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小說寫作方法初窺

2015-07-08 . 閱讀: 2,640 views

文/祭酒青詞

在書的世界里,我現在擁有兩個身份,讀者和作者。我想從作者的身份去推薦書籍,一定很有趣。我常說自己是碼字員,甚至是碼字漢,一個女人,發育成熟,工作尚算順心,沒有男朋友,沒有固定約會對象,你還能指望她干點什么?可是我還不算一個合格的碼字員,因為我一小時都碼不了三千字,一天下來能出一首詩,一千字就沾沾自喜了。

一起寫書的朋友說:小青,不要寫詩,太浪費時間,字數又少,讀者還看不懂。

Who care?寫小說就是仗著我這點任性,不然你以為我怎么堅持寫到十萬字的?我不僅要寫詩,還要學習平仄韻律寫合格的詩。

扯遠了,先說明白,我只推薦小說,其他心理學、經濟、哲學……這些東西對我來說都是小說的基礎,跟四書五經和個人經歷是一樣的,有了這些我才可以繼續學習小說寫作技巧,這也是我推薦這些小說的核心。

有我之境——嚴歌苓《扶桑》

蘇童跟嚴歌苓一樣運用語言文字描述心理與情景精致而獨到,不同的是蘇童咯里啰嗦自以為自己精到,而嚴歌苓總把女人的心思抓得讓你吐血,不造作,不悲喜。

從大局來看,此書總體時代背景在清末的舊金山,其中穿插時空旅行者——作者,以歷史之眼,與扶桑對話,描述一個大時代下一個妓女的愛情,寫法讓我很驚奇,原諒我的鄉下人嘴臉。

嚴歌苓很善于通過動作,對話,情景來描寫各個人物的心理活動。這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從一位角色轉移到另一位角色的身上來寫這些東西,怎么自然地去表達?因為作者完全是在揣測角色,所以更容易生硬。《扶桑》這本小說算是短篇了,若是長篇更是要取舍主次,顧及的條件更多,例如人物性格細微的區別等。

扶桑第一次見到克里斯是在鏡子里,一般人便會從頭到腳的以扶桑的眼光打量一遍這個男孩,說說衣著,動作表情,嚴歌苓到底不一般,少量描寫了此類累贅敘述只作水到渠成的鋪墊之詞,卻從時空旅行者的角度,闡述了一遍小男孩的偷窺行徑。

“扶桑從鏡子里看見了他。她一咬唇,把胭脂吃掉了不少。他連笑都沒有。他就那樣半個人在門內看扶桑從凳子上升起,眼睛不懂得和不相信地瞪著。……扶桑不知這男童許多次藏在樹影和墻影中看她。……扶桑不知道他用一面小圓鏡將她一個細部一個細部地觀賞過。他從小就學會了用那面鏡子把廣漠世界的任何景物收攏為他瞬間的收攏和私藏。”這個步驟更多的是要彰顯小男孩的好奇,他是被好奇驅使來嫖扶桑的,最后一句則說明了他的孤僻與寂寞,這在后文中會做詳細描述。

后文中又通過對扶桑的一系列女性動作,牽動小男孩的內心世界描寫,甚至到一兩個小動作,一個心理變化,這種細致,讓人膜拜。充分滿足了克里斯和讀者的好奇心,因為這就是克里斯愛上她的開始,也是悲劇的開始,更是小說主旨的開始“愛我,但不要拯救我。”

正由于這些感同身受的細致,嚴歌苓是闡述自己世界觀的藝匠,有我之境不言而喻。

節奏之美——瑪利亞·杜埃尼亞斯《時間的針腳》

想看這本小說,是因為介紹太吸引人,用針腳做密碼,還蠻好玩的創意。不好意思,每次我get到的點好像都有點不同。

其次,就是作者和我一樣第一次寫小說,我也想感受一下其他新手的無能為力。

這部小說的成功妙訣在于,作者很好地掌握了小說的節奏。

她討巧地開頭了,故弄玄虛地說“如果我不走進這家打字機商店,我的命運便不會改變。”害我一直在猜誰是軍情六處的情報人員,看簡介的錯……于是第一節便有了個高潮,24歲的西拉被34歲的大叔勾引了,真是大叔一出手,各種小姑娘手到擒來啊。

于是順理成章地取消與未婚夫的婚禮,得到一筆素未謀面的父親的財產,去了西班牙的殖民地摩洛哥,這便是緩處。

等我調試好心情繼續下去的時候,陡然大叔拋棄西拉,讓她承擔債務不說,還給了她一個胎兒,這又是一個高潮,命運當然不會終結,西拉女主光環不會消失,于是遇到了一個正直明理的警察,一個勇敢堅毅的胖大嬸兒,又是一個緩處。

由于戰爭由于饑餓,胖大嬸兒不得不與女主倒賣軍火,高潮又起。有錢了,女主開了個裁縫店,安生了,終于遇到了一個英國妞,我以為我想看的間諜部分終于來了,我真是太天真了,這回緩得有些久。

終于西班牙內戰結束,二戰爆發,西班牙政策左右搖擺不定之際,女主最終被母親說服加入了軍情六處,回到西班牙本土,最終以西拉危險執行任務獲得詳細情報結尾,最后一個漂亮的高潮。

其實這么狗血的情節,好點兒的網文都可以寫。然而,我還是很舒服的看完了。這就是節奏的魅力。

并不代表沒有瑕疵,此書有四十萬字,但在處理女主西拉被說服做間諜之處有些過于輕巧了,畢竟間諜這個活弄不好是會死的,而且前面鋪墊過多女主只想跟母親安穩地生活下去,卻被母親一句“你不知道內戰的時候我們是怎么活過來的”(大意,非原文)改變了自己的想法。

若是我寫,可能就要回憶西班牙內戰時,西班牙本土母親與裁縫店主遭遇的一切,來佐證西拉的決定。雖然如此,作者掌握的小說節奏依然值得稱贊,讀者看得舒服也正在此點。

剝落所有修飾的真情——埃里奇·西格爾《愛情故事》

很不爭氣地說,這本書我看哭了。這本書劇情沒啥特別的,設定和舊韓劇一樣,高富帥愛上不起眼的窮人姑娘,不顧家庭反對,結婚,剛過上好日子,姑娘白血病死了。

可它的巧便在于不修飾,把年輕人之間的愛情赤裸裸地給你看,看到這種赤裸的我根本接受不了結局。

作者的筆法可用速寫來比喻,三兩筆勾勒了一個愛情,卻又能有些許細節,讓人看起來津津有味。有此,本書相較于20萬字算得上是微型小說了,但是故事敘述完整,還能對愛情,父愛,乃至一個社會有一個完整的表述,實屬不易。

據說這本書原本是劇本,所以精于對話描寫。一開始便是“我”在敘述,因為詹妮已經去世了,典型的電影開場方式。

后來幾句對話,交代了“我”的家庭問題,還有詹妮的性格特征與愛他的方式。書中男女主角的對話很多,可以按下不表,然而配角本身設定對話不多,作者卻能三言兩語給他們定性,令我記憶猶新的就是在處理“爸爸” 之初,“我”就先表白了:“吃飯時,我們照例又做了一次話不投機的談話。這一套永遠循環不息的談話,每次總以‘你這一陣子過得怎么樣啊?’開頭,以‘有什么事要我幫忙嗎?’結束。”這樣的敘述也同樣表達了“我”對“爸爸”的抵觸,開始了一代人與另一代人的撞擊。

埃里奇·西格爾讓我一個年輕人看到了文字的張力,原來有些事情真的不必矯情。這是這個劇作家教會我這個新手最有用的東西。

我的見識不多,認知也不比誰深。但是我想吧,每本書其實都是傳遞了一個世界觀,你不必認為那是對的,也不用批判人家那有多錯,至少要有自己的衡量判斷的標準,這個標準可以不用多具體,甚至可以是感覺,就是不要偏聽偏信,尤其是現在中國的媒體,各路宣傳,大張旗鼓,基本可以稱為狗屁。

看書就看對胃口的,把有趣當做有意義就變成了無趣。

寫小說

左岸記:能引起讀者對小說人物命運深度關切,并因這種關切欲罷不能去思考其間的道理的,為好小說。如這部作品對你產生了這一效果,對你而言,是好小說。如對一部分人數產生了這一效果的,對這部分人群而言,是好小說。好小說中的上品是:對相當大一部分人群,或者對對社會有影響的人士產生了這一效果;對某些人性的特征的把握,達到了標桿級的效果;為某些有代表性性格特征的人物留下了歷史印記;以塑造人物的方式留下了思想積淀。至于故事情節、趣味性、語言運用、結構形式,一般的小說,都應該有所講究,但都只具有從屬性,而非好小說上品的核心標準。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彩票大赢家比分 异域狂兽 排列3和值100期 188竟彩比分直播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 广西麻将大七对算法 电竞比分网? 贵州11选5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 球探网看篮球即时比分 四川时时彩 福建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