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一場筆墨官司和我的見解

2015-07-20 . 閱讀: 1,816 views

文/子軾

最近在知乎上又和人打起了筆墨官司。其實說起來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觀點不同的交鋒而已。但是思來想去還是想寫出來,請諸君共酌。

在知乎上類似“如何評價xxx”的問題屢見不鮮,在一次檢索有關錢鍾書先生的問題時看到了“文革中的錢鍾書是什么樣的人”這個問題,我并沒有回答,而是評論了一位匿名用戶的答案。

題主的問題詳情中是這樣寫的:“一篇文章中說施蟄存和錢鐘書繼承了莊老沉靜如水的哲學,無論是這沉默和不爭不管中是蔑視還是無奈,他們從文革走了過來。為什么錢鐘書撐過了文革,他在文革中經歷了什么?”

那位匿名用戶是這樣回答的:“其實,他并沒有宣傳的那么好。吳組湘先生是錢鐘書先生的同窗學友。在一次同學會上,兩位八旬的老人擁抱在一起,吳先生卻說了一句冰冷的話:‘你的著作里什么都有,就是沒有自己。’事后錢先生寄了一套厚厚的《管錐編》給吳先生:‘我的書,你都沒讀懂!’不平之氣,溢于言表。吳先生去世了,而錢先生成了一個活的神話。吳先生去世后,沒有人敢質疑這個神話。又如文革時期毆打林非夫婦,楊絳和肖氏各執一詞,管中窺豹,可見一斑。個中原委,頗為復雜。我個人認為是肖氏說法比較可信,錢鐘書當時社會關系可不一般,文革時期有人庇護。又如他自己是太祖文選英譯本負責人,如此媚上,受到沖擊也是小的。以上資料網上都可以詳細找到。我要說的是他并沒有那么好,許多不好的品質使他度過難關。但不是他一個人的錯,他再厲害,也不過是一介書生,就連主席都可以被打倒,可想而知人人自危也。那個時代,人人惶恐不安,扭曲人格。文書潦草,行文不暢,手機黨,大致意思知道即可。怕釣魚,匿了。”

按理說,這位匿名用戶的回答并沒有什么特別可以指摘之處,借用梁啟超先生評價李鴻章的話說:“天下惟庸人無咎無譽。”面對像錢鍾書先生這樣可以將其自身的學問發展為“錢學”的學者、大家,自然是有人贊亦有人貶。可是我所不平的是大家看問題的角度在我看來是有些狹隘的。

當有人在匿名用戶的答案評論中詢問錢鍾書在文革中具體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時,這位匿名的仁兄(姑且認為是位先生)的答案是這樣的:“錢鐘書文革時期做了許多不好的事,但是楊絳卻為他洗地,無中生有,中傷他人。鄙人讀書不多,據我所知老舍先生人品也是一頂一的。還有請不要斷章取義,我哪里提老舍因為自殺所以品格就高尚,那我豈不是說誰死誰高尚。確實劉少奇周恩來都整過人,不可否認。”

同時有一位叫做沈念卿的用戶這樣評論:“一個走狗,被高度評價至此,真沒白抱黨國大腿。”還有一位叫做一平的用戶評論說“對楊絳的印象也差了很多,本來還挺喜歡《我們仨》的。可她居然咬過人,林非夫婦跟您們得多大仇,兩夫婦真是名副其實的文武雙全啊!雖然人非圣賢,孰能無過,但現在把他們捧得這么高,真心覺得這就是一場文化炒作。”

在看完了這些評論之后,我對于匿名用戶的答案和上面的幾位評論者有了一個印象,他們的答案與評論都是投機的,窺一斑而見全豹的做法并不可取,貼標簽的做法更不可取。于是乎,我發表了自己的看法:“‘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這句話不知道作者和樓上的幾位懂不懂’‘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句話也不知道作者和樓上的幾位懂不懂。字面上的含義,只要是有文言基礎的都可以理解,但是字面里的含義會不會有‘吃人’這兩個字就說不準了。十年,有多少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十年,又有多少人獨善其身,隱忍茍活。對于一個人的評價,不能夠只看了他做了什么,還要看他做這件事情的時代背景。如果你是一個學者,某一領域的研究專家,某天刀架在了你的脖子上,如果你違心的高呼萬歲就可以讓劊子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繼續研究,你是想被殺還是想違心的呼一聲萬歲然后繼續自己的研究?老舍當然高尚,可老舍高尚的背后是不是也讓中國又一次的錯過了諾貝爾文學獎的機緣呢?郭沫若可恥嗎?郭老在十年中白發人送黑發人有兩次啊,你們有為他考慮過嗎?屁股永遠在指揮腦袋。”

雖然算不上鍾書先生的擁躉,但是也拜讀過先生的《圍城》《管錐編》的一部分,對于先生的文采和治學深感敬佩。加之楊絳先生的《我們仨》等回憶錄式的作品,對鍾書先生的情感可以說是高山仰止的。自然而然,也可以理解先生在十年浩劫中的一些做法。

匿名用戶在看完我的評論后給了回復:“獨善其身再好不過,然而現在把他們捧的宛如無瑕,這不是當我們瞎?我只不過說事實,引來你自以為是,刀架在你脖子上不是你殺人放火的理由,因為淫威而損人利己就不算過錯了?道德之所以叫道德,是因為其不為他物所狹。不要把什么事都歸結于時代,就好像不是所有事都可以賴政府一樣,照你說來受性命之憂的漢奸不可恥,恩,你做漢奸去吧。”

看到了他的這個評論我一時間哭笑不得。只能將自己看待問題的出發點和角度告知了他:“當我們在看一個人的時候,首先要考慮的是這個人是‘人’,必須拋開一切政治,種族,文化,性別等等一切因素,用‘人’的角度來看‘人’,才能算是公正。當看清了‘人’,再去考慮其他。其實真正的‘人’,并沒有多高尚,所以我們需要道德,法律等外部力量來直接加持和間接加持。 另外,別給人扣帽子。討論,不是誰要把誰打倒后再踏上一萬只腳。討論,就是為了更客觀,更公正。”

這位仁兄又回復了我:“人與生俱來來就帶有各種屬性,你要我們拋開政治,性別,種族,文化等等都不談?這無異于評判一只動物,動物才這樣評判吧。老舍高尚的背后讓中國失去了諾貝爾?你看中老舍活著就是為了中國獲獎?為了研究不要道德?刀架在脖子上就得變成禽獸排除異己?郭沫若?世人大概都知道他那時好溜須拍馬,周總理也夸過江青,周絕非為了個人,是為了大局。然而一些人為了個人得失,面對生死攸關,卻要命不要義,這樣的文化當成人之常情,中華民族之德行何存?”

我看到了他的回復,頓時感覺在此邏輯中,自己再往下打這場筆墨官司無疑是自絕于中華民族的德行了。但是心中的憤懣無處宣泄。

今天的國人給我的感覺好像還生活在“文革”的年代,似乎每一個人都有著巨大的不滿。凡是給執政黨說好話的一律斥之為“五毛”,凡是認同甚至有保留的認同普世價值的也被說成了“賣國賊”。好像人們還是熱衷于“文革”給人“戴帽子”“打棒子”的一套語言習慣。突然想到了那一句“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不由得不讓人扼腕嘆息。周小平之流似乎有高居廟堂的趨勢,任志強這樣的所謂“公知”卻被人罵的狗血淋頭。百思而不得解,只能笑一句“國之將亡必有,老而不死是為”。

我不知道諸君如何看待這些問題,只想說說我一直以來堅持的觀點。當我們試圖剖析一個復雜事件時,當我們試圖解讀一個人的時候,所需要堅持的應該是“滌蕩塵沙,追本溯源”。也就是面對一個復雜的事件,我們需要問“是什么”“為什么”“怎么樣”這三個問題來幫助我們厘清思路。先問“是什么”的時候要盡量的貼合事件的本質,而不要考慮外部的一切諸如政治,經濟,文化等因素;然后再問“為什么”,就是開始逐一的考慮外部的因素,這時依然要一項一項的分析,盡可能做到客觀;最后問“怎么樣”的時候就是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將所有的內外部因素通盤考慮,甚至可以加入主觀的看法,思考等。

當我們解讀一個人的時候,要首先考慮的是這是一個“人”,可以理解為生物學上的“人”,也可以理解為社會學上的“人”,但這只是一個生命體,我們所要思考的是當我們也為一個“人”的時候,會怎么去做。而不是一上來就考慮這個“人”是什么人種,什么性別,什么國籍,什么信仰,什么教育程度,什么社會背景……私以為,只有這樣才可以認清這個人。當認清這個人以后,再把其放入人種,性別等因素中,便可以更好的理解其所作所為,更好的評價這個人。

雖然一直堅持著這個觀點,也曾和身邊的朋友分享過這個觀點,卻也不得不承認實踐的難度。可操作性欠佳,我還是樂此不疲的力圖踐行。就拿錢鍾書先生在“文革”中的一些做法來看,他老人家在那十年里是負責翻譯《毛選》的,因此受過的沖擊不多。黑暗年代里,人性的惡被激發出來,父子相殘,夫妻反目的事例數不勝數。鍾書先生有沒有攻擊過誰我沒有調查過,不敢妄下結論。可鍾書先生畢竟也是凡人,不是神仙,他想要活下來,想要不被打倒,想要保全自己和家人,所能做的很有限。自然有品德高尚的人寧愿自己被打死也不愿誣陷他人的,更多的人在那個時候所考慮的恐怕只有“如何活下去”吧?畢竟人唯有活著才可以被稱之為人,只要是死了,無論影響有多大,都不可能是人了。

我知道,肯定會有人反駁說,按照我的邏輯,ICIC殺人,恐怖分子襲擊,也是可以理解的了。不得不說,對,他們作為”人“是可以被理解的,他們先是為了生存,再是為了更好的生存,這也是為什么有那么多人會去參加“圣戰”的原因。可是他們的做法無論放在過去,現在還是將來都是不可饒恕的,“反人類”的恥辱柱上必然會有他們名字。

我一直很不贊同給人“戴帽子”“打棒子”的做法,但社會潮流如此,不是一個兩個人可以改變的。能做的,恐怕只有在這里談一談自己的觀點罷了。

說了這么多,有一些不知所云了。簡言之,一,我們應該探求的是事物的本身;二,人要先為人,才為社會動物;三,人身攻擊和貼標簽的做法不可取。四是最無關緊要,最啰嗦的,便是小弟發了發牢騷,談了談觀點,還望諸君指摘。

尋找本質

左岸記:圣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為自己心中喜歡的人辯護也是悍衛自己的人生哲學,此當為之。但我們要記得,我們不要試圖去說服別人,因為人是很難被說服的。人是復雜的,站的角度不同觀點自然各異,也因為很多事是人無法用某個具體的標準來衡量對與錯的,我們只能說誰傷害了誰,誰破壞了什么,誰就得負責,得承擔后果。

就某件事,我認為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往往是強詞奪理,只有不加個人色彩評價的陳述事實才無可爭議,而對于還無法證明的事情,要保留意見。我們可以形成自己的態度,但這個態度無法也不必強加于人。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河北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辽宁快乐12 上海时时彩 江苏江苏十一选五走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 安卓百搭麻将手机游戏下载 中乙新疆对山东比分 保利地产股票行情 河北十一选五历史遗 2014年世界杯即时指数 好易配资 36先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