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賣國賊孫正義和壞分子蒂姆庫克

2016-07-21 . 閱讀: 1,865 views

文/王登科

今天不知道為什么,不大睡得著,于是半夜爬起來打開電腦,準備寫一篇文章,聊聊一下全國人民很頭痛的兩個問題:阿里巴巴的大股東是日本人孫正義,那么在淘寶買東西是不是幫日本賺錢,成了賣國賊?第二個問題是,使用美國的蘋果公司做的蘋果手機,是不是就成了美國間諜?

我相信,你一定在父母親戚小學同學等等的朋友圈里,看到過類似的分享。奇怪的是,我們也能在同一個人的朋友圈里看到馬云教你阿里巴巴成功的十個道理之類的分享。

讓我們來看看第一個問題,關于阿里巴巴這件事,很多在微信朋友圈流傳甚廣的文章告訴我們說,阿里巴巴的最大股東是日本人孫正義,馬云只是日本人的打工仔,阿里巴巴賺的錢都到日本去了,更有甚者,有些文章還說,每在淘寶買一件東西就是給日本侵略中國貢獻了一顆子彈!

如果這個說法成立的話,說來慚愧,我可能已經給日本貢獻了一座軍火庫了,我身邊的朋友也都貢獻了許多槍支彈藥。

這個說法很有迷惑性:一方面,阿里巴巴確實有日本人孫正義這個大股東,另一方面,阿里巴巴確實給孫正義帶來了很多個人財富,同時,仇日情緒也很容易在這里混淆視聽,比如說,如果阿里巴巴是由剛果的哪個煤老板投資的,那么大家肯定不會說,每在淘寶買一件東西就是給剛果侵略中國貢獻了一顆子彈!

讓我們理性的,不帶偏見的思考一下這個問題。

首先,阿里巴巴是否為日本人賺錢了?答案是肯定的,至少,孫正義和他的軟銀賺了不少錢,但是,孫正義并不代表日本政府,持有阿里巴巴股票的是這個個人,而非政府。除非他把錢無償捐給日本政府,否則,是不會有錢轉化成子彈的,就實際情況來看,如果孫正義腦袋還正常的話,他肯定是不會這樣做的。

可能有人不同意了,說戰爭是極端情況,到時候他的錢可能會被國家征用,對此,我的看法是這樣的:如果日本政府可以隨意掠奪公民財產,那中國在這種極端情況下肯定是可以凍結這部分處于國內的財產的(而且到時候股市肯定也停擺了),你瞧,阿里巴巴的樓,員工,現金流,旗下的各種東西都是在中國境內的,所謂的股權協議也只是一個合同,日本都敢搶錢了,中國還不能耍賴嗎?(當然是正義的耍賴)

從另一個方面來講,孫正義當年投資名不見經傳的馬云,直接幫助了阿里巴巴成長為后來的商業帝國,在國內創造了上萬個就業崗位,給中國貢獻了大量的GDP和稅收收入,也讓全國的剁手族過上了幸福快樂的吃土生活,這簡直是日本對中國影響最深遠的一次援助。照這么看,孫正義簡直是日本的賣國賊啊。

我們再來談談蘋果的問題。事實上,榮獲「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之間諜軟件」殊榮的并非只有蘋果,若干年前,微軟的windows就屢屢斬獲此獎項,有說windows掠奪人民財富的,有說windows竊取機密的,有說windows降低國民智商的。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但是這么多年過去了,大家還是在用windows,并且越用越喜歡。我敢打包票,那些視windows為洪水猛獸的憤青門,多半也在用windows。好吧你用Mac,Mac也是美國的啊,你用Linux?Linux還是美國的啊。

兩千多年前,也有一個視外來物為洪水猛獸的人,而且還很厲害,叫做嬴政,有一段時期,他非常排外,只讓秦國人當官,驅逐其他國家的客卿,這時候有一個叫李斯的楚國人,寫了一封信,叫做「諫逐客書」,痛陳利弊,秦始皇看了之后一拍腦袋,覺得說的對,就連夜叫人把李斯請回來,當了個大官,也任用其他國家的人才,后來終于統一六國,李斯也有不小的功勞。

兩千多年前的古人,尚且知道狹隘的民族主義不可取,要兼容并包才能一統天下,現在的很多人卻連一個操作系統都要拿來攻擊,可以,這很清真。和阿里巴巴的例子一樣,windows使得電腦在中國普及開來,解放了無數人的生產力,促進了國家經濟的快速發展,不僅如此,大多數國人都用的是盜版的windows,這相當于掠奪了微軟公司的財富,并且減少了美國政府的稅收收入,總的來說,我們是在從美國搶錢啊。當然,搶錢是不好的,大家要支持正版。

前段時間有一個新聞鬧的沸沸揚揚:美國FBI要求蘋果破解一臺iPhone手機,用以調查恐怖分子,被蘋果CEO庫克拒絕了。這要放在國內,不,這根本不可能出現在國內。中國的公司從來都是積極配合國家有關部門的調查的,而美國的公司卻都不太老實。照理說,世界各國都應該抵制中國公司的軟件,例如微信,但事實正好相反,大家都玩的挺high。

FBI要求蘋果解鎖的,只是一臺手機,蘋果尚且負隅頑抗,更不用說三五臺那么多了,按照我們國家的一貫做法,完全可以逮住庫克關個三五十年的,再扣個大點的帽子,就是一個右派的壞分子啊。

其實這些問題的核心,是在于不少人還停留在許多年前的思維上,這種思維的基礎是強烈的分割意識:A是國內的,B是國外的,那么A就是好的,B就是不好的,這種思維非常的落后,全球的經濟是一個極其復雜的共同體,大型公司,往往都參雜著國際資本,這不是一件壞事。資本裹挾著資本,追逐的也還是資本,國家和民族,資本可不會在意,只有我們愛熱鬧,瞎起哄。

中國向來不缺少熱血的愛國青年,這本身其實并不是一件壞事,但不少愛國青年的愛國之情難以找到宣泄,就總得從美國和日本那里找一些虛擬的敵人,用以攻擊和批判,來消解自己的滿腔愛國,甚至昭示某種勝利,這就有點high過頭了。照我的個人經驗和歷史經驗來看,奔赴在抵制阿里巴巴,反對蘋果,攻擊windows第一線的人,叫他上戰場去,他卻是萬萬不敢的。

20160721

左岸記:尼采有個關于思想謬誤的見解。

混淆因果的謬誤——再也沒有比倒果為因更更危險的謬誤了,我稱之為理性的真正墮落。盡管如此,這個謬誤卻屬于人類萬古常新的習慣,它甚至在我們之中被神圣化,它冒著“宗教”、“道德”的美名。

宗教和道德所建立的每個命題都包含著它;教士和道德立法者是那理性之墮落的始作俑者。——我舉個例子:人人知道著名的柯納羅的書,他在這本書里把他的節食推薦為活得長壽、幸福(以及有德)的良方。

很少書能夠如此多地被人閱讀,直到現在,在英國每年還要印好幾千冊。我毫不懷疑,幾乎沒有一本書(當然《圣經》除外)像這個如此好心腸的怪東西這樣,造成這么多的禍害,縮短這么多的生命。其源蓋出于:把結果混同為原因了。這個厚道的意大利人把他的節食看作他長壽的原因;其實,長壽的前提,即新陳代謝的極其緩慢,微乎其微的消耗。

每種宗教和道德引為基礎的最一般公式是:“做這個這個,不做這個這個——你就將幸福!否則……”每種道德、每種宗教都是這樣的命令,——我稱之為理性的巨大原罪,不朽的非理性。在我口中,這個公式轉變為它的反面——我的“一切價值的重估”的第一個例子:一個發育良好的人,一個“幸運兒”,他必須采取某種行動,而對別種行動本能地躊躇,他把他生理上配置的敘序帶進他同人和物的關系之中。

公式:他的德行是他的幸福的結果……長壽、子孫興旺并非德行的報酬,毋寧說德行即是新陳代謝的放慢,除了其他結果外,長壽、子孫興旺、簡言之柯納羅主義也是此種放慢的結果。——教會和道德說:“一個種族、一個民族因罪惡和奢侈而滅絕。”我的重建的理性說:當一個民族衰微,在生理上退化,接踵而至的便是罪惡和奢侈(這意味著需要愈來愈強烈和頻繁的刺激,猶如每個耗竭的天性所熟悉的)。

這個年輕人過早地蒼白萎靡了。他的朋友們說:某某疾病應負其咎。我說:他生病,他不能抵抗疾病,這本身已是一個衰敗的生命、一種因襲的枯竭的結果。報紙讀者說:這個政黨用這樣一個錯誤斷送了自己。我的更高的政治說:一個犯這種錯誤的政黨原已末日臨頭——它不復有自己的安全本能。

任何意義上的任何一種錯誤都是本能衰退和意志解體的結果:差不多可以用這來給惡下定義了。一切善都是本能——因而都是容易的,必然的,自由的。艱難是一種抗議,神與英雄屬于不同的類型(用我的話來說:輕捷的足是神性的第一屬性)。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巴西vs墨西哥比分推荐 西瓜配资 河南11选5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信 腾讯河北麻将下载 广东麻将技巧 2011年东京热大乱交 欢乐打麻将免费下载 qq分分彩 河北十一选五官网下 东北吉林麻将玩法 优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