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放不下和舍不得

2015-11-15 . 閱讀: 3,393 views

秋深冬初,來不及盤點一年的收益,就開始擔心寒冷是不是扛得住。銀杏的金黃剛剛在藍天白云里恣意耀眼,雪就湊了熱鬧,有些夢幻般的靜默。

那天見到一句話:“等你不停的描述你曾經的輝煌,只能說明你老了。”老話說,好漢不提當年勇。大致說人到晚年,自然嘮叨的都是曾經。但這句話卻直愣愣的說著中年,或許到了中年還學不會靜默淡然,要么是現如今活的不怎么順遂,要么就是不知道后續怎么活了。

有個朋友,順水順風的那幾年,閱盡江湖事,闖過最險灘。在我看來,經歷的傳奇,一半是確實存在,一半疑似自己的涂繪。這兩年,大形勢不好,又被自己人挖了坑,羽翼凋零,慘淡度日。據說滿清貴族落魄時,“爺”的架子是倒不掉的,人倒勢不倒。這朋友依舊吆五喝六、五馬長槍,喝了些酒,通常就開始受迫害妄想癥,將自己的慘烈描繪的像個仁至義盡的大俠,筋疲力盡、內功耗盡,殺敵遍野,最終卻被自己的人窺伺良久,背后中刀。我經常腦補他說的畫面,該是古龍武俠最多的場景:

……

雪住,風止,冷到骨……

麻衣,素白,無塵,有血……

星星點點,皺眉,老了么?

東方南,努力咽下胃里泛出來的血,原來血的口味和味道差異這么大,聞慣了血,都是對手的,這些年甚至有點喜歡那個味道了。

累,手里的刀,永遠不沉,但覺得冷……

不能倒,咳一聲,挺了腰桿,標槍般直。周遭尸體和傷的,都凝固著,這讓他很滿意,他們不敢動,因為自己還站著。

那些扭曲的姿勢,充滿莫名其妙的美感。

東方南,瞇眼、抬頭,遠處一棵樹,該有百年了?葉子掉光了,佝僂著在雪地里,黑黑的。

推倒它,熱氣又從腳底泛上來,他估算了一下,到那棵樹三十九步半,當下功力,在二十七步,就可以掌劈了它,還保證自己還能走回馬前。

馬能帶自己回去,有老白汾、有絲被、有江南的女人,很香很柔軟很溫暖……

第七步,東方南覺得熱量在流失,一把刀,在自己胸前看得到尖,是自己鬼谷莊的,因為是自己設計的樣子,刀尖怪異的弧度,叫詭計,他起的名字。

東方南想怒吼轉身,震斷刀身再擊碎喉嚨,他保證用不了一秒。

“為什么?”,他累了,問的自己都驚奇。

“你是莊主,你還要勝,我們累了……”

沒有老白汾,沒有江南美女,東方南不想這些了,“我也累了。”

他不想知道背后是誰,瞇眼,那棵樹還在那;

“下次我一定劈了它。”

……

腦補怡情,怕是成了自己人生的編劇,把自己的過往編輯的越好、虛幻的越真,最后編劇都成了悲劇。江湖很累,人很無情,人還要活下去,這或許才是人最大的問題。放不下都是舍不得,舍不得都放不下。

成功永遠是個求因果的事情,人生卻不得不學會了因果。想來朋友的輝煌是實打實的,失敗卻是虛幻的。能叫輝煌的都是曾經或是未來,永遠談不上當下,所謂的成就感,也就是登頂瞬間的釋然而已。被人算計,唯一可說的,該是沒有學會保護自己,或是用成功代替了活生生的人生。

有些人的斗志,來自于敵人,有些人的斗志,純屬來自于被迫害妄想。將世界放在自己的對立面,要么激發滿滿的激昂,要么就成了純粹的失敗者,心思里的憤懣和多思。放不下過去,自然舍不得面對當下。舍不得面對當下,自然也沒有未來。成功的偶然與失敗的必然比起來,總是看似閃亮,實際卻不堪一擊。我們都是烏合之眾,于是輝煌害起人來,比失敗還可怕。真正能認清自己的,都是失敗,真正讓自己失當的一定是輝煌,真正毀了一個人的,就是曾經輝煌如今落魄。

放不下的就背負上,舍不得的無非是不給當下機會。沒有誰不愿意活在當下,只有不愿意面對當下而已。朋友無非是在該正規管理的時候,選擇繼續延續之前的創業精神;在該給予員工未來的時候,只有他一個人的未來;真不是朋友的當做朋友,真朋友卻因為自己的得意忘形遠離他的喧囂。

慈善有果,慈悲無因,真施舍不怕假乞丐。得不到怕是因為舍不得,放不下多少是因為現在沒什么東西拿的起來。講舍得的,都是放得下,和知道應該放下什么的;講放下的,都是知道什么東西可以舍,什么東西可以得。不必因為對手或是曾經的輝煌,讓今天的自己充滿斗志、戰斗到底。而是今天的自己面對當下,選擇該選擇的,踐行該踐行的,然后讓自己有放得下的理由,去掉舍不得的想法。

止思,不是面對當下“止”,而是面對未來“止”,面對過去“止”。誰的江湖,都是一個人的江湖,所謂的血雨腥風、敵死我活,說到底還是自己的事情。人在江湖,江湖就是自己。

夏天放不下,秋天來不了,秋天舍不得,冬天也就讓你感覺酷冷難當,毫無希望。

不念過去,不畏將來

左岸記:心如何安住?金剛經中說:「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那是不悔、不爭、不猜的意思,也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不念過去,不畏將來。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极速赛车走势 吉林快3 电竞比分网1zplay api 3分彩下载什么软件 亚金配资 北京澳客竞彩比分直播 大众麻将在线打 澳洲幸运10微信大 股票融资比例高说明什么 皇冠比分app下载 伟大魔术师 500万彩票比分直播 大赢家篮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