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寫不完的純粹:他們改變了晚清民國史》送書活動

2016-03-02 . 閱讀: 1,275 views

書名:寫不完的純粹:他們改變了晚清民國史

作者:潘競賢(筆名:咸泡飯)

出版社:浙江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2月

內容簡介:

本書輕輕擦拭掉時間的塵埃,以簡潔、洗練的筆法,再現了晚清民國這段歷史區間里,那些純粹的人、做的純粹的事。革命家、實業家、思想家、教育家、文學家、政治家,各種家,“家”未必就是腕兒;鬧革命、搞暗殺、做實業、建學堂、辦報紙、寫文章,生命不息,“折騰”不止。作者用白描的筆法,不偏不倚,不歌頌,不抹黑,只勾勒。用豐富、真實的歷史細節告訴你,所有推動歷史進程的人,都值得被認真書寫。

活動說明:

只需要在豆瓣讀書點擊“想讀”: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6728165/

或者:在新浪微博@你的三位朋友,并以這本書的封面配圖,同時“@碼字的咸泡飯”

活動獎品:

本次活動2016年4月1日結束,活動結束后,作者將送出20本書,送書名單會在左岸讀書網站公布。

寫不完的純粹

《寫不完的純粹》封面

節選:

《吳祿貞:志大氣豪命如絲》

1911年11月6日夜晚,河北石家莊火車站內,凄冷而沉寂。北洋新軍第六鎮統制吳祿貞和他的參謀官何遂就住在這里。吳祿貞住在站長室,何遂住在毗鄰站長室的第五個房間,相距不過幾十米。這一天,他們倆格外忙碌,馬不停蹄地趕路,然后會見各式各樣的人。此時的何遂感到陣陣倦意襲來,但吳祿貞依然精神亢奮。

吳祿貞拍拍何遂的肩膀,說:“你太累了,回去休息吧。”

深夜十點,何遂與騎兵營營長馬惠田一起,前往石家莊郊野,迎接從山西趕來的軍隊。馬惠田同時擔任吳祿貞的衛隊長,負責保護長官的人身安全。一個多小時之后,他們慰勞晉軍回來。何遂見到吳祿貞所在的站長室還亮著燈,當他走進站長室后,看到吳祿貞與他的參謀官張世膺、副官周維楨正圍坐在桌前,竊竊私語。神情興奮的吳祿貞遞給何遂兩份電文,一份是駐軍灤州的第二十鎮統制張紹曾和駐軍奉天的第二混成協協統藍天蔚發來的,電文是:“本軍已整裝待發,請與山西軍前來會師。”另一份是吳祿貞的回電,內容為:“愿率燕晉子弟一萬八千人以從。”至此,何遂已經看清了一個深謀遠慮的藍圖,他由衷地敬佩吳祿貞的雄才大略。

就在前一天,吳祿貞與何遂從石家莊車站乘火車前往娘子關,在那里,他們會見了剛剛起義成功的閻錫山。閻錫山是山西新軍第四十三協第八十五標的標統,武昌爆發起義后,他接到南下平亂的命令。當部隊領到子彈后,他立即宣布起義,在晨霧的掩護下,攻入太原城,殺死山西巡撫,成立軍政府。

當吳祿貞與何遂抵達娘子關時,閻錫山早已等候在車站。閻錫山集合了他部下的重要將領,他們與吳祿貞以兄弟相稱,一起商定了起義計劃:吳祿貞的第六鎮新軍,加上張紹曾、藍天蔚的部隊,與晉軍一起,組成燕晉聯軍,會師北京,直搗黃龍。此時的北洋軍主力正在湖北前線與革命軍作戰,京城布防空虛,如果此計劃順利實施,必定大事可成。吳祿貞被推舉為聯軍大都督。當天,山西起義軍開赴石家莊。

兩天前(11月4日),吳祿貞正是在石家莊火車站截留了清廷陸軍部緊急運往湖北前線的武器裝備,包括幾十萬餉銀,十幾車皮糧食、彈藥和軍裝。清廷政要得知此消息,甚為震驚。據說,袁世凱聽聞此事,氣急吐血,老謀深算的他已經對吳祿貞的計劃了然于心。他意識到吳祿貞才是真正威脅自己的強大對手。

吳祿貞在娘子關密會閻錫山的時候,已被清廷任命為新的山西巡撫。走馬上任之前,吳祿貞前往紫禁城覲見攝政王載灃。那一天,載灃給了吳祿貞一個盒子,吳祿貞拿回家,打開一看,里面滿滿當當的,全是檢舉他為革命黨的信件。載灃以這樣的方式表達了他對吳祿貞的信任和器重。

吳祿貞之所以獲此優待,與良弼的極力舉薦不無關系。良弼是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步兵科第二期留學生,而吳祿貞是該校騎兵科第一期的留學生。在校期間,兩人交厚,友情甚篤。在這所學校畢業的士官生還有張紹曾和藍天蔚。吳祿貞留學時就公開主張革命,還參與過唐才常組織的“自立軍”,準備推翻西太后,讓光緒皇帝主政。起兵“勤王”失敗后,吳祿貞返回學校。身為皇室貴族后裔的良弼,一貫主張君主立憲。吳祿貞與良弼因為政見不同,時常爭執不下。但良弼十分欣賞吳同學的才華,極力向朝廷推薦吳祿貞。吳祿貞因此在官場步步高升。

1908年,光緒帝和西太后相繼去世,攝政王載灃主政,罷免袁世凱。為了清除袁世凱在北洋新軍中的潛勢力,朝廷重用留日的士官生。吳祿貞伺機賄賂慶親王奕劻兩萬元,謀取了新軍第六鎮統制的位子。上任后,他著手改造軍隊,但這支新軍是袁世凱一手鑄造的嫡系部隊,原來的統制是段祺瑞,協統李純、周符麟以及各標統都是袁世凱親自提拔的親信。被罷官的袁世凱雖然閑賦在彰德府(今河南省安陽市)洹上村,但是把持朝政的奕劻是他的同盟,與北洋新軍有千絲萬縷的聯系。袁世凱提拔的舊人,誰也扳不動。

第十二協協統周符麟吸食鴉片,吳祿貞以此為由,解除了他的協統職務,任命自己的參謀官張聯棻取而代之。這一決定必須經過陸軍部的同意才能生效,但陸軍部否決了吳祿貞推薦的繼任者,而是讓北洋系的吳鴻昌頂替了第十二協協統之位。吳祿貞因為此事,大鬧陸軍部。這件事給時任陸軍大臣的載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吳祿貞的豪俠性格也可窺見一斑。

改造軍隊的企圖處處碰壁,寸步難行,心情郁結的吳祿貞索性在北京東城大方家胡同修建了一座樓房,常住在這里,與朋友們詩酒唱和,很少去部隊了,他因此與第六鎮的官兵們關系更疏遠,難以真正掌控這支軍隊。北洋新軍的士兵主要是北方的農民,有些還是淮軍舊人,與南方新軍相較,思想保守。袁世凱在編練北洋新軍時,有意將其打造為自己的私人軍隊,許多官兵抱著只效忠袁世凱的想法。因此,吳祿貞籌劃帶領第六鎮新軍起義,基本上是他一個人的獨角戲,擁有的支持者并不多。

更致命的是,疏于防范的吳祿貞連自己的警衛軍也沒有撤換,沿用原班人馬,衛隊長馬惠田就是其中之一。

10月29日,張紹曾電奏清廷,提出政治改革的十二條政綱,史稱“灤州兵諫”。11月3日,清廷派吳祿貞前往灤州安撫張紹曾,試圖穩定局面。與吳祿貞同行的還有軍諮府第三廳廳長陳其采。陳其采的二哥陳其美是革命黨,此時的陳其美已經在上海起義。另外,吳祿貞、張紹曾、陳其采三人還有一層關系,他們都是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一期的學生。

性格坦蕩、為人磊落、不屑于詭計的吳祿貞以為陳其采是自己人,在從北京前往灤州的火車上,他將自己的全盤計劃告訴了陳其采。抵達灤州后,吳祿貞與張紹曾、藍天蔚立即召開會議,商討起義事宜。會后用餐時,吳祿貞才發現陳其采早已不見了蹤影,知道大事不妙了。當天晚上,吳祿貞就接到清廷急電,命他督師進剿山西革命軍。很快,灤州的所有火車被調走。參與秘密會議的潘榘楹(張紹曾的部下)也向袁世凱告了密,此時的袁世凱已被任命為內閣總理大臣,實權在握,正督師湖北孝感。

何遂在酣睡中被尖銳的槍聲驚醒,時間已經走到了11月7日凌晨。他翻身下床,下意識地摸尋手槍,沒有找到,抓起一把短劍就沖出門去。屋外夜色如墨,寒風凜冽。他隱約看到幾個人從吳祿貞所在的站長室跑了出來,轉眼就消失在無邊的夜色中。不祥的預感籠罩在何遂的心頭。有人躺在離他不遠的地方,痛苦地呻吟著。何遂湊近一看,認出是參謀官張世膺,他的頭被劈開,眼珠突出,腦漿涂地。何遂已經顧不得他了,他沖進站長室,大叫道:“綬卿,綬卿!”(綬卿是吳祿貞的字),但是,沒有人答應他。他只找到一具沒有頭顱的尸體,借著燈光,他看見了那件胸前閃爍著八角雙龍寶星的軍裝——他與吳祿貞第一次見面時,吳氏穿的正是這件衣服。

刺殺吳祿貞的人,是他的衛隊長馬惠田,同謀者是周符麟和吳鴻昌。馬惠田割去吳祿貞的頭顱,跑到主使者那里領到了五萬元酬金。后來,他在保定妓院買下了一位藝名“看蕊”的妓女。吳祿貞籌劃的革命藍圖,與他的頭顱一起隕落。已經抵達石家莊的山西起義軍,聽到槍聲后,以為中了圈套,連夜返回娘子關。緊接著,張紹曾和藍天蔚先后被解除職務。刺殺吳祿貞的主使者,有人說是良弼和鐵良,有人說是袁世凱,但不管是誰,最大的受益者是袁世凱。吳祿貞死,北方的山河就落入袁氏一人之手,他穩住局面,騰出手來對付南方革命軍。馬惠田花完了用別人性命換來的銀子,最終窮困潦倒而死。作為衛隊長,卻謀殺了自己的長官,誰還有膽子再用他?

作者:潘競賢,筆名:咸泡飯,撰稿人,著有《我知道沒有人值得我羨慕》《我得過最重的病,是想你》,新浪微博:@碼字的咸泡飯

左岸記:有一種書是一定要讀的,就是能讓你真正從中獲得知識,能讓你看到真實的書。如咸泡飯的上一本書,我這邊再追加5本,對咸泡飯表示支持。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球探比分篮球即时比分手机版 竞彩比分投注360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310 辽宁cba比分 黑龙江36选7开奖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现 188比分网直播 熟女av日本av女优 竞彩比分串关奖金封顶 创牛配资 卡五星麻将怎么容易赢 广西快乐双彩今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