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重讀《射雕》手記

2016-06-02 . 閱讀: 1,745 views

前言:因摯友個性酷似東邪,又翻過往投稿文章,得此佳文,算得上是緣分。

文/旅者

一 . 李萍:偉大的母親

李萍是郭嘯天的妻子。那時習慣,稱妻子為“渾家”。“渾家”大概是說,妻子因是女人,不免渾然無知,難識大體。這當然是丈夫提及妻子時的謙稱。郭嘯天是山東大漢,粗魯豪邁,李萍雖是江南臨安女子,卻生得大手大腳,甚是健壯。這兩人結成姻緣,正是良配,渾然一體。因此郭嘯天稱李萍為“渾家”,便頗為傳神。

倘若將李萍與包惜弱做一對比,更可見出其中差異。包惜弱人如其名,不但極端愛惜小動物,她自己也是生性柔弱。這樣一位柔婉女子配上同為北國大漢的楊鐵心,其實很有幾分不當。風雪驚變過后,包惜弱漸漸為完顏洪烈所欺,竟然嫁了這位金國王爺。要知道楊鐵心可是抗金名將楊再興的后代,即便我們越過時代局限可以諒解這一事實,包惜弱無論如何也只是一個渾渾噩噩、隨波逐流的女子。相反,李萍在變故發生之后的所有表現渾然一體,就像她與丈夫的婚姻一樣。這兩位女子同為“渾家”,卻各得“渾”之一端。

李萍一直在抗爭,為了郭嘯天留下的孩子。身懷六甲而與歹徒千里同行,一路抗暴求生,最后在大漠雪地產子。其間的艱難,幾乎難以想象。相信《射雕》的讀者不會因為這段故事是“小說家言”,便對李萍的堅忍剛強不以為然。印度流傳著母親撞獅救子的故事,母愛的偉大,往往超越人類極限,做到常人以為不可能的事情。

母子倆在大漠住了下來。李萍憑著自己的辛勞,為郭靖撐起一片天地。郭靖能有后來的際遇,第一要歸功于李萍自小給予他的教導。李萍對郭靖的教導,一是出自她農家女子善良淳樸的天性,一是出自郭嘯天的性情志向。父親郭嘯天雖然已經去世,但經由母親,郭靖依然繼承了父親的寬厚胸懷和忠義之心。

郭靖長大成人,又在成吉思汗麾下屢立大功,母子二人在蒙古的地位已然極為尊貴。李萍并未就此認蒙古大漠為家,她依然盼望回到牛家村故居。離鄉二十年,丈夫被殺,忍辱含垢將兒子撫養成人,這時候的李萍,應該有福報了。回鄉安享晚年正該是上天對這位母親遲到的垂憐。可惜命運之手總是喜歡將善良的人肆意搓捏。成吉思汗擒住她脅迫郭靖南下攻宋。李萍握緊了匕首,提起郭靖名字的來由,對郭靖說:“楊家那孩子認賊作父,落得個身敗名裂,那也不用多說了,只可惜楊叔父一世豪杰,身后子孫卻玷污了他的英名。”嘆了口氣,又道:“想我當年忍辱蒙垢,在北國苦寒之地將你養大,所為何來?難道為的是要養大一個賣國奸賊,好叫你父在黃泉之下痛心疾首么?”接著她說出了最后的囑咐:“人生百年,轉眼即過,生死又有甚么大不了?只要一生行事無愧于心,也就不枉了在這人世走一遭。若是別人負了我們,也不必念他過惡。你記著我的話吧!”她凝目向郭靖瞧了良久,神色極是溫柔。

她是多么不愿離開兒子啊!就像二十年前的那個夜晚她不愿離開丈夫一樣。可是此刻,為了丈夫的畢生心愿,為了兒子能夠繼承父志忠義愛國,她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來成全兒子。這位母親臨終溫柔的神色下蘊含的,卻是無比的堅強。二十年前,她用堅強保全了兒子;二十年后,她依然用堅強,成全了兒子。

二 . 黃藥師的愛女之心

黃藥師一生孤僻。他真正愛的人,大概只有兩個,一是妻子馮蘅,一是女兒黃蓉。馮蘅去世很早,她的死其實與黃藥師爭奪《九陰真經》的貪念有關。小說中多有刻畫黃藥師思念亡妻的筆墨,他愛妻子的真心不必懷疑,可即便這樣,他恐怕仍然要為妻子的死負上一些責任。

妻子去世之后,黃蓉就是黃藥師唯一愛的人了。《射雕》中有兩個地方可以看出黃藥師對女兒的深沉感情,一個是在海上驚聞女兒已死的噩耗,一次是眼見女兒凄苦欲絕的神色而料知她命不長久。

第一次他受靈智上人之欺,相信女兒已葬身大海。“這時候他胸中一陣冰涼,一陣沸熱,就如當日愛妻逝世時一般。但見他雙手發抖,臉上忽而雪白,忽而緋紅。……突然聽他哈哈長笑,聲若龍吟,悠然不絕。”“只見他仰天狂笑,越笑越響。笑聲之中卻隱隱然有一陣寒意,眾人越聽越感凄涼,不知不覺之間,笑聲竟已變成了哭聲,但聽他放聲大哭,悲切異常。”

女兒嬌憨頑皮,深得老父寵愛。他本想為妻子殉情而死,因為女兒年幼,不忍令她孤苦無依,才未曾跟隨妻子而去。女兒幾乎成了他唯一的生活支撐。現在唯一珍愛的女兒竟死了。他又哭又笑,用這人類最基本的兩種本能來宣泄心中的悲痛。可是他自己心中也知道,就算他再傷痛萬分,女兒也或不轉來了。“感逝者之不追,情忽忽而失度。天蓋高而無階,懷此恨其誰訴?”這一刻,素來狂放傲慢、舉手殺人的東邪黃藥師,變作了一個傷痛、悲苦、凄涼、無助的老父親。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離開了,武功再高有什么用?才學蓋世有什么用?還不如死了的好。剩下的這無窮無盡的日子一個人怎么過?“天長地久,人生幾時?先后無覺,從爾有期。”

第二次,郭靖面對新盟舊約,猶豫良久,終于狠下決心不背棄與華箏的婚約。黃藥師“一望女兒,但見她神色凄苦,卻又顯然是纏綿萬狀、難分難舍之情,心中不禁一寒,這正是他妻子臨死之時臉上的模樣。黃蓉與亡母容貌本極相似,這副情狀當時曾使黃藥師如癡如狂,雖然時隔十五年,每日仍是如在目前,現下陡然間在女兒臉上出現,知她對郭靖已是情根深種,愛之入骨,心想這正是她父母天生任性癡情的性兒,無可化解。”黃蓉與郭靖情深愛篤,奈何婚約在先,郭靖性格篤誠,豈能背信棄約?況且華箏對他情根深種,倘若毀約,這個女子就要生生為他而死了。誰的錯?誰有錯?誰都沒有錯,錯的是命運。甚至命運也沒錯,因為命運本來無情,又有誰見過命運垂顧無辜的世人了?“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人在造化面前,有太多的無可奈何。

“黃藥師望望女兒,又望望郭靖,仰天一聲長嘯,聲振林梢,山谷響應,驚起一群喜鵲,繞林而飛。黃蓉叫道:‘鵲兒鵲兒,今晚牛郎會織女,還不快造橋去!’黃藥師在地下抓起一把沙石,飛擲而出,十余只喜鵲紛紛跌落,盡數死在地下。黃藥師朗聲道:‘情深愛重,盡皆虛妄,造什么橋?早早死了干凈!’轉過身子,飄然而去……”黃蓉年少,嘗到那兩地分離的愁苦滋味,便盼望牛郎織女能年年相會,哪怕只有一刻的金風玉露,心中也多一刻的歡喜。黃藥師一生任性癡情,歷盡了世間分離苦痛,到老來又面對愛女的情愛悲劇,仿佛一切情愛都在他眼前幻滅。只覺自己也好,女兒也好,喜鵲也好,都不如“早早死了干凈”。

黃藥師武功高強,才學蓋世,滿身邪氣,他的出現總讓人恐懼害怕,又敬佩拜服。可這兩次對女兒的情感流露,卻讓人心中一動:原來他強項的外表下,內心里也是個傷心人,也是個可憐人。在情感上本沒有強者弱者之分,黃藥師一生孤獨怪癖,任性癡情,奈何多歷情感劇變,只覺情深愛重盡皆虛妄,到頭來只是一個哀嘆萬物為銅的傷心老人罷了。

20160206

三 . 大漠江南:靖蓉配是不配?

前文說到,郭嘯天與妻子李萍,一個慷慨悲歌,一個健壯堅強,正是渾然一體的良配。而對比之下,包惜弱的柔婉之于楊鐵心的豪放,似是有些格格不入了。

郭靖自然繼承了父親山東大漢的秉性,又在大漠苦寒之地打磨十八年,其忠厚篤誠,大概比之父親猶有過之。以性格而論,郭靖與怎樣的女子才是良配?若以父親郭嘯天為榜樣,那么同母親李萍類似的健壯豪邁女子,才應是郭靖理想的伴侶。

所以,郭靖與黃蓉的結合,才引發讀者關于愛情中性格互補的討論。在我的印象中,性格相近從而愛情和諧的說法,似乎更為普遍。靖蓉二人雖然鴛盟終于得諧,但其間數經波折。在我看來,雖然黃蓉始終主導著他們的愛情,但她心中實是有著極大的危機感。這種危機感,來源于她聰慧的心靈對郭靖性格的理解。

當華箏未出現之前,黃蓉從不懷疑自己與郭靖的愛情。所以程瑤迦傾心郭靖,她心中毫無嫉妒之感,因為她知曉郭靖的為人,這個嬌羞扭捏的大姑娘,又豈是郭靖的良配?

可是華箏一出現,情況立即不同。《新盟舊約》一回中,黃蓉初見華箏,“看她與郭靖神情如此親密,已有三分不喜。而她滿口蒙古話,自己一句不懂,變成了局外人,更加大不耐煩”。正是這種“局外人”的感覺,從此縈繞黃蓉心頭,成為她危機感的來源。

待到驚聞郭靖于思量之后決定履行他與華箏的婚約,她傷心欲絕之時,“局外人”之感達到極致。“走上幾步,細細打量華箏,見她身子健壯,劍眉大眼,滿臉英氣,不由得嘆了口氣,說道:‘靖哥哥,我懂啦,她跟你是一路人,你們倆是大漠上的一對白雕,我只是江南柳樹底下的一只小燕兒罷啦!’”平心而論,黃蓉的判斷極準!郭靖是北方大漢的性格,本來極不適宜與黃蓉這種七竅玲瓏的江南女子相處,在一起即便不致處處捍格,也很難融洽美滿。相反,蒙古女子華箏,身子健壯,心思淳樸,英姿颯爽,內外如一,和郭靖的性格相似,渾然一體,可謂天造地設,正是“大漠上的一對白雕”。

后來,華箏間接害死了李萍,郭靖方得放下與她的婚約。可是黃蓉依然放不下。“原來是給大汗攆了出來,當不成駙馬,才又來找我這窮丫頭。難道我是低三下四之人,任你要就要,不要就不要么?”“今日你跟我好了,明兒什么華箏妹子、華箏姊姊一來,又將我拋在腦后。”這兩句話雖是黃蓉“回首前塵,盡是恨事”時的氣苦之言,但依然可以從中看出她在與華箏相比之時的幾分自卑感。華箏身為公主,頗有貴族氣息,劍眉大眼,英氣勃勃,在氣質上,確實有著令她自慚形穢之處。更兼郭靖為了解救撒馬爾罕城百姓性命而放棄向成吉思汗提請解除婚約,讓黃蓉誤會他不肯離開華箏,黃蓉的自卑自苦便有了合理的緣由。

郭靖真正愛的,自然只有黃蓉,并不像黃蓉擔憂的那樣有個華箏橫亙其間。他是直肚腸,不會思慮我二人配是不配的問題,黃蓉聰慧無比,卻因此生出諸多憂慮來。加上世事多變,這對有情人竟在多次波折之后方成眷屬。郭靖黃蓉性格上截然相反的兩個人如何相愛,歷來的許多解釋,恐怕都只能說是事后的推論罷了。解釋不足以成為事情發生的根據,推論也無法適用于愛情這回事情上。愛就是愛了,要什么理由,又哪里找得出什么理由?

四 . 武功越強越不快活:千古不易的成長苦澀

我以為,無論從篇幅,還是角色重要程度,乃至個人魅力上看,黃蓉都是當之無愧的金庸小說第一女主角。在《射雕》里,黃蓉這個人物的一大魅力在于,她嘗到了從無憂無慮到無可奈何的成長苦澀。

起初,她因父親責罵而離開桃花島,流浪江湖做一個小叫花子。雖然她與父親賭氣離家出走,卻只是頑皮罷了,并未感到愁苦,畢竟父親無論如何都會愛她寵她。初入江湖,憑著過人的聰慧,這位“鬼精靈”自然不會受人欺負,相反花花世界里豐富多彩,怕是比孤懸茫茫大海的桃花島更讓她感到快活自在。后來在張家口初遇郭靖,一個至誠相待,一個精靈可愛,從此柔情似水,勝卻人間無數。這時的黃蓉初嘗情愛滋味,沉浸其中,心中歡喜無已。在二人互相表明心跡的那些日子里,她大概滿心以為,就要這樣快快活活的天長地久了。

一個人太幸福美滿了,是要招天妒的。最先橫在靖蓉面前的障礙,是楊鐵心的臨終許婚。幸好穆念慈已經愛上了楊康,丘處機等人便也不再強迫郭靖與穆念慈成親。在這件事情上,黃蓉雖小有不快,卻并不深切。

后來,郭靖與歐陽鋒海上大戰雙雙被海浪卷走,師父洪七公又傷重垂危,身邊還有個歐陽克虎視眈眈,黃蓉才第一次有了傷心絕望之感,一想到靖哥哥已然葬身大海便要放棄求生,只因恩師需人照料,才忍著悲痛撐了下來。這是她與郭靖第一次死別。第二次死別,是郭靖被歐陽鋒與楊康所傷,幾乎便要斃命,萬幸《九陰真經》救得性命。劫后重生,兩人感情更加深厚,更加分離不得。其后尚有黃蓉為裘千仞鐵掌重傷的第三次死別,亦是如此。

死別容易,生離難。郭靖與華箏的婚約將黃蓉推進了巨大的無奈渦旋中,任憑她掙扎呼喊,都擺脫不了。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天之驕女,可這一次,她真正嘗到了無可奈何的愁苦滋味:分明那個人兒好好地在那兒,他卻要離開自己,娶一個他不愛的女子為妻。那我怎么辦?也嫁了別人吧。嫁了丈夫可就不許我再見他了。我是桃花島主的女兒,誰敢欺侮?可父親老了,還有幾年好活?他如此對我,我又還有幾年好活?還不如死了干凈!

郭靖終究是要離開他北上的。他們還能在一起的日子,已經不多了。將來等待她的是沒有盡頭的孤苦,此刻還能與他多待一刻,便是一刻的好。長嶺遇雨,也不用快跑躲避了,前面路上也盡是風雨,即便跑得快些,又能躲到哪里去呢?反正避不開了,那就趁著還在一起的日子,多做些好玩的事兒,以留到日后孤身一人時回味吧。于是湍江險灘一役,可真是險到了極處。陌生嬰兒的滿月宴席上,又放肆玩鬧了一回。日夜都不肯休息,若非跟郭靖胡扯瞎談,便是外出逛蕩。從前父親教了她許多愁啊恨啊的詞,她全不明白,直到此時她才懂了。“在這世上,歡喜快活原只一忽兒時光,愁苦煩惱才是一輩子的事。”

郭靖終于無法眼看著她哀傷欲絕,橫下心來,再不理會婚約,答應與她一輩子在桃花島上廝守。她自是喜極若狂。郭靖問她此外她還要什么,她說:“我還要什么?什么都不要啦!”“若是再要什么,老天也不容我。”到此地步,她以為老天終于可憐她,遂了她的心愿。可誰知島上巨變,頃刻間就打碎了她方才編織出來的好夢。

郭靖認定黃藥師殺死了自己的五位恩師,再難與黃蓉在一起。黃蓉似乎早有不祥預感,終于應驗,卻無論如何難以接受。她此刻心中的痛苦絕望,絕不低于恩師慘死的郭靖。靖哥哥再也不和我說一句話了,再也不吃我做的菜,再也不對我笑了。他一個人開船走了,沒有回頭看我一眼。她的心里“漸漸猶如一大塊寒冰凝了起來”,“她呆呆望著大海,終于那帆船在海天相接處消失了蹤影,突然想起自己一個人孤零零地留在島上,靖哥哥是見不到了,也不知爹爹是否還會回來,今后的日子永遠過不完,難道就一輩子這樣站在海邊嗎?蓉兒,蓉兒,你可千萬別尋死啊!”這最后一句,似乎小說作者情之所至,不自禁地對黃蓉所說。這種情況,全部金庸小說也只此一處,可見黃蓉此時此刻,該是何等的絕望無助。

天幸,她沒有尋死,堅強地支撐下來,運用智慧洗清了父親的冤屈。雖然她恨郭靖當初對她如此絕情,卻也原諒了他。可郭靖是個仁義第一的人,見到生民呻吟在屠刀之下,心中一熱,便將黃蓉要他求大汗解除婚約的囑咐放到了一邊。她以為郭靖終究不愿離開華箏,失望悲恨之下,只身離去。不久為歐陽鋒所擒,用盡機謀也無法逃脫,想到靖哥哥到頭來還是不能一心一意和她好,又傷透了心。真真回首前塵,盡是恨事,人生到此便只凄涼二字矣。所以在華山上重遇郭靖時,她冷眼相向,不愿再理睬于他,非因心中無愛,實是愛極卻又痛恨至極。郭靖忠厚樸實,又豈是有意傷她的心?可是命運捉弄,她一個少女,再聰明百倍,又能奈何?

“咱倆武功越練越強,心中卻越來越不快活,反不如小時候什么也不會,倒也無憂無慮。”年歲日增,以她的智慧自然能夠了悟,愁苦之來,非與武功強弱相干,人漸漸長大了,煩惱自然沓來紛至。這便是成長的苦澀,沒有人能躲避得開,越是聰慧之人,越是纏綿愁苦,難以得脫。

直到最后,二人面對蒙古的壓境大軍,黃蓉提出他們二人抵擋不住之時尚有小紅馬可作逃生依賴,“天下事原也憂不得這許多”。郭靖正色駁斥了她的獨善其身意圖,決意抵御蒙古,死而后已。“黃蓉素明他心意,嘆道:‘我原知難免有此一日。罷罷罷,你活我也活,你死我也死就是!’”到此時,黃蓉的這句話已不是昔日嬌憨少女的任性之言,她已經看到了自己前面的路途。大概從此刻起,少女黃蓉已經成為過去。她成熟了,成熟在苦澀的人生滋味之后,成熟在終得與郭靖同生共死的平安喜樂之后。

到頭這一身,難免那一日。那一日來便來吧,這一身總沒有平白走這一遭。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bet007篮球即时比分球探网 竞彩篮球即时比分直播捷报网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图 财富牛 篮球篮球比分直播 十一选五天津 北单比分最多穿几场 国标麻将单机版游戏麻将下载 31选7开奖结果走 nba比分直播新浪竞技风暴. 竞彩比分500 快乐10分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