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寫給自己:讓夢想照進現實

2016-02-02 . 閱讀: 2,266 views

昨天晚上因為下雨躲在一家超市的屋檐下,超市老舊的音響里放著音樂,音質并不好,但我卻一下聽出是SHE的《不想長大》,明快的情緒中帶著濃厚的傷感。記憶中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我15歲,那時候的SHE火到不行,這首歌在當年也是洗腦神曲一樣的存在,與他們同樣受人矚目的還有孫燕姿、林俊杰等一眾歌手,想想到現在差不多有10年光景了。記得當時自己看著三個比自己大的姐姐在臺上唱著這首歌,心中就有一種疑惑,這幾個大姐姐真的奇怪和矯情,長大有什么不好的。那時候的自己對于成長有一種極端的渴望,因為長大對我來說就意味著能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意味著再也沒有繁重的作業考試和老師無聊透頂的臉;意味著能夠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和做任何喜歡的事;意味著我在日記本上列的愿望清單都能實現;直到后來我才漸漸體會了那種被時間拖著走的無力感,明白了成長其實是一件多么殘酷的事。

15歲的時候暗戀過一個隔壁班的女孩,因為我是英語科代表,正好我們又是同一個英語老師。每次都借著去他們班拿英語課用的寫滿語法的小黑板的機會偷偷看她,印象中的她似乎是最特別的女生,喜歡扎馬尾,露出整個光滑漂亮的額頭,在超短褲開始流行起來的夏天從來就沒有穿短過膝蓋的褲子。那時候的自己覺得她就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生,這也導致我到現在對露出額頭,扎馬尾的女生還是沒有一點抵抗力,我想我對于女生的審美觀就是被她影響改變的。后來,我們竟然認識了,而且是她主動給我寫的信。初中那會,學校里面流行的給自己喜歡的男生或女生寫信,一般這種情況下還會有一個傳信人,而我們的傳信人就是她的閨蜜,正好在我們班。那時候沒有手機的我們只有通過這種方式維系彼此的關系,更不可能像現在這樣明目張膽,因為早戀在學校是明令禁止的。(ps:在這里我就不對這個事情進行詳細描述了,因為那個時候認識我的人都知道的,再說我的目的并不是要寫什么言情小說。)

初中的時候我是不折不扣的好好學生,是班長兼學習委員兼英語課代表,是“學霸”一樣的存在,成績永遠是班上前三,學校前十,上課的時候從來不會打瞌睡,也不會因為身后的同學惡作劇鬧出的聲響而回一下頭。政治和歷史課本熟悉到可以隨便說出每個知識點在哪一頁,每次期中期末考試頒獎都能輕而易舉的拿回5張以上的獎狀,內心有著屬于那個年齡段小小少年的傲驕。

高中時候叛逆心理和厭學情緒達到了最高點,青春期特有的浮躁和悸動充斥著整個身體,自己再也無法靜下心來學習。成績一落千丈,父母和家人都無法接受,以前都習慣了別人拿我作為榜樣,是傳說中的厲害的隔壁家的孩子,漸漸變成了你不要像某某一樣不好好練書,估計大學都考不上。心里的落差是有的,但那時候的自己不以為然,固執的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與整個世界對抗。

17歲的時候,與那年經歷南方冰災、藏獨、汶川地震、毒奶粉等水深火熱的其他中國人民一樣,我升入了高三,即將面臨人生中第一次戰場。18歲那年,我參加了第一次高考,不幸的是以失敗告終。19歲的時候,通過復讀最后三個月的努力,我勉強混進了一所本科院校。

整個高中對于我來說,基本上只有兩個關鍵詞,一個是籃球,那個時候瘋狂的癡迷著休斯頓火箭隊的麥迪,時常逃課去打籃球和看他的比賽。總覺得一個人可以把自己的興趣愛好變成職業,并有所成就,是一件看起來很酷的事情。另一個關鍵詞便是書,當然肯定不是教科書。高中的每個晚自習,當周圍的同學征戰于題海,或冥思苦想,或抓耳搔腮時,我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那段時間看的書很雜,從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到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從蔡駿的《貓眼》、《神在看著你》到海明威的《老人與海》,從郭敬明的《悲傷逆流成河》、《幻城》到四塊錢一本的《花火》、《愛格》、南康白起的《浮生六記》,各種各樣的東西,但我從來沒有像寢室其他同學那樣在被窩里打著手電筒看天蠶土豆之類的網絡修仙小說,總感覺這類小說實在像老太婆的裹腳布又臭又長,無聊透頂。我看的大部分書都是自己買的,那時候為了省錢買自己喜歡的書,經常要節省本就不多的生活費,有時候甚至要餓肚子,或者只吃米粉、蘭瓜餅之類相對便宜點的東西,但是每次買一本新書都會感到無與倫比的滿足,仿佛一切都值得。買書的次數多了,就自然而然的跟學校書店的老板熟絡了起來,每次有什么好的新書他也會主動介紹給我,給我打折或者少一些零頭,那時候總感覺書店老板才是我的知音,猶如伯牙遇到子期一般,現在想想這不過是他的營銷手段罷了。買的書多了,班里的甚至是隔壁班的同學都會時不時的過來找我借書,雖然很多都是有借無還,但是自己喜歡的書能與同學一起分享實在是一件快樂的事,但那時候更多的是希望能遇到一個懂我的朋友,不讓大家從心里給我貼上“上課總是不聽講,看課外書的家伙“這之類的標簽。不過在我高中畢業離校清理東西回家的時候,剩下的書還是滿滿當當的有整個出租車的后備箱。讀書的時候有一個習慣就是在自己喜歡的或者是認同的地方做一些批注,然后在自己的日記本上寫下自己的感想,現在這幾本寫滿青春與回憶的日記本還安靜的躺在家里的柜子,但我再也沒有打開過它們,有些時光或許更適合用來珍藏。

初中、高中那會熱衷于寫點東西,初中的時候在校刊上發表過幾篇詩歌,高中的時候僥幸拿過幾次學校、市里、省里的作文獎,有時候還范二的想到時候把這些榮譽證書那給我兒子,說老爸當年也是有追求的人,這樣就可以輕松避免每次我爸說起他年輕時的往事總是換回我懷疑眼神的尷尬場面,因為鐵證如山,事實勝于雄辯;在一些不知名的雜志上有個幾篇豆腐塊,拿過幾次稿費,就天真的以為自己長大后會是很厲害的人物,于是不知羞恥的在高中同學的畢業紀念冊理想一欄里寫下要成為中國作家福布斯排行榜第一名的愿望。后來,其實沒有后來,高中畢業復讀考上了南方一所不知名的本科院校,和大多數人一樣肆意揮霍自己的大學時光,上課睡覺,下課打游戲,因為孤單寂寞談一場似是而非,畢業說分手的戀愛,拿著父母的錢心安理得的買名牌,出入各種場所,去很多地方玩,以增長所謂的社會經驗為理由進行自我安慰。大學畢業了,做著一份自己不喜歡但是待遇還過得去的工作,只是總是會莫名其妙的在某個下雨的午夜醒來,然后輾轉反側再也無法安然入睡。

前幾天,和高中時坐我前面的一個女生聊天,突然聊到各自的理想,她問我說,文姐(我高中時的外號,因為本人那時作為男生長得過于清秀,多次被評為“班花”,于是大家就給我取了這么個外號),記得你當時的夢想不是要成為作家寫書嗎,現在還在堅持么?我笑了,打過去一串字,夢想都是用來騙小孩子。老子現在要的是RMB和一個美麗的菇涼。然后她回我一句狗血的臺詞,夢想總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雖然狗血,但我一時間竟無言以對。總聽人說勿忘初心,但這是多么難的一件事情。人活在世上又怎么可能不在意世人的眼光,不受世俗的紛擾呢。所以更多的時候,我們都是在走那些既定的路,考一所好大學,找一份好工作,買車買房,娶一個好姑涼,生一個胖娃娃。背負著父母和家庭的希望,去與別人比成績,比工資,比條件,成為大家希望看到的那樣,但是什么時候我們才能停下腳步,問問自己的內心快不快樂,問問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太多的時候我們是在為別人而活。其實直到現在,我還堅持著寫作,只是不再有成為什么的執念,更多的是把他當成一種愛好,一種傾訴和宣泄的方式。

每年到生日的這一天,我都會有些不知所措,因為時間的年輪又走了一圈,我又大了一歲,我的經歷與心智似乎也成長了一些,但我卻始終是記憶里那個喜歡回頭看的少年。聽人說,一個人如果喜歡懷念過去,那說明他現在過得不夠好,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這樣的人。這幾天反復做著一個夢,我獨自在無人的站臺等車,每次都會有一個穿著白襯衫的單薄少年透過列車的窗臺對我笑,我拼命的沖他揮手吶喊,奔跑追逐,直至筋疲力盡,可是那輛有著斑駁銹跡的列車卻始終沒有停下過。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會從夢中驚醒,眼眶會有不知名的液體流出。我想,時間的列車是不會為任何人停留的吧,它只會在清晨第一縷陽光里流逝,從你逐漸泛黃的指縫間溜走,在你越發蒼老的臉上留下印記,讓你雙鬢的青絲染上一抹斑白。但它似乎也是公平的,它褪去了你的青澀,也帶給了你成熟;它帶給你失敗與迷茫,也教會了你成功與信仰;它帶給你考驗與挑戰,也讓你漸漸在這個過程中將付出變為了收獲;它讓你遭遇低谷與災難,也讓你看清了身邊很多的人和事;它帶給你分離與痛苦,也讓你明白了誰才是真正愛你,能夠陪你到最后的人。

在我17歲時,我從未想過自己二十幾歲的樣子,因為我知道過多的想象都是徒勞的,時間終究會將答案揭曉。二十歲生日的時候曾偷偷許下過愿望,希望自己在25歲之前能遇見一個愿意陪我把《一公升的眼淚》看十遍,會將我所有的日記都讀一遍,愿意聽我用拙劣的吉他水平彈唱的姑娘,不幸的是我始終還沒遇到,吉他倒是越彈越好了,但我并沒有放棄。回想這二十幾年的光景,就像《七月的夏天》歌詞里面說的,我愛過一些人,說過一些謊。也去過一些地方,聽過一些彷徨。我們每天匆匆忙忙,行走于路上,冷漠的注視著對方,又有誰會在意你的心里是不是住著一個人,受過一些傷。我時常提醒自己,你要做一個不動聲色的大人了,不準情緒化,不準回頭看,但卻還是會忍不住偷偷想念。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我會遇見一個人,她能觸動我心底最柔軟的地方,我們能讀懂彼此眼里的憂傷。關于明天,誰知道,又有什么好過多考慮的,只愿歲月靜好,塵世安穩。

寫給自己

左岸記:回答有什么,是靠觀察。回答要什么,需要對自己的內心做拷問。回答能放棄什么,還需跟著靈魂去想象未來。除非心死,丟掉的總是要再尋回,因為你的念念不忘。其實,“考一所好大學,找一份好工作,買車買房,娶一個好姑涼,生一個胖娃娃。”這些都不是容易的事,哪怕是其中的一項。它們應該是和夢想,和初心一樣重的美好的一部分。如何能不為別人而活,那就是自己足夠的強大,什么是強大,就是堅定自己現在所做的,它指向你可期盼的未來,安心地堅守。

周成文

你要做一個不動聲色的大人了。不準情緒化,不準偷偷想念,不準回頭看。去過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聽話,不是所有的魚都會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微信號:qq425873615 weibo: http://weibo.com/zcw201314

极速赛车走势 河北燕赵排列7 管家婆论坛四肖期期准开奖结果 大众麻将游戏下载免费 全民彩票计划新快3 山东山东十一选五走 湖南快乐10分 河北20选5开奖官网 c罗意甲射手榜 南粤36选7 九游棋牌游戏大厅下 …? 河南快3技巧第二天 查吉林十一选五前三和值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