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我是德魯伊

2015-06-09 . 閱讀: 5,595 views

我是德魯伊,這個筆名,來自朋友的推薦,他喜歡魔獸的一切,仰慕德魯伊的法力、和平、慈悲。于我,倒是喜歡德魯伊在歐洲神話和宗教歷史中的角色,森林的精靈:神秘、自然、和平、敏銳、苦修、快樂、慈悲 … 夢想里,終有成為一棵樹的祈望吧 ...

為什么寫作?

不知哪個高人說過,世界上沒有性別之分,只有傾聽者和傾訴者之分。那些不會傾訴的,都成了神經病,那些只會傾聽的,雖然很受歡迎,卻無一例外被憋成內傷。但要么你只做傾訴者不做傾聽者,落得個人人厭惡的下場;要么隨時變換身份,在傾聽者和傾訴者之間跳躍,從一個人那里被傾倒各類傾訴,然后轉身換個模樣傾訴出去。做一個傾聽者,總要有傾訴的機會,或許,我是害怕憋出內傷或是壞了傾聽者的名聲,于是把寫作當做了傾訴的機會吧。

什么是所謂的文筆?

文筆就是寫啊寫啊寫啊寫,如果你是被贊揚一步步引誘到寫作上的,那想來是不會有太大的格局。文筆從讀書開始,在模仿里成長,在否定自己里開始有了點小模樣,到了可以收放自如的面對文字,或許你的文筆才小有模樣。

及至,有那么一天,自我感覺良好的文章或是自我感覺良好的段落,因為某種原因必須割舍的時候,你能毫不猶豫大段大段的刪除;開始明白一切多余的話都是廢話,哪怕是太美麗的文字;開始不畏懼別人的指摘,只在意自己的進步時。或許,才開始有那么一點點的味道,一點點文字風格。

寫作——活著的證據。

每個人都有存在的需求,這個世界的混亂一大半都來自于追求存在感,想想你的周邊和你的人生,大多的糾結都與此有關。我很高興和幸運,尋找到了寫作這個愛好。既可以不憑著這吃飯,還能靠著寫作來印證自己活著。

寫作沒有天賦一說,不是繪畫或是音樂、體育,個中的苦,總要自己去嘗嘗才知曉。偶爾覺得,寫作有點類似書法,內緊外松、煉到每一個筆畫、卻又需要顧及整個篇幅和內容、還需要不僅好看還要人看的懂、還要力透紙背,功底是一眼的事情,好看不難,像個樣子真的難。既有旋律感、又有畫面感、還要有內容和共鳴,不易。

值得驕傲的事情。

你能不能成功的做成一件事情?或是讓自己的愛好,可以給自己一些驚喜和快樂?喜悅到底有多難?

我是工科畢業的,做著管理的工作。寫作能到今天,拋開幾十萬字的累積,更多想說的是,享受自己的愛好是一個人的權力,而這種權力,在很多時候需要自己先不給自己找不能繼續的理由。你埋怨這個世界的所有理由,骨子里還是你不愿意付出罷了。

是一本好書嗎?

書讀了那么多,什么是好書什么不是好書?是因為應景還是因為舒適?是因為得到什么,還是開啟了另一扇門?是欣賞另外一個世界、另外一個故事,還是夢想自己有可能達到?還是不讀書,不知道干什么?

那《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是好書么?應該算是吧,作者不太老,沒有老到不愿意再嘮叨,或是凝固呆板;作者也不年輕,年輕到只剩下勇氣和幻想。剛剛好的年紀,一本剛剛好的書。讓你學會敏銳,練習敏銳里的安靜,靈動、喜悅、質樸、淡靜,總還值得讀一讀的。

感謝左岸讀書!

寫作最初,我實在是在尋找一個傾訴的方法罷了。寫給自己的,寫給過去的、現在的、將來的自己的。無一例外的,面對生活從不畏懼,面對自己偶爾總是有些含糊,于是寫作總能讓自我感覺舒服點,何樂而不為?

偶然到不能再偶然,遇到左岸,不是單純的邂逅,卻也沒那么冥冥中的注定。左岸讀書,讓我既堅持了對自我的傾聽,讓自己不那么的內寒濕熱;又可以當做一個傾訴者,讓更多的人了解我眼中的世界。我希望我的文字,能影響到更多的人,這就是我會一直寫下去的動力之一。

感謝的人……

我在書的腰封上,寫了一段話,“謹以此書獻給我的愛人,我的兒子丁丁,我愛的人,愛我的人以及左岸讀書。”愛,是這個世界還沒有毀滅唯一憑借的東西,也是人生還能一步步堅持走下去的力量,愛從來沒有成為武器,卻讓你還多少能面對世界的殘忍、接受自己的無知。

感謝暖、孫業欽、博弈中天、作家出版社、左岸的朋友們!

還要感謝這個世界,和那些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可以讓我發現給我觸動,寫出這些文字 ……

 

左岸記:終于,終于,我們有了自己的書。歷經年華,德魯伊的第一本書終于出版了,大家都來圍觀、購買、評論吧。

購買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23710718.html

購買閱讀后要記得去給書加上評分和評論。

德魯伊說了,凡是在思文群內和左岸內購書的,買一本送一本,有德魯伊和我的親筆簽名。

感謝德魯伊的文章,感謝德魯伊讓我走進一個禪意真誠而美好的世界。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左岸后記

左岸后記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我是德魯伊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极速赛车走势 喜乐彩 四个好友麻将 刀塔2电竞比分网 球探体育比分ios下载 长春麻将 股票期货配资平台 哈灵杭州麻将游戏官网版 日本黄色片自拍 排球比分sub什么意思 500比分直播完整版 山东体彩11选5走 皇冠190比分网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