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世界不需要你

2016-02-26 . 閱讀: 2,184 views

冬天要過去的時候,作為人這種號稱有思想能感知的動物,總是不遺余力的去尋找春天的任何昭示和蛛絲馬跡。

柳枝變出鵝黃,迎春的花苞開始由紅泛出艷黃,偶爾的草雪化了就抽了兩葉的嫩綠,太陽不那么有氣無力,天空也不再冷峻和霧蒙蒙,有些清爽……如此種種,似乎找到了春的氣息,深深的嗅,可勁兒的吸,可以驕傲的告訴那些還沒有收到春天請柬的人,他們真的遲鈍而沒有快樂。

前些日子,自己又開始不安分,跟老板搞的不夠和諧,然后自己灰溜溜的就準備走人。然后多余了點牢騷,找了師父排解。大約師父知道我的脾性,于是沒怎么和我談,反倒是給我講個事情,問問我的想法。

大致是一個女孩,自立、與世界界限清晰、獨立而追求存在感,萬事明理而不虧欠他人,氣質家傳都還不錯,可是就是年紀不小婚姻很愁。愛情總是如初春,看似有點意思了,卻曖昧而清冷,總是被各類倒春寒,讓來不及開始溫暖,就冷到入骨。

“因為她太獨立?”任何人的講述都有指向,語言背后的東西總是比語言直截,但又被語言所掩蓋。師父的意思,大致是這個女孩過于自立和界限清晰。

“自立沒什么不好吧,自我界限清晰應該是好事吧。”

“那是?”我以為的就是我以為的?所以我錯了?

“她需要愛情,卻不需要別人,也不想別人是否需要她,她總是努力的和這個世界任何人平等,與這個世界互不相欠……”

“我們難道不應該與這個世界互不相欠么?”這個有點毀我三觀,獨立存在又能左右自己的人生,這難道不是人生的追求嗎?

“你能左右的都是對你毫無用處的,你不能左右的才讓你變成了今天的你。”師父又開始打機鋒。

“那不能左右的,我干嘛還要擔心和費力呢,我做好我自己不就得了?”

“這個世界最好玩的是,沒人擔心現在,永遠在恐懼未來,你能做到和這個世界兩不相欠,未來呢?”

“不是要當下么?不是要存在么?”

“你不活在過去里,是你的進步,你只活在當下里,就是你放棄了未來。”

“我…很…不…明…白…”

“這個女孩子做自己做的很好,無非是覺得,我做好自己,花開無聲,卻美麗安然。但這個世界,就這么矯情,你總想與它兩不相欠,他就擔心你未來不需要它,那它寧可選擇你現在不需要你。”

“哦?”

“這個女孩,哪個方面看都很優秀,男人卻不愿維系愛情,或許簡單到,覺得如今的兩不相欠無比契合,未來就是兩兩相忘落差無限,你現在平等的需要我,未來不平等的時候你還需要我嗎?”

“你的意思是,因為活在當下所以沒了當下,當下不是為了未來,那當下就沒有意義?”

“人生不是修行,那些說人生是修行的,無非是被世界驅趕的被修行罷了。你要與世界兩不相欠,除了隱士修行,多半要和世界聯系,聯系就是需要和被需要,你總是擺出一副架勢,你很好,別人應該怎么怎么樣,別人不好,你瞬間嗤之以鼻的遠離。你最多成為被欣賞,永遠不可能收獲穩定的關系。”

“這個樣子啊,每個人都擔心自己的未來會變得不好,所以現在總是為了未來擔憂,于是彼此需要對方,有時候比平等更重要,或是說比彼此獨立更重要?”

“領會精神,你總要讓別人在你面前安全而有尊嚴,哪怕是他/她認為的尊嚴和安全。”

……

愛情里如此,生命里也如此,人生也如此么?

不得不承認,我曾經一直認為世界很美麗,只是我們缺少行動和感知,后來才明白,我要非常非常努力,還要運氣好,還要善于發現,這個世界才勉強的不那么丑陋。我們懷念過往是因為對現在不滿,我們面對現在的一切行動,大多來源于對未來的擔心。你可以像豬一樣的生活,卻永遠做不到像豬一樣的快樂。我們總是在無路可逃和無路可走之間徘徊,我們叫囂著只有你自己的努力不會欺騙你,但卻被世界欺騙的體無完膚、打擊的傷痕累累。

于是我們下意識的選擇抱團取暖,我們需要別人卻杜絕別人進入我們的內心,拒絕搭建屬于彼此的世界,我們不需要別人,有時候是怕虧欠、有時候是怕牽絆、有時候純屬怕被改變。存在感是讓我們和這個世界更好的互動,我們卻把存在當做與世界一分為二的借口;孤獨成為我們最好的理由時,獨立就成了與世隔絕、與人生恩斷義絕。

這個女孩沒有愛情,我丟了工作,想來也是如此,自以為的獨立平等,卻在被需要面前完敗。

或許如這個春天,冬天走的時候,春天就來了。但你不需要的時候,春天來她的,總是和你無關,于是這個世界就不需要你,你也就可有可無。春天美麗著它的春天,春天卻忘了你。

你和世界

左岸記:世界是自己行為的構建,誰能和這個世界真的撇得一清二楚?你從世界得到的,一部分是你爭取的,一部分是上天的眷顧,也就是借來的,這其實是你欠世界的,得還。而人就是在這一借一還當中和世界建立了千絲萬縷的聯系,不被需要的人生是虛無的,世界是在成全,世界不需要你,但你需要這個世界。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极速赛车走势 全球股票指数一览 十一选五山东一定牛 世界杯比分波胆 彩经排列三走势图带 盈丰配资 广西快乐十分最新开奖 福彩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告 浙江快乐12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2019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走势图 电竞比分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