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我們都有了個當初不曾料想的以后

2015-08-22 . 閱讀: 3,575 views

文/圖? 韋宇教

“有點遺憾,李雷和韓梅梅,誰也未能牽著誰的手。一樣的是我們都有了個,當初不曾料想的以后。還好Polly它還活著,就像我們當年的小美好,它永遠都不會老,在心底不會飛走。”——題記

七月的最后一個周末,在緊鄰朝鮮的一座小城,你在一個空調開著但溫度似乎與遙控器上的溫度始終不對等的酒店里,用手機連著速度很慢的wifi,打開網頁,無意間瀏覽到一篇文章——《韓梅梅結婚了,新郎不是李雷》,然后你把空調的溫度調到了18℃,重新聆聽了三遍《韓梅梅和李雷之歌》。之后,你的手不自覺的在鍵盤上敲打著那一個個有些沉重且感傷的文字。也許,那些文字里留有一種被稱之為“回首”抑或是“回憶”的味道。只是有些遺憾,那段時光單純的幾乎空白。

回憶是一個很有韻味的詞語,不管是正的反的好的壞的酸的甜的苦的辣的,還是懷念的遺忘的幸福的辛酸的,抑或是刻骨銘心的不堪回首的,都可以濃縮在這兩個字上邊,讓你在10年20年30年40年50年直到臨死前都可以用它來留下自己的故事,寫下自己的傳說。

“韓梅梅”和“李雷”是80后最熟悉的兩個人物,伴隨我們走過了1095天的三年初中時光。他們就跟我們身邊的很多80后一樣,堅信“明天會更好”,堅信“沒有到不了的遠方”,堅信“終有一天你會成為自己當初最喜歡的樣子”,然后我們沒日沒夜的努力著奮斗著,或學習或工作,期望有一天可以出人頭地,功成名就,但現實照進理想后,留給更多人的依舊是默默無聞。

當“韓梅梅”和“李雷”在初中英語課本上成為人父人母的時候,那一代的80后有些人也已經成家立業,而有些人也許還過著光棍節。但是,不管怎么說,十幾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你可以說自己長大了、成熟了,也可以說自己蒼老了、頹廢了,你也可以后悔當初,你也可以充滿回憶。只是,不得不接受的是,我們再也回不去了。所以,我們只好面對現實。

在漫漫求職路上艱難跋涉的我們,在為完成兒時夢想而奔波勞碌的我們,在每天跟鬼子進村似的擠公交擠地鐵上班的我們,作為80后的你,是否還記得曾經的誓言和那個美麗的夢?

當年的歡聲笑語仿佛還停留在耳邊,曾經的伙伴卻早已散落天涯,成為過客。多年后的今天,是否大家,都有了當初不曾料想到的以后?

韓梅梅結婚了,新郎不是李雷。

如果沒有人提起,你是否還會記起十幾年前你我他都曾擁有過一個純真的完美笑靨。而如今,笑臉還有,卻已經沒了當初的純真。

看到這篇文章和聽完這首歌之后,你不知道用哪個形容詞來演繹此刻的感受,仿佛所有的字眼都是空洞的,因為現在的我們都不再是“韓梅梅”和“李雷”。

那些80后曾經單純、快樂的時光,也許已經永遠的塵封,留在紙上的只有回憶。

的只有回憶

現在的你,在看過許多風景,走過許多路,遇見和告別過許多人,經歷過許多事之后,終歸會走到這一天——“你會擁有一種取悅自己的能力,如同貓的尾巴,獨處的時候拿來玩樂,沒有目標的時候拿來追尋。”你說你不做夸父,也不做唐吉訶德,只是希望可以像貓一樣生活。

8月初,你坐在出租車里前往火車站,準備從身處的小城返回工作的城市。途中,你遇見了一個火車道口看護人員。聊天過程中,他告訴你他在這個道口已經工作了37年,每天陪伴他的只有手里的對講機、綠色+紅色旗、欄桿、信號燈以及火車的汽笛聲。他說他已經記不清每天有多少趟火車從他面前呼嘯而過,也記不清每天要重復“放桿、收桿”這個機械化的動作多少次。我問他,你的整個青春和大半個人生就這樣獻給了這么一片方寸之地,你沒有感到過遺憾或不甘嗎?他說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有人來做,即使我不做,也會有其他人來做。我已經快退休了,思考這些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和必要。因為,每個人的一生,自有他的選擇和應付的代價。而這些,不過,一場生活。

一場生活

你與他揮手,告別。走進列車車廂的那一刻,你在心里對自己說:生活,有時候,真的只是生活。

第二天清晨,回到你熟悉的城市,你開始準備入職的各種資料。翻出大學畢業證和學位證上的舊證件照,你窺視了一眼,除了喟嘆,就是唏噓:流年真是經不起書寫和涂抹。

這一年,你跟身邊的許多人一樣,陸續步入“三”的行列,那些曾經引以為傲的“夢想無限大”的初心日漸式微。嘴里、文字里和心里提及的所謂的夢想,連同時間一起都已成為可預見、可計算的有限的資源,而且不多了。

八月,在這個還沒入秋的城市,不管以何種角抬頭仰望天空,你都能輕易看得到頭頂的那片蒼穹,默默地懸在你視野的上方,讓你清晰地了解到自身的能量究竟會爆發到怎樣的程度,了解到自己的步履究竟還能行至多遠。但這又有什么關系,誰不是這樣過來的呢?

素有“詩人攝影師”之稱的中國著名攝影家嚴明老師在《我愛這哭不出來的浪漫》里曾說:“我們抬頭高談理想和自我救贖,低頭就要慌忙自我救助。”你看到書本里的這句話時,你突然瞥見了窗外的那抹陽光,它掠過廢墟,掠過正在興建的公寓,掠過一扇又一扇或開或閉的窗,只為目之所及的人們地驚鴻一瞥,只為落日前最后的明媚和閃耀。

明媚和閃耀

又是一段新的征程,路途也許依舊或暗或亮,或遠或近,或無邊無際,或未知未卜。就像離開那座小城前,你在學校的運動場里看到的籃球架,即將落入籃筐的籃球,空中飛舞的羽毛球,那些青春洋溢揮汗如雨的身影——這些剪影,讓你想起年少時夕陽下的奔跑,想起那些不可復制、不可重來的被稱之為“時光”的光陰故事。如今,你們散在何方?如今,你們是否都有了個當初不曾料想到的以后?

 

【作者簡介】韋宇教,80后,金牛男一枚,品牌策劃師,專欄作者。喜好文字,攝影,旅游,踢球,養貓。在策劃的江湖中,已穿梭沉浮七年。常靜坐深夜,焚香,飲茶,煮字療饑。亦是一個行者,在路上,用單反記錄生活的印跡,用文字書寫時光的細碎。站在奔三的道口,回望素履之往,愿無歲月可回頭。有生之年,感恩遇見——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韋宇教

韋宇教,品牌策劃師,媒體撰稿人,《樂途旅游網》/《搜狐旅游》專欄作家,《北漂期刊》特約作家,旅游達人,獨立攝影師。穿梭沉浮八年策劃江湖,煮字療饑,書無妄之語。偶做行者,在路上,用單反記錄生活印跡,用文字書寫時光細碎。回望素履之往,愿無歲月可回頭。有生之年,幸得所遇——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极速赛车走势 36选7最新开奖结 迅篮球比分直播 夢幻邂逅 足球比赛比分怎么算 大众麻将是哪个地区 大众麻将单机版 淘宝彩票比分直播 股票配资平台违法了会怎么处理 财牛汇配资 辽宁十一选五 五粮液股票行情分析 浙江快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