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那個文學史上最可愛的女子——讀《浮生六記》

2017-04-05 . 閱讀: 1,947 views

文/謝慧敏

林語堂說:“陳蕓是文學史上最可愛的女子!”用的是一個“可愛”,還加上“最”字。

我看了,笑!

不是笑林語堂。而是,男人,大概沒有不喜歡陳蕓的吧。

陳蕓當然可愛,深得丈夫沈復的歡心。要不然沈復也不會深情款款地寫下《浮生六記》,《浮生六記》可視作沈復的悼妻文,四個輯篇里,滿滿當當都是陳蕓的影子。

沈復眼里的陳蕓,各方面都好,長相是“削肩長頸,瘦不露骨,眉彎目秀,顧盼神飛。”雖非絕美,但很合男人們的審美。

性格也好,跟丈夫是“豈敢”“得罪”, 對誰都溫文有禮,從不和人臉紅,受了天大的委屈,也是打露牙齒和血往肚子里吞。雖說不是什么大家閨秀,可也小家碧玉,一手女紅做得極好,未出閣時,纖纖十指養活了一家人。

更為難得的是有靈氣。古往今來,賢慧女子易得,靈氣難求,集賢慧和靈氣為一身的更為少見。否則林語堂也不會打出那么高的分數。

據說這個沒有進過一天學堂的女子,在兩歲時,僅憑父親口授,就背下了白居易長長的《琵琶行》,長大后,寫出了“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的詩句。跟沈復斗口,“情之所鐘,雖丑不嫌”的佳句脫口而出,讓沈復吟玩不止。這樣的文才,放在現在的大學生堆里也是出類拔萃。

沈復和陳蕓夫唱婦隨。沈復吟詩作畫,陳蕓拾綴斷簡殘章,往往陳蕓更棋高一著,用鮮花編制“活屏風”、雇傭扁擔郎燙酒賞花都是陳蕓的主意。

古代女子無才便是德,陳蕓大大超過了標準,集才、德、貌為一體,娶到這樣的老婆,難怪沈復沾沾自喜,也難怪林語堂如此評價,他們都是發自肺腑的。不管是沈復也好,林語堂也好,我以為,那都是以男人視角,在我們女性眼里,卻是另一番景象,無論從哪個角度,陳蕓都不是女人們要效仿的對像。

原因只有一個:陳蕓活得不好,是很不好,越活越差。評價一個女人成功與否,生活質量肯定是一個重要指標。

陳蕓的最后生命在一間破屋子里度過,在衣衫單薄的丈夫懷里咽下最后一口氣。凄風冷雨,百病纏身,沒有親友,沒有兒女,山窮水盡的人生,恐怕陳蕓自己都沒有料到。

陳蕓生生地打爛了一手好牌。

少奶奶的日子被她過成了棄婦。且不說沈復是謙謙君子,沈復的家庭,也是有頭有臉,“衣冠之家”用現在的話來說是“中產階級”,還是偏富裕的那類,沈復老父去世時,光留下來的銀子,就有三四千兩,這還不是最鼎盛時期。可是她讓她的一家人被逐出家門。

她對任何人,都是逆來順受。她希望她的委曲求全來換取他人的尊敬。

對公公如此。公公來信,說自己在外缺少一個體貼照顧之人,言下之意是:媳婦,給我物色一個小老婆吧。陳蕓照辦了。世上哪有不透風的墻,婆婆不跟你翻臉才怪。

對丈夫,更是一味縱容。沈復雖然溫文爾雅,但骨子里是紈绔膏梁,吟風弄月是好手,持家理財是笨蛋,基本上不去工作。在破屋子里,生存都成問題了,還天天跟一幫窮酸文人廝混。陳蕓好菜好飯招待,沒錢買酒了,拔釵而沽。好名聲是博得了,可哪里是妻子對丈夫的做法,那是慈母縱容敗家子,這樣的媳婦沒有一個丈夫不喜歡,這樣的媳婦也沒有一個公婆會喜歡。

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陳蕓竟然處心積慮為丈夫置小妾,連沈復都意外,一般的還看不上,非要才貌雙全的女子,簡直是婆婆挑兒媳婦。這是哪門子的高風亮節,天下竟沒有嫉妒心的妻子?沒有嫉妒心也有占有欲,沒有占有欲總不想給自己添麻煩吧。

違背常理必有所圖。陳蕓圖的是公婆眼里的好媳婦,丈夫眼里的好妻子,一味地退讓忍讓,已到了無底線沒原則的程度。透過文字,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卑微怯懦的陳蕓,以不斷迎合和犧牲,來換取他人的好評點贊。甚至她的才情,她的文雅,都隱隱透出一股獻諂意味。

這是一個沒有自我的女子。這是一輩子都活在他人眼光里的女子。這是一個不會說“不”的女人。

一個低到塵埃里的女子,注定是沒有好下場的。一個不自尊自愛的女子,注定得不到他人尊敬,包括至親之人。

所以,他們一家被公婆趕出了門。犯了什么大錯嗎?沒有。被人嫌棄時什么都可以成為理由。

丈夫沈復珍惜陳蕓了嗎?不見得,雖然陳蕓對女兒說:“幸虧你父待我甚厚。”不過是聊以自慰罷了。妻子提議娶小妾,沈復沒有推卻。沈復到廣州,做生意是幌子,尋花問柳倒成主業。妻子病了,也沒見到他如何揣湯捧水。沈復對陳蕓也好,那是有限度的好。假如陳蕓給沈復一桶酒,沈復還陳蕓一碗水。

從心理上來講,一個人的付出,不總是無怨無悔,總是希望得到同等回饋,假如付出和回報不相稱,便會引發心理疾病。陳蕓的病,與其說是在身體,不如說是在心理。如此靈秀的女子,內心肯定有諸多不甘。

陳蕓的身體很快惡化,寒門子女,不說皮粗肉厚,也是健健康康的。但是嫁入豪門后,十多年的婚姻,纏綿在病榻上有八年之久。

陳蕓死時,約莫三十四五歲。

陳蕓的美好,少了一種自強自立的景致,就像一朵花,少了香味。

可能你會反對,怎能以二十一世紀的眼光來要求十八世紀的女子?陳蕓畢竟生活在封建禮教年代,畢竟生活在男權社會里。陳蕓的悲劇,不獨是個人的悲劇,是社會悲劇,是時代悲劇。話也沒錯,可我要說的是,封建時代會發光的女子多的是。君不見,文君當壚賣酒;君不見,紅拂女星夜私奔;君不見,后夫給李清照一頓老拳,李清照還他一紙狀書。就連弱不禁風的林妹妹,抗掙不過整個社會,也要使出小性子,做一回真性情的自己。為追求幸福,她們敢冒天下大不韙。這些敢恨敢愛的女子都在文學史上熠熠生輝。

所以,卓文君成為千古美談,紅拂女過上想要的生活,林妹妹命薄,也讓寶哥哥出了家。敢于大膽追求幸福、活出風采的女子才是真美麗。

陳蕓得到的什么,無非是沈復的幾紙筆墨。可又能怎樣?就在文中,沈復還說其 “福澤不深”,言下之意,陳蕓的死,是你的命不好,不關我事。那一句話,看得我徹骨心寒。

一通悲嘆后,沈復道義上的任務完成了,該干嘛就干嘛,找小妾那是必須的,日子不得照過?為你守節,休想!

林語堂說陳蕓文學史上最可愛的女子。依我看,還是換成“悲慘”為妥,當然,“最”字去掉。

左岸記:不要說古代,就算是如今,還有多少女子唯男人是從,沒有自己的原則的底線,以為自己的忍讓可以換來對方的珍惜,其實是不可能的,卻是活得沒有尊嚴,那么就越得不到重視,對方會越肆無忌憚。梁實秋有句名句:“你若來,我無論風雨會去接你。你若要走,我卻當你從未來過。”愛就應該這樣,我珍惜你,但絕不強求,沒有恐懼,所以自信而獨立。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球探比分即时比分网 斯诺克决赛比分 北单比分奖金上限 网上炒什么 给你来个超全的日本av女优名字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广西 江苏七位数开奖结果 昨晚世界杯比分 股票涨跌怎么形成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开 竞彩比分指数 好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