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你究竟想活成哪個“我”

2016-04-28 . 閱讀: 1,818 views

文/廖超國

“我”從詞性上看,是一個第一人稱代詞,從意思上來說就是指自己,但若從概念上分析,它卻是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建立的第一個意識。人明白世界是從“我”開始的。心理學家告訴我們,小孩子來到這個世界,大約兩歲左右,開始建立概念,“我”便是人生的第一個概念。“我的爸爸媽媽”,“我的家”,“我的玩具”,“我的……”。人性決定“我”擺在第一位。在后來長大的日子里,“我”伴其一生,而且,從心理層面分出好幾個“我”來。人的一生其實是在多個“我”中認識、選擇、徘徊、掙扎、塑型、定位。

“我”一直被認識,卻從未有定論。“我”的認識可以從多個層面來展開。

“我”一旦上升到哲學高度,就是一個相當麻煩,異常復雜的問題。英國哲學家托馬斯.霍布斯將“我”所言為自然屬性的“自然物體”,而德國哲學家黑格爾則說“我”是受控于理性力量的“理性存在物”,還有那個說上帝死了最后發瘋的德國著名哲學家尼采稱“我”是意志占據的“生命沖動”。而法蘭克福學派將“我”解釋為“存在先于本質的各種選擇”。這些都說得過于高玄,讓普通大眾難以切身感受。精神分析法的鼻祖佛洛伊德對“我”的分析相對接地氣一些。他從潛意識前意識和意識的角度分析入手,將“我”分為“本我”、“自我”、“超我”。“本我”是潛意識的我,是原始的本能,以滿足個體生存為目的。“自我”是前意識的我,是以現實情況作為考慮,使個體能不因本我的沖突而造成傷害的。“超我”是意識的我,是道德層次,符合社會規范,用以協調“本我”、“自我”、“超我”之間沖突的。

“我”與周遭以及自身的關系會形成沖突,從這些關系的沖突中認識自我也是一條途徑。木心曾說“在與上帝的沖突中,“我”有了哲學,在與魔王的沖突中,“我”有了愛情。在不與什么的寂靜中,“我”有了藝術”。與各類關系的沖突中集中表現在自我沖突。抽象地看,自我沖突重點突出在理智與情感,道德規范與生理本性,自利動機與利他動機,個人本性與社會要求等。人在這些沖突中選擇做什么樣的“我”。

“我”還有一種最直接的,也最易為普通人理解接受的認識。那就是別人眼中的“我”和自己心中的“我”,人究其一生,總是在這兩個“我”中糾結。很多人活了一輩子,就沒為自己活過,總是活在別人的眼中,直到快要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才后悔不該當初。但有些人比較率性,當明白了人生不過是一個過程,是一段時光后,便按照自己心中的“我”去活。

“我”一直被理解,但能真正理解“我”的人卻真得不太多。人的一生按成長的經歷可分為童年、青年、中年、老年四個階段,每個階段,別人眼中的“我”和自己心中的“我”都表現的不同。

童年的“我”,是沒有選擇的可能的,在父母及親人的庇護下,只能任由他們塑造。按他們的要求成長。那時的“我”,就是要成為他們眼中的一個“乖孩子”。表現的比別人家的孩子漂亮、聰明、乖巧、聽話、優秀。別人家的孩子會唱歌,“我”不僅會唱歌,還會跳舞,別人家的孩子會彈琴,“我”不僅會彈琴,還會下棋。別人家的孩子會背古詩,“我”不僅會背古詩,而且還會書法。總之,“我”要比別人家的小孩強,這樣才很給父母長臉。父母在他的朋友同事面前才顯榮耀,從而彌補了他們不如別人的缺憾。但沒有誰去想想,我究竟是塊什么料,唱歌、跳舞、彈琴、背詩、書法哪一樣最適合我?當時這不重要,因為那時的“我”全是別人眼中的“我”。

青年的“我”,是漸變的“我”,是叛逆的“我”,是糾結的“我”,是追求獨立的“我”。有選擇但又迷茫,想獨立但又難解脫。掙脫了父母的管束,一下子覺得天寬地闊了。胡鬧、任性、喧囂、放縱……充斥和裝扮著青春。隨著年齡的增長,知識的積累,經歷的增加,視野的開闊,人生意義上的“我”的意識逐漸喚醒。古老經典的哲學思問會在年青的心里泛起。“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要到哪里去?但這些問題一回落到現實,又讓人難以一下子完全想得明白,特別是“我要去哪兒?”這個問題,因自己心性未定,猶豫不決,不知所向。即或是心中有了目標,但萬事開頭難,加之邁上現實之路的險阻重重,讓人困頓而難執著。青年的“我”,有了心中的“我”、想做心中的“我”,但還是被別人眼中的“我”拽住。世俗的力量讓人解脫不開。

中年的“我”,復雜、沉重、滄桑、尷尬、糾結、彷徨。人生的這擔谷幾近吃去一半,揚手是春,落手是秋。人生百味,酸甜苦辣感知在心,事業的得意與失意,生活的快樂與痛苦,人生的孤獨與煩惱,世事的冷熱與炎涼,凡塵的通達與徹悟全已體嘗。人生中該的有也有了,不該有的也難求了。雖然,常言道“人到中年萬事休”,但由于現代社會節奏加快,競爭的加劇,很多事都還難休。尷尬的年齡,不能去和小青年們拼,人生的重負,上有老下有小,養家的責任又絲毫不敢懈怠。原本心中的那個“我”已被埋在記憶的深處。偶在清靜的夜晚或煩事纏身的時候會想起。在這樣徘徊的十字路口,有的人被所謂的責任綁架,繼續負重去活別人眼中的“我”。也有的人灑脫一擲,走上了活自己心中的“我”的那條路,義無返顧,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活出自己的特色,不卑賤自己,不羨慕別人。讓自己愉快,讓別人舒服。把持本性中的一點小自我,學會不過分在意他人的臉色,讓只有一次的生命不再憋屈。這樣的“我”是值得敬重和有意義的,是有趣的,也是值得追求的。

老年的“我”,酸楚、悲慛,無奈。不值多說,人生進入暮年,似乎是一個輪回。老小老小,隨了子女,便來了一個角色的顛倒,身體尚可時,那邊下崗這邊上崗,精心照料第三代。一旦身體不行了,得靠子女照料。心中的那個“我”,早已不見蹤影了,剩下的只有孫子眼中的“我”——爺爺奶奶,抑或兒女眼中的“我”——病床上的父親母親。

在我們的心里,有許多個“我”伴其一生,而哪一個是你想成為的“我”,哪一個又是真正的“我”,你又該選擇成為什么樣的“我”,一切都需要我們在人生的漫漫長路上思考,再思考,選擇,再選擇,摸索,再摸索……

你究竟想活成哪個“我”,人們眼中的“我”,還是自己心中的“我”?會伴隨一生拷問我們每一個人。

20160428

左岸記:我思故我在是“我”之覺醒,我來自哪里是對歷史的追溯,我要去哪里是對未來的期望,我在做什么,是對當下自我的定位。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陕西11选5分布一 三级片口交做爱 四川快乐十二图表 11选5基本走势 3d开奖结果查询 亳州麻将点五摸十代理 澳洲幸运10和幸运飞艇 天津股票配资 山东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五分十一选五技巧 球探比分APP怎么打不开 欢乐麻将辅助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