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愛美女差點丟江山,王石,會遭遇喬布斯時刻嗎?

2015-12-22 . 閱讀: 2,245 views

“我,以及萬科管理層堅定地與王石主席站在一起;王石主席的態度,代表了全體管理層的態度。萬科會守護好中小投資者的利益,盡到信托責任,并提醒各類投資機構注意風險;寶能系的敵意收購不會成功。”——郁亮

一直關注萬科的股權爭奪戰,雖然這跟我們普通投資沒有什么直接關系,但通過這事,你可以看到許許多多頂尖高手的故事。特推薦樹澤的這篇文章,同時推薦@樹我直言這個公眾號,喜歡理財的讀者可以關注一下,這是朋友推薦的,也推薦給大家。

文/樹澤

誰是導演誰是演員,誰是誰的誰家人?

從某種程度來說,散戶嘴里的超級主力、刷爆朋友圈的趙太爺家人、還有某位“暢銷書”作家筆下的羅斯柴爾德家族,其實本質上說的都是一回事。在一個信息不對稱且信息容量過大的多重復雜博弈中,陰謀論和簡單歸因,最簡單、最方便理解,所以可以最快速占領市場。可是,如果真的有這么一個一手遮天的東西存在,它怎么可能在無處遁形、比27層凈化更透明的全息互聯網時代隱形呢?一山更比一山高,螳螂捕雀,黃雀在后,黃雀后面有獵鷹,獵鷹后面有獵人,獵人后面,又有執法隊,執法隊背后,有輿論監督,沒有一方是終極力量。無論是商業戰爭還是市場博弈,它和大自然其實沒有根本區別,最后其實是一個相互制衡的結果,只有平衡才有持久的穩定。人們頭腦中總是臆想有一個控制世界的羅斯柴爾德家族,其實這個羅家人是根本不存在的,這個道理,前兩天在山西太原強勢擊退陰謀論的中國大媽,在歲月的洗禮中,都已經明白了。

王石

王石究竟錯在哪?

很多人占領道德高地,懷著情緒態度,帶著八卦眼光,說王石同志旅游演講泡鎂鋁,結果用追美劇的方式來看待萬科的寶能的史詩對決。這像極了當年溫布爾登草地上的費德勒和納達爾,一個是一代球王君臨天下為榮譽而戰,一個是草莽里殺出個無名英雄初生牛犢不怕虎,在熊熊燃燒的欲望之火下,向巔峰發起挑戰。2008年,我在奧林匹克森林公園主持奧運會網球項目,有寶貴機會全程觀察了球星們的訓練,費德勒基本是不練球的,只是每天固定時間出來熱身,但是納達爾是在8月北京的驕陽似火之下,全天無休的刻苦訓練。最終,費德勒早早出局。居安思危的警鐘,其實早已開始回蕩。

正如簡愛中那句名言:每個人以自己的名義向上帝負責,而不能要求他人承擔什么。王石選擇什么樣的生活方式,完全是他的個人選擇,以自己的名義向上帝負責就可以了,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但假如是站在萬科,站在一家公眾公司的角度,智者千慮的萬科陷入今天的股權之爭,可能只是因為當年一個看似不起眼的蟻穴:股權結構。正因為這家公司質地優良,發展穩健,而本身股權結構又過于分散,按照“能用錢買的東西都不貴”的資本邏輯,這頭稀有的白犀牛,或早或晚都是一定會被獵人盯上的。那么問題就來了,如此一家好公司,為何股權竟然如此分散?其實,這根本不是不務正業泡鎂鋁泡丟的,恰恰正是在三十年前,王石為了避免誘惑,自己給自己套上的“緊箍咒”。

煽動翅膀的蝴蝶

1988年,萬科進行股份制改造。王石作為創始人、管理者,確實是有權得到部分股權的,但是他在那一刻歷史岔路口的選擇,為日后的三十年,埋下了一個巨大的伏筆。在《道路與夢想中》,關于為什么放棄股權,王石自己是這樣寫的:

一,社會價值取向。‘不患寡,患不均’是中國社會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社會也向來有種仇富心態。個人突然有了錢,會把自己擺在一個極其不利的地位,尤其像我這樣愛出風頭,天馬行空獨來獨往,如果很有錢,弄不好會惹來殺身之禍。在名利之間只能選擇一項,或默不作聲地賺錢,或兩袖清風實現一番事業。我選擇了后者。

二,是討嫌暴發戶形象。少年時代閱讀雨果、巴爾扎克、狄更斯、莎士比亞的作品,反感暴發戶。當自己可能成為這一類人時,自然采取回避。

三,是家族沒有掌管財富的DNA。我祖籍安徽,但從來沒有回去過,股改過程中,專門翻閱了家鄉堂弟寄來的族譜,上溯20代,農民世家,沒有一代成為地主的,我沒有信心對錢財妥善處置,傳統農民有錢了做什么?修祠堂,娶小老婆,賭博。

王石在當年主動給自己戴上了一個緊箍咒,這到底是不是一個當年犯下的“錯”?假如歷史可以像游戲一樣重新讀取存檔,那么是不是重來一次,當年就有更好的選擇呢?按照當時的規定,在萬科4100萬股的股份中,萬科職工股應得的股票約500萬出頭。這部分股票按照深圳市政府辦公廳下發的文件,只能有10%允許量化到個人名下,其余的由集體持有。你會發現,按照當時的政府文件規定,個人能拿到的職工股上限不過50萬股,占比僅僅1%。幾十年的滄桑巨變,這部分股權到今天怕是依然杯水車薪。該來的總是會來的,“白犀牛”是否能逃過獵人布下的天羅地網?那些在資本市場縱橫馳騁的其他奇珍異獸們,是如何躲避獵人們的陷阱的呢?

王石會重蹈喬布斯的覆轍嗎?

1985年,此刻,距離王石放棄股權還有三年。在這一年,喬布斯被他親手創建的蘋果公司掃地出門。假如說,王石看待萬科就像看待自己的孩子,生怕被門口的野蠻人抱走;那么對于喬布斯來講,這是流淌著自己血液的親生骨肉,把自己一腳踹出了門外。那一年,喬布斯剛剛三十歲。面對眾叛親離的場面,喬布斯哭著摔門而去。而且,他賣掉了手中所有的蘋果股票,從此決定,一刀兩斷。

其實在故事的一開始,誰也想不到喬布斯會被蘋果掃地出門,當年喬布斯還稱不上是蘋果的精神領袖,為他加持護法的,恰恰就是數量巨大的股權。1976年創業之初,喬布斯和他的好基友,另一個史蒂夫,沃茲,在車庫中創辦了蘋果,倆人各占有46%的股權。可是,這兩個極客天才少年卻不懂商業,直到一個叫做馬庫拉的天使投資人加盟。馬庫拉把他的商業思維,注入到這個被咬了一口的“爛蘋果”中,在那一刻,喬布斯、沃茲、馬庫拉,各占股權26%。

馬庫拉時任蘋果公司CEO。天生驕傲的喬布斯,始終堅持蘋果可以有一個更好CEO人選,不知道當年的喬布斯是否也如今天面對潮汕人的王石,在心中默念著,其實你不配。喬布斯開始了為蘋果尋找新爸爸的旅程。1983年,這個新爸爸的人選,終于落在了百事可樂的總裁,斯考利的身上。在那一刻,人類群星閃耀時的偉大瞬間出現了,面對車水馬龍的美國都市街景,喬布斯對斯考利說:你是想一輩子賣糖水,還是和我一起去改變世界?

面對Mac II不佳的銷量,喬布斯執意降價,發難新科CEO斯考利。而斯考利和蘋果則認為,別說生產力工具了,這臺Mac II根本就是一個玩具,連基本的運算能力都不過關,降價只會更進一步危及公司的經營。此刻,剛剛被罷免的馬庫拉選擇了和新CEO斯考利站在了一邊,他們聯手放逐了喬布斯。即使在喬布斯手握大量股權的時刻,依然敵不過同盟的倒戈。

時至今日,華潤、郁亮、安邦保險..白衣騎士中,是否會半路再殺出來一對馬庫拉和斯考利?是不是太陽底下,真的沒有新鮮事?答案,要交給明天的太陽。

誰是最聰明的職業經理人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今天成功創業,登上世界之巔的商業新貴們,都是“職業經理人”,因為他們持有的股份比例都很低,他們并不能完全“擁有”一家公司。阿里巴巴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IPO文件時披露:日本軟銀持有34.4%股份,為最大股東,雅虎持有22.6%股份,馬云僅僅持有8.9%。同樣的例子,也發生在馬化騰的身上,持股比例早已跌破10%的小馬哥,在騰訊股價上漲的過程中,卻還一路拋售,他擔不擔心自己被趕出騰訊?甚至這個星球目前碩果僅存的投資大師之一巴菲特,在伯克希爾哈撒韋的持股比例,都長期維持在只有20%左右。這些“職業經理人”們,他們怕不怕門口的野蠻人?他們擔不擔心那些一夜暴富的強盜,破門而入,搶走自己的孩子?

其實秘密都寫在了股票的背面,那是一個你從表面看不到的東西,叫做投票權。美國資本市場,允許股票執行雙層結構,通俗來講,雖然是同樣的一股股票,但是創始人持有的那一股,具備10倍甚至20倍的投票權,這個投票權可以保證創始人即使在持股比例很低的情況下,始終占據董事會中的有利地位,永遠避免被驅逐的命運。馬云執意把阿里從香港搬家到美國,意義也在于此。加持了這樣一面護心鏡,他們可以跟著貝爾去冒險,他們可以登得遠山,他們可以駛向大洋,他們被困可以呼喚火星救援,他們也不擔心星際穿越之后控制權被別人奪走。于此同時,大量股份向中小股東出售,而絲毫不用有任何擔心,所有人來共同見證一家卓越公司的發展,大家在基業長青中與公眾分享創造的價值和財富。

沒有尋求投票權的保護,是不是也是王石犯下的錯?恐怕他也并沒有選擇權,這是歷史做出的選擇。

明天的太陽

1985年,喬布斯被蘋果放逐。同年,蘋果的股價開始上漲,從15美元,一路躥升到了82美元,這一切僅僅只花了兩年時間,蘋果的股價上漲了接近7倍。而且這一切,都是在喬布斯離開之后發生的。難道,是因為喬布斯的存在,導致了蘋果業績的溫吞,股價的長期低迷嗎?

1996年,蘋果深陷泥沼。這家一度風頭正勁的新貴,市場份額也由鼎盛的16%跌到4%。危難時刻,喬布斯又重新被娘家人請回來,這一次,他是雷霆救兵,也是為愛接盤。喬布斯回來之后,蘋果的處境并沒有好轉,反而加深了股價探底,在1997年底,蘋果的股價反而比1996年初又下跌了50%左右。

在喬布斯重新執掌蘋果的歲月里,在洗了一次互聯網泡泡浴之后,蘋果的股價雖然突破了100美元,創出了歷史新高,但這也未必是喬布斯的功勞,蘋果也很快跟隨其他的IT公司一起,花開花謝,這一謝,又是七年之癢。2007年,蘋果推出了劃時代意義的Iphone,從此,全世界進入移動互聯網的時代,蘋果也一躍成為了當今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后面的輝煌,都如昨日重現,絲絲如耳邊輕語。我想起了當年喬布斯在人生低谷時說過的一句話:不要灰心失望,你的劣勢,終有一天會變成優勢,因為世界在變。正如喬布斯本人的這句話,蘋果的輝煌也許并不僅僅是因為喬布斯的卓越,也許只是因為等待,他終于等到了一個屬于它的偉大時刻的到來。

喬布斯領銜的蘋果,王石帶領的萬科,優秀的企業、卓越的創始人,到底誰成就了誰?每個人,也許內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最后,我想引用《浪潮之巔》來作為本文結尾,那些偉大的企業,其實不過是站在浪潮之巔上的弄潮兒,他們在歷史的轉角,正好踏在了浪尖之上。推動浪潮的,天下大勢,浩浩湯湯。

明天,新的風口和太陽,又在哪里?

 

附:許樹澤,第一財經主持人、央廣中國之聲評論員。曾現場全程主持08年奧林匹克賽事及頒獎,曾訪談“中國最佳商業領袖獎”等傳統產業領袖,及福布斯中國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等青年才俊。現運營樹我直言,關注行業風口,對市場金融和前沿趨勢保持學習和思考。請搜索 shuzeshiwo ,添加關注:)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七星彩七星球开奖 快3网 一分赛车在线计划 广东十一选五免费人 明星麻将三缺一单机版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官网 幸运飞艇开奖网 福建2020021期开奖 辽宁十一选五 球探比分足即时比分 3d开奖结果双色球 pk10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