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藥山禪緣

2016-11-15 . 閱讀: 1,093 views

文/子軾

好久沒有接到子軒的電話了,說完正事后他頓了頓,似乎是略有所思地問我“你怎么能在廟里待得住呢?”我笑了,對他說“你來了就知道了。”

是啊,來了,就知道了。

我來藥山緣于一場夢。原本是準備回國后去天臺山小住的,航班是晚上11點50分。那天下午,收拾完行李后Cherry和Poppy也不在身邊,我就睡了一會兒。睡夢中有一片竹林,竹林里有一座寺院,寥寥青煙的背后傳出了一個清晰的聲音,“今天不是你出發的日期”。這時電話響起睡夢終結,果然今天不是我出發的日期。

事情處理了兩天,又重新定了機票。發消息去問月悟師父關于那場夢,他告訴我你去查一下湖南的藥山寺。Google貼心地送來了我想要的信息,然后急急忙忙地聯系藥山寺的客堂,知客師慈悲地說,“你直接來就好。”

竹林禪院坐落在有著千年歷史的原始竹林的懷抱中,背倚著蒼翠的高山,門前就是一片瀲滟的湖泊。我也是后來查閱相關歷史文獻后才知道,竹林禪院所在的位置在八九百年前有一座香火興盛的眾中寺。

來到藥山寺的第二天一大早,正在掃地的我被一個清瘦的僧人拍了一下肩膀,“你就是那個從新西蘭來的吧?”我呆呆地點頭,就看他笑著說“好啊,好,就在這里住下吧。怎么稱呼你?”

“可航,可以的可,航行的航。”

他還是依舊笑著,點點頭,就去忙了。待掃完地正站著發呆時,那位清瘦的僧人剛好走過來,他依舊是笑著,“可航,來,我教你慢行禪。”那天學完慢行禪后我才聽到知客師告訴我,那清瘦的僧人就是明影法師,藥山寺的大和尚。

《五家宗旨纂要》云:“曹洞家風,君臣道合,正偏相資,鳥道玄途,金針玉線,內外回應,理事混融。不立一法,空劫以前自己為宗,良久處明之。”師父教的慢行禪很好地為這句話做了詮釋。慢行禪時,我感覺到就是像一個正在帶著好奇心探索世界的孩子一樣,把整個世界、把每一個片刻都當作未知,細細品嘗每一次的真實感覺、感受,沒有任何的應該和不應該,沒有任何的好和不好,只是全然的允許、全然的存在,全然細致的觀察、覺知,盯著最明顯的現象看。影師父說,“像一個虛脫的病人。”也是過了好久,我才慢慢地體味到慢行禪的韻味,體會到怎樣做一個“虛脫的病人”。

在藥山,只要師父有時間,他都愿意與我們分享學修中的經驗,為我們的學修做指導。無論是關乎修行的,還是關乎生活工作的,似乎任何問題,到了師父那里都能夠輕而易舉地通過佛法的智慧解決。總是好奇地問“師父,為什么在你那里佛法那么活潑,我一學就學死了?”師父呵呵的笑了,拍著我的肩膀說,“學死了簡單,學活潑了不易,但是得先學死了才能活潑。”我還想說什么,他不理我,獨自去經行了。當時覺得,這個和尚,就知道故弄玄虛。現在再來體會,才懂得師父去獨自經行的道理。禪師就是這樣的吧。

到藥山后不多久,就獨自前往祖師塔拜塔。走過顛簸的石子路,穿過茂密的幽林,踏過雜草叢生的塔院,再拾階梯而上,每上一級心里都默念著“南無惟儼祖師菩薩”,終于登上平臺,看到已經略有凋敝的祖師塔,不禁潸然淚下。之前就聽到當地的村民說,八十年代日本曹洞宗來尋根,當時沒有人知道祖師舍利的確切位置,后來日本人查閱大量日本文獻,找到了大致位子,當發掘出記載祖師事跡的古老石碑時日本人跪哭一片。都說“宋亡之后無中國,明亡之后無華夏”,誠不虛也。

轉塔時,腦子里就情不自禁地跳出,“我終于到了”幾個大字。誦完一遍《心經》后,伴著夕陽的余暉,我寫下:

無事忙中老廿三,空里哭笑證涅槃。
本來無我心安樂,生死可拋歸藥山。

一日師父在臨湖軒開示,他說“佛教是以信仰為基礎,文化為載體的真理認識體系和生命教育體系。”這句話是師父學佛多年的認識。真理的認識是隨著閱歷而不斷顛覆的,生命的教育是隨著修行的用功而不斷成就的。人的思維很容易陷入二元對立中,在不斷地顛覆二元思維時就在趨近般若智慧,這時如果再有用功的修行,菩提心隨之養成。在藥山的日子里,越來越體悟到“師承決定學修,學修決定智慧,智慧決定格局,格局決定布局,布局決定結局”。今生有幸得遇善知識,人生大幸!

我在藥山的禪緣中,也有來自老和尚的加持。師父不常提起老和尚,但從師父的只言片語中我能夠感受到老和尚如海的慈悲,淡然的心態。記得最清楚的是,老和尚寫字是寫字,讀書是讀書,不起分毫妄念。反觀自己,很少能夠一心一意做事情,常常是一邊做事一邊打妄想。給我感觸最大的是師父給我看的老和尚的一段開示,開示中老和尚說“你覺得除了你以外的其他所有人,誰倒霉比較好?”老和尚代眾生受苦的修為是我修行的標桿。

在藥山的時日越長,越能暴露出自己的習氣,也就越能讓自己成長。尤其在坐禪和拜懺時。每每坐禪到關口,總會升起巨大的畏懼感,因為自己害怕孤獨,不敢面對孤獨。拜懺時更是反省檢點自身的時刻,激勵自己努力實踐“慈悲喜舍”四個字。成長的過程是痛苦的,因為我不得不面對那些我在社會中逃避的現實,從而思量應對。痛苦過后卻是法喜充滿的模樣。“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沒有什么比養成菩薩人格和成就自己的道心更重要的了,不是嗎?

前幾日,漫步在湖堤上,想起過往,想起自己在藥山的這些日子,隨手記錄下了這首詩:

離欲別塵辭遠鄉,蒼山竹海靄茫茫。
九千里路尋夢出,十年辛苦作空窗。
碧水青天云恣以,藥山一句心中往。
臺宗圓里尋教門,曹洞禪法意風揚。

我與藥山的禪緣,早已開始。

藥山寺


PS:我的微信公眾號姍姍來遲,歡迎關注“慈緣踏夢”(微信號:ciyuandream)。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贵州11选5近20 qq血流麻将换三张技巧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八闽福建麻将游戏下载 微信北京小赛车群5 东北四人麻将免费下载 澳洲幸运5开奖体育彩查询 500比分网网 手机卡五星辅助软件 十一运夺金 3d试机号关注号 嘉盛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