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故事外的故事才是生活里的生活

2015-09-30 . 閱讀: 3,006 views

文/圖 韋宇教

8月23日,處暑。被“閱兵藍”環抱下的北京,早晚開始有了涼意。

周五與小川去黑松白鹿吃了告別宴,席間不免俗氣的又聊起了工作和生活,還有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未來。他要離開呆了三年多的地方,從東四環殺進北二環,再殺進東五環。我看得到他的頭上生出了熠熠生輝的點點煙氣,然而他并沒有多大的愉悅感,因為這一切終將與他無關。因為他原先的廣告公司要搬到東五環,可他住在北五環,他實在無法忍受每天把兩個小時的時間耗費在地鐵里。于是,他選擇了辭職,選擇了再次尋找和出發。

秋意

這一年的夏秋之季,我們陸續開啟了新的選擇之旅,卻難言好壞、對錯、成敗。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生命本來就是一場一開始就注定了結果是“逝去”的戰役。我們生活在各自生命的競技場上,為了生存或生活而斤斤計較或忙碌不堪,而最終“死亡”將成為等待在我們生命盡頭之岸的最終字眼。不可選擇、前仆后繼地出生,充滿希望、打著雞血地活著,最后又不由自主、無可奈何地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這就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三部曲。就像法國20世紀最重要的哲學家之一的薩特晚年回首往事時所說:“沒有任何東西曾使我感到失望,我寫過書,我生活過,我什么也不遺憾。但是,生活給了我想要的東西,同時它又讓我認識到這沒多大意思。不過,你又有什么辦法呢?”

“不過,你又有什么辦法呢?”的反問句就如同“我有一個夢想,曾經”這句話一樣,給人一種無可奈何的希望著的期許感。這種感覺,北漂的人最是深有體會。

打盹

太困太累了,先小憩一下——這是我在北京多條地鐵里每天都能看到的景象!對于北漂的人來說,每一個人都很難說清北漂對于自己而言意味著什么,原因很多,解釋很多,理由很多,答案很多。

也許是因為生存,也許是因為生活,也許是因為羞于提及的跟雞肋一樣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夢想,也許是因為一個人,也許是因為一段情,也許只是因為這個城市是北京,也許什么都不是。

一個看了我的文章《我們都有了個當初不曾料想的以后》的讀者跟我說,他北漂五年,如今回到自己出生的小縣城報考事業單位,卻愈發的迷茫。來自父母和身邊同齡人的壓力,讓他倍感煎熬。其實,每一個選擇留在這座城市和離開這座城市的北漂人,都一樣迷茫,一樣不知所措。因為對于漂浮不定的我們來說,未來是可期的,卻也是無法預知的。我們嘴里輕描淡寫地說著“不過,一場生活”,可我們的內心想的卻是“不,過一場生活”。

九月的第一天,陰沉的天空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隨之而來的可能是暴雨傾盆,也可能是天高云淡。可不管到來的是什么,生活終究只是一場生活。就像程浩在《站在兩個世界的邊緣》里說的:也許我們無法明白“活著”的意義,但是我們已經為“活著”付出了太多代價;也許我們無法實現自己的夢想,但是我們已經為夢想流下了太多淚水。我們能做的,僅僅是在這條路上走得更遠,絕不能回頭。天堂未必在前方,但地獄一定在身后。

身后

站在每天上下班必經的路口,W跟我說他要沿著這條廢棄的鐵軌,穿越整個城市,沖破所有的藩籬。但是,他可能不知道,夕陽的背后是更深的烏云,日暮的背后是更暗的夜色。也許,他只是假裝不知道。

我說,你下班后是不是忘記吃藥了,又開始肆意呻吟,不加克制地犯起矯情病了。

W說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回到起點,慢慢走著,病著,歸與不歸,只是一條路。就像北野武在自傳里坦言:無聊的人生,我死也不要。

遺憾的是,我和W,誰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成為一個有趣的人,而且是始終有趣。因為我記得曾有人如此說過:有趣,即是最大的才情。可我卻堅信:故事外的故事才是生活里的生活。

然后W打斷了我飄飛的思緒,強行插入他令我感到冰冷和窒息的問話:你說到底有多少人能選擇自己的生活?到底有多少人能實現最初的愿望?到底有多少人能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

我怔了一下,然后頓了頓,開始滑動手機解鎖,給他放了一首貳佰的《狗日的青春》:“我們的人生竟是如此相同,流干了理想的血都來不及歌頌,日子一天一天就這樣過去。”在曲終人散盡之前,我告訴W:“不忘初心,方得始終”是最沒卵用的心靈雞湯。

W說:無塵,你又給我煮黑暗料理了。其實,你知道嗎?我更喜歡喝的是村上春樹在《奇鳥行狀錄》中說的一段雞湯:“你肯定想不出那是怎樣的人生。而人一旦習慣了自己總是有求不得的人生,久而久之,甚至對自己真正需求什么都漸漸糊涂起來。我就是這樣,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偶爾會有愿望,但不多會兒就放棄了。”

在我還在回味喜歡跑馬拉松的村上春樹大叔的話時,W卻哈哈大笑,向著一號線地鐵絕塵而去。

時間走到九月,夏天已經漸行漸遠,久違的藍色渲染天空,秋蟬還在枝頭做最后的告別。我打開電腦,退掉去往海邊的動車票,訂了飛往深圳的航班,然后直奔香港和澳門。

九月的第一天,再次率性而為,任性出發。只為答應過自己的旅行,就要拿出勇氣去實現。也許,我只是厭倦了一成不變的生活;也許,我只是想途經一段陌生的風景;也許,我只是為了遇見旅途中擦肩而過的路人。也許,從來就沒有任何的因為和所以然。

人生的路

其實,不管是我,小川,W,還是我身邊熟悉或陌生的很多人,我們都在不斷地選擇離開,只是習慣了粉飾告別和生活。而我,一直記得因生活所迫只上過小學二年級的父親說過的話:腳下的路和遠處的山,除了你自己,沒有人可以替你走,也沒有人可以替你到達。

于是,我選擇了背起行囊,用秋天收割夏天,用生活換取生活,用面孔遺忘面孔,用陌生迎接新生。未來的路雖然依舊荊棘遍布,依舊難以預知,依舊不可掌控,但仍舊唯愿自己不被生活磨滅初心,一直做一個帶著勇氣和好奇出發的有趣的人,讓故事不只是故事,讓生活不只是生活。

新的生命

【作者簡介】韋宇教,80后,金牛男一枚,品牌策劃師,專欄作者。喜好文字,攝影,旅游,踢球,養貓。在策劃的江湖中,已穿梭沉浮七年。常靜坐深夜,焚香,飲茶,煮字療饑。亦是一個行者,在路上,用單反記錄生活的印跡,用文字書寫時光的細碎。站在奔三的道口,回望素履之往,愿無歲月可回頭。有生之年,感恩遇見——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左岸記:好友分享說:

很多事情,很多人,不能用簡單的對錯去衡量,因為我們要面對的,是人生,誰也不知道自己未來會遇見什么。只能憑著本能去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我們很多人,對生活的變化都懷著一種懼怕,怕未來比現在更壞,所以即使現在已經很難過也不敢主動走出去,尤其是女人。而且,會美化自己現在的生活,即使內心很痛苦,也讓自己知足。
我不知道這種忍耐是不是一種美德,但我們一生時間有限,如果有機會讓自己可以過得好一些,就善待自己吧。

我深有感悟,回復說:

只用對錯的思維會讓我們被表象所迷惑,而現實迷霧重重。
單純的忍受并不會讓自己變得更好,努力改變才會。
對未來不確定的擔心,更要把當下的事做好,未雨綢繆。
要相信自己的力量,堅強獨立,向內尋找力量。

韋宇教

韋宇教,品牌策劃師,媒體撰稿人,《樂途旅游網》/《搜狐旅游》專欄作家,《北漂期刊》特約作家,旅游達人,獨立攝影師。穿梭沉浮八年策劃江湖,煮字療饑,書無妄之語。偶做行者,在路上,用單反記錄生活印跡,用文字書寫時光細碎。回望素履之往,愿無歲月可回頭。有生之年,幸得所遇——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极速赛车走势 百亿配资 山东十一选五手机版 10分彩官网-线上平台 007球探比分即时网 比分预测推荐 上海时时彩 退市整理期股票涨跌幅限制 黑龙江六加一开奖规则 卡五星规则胡牌方式 百家欧赔即时指数 圣农发展股票分析 异域狂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