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鐵路永遠到不了我的家

2017-01-13 . 閱讀: 970 views

文/彩虹之愛

那時候,鐵路走到我的家,需要三千多步路,我后邊真的量過。

那是個小小的車站,有著五十年代建筑風格,坡頂是紅色的瓦,墻壁刷著鐵路特有的那種黃色,沉沉的厚厚的顏色。門窗都是鐵路綠,因為一次次的刷漆和一次次的剝落,龜裂著也就斑駁著。

那時節,火車站永遠是安靜和亂哄哄交替著,沒車經過或靠站,站臺在這頭,隔著兩道鐵軌,就是貨場。貨場上的麻雀多的讓人煩躁,只有安靜的在貨場上撿拾糧食的時候,會密密的鋪在地上,太陽直直的照下來,站臺上躲在樹蔭里的人和貨場上的麻雀相安無事。

火車要進站的當口,人群被工作人員和架在候車室門上的喇叭驅趕,突然就喧囂起來,麻雀呼啦啦的飛走了,停在圍墻和屋檐上。人們都期盼著,往火車來的方向眺望,手里緊緊抓著行李。只有那些老乘客們,繼續悠閑的抽著煙,閑適的站著或蹲著,最多歸攏一下行李。

那年代的火車還是蒸汽的,進站時拉著汽笛,咣當咣當的,停車的一刻,那么不情愿的還吐一口長氣。上的下的熱鬧一陣子,又呼哧呼哧的跑起來。那些送客的和接站的,接到的都急匆匆的往外走,送的卻和車上的人招手,一靜一動,好玩的很。

如果從出站口出站,離我家蠻遠的,需要出去沿著路走大約兩站,過一個涵洞,再繞回來,位置估摸著和車站是南北端對著。另外了,就是從站臺上下來,越過兩條鐵軌,再爬上貨場的臺子,貨場倉庫邊,有個不常開的門,倒是有人看著,通融一下會給你開了。那樣,我只需要三千來步就可以到家。

那時,父親在外地上班,大約兩個星期回來一趟,每兩個星期,我和哥哥換班,哥哥送回來,我就跟著父親去外地呆兩個星期。我大約五六歲吧,不知道世界有多大,也無從知曉。世界就是院子里的樹,廠子里的人,圍墻外的麥地,小朋友們的快樂。

火車對于太多的人是遠方,是未知,是自由,是希望。對于小小的我來講,火車就分兩種,一種負責拉著我和父親或哥哥來往在不同的城市,一種就是拉著貨物去不知道的地方。我對鐵路沒那么多的期盼或是恐懼,因為快樂和悲傷都是那一刻的,接了我反正還要送回來,送回來早晚還會接了走。

喜歡小時候對時間的定義,睡了一覺就是另外的一天,另外的一天接著另外的一天,春夏秋冬其實沒那么那么的重要。除了家里人告訴你,你又長了一歲,你快要上學了。其實所有的四季,只是你換了衣服換了玩的東西和方法罷了。

因為只有送的時候才去車站,接的時候都是父親自己回來,帶著我或哥哥。沒有通訊工具的年代,都是之前說好的,該回來的時候就回來了。那個年代,人是不能爽約的,因為爽約意味著大事發生了,或是莫大的意外,人們是怯于不遵守時間的。

因為來來回回就是那一段火車上的時間,于是我回來的時候通常是睡著的,下車都是父親抱著的,今天想來讓父親很為難,因為從出站口走的話,繞路。不走的話,翻越火車道是個累活,畢竟還帶著各樣的東西,吃的喝的好玩的。

父親一般會在候車室再待會兒,等著我醒,或許火車不咣當了,我自己實際也差不離了。醒了就會吵著回家。父親就和我商量。

“強啊,咱走近路吧。”

“不走,爸爸抱……”

“爸爸抱不動了呢,馬上回家呀,你媽還等你呢。”

“不,爸爸抱著回……”

“這樣吧,強啊,你走路,你會數數,你每走一百步,爸爸給你一塊兒糖…..”

“好啊,好啊……”

于是,父親把我送候車室再抱出來,走到站臺那,那時候安靜的很,沒車來。

父親先跳下站臺,展著胳膊,我就撲下去,摟著父親的脖子。父親努力梗著脖子扭著身子,回頭把東西從站臺上扯下去。漓漓瑯瑯的,深淺走過火車道。然后把我放到貨場的站臺上,東西挪上站臺,自己喘口氣,輕盈的跳上來。

我跑著跳著去趕麻雀,麻雀欺負孩子,不會呼啦啦的飛遠,跳個幾步。我就回來牽著父親的手,往回走。

父親不會提醒我是不是數數,除非我又懶了求抱。

“強,說好的,數數、走路、吃糖,強最厲害了。”

“一、二、三、四、五……”

“到五十了,我要吃糖……”

“說好一百的,強說話要算數……”

“一、二、三、四、五……”

路上父親拿著東西要換肩或換手,我就蹦著圍著父親轉半圈,繼續牽著走。

那時我數好了,勉強會到一百,數差了,嘟囔一天,估計也超不了幾十。出了貨場,其實是可以看見廠子的圍墻,如果抄近路直接走麥田,更近,秋天冬天都是那么走的。

還是住在平房呢,我們家是幾排里最南邊的,我進了院子不會回家,奔著和小朋友們打鬧,父親自己回去。過不了多久,母親在院子里喊的時候,我就感覺真的到家了。母親的好吃的,和兜里的幾顆糖,會讓我下來的兩周既思念父親,又無所謂。

恍惚記得,有那么一次,火車到了父親所在的城市。不知什么緣故,車門沒開,也沒讓下車。那個車站有好多好多條鐵道,每條鐵道上,都停著綠皮的客車。有進站的,有出發的,有停在那的。

我問父親,“爸爸,這些火車是去哪兒啊。”

“回他們的家啊……”

“火車的家在哪啊……”

“不是火車的家,是那些叔叔阿姨的家……”

“呆在家里不好嗎,為什么要出來再回家呢?”

“你呆家里不是想出去玩么,你出去了玩夠了餓了想喝水了就要回家么。”

“我餓了可以去張姨家,渴了找胡媽,就是想你們了,想睡覺了才回咱家呢。”

“對呀對呀,反正你總得回家,他們也是啊,火車帶著他們就回家了呀。”

“哦,火車真好,我要獎勵他。”

父親后邊說,我會拍拍火車的座椅,以示鼓勵。

那一段路,三千多步,是我后邊大了時候量過的,成年了,會數數了,我一百一百的數,只是再沒有糖的鼓勵了。

左岸記:鐵路意味著遠方,往往連通著心的這邊和那邊。坐著火車,是歸心,也是離別;是出遠門,也是相聚。一路的咣當,一路的風塵,載著歲月前行。鐵路永遠到不了我家,因為最后的那段路需要我們自己走。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荷兰西班牙比分预测 辽宁35选7中奖规则及金额 法国篮球比分直播 5分11选5开奖走势图 cf挑战比分 辽宁快乐12开奖走 澳洲幸运10官网免费下载 中盛配资 弈乐贵州麻将外挂 10分赛车彩票app 山东11选5实时开 微乐福建家乡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