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小小的心,深深的愁

2015-10-13 . 閱讀: 2,057 views

文/酸棗樹

我一直覺得自己算個細心的媽媽,對于兒子的一舉一動都能理解和體會,直到昨天晚上兒子那感情豐富的表現,我才覺得自己其實很多時候都是誤解他的。

自從來神木上班以后,我跟兒子又開始了兩地生活,我們對彼此間的依賴和思念又被距離無情地拉得很長很長。因為工作原因,我周六晚上才到家,今天周一早上七點多已經坐到了辦公室。滿打滿算,跟兒子在一起的時間不到35小時。每次臨走時,我會提前一天就跟他說,讓他有個心理準備,不至于讓傷悲來得那么突然。我從來不愿意像很多大人哄小孩一樣騙他,我希望他明白有些事情是必須要面對的,比如我們母子之間每次的離別。有時候會覺得有些殘忍,但這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因為他的媽媽還沒有能力做到每天都陪著他快樂長大。

每次我回家,都會打亂兒子平時規律的作息時間。比如,他會不按時睡覺、不好好吃飯,會盡可能多的跟我在一起,盡可能多的給我撒嬌、耍潑。為此,親近的人都說我寵他,說我總有一天會把他寵壞,但我知道我跟兒子之間的底線,我不愿意一周兩天的相處時間,都給他留一副兇巴巴的面孔,更不愿意讓孩子失去了不可多得的撒嬌機會,畢竟他才只有26個月,有些東西原本就是他該擁有的,我不想看到小小的他懂事得像個大人,那就太不正常了。況且,從總體來說,他是個懂事的寶貝。

昨晚10:40,婆婆已經睡了,妹妹也睡意濃濃,勞累了一整天的我也困得眼皮打架,只有兒子依然精神抖擻,拉著我陪他鉆在被子玩躲貓貓。玩到十一點多,好不容易把他哄好,他又開始讓我給他講故事,直到把床頭的故事書都講完,他依然沒有睡覺的打算,雖然我看見他已經瞌睡得快撐不住了。“媽媽,我要尿尿!”“媽媽,我要喝奶!”“媽媽,給我講故事!”……他不停地提著要求,也不停地坐起來,然后再躺下,似乎有意讓自己盡量不要瞌睡。我實在被他“折騰”得不行了,就疲憊地說:“趕緊睡覺,要不媽媽就先睡了。”然后,我閉上眼睛,不再理他,等待他也跟我一樣很快入睡。

過了大約五分鐘,我聽不到他再有什么動靜,小小的身體背對著我,呼吸勻稱而安靜。“終于睡著了。”我想。然而,當我偷偷瞄他時發現,兩片小小的嘴唇擠在一塊,不停地抖動著,眼淚在紅紅的眼眶里打轉,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他在忍著不哭。“豆寶,你怎么了?”我輕聲問道,聲音中還帶著幾分睡意。“哇!”的一聲,他哭了,什么也沒說,轉身把我的脖子抱得緊緊的,忍了好久的眼淚終于奪眶而出。小小的身體在我懷里委屈地抖動著,眼淚順著臉頰流進了耳朵里,直到那哭聲變成了抽泣,卻仍然一句話也沒說。

“你是不是怕媽媽走了?”我含著淚,試探地問。沒想到,這一聲問候讓原本啜泣的他再一次放聲大哭:“我要照(看著)媽媽……”原來,他知道睡醒來之后媽媽就不見了,所以就一直忍著瞌睡照媽媽,為的就是留住媽媽,或者再跟媽媽多呆一會兒。“媽媽今晚不走,明天早上走,晚上還可以跟豆豆睡一夜呢。別哭了,要不媽媽也哭了。”我說著。于是,他不哭了,緊閉著雙眼,睫毛上閃爍著的淚珠,順著臉頰靜靜地流到耳朵里,兩片小嘴唇依然劇烈地抖動著。不一會兒,他睡著了,睡夢中還拉著常常的呼吸聲,那聲音充滿了委屈。

看著熟睡的兒子,我再也忍不住了,也哭了。其實,我就是個小女子,眼淚多得要命。早上5:20,鬧鐘響起的時候,兒子竟然也醒了,盡管昨晚十二點多才睡著,盡管不理解他的小姨一再認為,那是小孩子在臨睡前的哭鬧。他依然撒嬌,使勁渾身解數拖住我。“我脖子癢癢”“我腳疼”“屁股也疼”“媽媽給我揉”“我要喝奶,媽媽去和奶粉。”……直到再次被睡意侵襲,他才面帶微笑進入夢鄉。然而,因為擔心媽媽離開,總是睡不踏實的他,七點就醒了,然后是絕望地哭鬧,再然后就是接受現實以后的安靜。帶著疲憊、倦意和絕望,瞅著電視上跳動的熊大熊二。

返回單位的路上,高速公路兩邊的沙丘此起彼伏,正如每次回家時看到的一樣。正是那一連串黑影,將我跟兒子連在一起,又阻隔到兩地。我想起,每次兒子不跟我通電話,不跟我視頻的情形。一直以來我都認為,他在責怪這個不稱職的媽媽,現在才明白:他是因為我不在身邊,沒指望所以也就不奢求。“假裝的堅強,偽裝得細膩,直到最后無法逃避時才感情崩潰。這次第,也許只有為娘的能懂。”這是我在兒子睡著后,發在朋友圈感慨萬千的情緒濃縮。真覺得自己婆婆媽媽,但卻無法避免地被擊中了軟肋。

孩子溝通

左岸記:溝通的第一要素,傾聽。只要大人不著急地下判斷和結論,認真聽完孩子想說的話,我們往往會有巨大的發現。

附:每個童年都是成人給的

文/易水寒

無論萌與不萌,只要是孩子,都顯得可愛;漫說人類,就是小狼、小獅子、小藏獒和小鬣狗,也顯得可愛。那是因為他們(它們)沒有攻擊性,無害人心,無抵抗力。無辜的眼神,遲緩笨拙的動作,嫩嫩的皮肉,顯示出在整個社會架構內,他們是最脆弱的一環。隨便一個成年人或者一個成年動物,都能輕易將其置于死地。說他們可愛,是自覺不自覺地站在了主宰者的角度。

每一代孩子有每一代孩子的苦痛和歡喜。我不知道孩子是否愿意跟大人們比童年,但我知道很多大人喜歡跟孩子比童年。標配說法是,你們有智能游戲,但沒有河流、山川,看不到星星,享受不到鮮花野草的芬芳。我們貧困,饑餓,但精神生活豐富。你們要什么有什么,但孤獨、自大,以自我為中心。我們的童年值得懷念,你們的童年乏味單調。

我曾問女兒,你童年最快樂的事是什么,最不快樂的事兒是什么?并簡單說明理由。答案是,快樂一.在澡堂里吃餅干。因為平時不愛吃飯,姥姥為迫其吃飯,就限制她吃餅干,去澡堂時姥姥為了不讓她亂跑,會拿餅干穩住她;快樂二.不吃飯;快樂三.滑冰。不是穿著滑冰鞋在溜冰場上,而是冬天在學校操場上凍得很結實的冰上滑;快樂四.跳繩比賽。因為跳繩水平高,有成就感。不快樂的事,一.吃飯;二.做那些莫名其妙的逆天的課外練習題;三.媽媽命令收拾東西;四.出去旅游時爸爸媽媽總是不讓她到自己想去的地方,說不安全。感覺自己被約束;五.劉梓桐來咱家玩。劉梓桐是小表妹,每次來都把她的玩具搞得亂七八糟……

孩子的快樂與不快樂,基本沒有什么內在聯系和邏輯性,而是憑直覺。你認為重要的,在她那里一點都不重要,你認為不重要的,在她那里也許非常重要。她有可能記一輩子,并因此影響了未來的價值觀。我們對他們的世界的打量與概括,完全是想當然,從自己的角度感慨與感懷,這種感慨在孩子那里也許很可笑。你的青山綠水,你的鮮花野草,他們根本不在乎,他們自有屬于他們的快樂。

更重要的是,孩子們對自己的童年并沒什么選擇權、主宰權,甚至沒有發言權。所有人的童年都是他們的長輩那一代成年人帶來的。你小的時候家里很窮,忍饑挨餓,那是你自己愿意的嗎?現在的孩子只會打電玩,電玩是他們自己發明的?設備是他們自己生產的?還不都是由成年人提供?原先的河流變成臭水溝,綠地抹平,建起一座座樓房,環境越來越惡劣,難道是孩子們的罪過?或曰,我又沒參與破壞環境,是其他人破壞的,我也恨他們。但你是成年人,有行動能力,作為整個社會體系中的一員,既然沒有阻止、無法修復,作為孩子心中的“天”,你也是有罪的。所有孩子的童年都是所有成年人給他們的。你不能給了他們你認為糟糕的童年,然后還笑話他們。

孩子多無辜啊。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安徽快三二码遗漏一定牛 圣农发展股票今日行情 江苏麻将官网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摇奖 澳洲幸运5开奖预测器 99822皇冠比分手机 重庆时时彩组选走势 内蒙古11选5奖金 篮球比赛比分预测 快3走势 山西十一选五前二直选 幸运pk10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