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婆娘,孔婆娘

2016-03-19 . 閱讀: 1,288 views

文/青橋

七八年的孔家灣,家家戶戶都開始有了一些積蓄。而這一年,卻發生了一件震驚整個灣的故事。

故事還得從進灣口第十戶人——孔連順家說起。

孔連順是灣里的一個地道農民,年過五十歲。家有一兒一女,老婆每天種地做飯,孩子們也開始找對象嫁人。

每逢三六九,孔連順都會在天不亮之時起,背上滿滿一背簍的青菜、再走五六公里路程,趕在鎮上開市前,把攤位擺好。

他是個老實人,菜價永遠要比臨攤的便宜。別人罵他,“你個老不死的東西,盡曉得來跟我們搶生意!”
他每回都裝作沒聽見,早早就把背簍里的菜賣完收攤。接著去市集里溜達,看著中意的玩意兒,又買回來放背簍里去。

吉祥鎮的市集呈十字型。準確來說,整個鎮就只有唯一一條正街。市集從正街街口開始,一直延伸到白塔寺外一百米處就結束了。聽鎮上的人說,熱鬧與安靜相悖,那么塵世就該遠離佛門。之所以市集能繁盛至今,全仰仗著白塔寺的菩薩庇佑。

孔連順的攤位在正街的中心位置,也地處十字路口的交匯。他每天上路前都會帶兩個饅頭,吃一個,剩一個中午接著吃。他吃饅頭有一個習慣,只有將背簍里的青菜全都賣完了,他才肯將兜里的饅頭拿出來吃。

而這天,他吃完饅頭就收攤往家里趕。六月的太陽火辣至極,從地底往上冒的熱氣,也發了瘋的朝人體內鉆。孔連順越走腳越重,他滿臉油光,一揮手,便能甩出好幾條水珠子。雖然背簍里沒啥玩意兒,但身上的汗衫早已變得濕揪揪,兩捆麻繩隨著走路的晃動,在肩頭不斷摩擦,很是讓他感到生疼。

他看見糧食地里有一條小溪,溪水在太陽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孔連順慢慢朝溪邊走近,他蹲坐在田坎上,卸下背簍于一旁。看著清可見底的流水,他猛地用雙手捧了起來。喝完一口不解渴,接著又重復動作喝了好幾大口。忽然水里游來一條魚,他想都沒想便跳身下去捉。而正當起身準備出發時,他一手抓住背簍,一手撐地,抬了好幾次身,才總算站了起來。可沒走兩三步,孔連順眼前一片漆黑,就像被人用棒子打暈了頭,連人帶背簍地栽進了田地里,此后再也沒有起來。

后來被人發現,人托人才找到他們家。辦喪事那天,孔家婆娘哭天喊地說:一句話沒交代,你死什么死!要死不回屋死,死在外面老娘以后可怎么活啊!

死人多大的事,不用敲鑼打鼓做法事。一口棺材、一座石碑、一串鞭炮、一把紙錢,外加幾根香蠟,幾盤糖果,這事就這么搞定了。

孔連順下葬以后,孩子們開始相繼結婚嫁人。孔氏成了寡婦,日子開始過得寡淡拮據。

由于長年下田種地的緣故,她腿腳早已變得不活泛。有時候想去趕一場市集,無奈卻走不了多遠的路。她開始變得生性孤僻,沒事就閑坐在家中,足不出戶。

有一日,她去后山給孔連順的公墓除草,碰見隔山有位放牛娃。那小孩約摸三歲半,揮鞭自如,一看就機巧伶俐。

放牛娃看見面對他的老嫗,忽然甩開手中的牛繩,隔山便開始大喊:“嘿,婆娘!孔婆娘!”孔氏驚奇,環顧四周山頭后發現只有她一人。她沒理放牛娃,轉身弓背繼續除草。放牛娃不死心,接著大喊:“孔婆娘,你是我婆娘。”

孔氏被惹惱,回頭就對著放牛娃罵:“你是哪家的小屁娃沒教養,我男人在這土頭,哪輪到你在這大喊大叫。”說完,她就氣沖沖地下山回家。

后有一日,她在遛灣的路上又碰見放牛娃。放牛娃這次沒有牽牛,而是手中握著一張燒餅。他跑跑跳跳、老遠便朝著孔氏喊:“婆娘,孔婆娘!你也來轉路啊!”灣里其他人向孔氏投射出異樣的眼光,大家也都不解這小孩和孔氏究竟有什么關系。

孔氏自己也迷糊,活到七老八十的歲數,怎么能被一個三歲小毛孩叫“婆娘”呢。她不服氣,半跛著腿往放牛娃身邊跑,而放牛娃也笑瞇瞇地朝她走來。孔氏上前一把抓住放牛的手,將他帶到人少的樹墩子旁,“說,誰教你整天亂叫別人婆娘的!”

“我沒亂叫,你真的是我婆娘,李秀白。”面對孔氏的盤問,放牛娃兩只靈氣逼人的眼睛毫不閃躲。孔氏見狀竟一時語塞,她腦袋里閃現出各種怪力亂神的東西,最后得出結論莫非是死去的丈夫有愿所托?

她長嘆一口氣,摸了摸放牛娃的頭說,“你聽話,老實告訴我這到底怎么回事,回頭我給你買燒餅。”

放牛娃忽然扯開嗓門咯咯笑起來,他問孔氏:“你還記得我生前存了一筆錢,一直沒告訴你地址吧?”

這件事孔氏一直耿耿于懷,她在丈夫死后把家里翻了個底朝天,可依舊沒能找到那筆錢,虧得子女出嫁沒有給多的東西。

她覺得這事兒有蹊蹺,兩只老眼目不轉睛地盯著放牛娃看,“你知道這錢在哪嗎?”

“我是你男人,我當然知道。”他停止大笑,但仍一臉天真無邪樣,“你別恨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會死那么突然。錢在我們睡屋床底下的土墻洞里,外面有塊木頭方子擋著,你得推開才能看見。”

“那打開土地證柜子的鑰匙呢?”

“也在洞里。哦對了,還有我給你買的禮物。”放牛娃再一次笑眼瞇瞇地望著她。

孔氏震驚不已,匆忙趕回家中欲想一探究竟。她走進睡屋,果然在床頭底下發現一塊木頭方子,大小剛好能蓋住那個墻洞。可洞子太深,她彎腰伸手還不能完全夠到。她找來自家孩子,把整個床都給挪了位,人能側身走進,墻也被鑿開了。

洞里有錢,有開土地證柜子的鑰匙,還有一枚金戒子,成色看上去很新。

孔氏守著這堆東西在家里愣是坐了兩天。第三天,她帶著幾袋紙錢爬上后山,嘀嘀咕咕在孔連順的墳前念叨了一個多小時。火苗將墳墓周圍的望生草點燃,燃盡一小塊地后,它便自然熄滅了。最后她心滿意足地回到家,將原先的墻洞補上,再改變了臥床的位置。

她以為一切都平穩結束了。可當某天上街時,放牛娃一把從后面握住她的手,嘴里嚷嚷著:“婆娘婆娘,給我買燒餅!”

孔氏心口一顫,她知道這事沒完。

“你為什么叫我婆娘,這到底怎么回事!”

放牛娃把她牽到樹墩子底下,悄悄地說,“我是你男人,千真萬確。我死那天,所有人都排著隊喝孟婆湯。我跑得快,便蒙混了過去。后來去投胎,我左選右選都沒找到合適的人。那天我看見孔賢五家里在煎魚,鍋里還有紅苕干飯,你是知道我愛吃魚的。我看見里屋有個大肚婆正準備生孩子,我嗖地一下就跳了進去。后來,我就出生了。”

這一次孔氏沒有半點懷疑,她相信眼前這個小孩就是她的丈夫。

但沒過多久,這件事便在灣里傳地沸沸揚揚,孔賢五把放牛娃關在家里罰跪,警告他若是再把此事宣揚出去,就讓他看不見明天的太陽。小孩膽怯,連口答應好。

孔氏在世時,孔家灣永遠都能看見這樣一幅場景,放牛娃一手牽著老太婆,一手拿著燒餅。在沒人的時候,嘴里永遠喊著:婆娘。

20160319

左岸記:如果說“有我之境,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那么在這個故事里,你會看到什么呢?

青橋

作者簡介:青橋,90后寫作者。小清新里的重口味,段子界里的文藝女。 新浪微博:青橋_

极速赛车走势 女孩sm捆绑经历博客 188比分直播188比分直播 上证指数* 追光娱乐游戏官网下载 快3玩法必中软件 天涯配资 模拟炒股软件 上海哈灵麻将下载安装 竞彩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快乐飞艇开 欧洲足球即时指数 捕鱼大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