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從農村走向城市

2017-02-04 . 閱讀: 2,006 views

文/文昌

早上八九點的武漢站里已經人山人海了,拎著大包小包的年輕男士,拉著欄桿箱貌似高冷的年輕女士, 不時還有四五歲小孩,緊張的跟著年輕的父母,生怕走丟了。廣播里不斷的播報著檢票的通知。新修的武漢站不算小,此時也因人滿為患有些窘迫,只能一趟又一趟的將乘客送走。

候車大廳的鄉音四起,人群整體看起來比較年輕,穿著打扮大多緊隨現代城市發展節奏,話里行間再怎么努力的矯正,話音里都有著濃濃的湖北。小孩子在他們悉心栽培下,說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鄉音不改老大回,下一代都用普通話了,已經不能通過口音來表明自己的家鄉了,他們思鄉又該朝向哪個方向?

成批成批的年輕人被送往北上廣深,一線城市的發展機會吸引著全國各地的精干力量,只是戶口問題難以解決,房價居高不下,再怎么貢獻自己的力量,都像是變相的非法移民。城市難以立足,農村沒有發展的機會,祖國母親似乎也無暇顧及,人不得不像傳說中的火烈鳥一樣,一生只能停歇一次,那就是他死的時候。為了追求美好生活,不得不親子分離,背井離鄉,這是時代的烙印。

曾經反問自己,出身貧窮閉塞的農村是不是一件可恥的事情?從小親近自然,非常淳樸天真的生活下來,求學強行進入城市的軌道,輸在了起跑線上就算了,至今還沒有找到起跑線。經濟缺乏之下,壓抑著消費的欲望,對金錢的作用沒有深刻的認識,審美也成問題。擠在人群里,依然擺脫不了濃濃的鄉土氣息。相比那幫家庭殷實的人,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里,我是不是應該為自己的出身感到羞愧?

這終究是曾經的反思,隨著閱歷的增長,意識到這是個偽命題。可不可恥是個道德問題,自己掙錢自己花,錢多可以多花點,錢少湊合下也行,不偷不搶,偶爾還能釋放出努力拼搏的正能量,有什么可恥的。如果非要與人攀比,以獲得勝利的虛榮,那過得就有些小氣了,攀比路上無止境,也不要那么作了。

不過也不能以出身農村為榮,簡單的事實就不要做過多的價值判斷。農村傳統收入來自名下的幾畝薄田,靠天吃飯,種小麥,油菜,水稻,棉花,再在家養頭豬,養些雞鴨以便年底招待用,僅僅依靠傳統收入已經無法維持農村里體面的生活了。其它還能有什么收入來源呢?只能是我們這一代在外務工的年輕人了。在現實的驅動下,此時火車站里外出的人已經變得面孔模糊了。可能他們一邊心系著老家,一邊還匆匆的趕往城市。

留守在家的是那些已經不適應城市節奏的中老年人,在家種種地,再帶帶孫子,實在無聊會在麻將桌上搓兩把,在農忙時忙上一陣子。大部分時間已經閑置起來,按照城市里一千種勵志雞湯的套路,他們有很多種渠道連接外部世界,不少人家牽了網線,找個有wifi的地方并不太難,即使有條件了他們也不用,智能手機玩不轉,廉價的老年機盛行。唯一的信息來源就是電視機,連上了電腦也就追追連續劇。電視麻痹著他們的神經,現實似乎也不需要他們思考什么,就這樣順其自然的度過有生之年,說不出哪不好,好像也壞不到哪去。

這十幾年農村整體的變化不大,但多少還是受到現代社會發展的影響。去年端午回家,也能看見農村的大媽們,開始照著錄像帶學跳廣場舞。也能看到娛樂健身器材,稍微有點網絡需求的都會連上網線,出于農村人的友好熱情,密碼基本也都相同,小轎車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了,空調也基本都有,吃飽喝足早已不是問題了。小孩子上幼兒園,也會專業的黃色校車接送,這么看來,農村生活也不算太壞。太多的時間不知如何打發,除了逗逗孩子,聊會閑天,打打麻將之外,也就沒有什么追求了。只能說精神生活比較匱乏!

像我們這樣在城市里求學工作的人,暫時還擺脫不了鄉土氣息,盡管處事的思維方式慢慢的在向城市靠近,算是從農村走向了城市。但是在一線城市立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很難找到那份歸屬感,交通堵塞,霧霾嚴重,住房問題難以解決,連找個對象都會受家庭條件限制,為什么還有那么多人像潮水般涌進北上廣深這樣的一線城市呢?

不管人的個體意識多么強大,融在群體里之后,整體的表象都會跟動物一樣,天氣冷了會像候鳥一樣往南飛。干旱了會集體尋找有水源的地方。人也如此,北上廣深,這些城市資源高度集中,有大量機會,就拿北京來說,你看985,211高校有多少,三級甲等醫院有多少,就連學個EF英語,在北京就有25個校區,而別的城市零星幾所,甚至都沒有。在這樣的城市里,你會獲得見識,也能最大程度享受現代社會文明的成果。或許這就是我們前赴后繼要趕往大城市的原因吧!

但金山銀山,睡覺只需三尺寬,城市再怎么先進,我們也不能依靠意淫成為弄潮兒,也就只能盡量保證自己不被浪花拍在沙灘上,然后通過努力順勢分得一杯羹,對于個人,也算是不小的成就了。

從農村走向了城市,未來在城市里再如何不堪,再怎么風光,還是不能忘記那塊生我養我的土地,至少我們值得守望的方向。

文昌 北京 微信號:changchang010

左岸記:地方烙印是非常深刻的,尤其是在心理,所以,從哪里來,就有了那兒的影子,不是要磨滅它,而是兼收并蓄,拓寬自己的包容度,提升自己的格局,把過去和現在更好地融合在一起。西方有句諺語:培養一個貴族,需要三代人的努力。千金之裘,非一狐之腋;臺榭之榱,非一木之枝也;三代之際,非一士之智也。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江苏七位数开奖结果 山东群英会最大遗漏 球探比分足球比分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查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下载微乐吉林麻将手机版 黑龙江22选5奖池奖金 紫幻河南麻将下载 广东好彩1历史开奖结果 大赢家彩票比分 广西快乐十分分析 福建36选7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