樣脆弱的「玻璃心患者」能夠意識到,導致我們總是很敏感和脆弱的原因就是在于:不能直接表達自己的需求。

但是意識到這一點并不意味著你就可以做到。

我在三個月之前就知道這一點了。我有時候甚至會有意識的強迫自己把我的想法和委屈說出來,這也起到了些微的效果,但本質上并沒有什么卵用。

因為“無法表達自己的需求”這一點只是「癥狀」,在這個癥狀背后還有兩個原因。

第一,玻璃心患者總是覺得自己“應該這樣”,“不能那樣”,給自己設置了很多限制和要求。

一個最典型的、通有的想法就是:認為我不應該這么的敏感和脆弱,我這么敏感不好,我這么脆弱不對。

但你的敏感是確實存在的,而且你越是不想讓自己敏感就越是在否定自己的感受,這樣只會令你更加的敏感。

因為敏感本身就是由于「人的真實感受被否定或壓抑」所導致的。

所以你越是急于擺脫敏感、越是想否定自己的脆弱,就只會令自己更加的悲傷。

除此之外,這些「自我設限」的想法也往往和社會背景和家庭教育有很大的關聯。

很多自我設限的信念探究到最后你會發現,這肯定和你成長過程中所形成的一些絕對化的觀念有關系。

比如我不能夠接受自己的脆弱是因為,我認為脆弱會令我顯得娘炮。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娘炮的男生都是被大家嘲諷、調侃、和看不起的。我就是在那時形成了一個「我一定不能顯得很娘炮」的這種絕對化的信念。

其實很多絕對化的信念都是對我們自身的限制和阻礙,「我一定不能讓父母傷心」,「我絕對不可以自慰」,「我絕對不能成為一個很懶的人」等等。

這些信念探究到最后你會發現,必然是在你的成長過程中通過你的親身經歷,你對別人的觀察,你所幻想的別人看你的目光,你所恐懼的被孤立、被遺棄的痛苦所引起了。

你是為了避免被同學孤立才不敢接受自己的脆弱,因為這顯得娘炮;

你是為了避免被父母責罵和拋棄才不敢選擇你想從事的工作,因為這會令他們傷心;

你是因為看到美麗的同事說起男生自慰行為時惡心的表情而產生了自卑,所以才在自慰時總是充滿了負罪感;

所以,「玻璃心」,這其實只是很多你的自我局限、自我否定的信念的一個表現而已在很多時候你之所以脆弱敏感,也許只是因為別人的某些言語和行為刺傷你內心中最不愿意承認和接受自己的那一部分。

我怎么可以自慰呢?這太猥瑣了!

我怎么能和爸媽頂嘴呢?這太不孝了!

我不能把事情搞砸,這會令我像一個蠢貨!

問題是,為什么你不可以猥瑣,為什么你不可以不孝,為什么你不可以是個蠢貨呢?

是的,是的,我非常清楚,現在的你一定會有些吃驚。

“什么?我竟然可以是猥瑣的?我可以不孝?我可以是個蠢貨?那……”

我非常理解你的這種感受和心情,就像我在此之前始終不敢相信我可以有一些娘炮的地方一樣,接受是一個需要時間的過程。

但重點就在于一個“那……”。

你不能夠接受自己的是猥瑣的,是不孝的,其原因就是在于你將這個后果想象的十分的嚴重。

但問題是,這個后果真的是像你自己所想像的那么嚴重嗎?

事實上你其實并沒有真正想過如果你是猥瑣的到底會有什么樣的后果,你只是有一種一旦這樣做后果就會「糟糕至極」的感覺而已,實際上的結果其實根本沒有你所想象的那么嚴重,甚至是什么負面后果都不會有的。

破解這種對于嚴重后果的擔憂的方法,就是將你的擔憂「具體化」。

舉個例子,我擔心我的一些舉止會顯得有些娘炮。

娘炮的話,會怎么樣?——我娘炮,所以會讓別人看不起我

誰會看不起我?——我的一些朋友,和一些在大街上遇到的人

我的哪些朋友會看不起我?在大街上遇到的人看到你娘炮又會怎么樣呢?

問到這里我會發現我卡住了。

因為其實并沒有我的哪位朋友會因為我有些娘炮而看不起我,并且,大街上的人看到我娘炮也根本就無所屌謂啊!

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更進一步的問問自己:我究竟在害怕的是什么,我真的不可以這樣做嗎?

7.

第二,玻璃心患者對于人際關系有著「饑不擇食」的渴求,和對人際關系破裂的過度恐慌。

玻璃心患者害怕失去任何人,他似乎可以和任何人做朋友,他不會對朋友有什么要求,他不會對朋友有什么不滿,但這并不是因為他們平易近人,而只是因為他們太「饑渴」了、和「認為自己沒有挑選朋友的資格」而已。

他們把自己定位為是一個可憐的“人際乞丐”,地位很低,沒有資格挑挑揀揀,能夠有人愿意和自己做朋友就已經很謝天謝地了,而且只有自己被別人拋棄的份兒。

因此所有的玻璃心患者都需要意識到的一點就是:

你并不是需要所有人都成為你的朋友,你也沒有必要把自己的姿態放的那么的低,朋友關系也是可以主動選擇終結的。

對于那些和你不合適的朋友,其實盡早分開才是最好的選擇。

你不需要討好一個總是剝削你的人,你沒必要苦追著一個已經不愛你的人不放,你更沒有義務去維持你和某人關系的平和。

同時我想所有的玻璃心患者要么是早年沒有獲得充足的安全感,要么是在成長過程中有過深受傷害的被拋棄的經歷,所以令他們特別害怕人際關系破裂,害怕被別人拋棄。

而很多玻璃心患者的想法往往是:如果他表達了自己的真實想法,表達了他的敏感和委屈。就會被別人看不起,如果他向親密的人提要求就會被他們厭倦,或者他認為自己根本就沒有資格向別人提要求,如果他和親密的人起了沖突就會被對方拋棄。

但你需要意識到的是:對于非玻璃心的人而言,吵架,起沖突,這些都是非常正常的關系中的一部分。

吵架不意味著你和這個人的關系要終結了。而只是你們之間出現了一個矛盾的地方,吵架,起沖突,這些本身就是去磨合你們兩個人矛盾的地方、令你們變的更和諧的一種方法。

而且在人際關系中,很多時候,勉強維持一種表面上的平和,營造一種看起來很好的氛圍,通過逃避問題的方式來假裝一切很好,通過委屈齊全和一味迎合來維持關系的持續,這些,都是再愚蠢不過的做法了。

只有直接的正面交流才能夠令問題得到解決,雖然這個過程會有痛苦,有沖突,也有失去,但只有這樣的人際關系,才是真實的,才是平等的。

而且你必須意識到,「如果真的不合適,只有終結和舍棄這段關系才是對兩方都好的做法。太用力的勉強維持,只是在誤人傷己。」

我必須再啰嗦的強調一遍:你不是每段關系都要維持下去的,你必須意識到有些人的確就是你無法得到的,你必須清楚有些人的確就是無論你做得再好都不會多看你一眼。

你其實還有著很多的選擇。

很多時候,我們執著于某個人,某段關系,其實說白了,無非就是那種“失去了這個人之后就再也不可能有人愛我”“只有這個人最適合我”“我不可能找到更好的人了”的這種恐慌在圍繞著我們。

這種恐慌所帶來的的焦慮局限了我們的目光,令我們只能看到眼前的這一個人,令我們只執著于當下的這一段關系。

但事實上,對于任何玻璃心患者而言,永遠都要記著:你其實還有著很多的選擇。

8.

歸根結底,本文通篇所在論述的一個核心的觀點就是:你要允許你自己。

你可以允許自己脆弱一些,你可以允許自己犯一些錯誤,你可以允許自己不是那么的完美,你可以允許自己多花一些時間去成長,你可以允許自己不用成為多么偉大的、多么好的人。

幾乎所有人的成長環境都是在教我們向善,這固然是基于社會更好發展的考慮,但問題是,我們從小只被教育怎樣變好,卻從來沒有任何人教過我們,怎樣和我們身上那些不好的地方相處。

每個人身上毫無疑問,必然會存在一些好的部分,也必然存在一些不好的部分。這一點本質上是永遠不可能改變的——即我們不可能做到完美,我們永遠會有丑陋的、不好的部分。

丑陋和缺點本身就是我們自己的一部分,但我們一直以來卻都是在鄙棄丑陋,強烈的想要遠離和逃避丑陋,拼命地想要擺脫和掩蓋自己的缺點。

但是,當我們鄙棄丑陋的時候,也是在鄙棄我們自己,當我們逃避缺點的時候,也是在遠離自己的真實。

我并不是在說,允許自己就意味著我們可以無限制的縱容自己的缺點和錯誤了,而是在強調,我們在對待自身的那些不好的地方時,其實可以不用那樣的決絕、那樣的對自己強烈的厭惡,那樣激烈的否定自己。

而是可以以一個更輕松,更坦然,更寬容的態度去對待自己。

當你強烈的鄙棄自己的丑陋的時候,你是不可能擺脫丑陋的;

當你拼了命的努力想擺脫自己的自卑時,你也是永遠不可能擺脫自卑的;

你硬要改掉自己的玻璃心,也是不可能改掉的;

當你不再試圖逃避自己的自卑時,你才能夠自信。

當你接受自己的敏感和脆弱時,你才能夠強大。

理解這一點很難,非常難。

因為我們已經被那么多的陳規,常識,社會規則等塞滿了頭腦,我們習慣了通過鄙夷和逃避自己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我們從沒被教育和允許過接受自己,那么我們又怎么才能夠明白,只有接受自己的敏感時,我們才能夠強大起來呢?

當我們將自身的這些敏感、自卑等視為一種問題要去“解決”或者“修正”時,實際上,我們是在真實的自己之外。

所以,當你想要“解決”自己的敏感時,實際上,你只是在對著一個你幻想出來的“你”做工作,你認為如果剔除掉敏感這個特質就好了,如果你沒有敏感這種“性格”或者“習慣”就可以了。

但實際上,敏感不是你的一項特質,他不是你的一個缺點,而是:敏感就是你自己。

你根本不需要去“解決”,你根本不用怎樣“成長”。

敏感只不過是你對一些情況的應對方式和認識方式所帶給你的一種反饋感受而已,這不意味著你就是個敏感的人,不意味著你就是“脆弱”的。

而只是在那樣一種情況下,“你感覺受傷了”而已。

我知道在最后這部分的闡述會比較難以理解,但我們也不用著急,「允許自己」,也包括給自己一些時間,讓自己去走一些必經的路在得到結果。

比如說,我現在非常清楚自己因為有了一些關注者和一些讀者對我的好評而有些自我膨脹,和對自己有著不切實際的過高認知。我應該低調一些。

但問題是,現在我的這種膨脹它不是憑借我的主觀意志就能一下自己調整的,我需要時間,也需要碰一些壁之后,才能真正的理解“我對自己有著過高的評估”,我才能真正低調下來。

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強迫自己低調,非要說服自己不要膨脹,這是不現實的。

因此在這個時候,我根本沒有必要因為我的自我膨脹而煩惱。

你總要經歷一個時間,你總要經歷一個過程,一個真實的改變過程,而不是僅存于你的頭腦和認知中的“改變”。

而令這個真實的改變能夠發生的關鍵,在于你先要接受真實的你自己。

以上。


作者風墟,個人微信號接收付費咨詢:lianjizhe1874 ? ?微博:風墟eternity ?

微信公眾號:煉己者? id:fengxuwake


左岸記:解決心理的問題,都是要回歸到自身,直面自己,接受不那么好的自己,然后不斷地深入分析自己的內心感受,探尋這些感受來自哪里,可以怎么去化解。逃避只會讓問題不斷惡化。

風墟

微信公眾號:煉己者 id:fengxuwake 心理咨詢師,個人微信號接收付費咨詢:lianjizhe1874

极速赛车走势 安徽麻将下载安装苹果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一定牛山东十一选五 11选5开奖结果辽 日本av片 温泉 湖北武汉麻将玩法 广东好彩1最高奖多少 欧洲杯比赛比分 快乐10分助手免费 河北排列七开奖走势图 职业棒球比分直播 山西十一选五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