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七年了,相見還是懷念?

2015-06-08 . 閱讀: 3,478 views

導讀:這篇《七年了,相見還是懷念?》是上一篇《畢業了:再見,再也不見》的故事的后續,在這個屬于畢業季的夏天,作為一個畢業了7年的老人,謹此兩文,惦念那些過往時光,然后繼續努力前行。

文/圖 韋宇教

生命,是一場單程旅行,我們永遠無法回頭。在這場或短暫或漫長的旅行中,因心之所求各異,眼前會呈現出不同的風景。一路上,有風有雨,茫茫人海,我們不知道會在何時何地與何人相遇。彼此是擦肩而過的緣分,又或者可以相依相伴,這一切的一切沒有誰會提前預知。就像2004年前的我們,就像2008年后的我們,就像2015年的我們。

“時間是扇顛沛流離的大門,平凡的我們注定孤獨一生。日子一天一天就這樣過去,那些荒誕的時光都已經忘記。想起那些慢慢變的陌生的朋友,一回頭,青春都喂了狗。”——題記

相見還是懷念

你好,我叫XXX,我是XXX人。

上課了,快起床!

玩升級了,一缺三!

誰去打籃球?

誰去踢足球?

幫我帶份二餐的干煸豆角!

去圖書館幫我占個座!

有去湖邊背單詞的么?

你又不去跑早操啦?

老師點名記得幫我喊“到”!

你的小抄給我復印下!

XXX,考微積分的時候讓抄下啊!

靠,我掛科了!

XXX,幫我替考吧!

那女的不啥樣,還是算了吧!

晚上看看《山村老尸》吧!

跟我玩拳皇97,一個大招就能把你KO!

XXX呀,他又通宵去了!

你暑假回家嗎?

熄燈了!

睡覺了!

考試了!

四年了!

畢業了!

再見了!

再次聽到這些熟悉的話語時,我在夢里看到了你們。大家還是老樣子,似乎什么都沒有變化,除了時間。

還記得正對大門的左邊床位依次是:尹洪帥(下鋪)、張艷慧(上鋪)、任蘭存(下鋪)、呂威(上鋪);而正對大門的右邊床位則是:李明松(下鋪)、韋宇教(上鋪)、張健(下鋪)、肖順生(上鋪)。

這是2004年至2008年的我們,這是大學畢業7年前的我們,這是我們曾經最愛的324宿舍。

2008年6月,濰坊的最后一個夏天。炎熱還沒開始,但我們的心都已經按耐不住的騷動不安起來。

2008年6月4日,我們結束了論文答辯。當我走出答辯教室404的那一刻,心里只有一個聲音:畢業了,就這樣畢業了。

就在論文答辯的前兩天,經管學院04級市場營銷本科1-3班,在學校北門附近的鹿苑酒店舉行了畢業離別聚會。導員拿起話筒,剛說完“同學們,再過兩天你們就正式大學畢業了”,幾個女生“哇”的一聲就大哭了起來,于是我們所有人都抑制不住的跟著笑了起來,然后是哭著,遺憾著,滿足著,喜悅著,又悲傷著。

那是一種難以言表的復雜的心情,我們的眼淚不知道為了誰而流,也不知道為了什么而流,只是每個人都覺得很哀傷,也許是因為馬上就要分別了。大家心里很清楚,來自天南海北的我們,此去一別,再聚首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這一生,也許不會再見面,只能珍惜現在,所有的話語都沉淀在啤酒的泡沫中,都倒進了身體里。而我能聽到你們內心的聲音,就像你們能明白我文字中蘊藏著的情感。

2008年6月4日,四年,落下帷幕,帶著些許遺憾,留下些許故事。在陽光依舊的盛夏,我們揮手作別,背上行囊,再一次奔赴下一段未知的旅程。

下一段未知的旅程

如果沒記錯的話,我是324宿舍第一個離開學校的吧!

參加完論文答辯,我回到宿舍,把這些年寫的十多本日記、散文、隨筆和小說原稿在廁所里付之一炬后,收拾背包,坐上56路開往火車站的公交車,回頭對著正在拍各種畢業照的身影道一聲:再見,后會有期。

這個夏天,在徹底告別學生時代前,我沒有參加畢業典禮,我沒有穿上學士服留下最后的學生照。

我在開往北京的火車上對自己說:人生總會留下些許遺憾,就把這些遺憾當做是留在濰坊的最美好的記憶吧!

7年后,艷慧從濰坊到北京參加我們的宿舍聚會,可以選擇動車和高鐵。這一年,我離開學校坐過的那趟火車已經沒有了軌跡。而我離開的那一年,坐的還是T字頭的火車,還不知道什么叫動車和高鐵。

人生就是這樣,誰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軌跡里,明天來的是舊友還是新人,更不知道來的是意外還是驚喜。

7年了,我在北京不好不壞的走走停停,短暫的離開后,總會再次折返。這個城市對于我而言,更多的是一段旅途,一次見證青春湮沒的時光留守。

湮沒的時光

這次相聚,艷慧從濰坊來到北京,洪帥和小威從上海來到北京,我、小松和蘭存,從北京的五環來到了三環。這次相聚,讓我看到了這世界最長的旅程,就是從我們的頭腦到我們的心的距離。這樣的重逢是美好的,美好就在于繞了一圈回來,發現原來大家還在這里,發現我們以為的已經放棄的堅守,依然孤單而倔強地矗立在我們生活的城市的廢墟中央。

小威相比我2011年去上海看到的那個他,瘦了不少,更加精神矍鑠了。他也買了單反,他也開始了一個人的獨自旅行。

我們都是喜歡在路上的人,很多時候感性凌駕于理性之上。只是我沒有小威那么善于識人,能言善道,也沒他那么從容和掌控自如。

小威說,我開始有北方人的性格了。是呀,30歲了,我拒絕過很多的酒宴和別人的敬酒,但這次我沒有拒絕兄弟們的盛情,雖然一次只喝了將近4瓶啤酒,卻是我這30年來喝得最多的一次。

作為舍長,尹洪帥還是被大家尊稱為“114”。事實上,相比于5年前的那個快樂的2貨,他成熟和沉穩了很多。

時光總是這樣,不停的雕飾一個人,直到自己都看不出的面目全非。好與壞,只能留給時間和旁人的嘴巴和耳朵。

艷慧是唯一一個提出去天安門看升國旗的,我不知道國歌響起的那一刻他是否激動萬分,抑或是淚流滿面。但我知道,作為班長的他,絕對是一個無比忠誠和忠實的共產黨員。

聚會的這些天,早在13年就奔三的艷慧喝了很多酒,說了很多話。作為一個丈夫和父親,他更有男人的責任感了。

在北京生活7年了,我只看過一次升國旗。那是08年的1月9日,我初到北京。在凌晨寒冷的風中,我從北京站走到天安門,觀看了此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升國旗。但說實話,當時我的身心已經凍得麻木了,自豪感和各種感都被凍住了,無法在心中萌發。

小松還是那個童顏的純情小男生,7年過去了,他的那張小白臉,還是讓我們感覺他永遠活在大一那年的18歲。

他跟我一樣,還是那么內向和少言寡語。畢業7年了,被社會玷污和蹂躪了7年,我們卻還是單純得像一張白紙,還是一樣的不勝酒力。

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呢?我不得而知。就像臨近畢業的那個夏天,我們誰也未曾料到如今的自己,會扮演這樣的一個角色。

作為我們宿舍也是我們專業學習最好的人,蘭存還是那樣充滿著干勁和闖勁,而且更加睿智和干練了。

從濰坊到上海再到北京,山東人的淳樸和厚道在他身上依舊展現得淋漓盡致。誰跟了這樣的男人,幸福絕對溢于言表。

遠在海口的順生以及定居云南的張健,因各種原因,未能前來北京,我們只好給他們點煙、灑酒祭拜了下,以示惦念。

一寧還是那么帥氣,看來長期的美容養顏和健身真不是白費功夫的。席間,他說他已經被身邊的很多單身女青年盯上了,而且已經有人在籌劃著潛規則了他。聽完,我們肆無忌憚地笑了。賣藝和賣身,許多時候,都是一樣地在“賣”。

去年看到他的時候,他還是個男模和演員。此番再見,他已是個老板和導演。只是那份帥氣和能言善辯永不褪色,一如7年前他在辯論會上的舌戰群雄。

有一點忘了說,他還是那么豪爽和海量,不減當年。

大學畢業7年,我們相聚北京,重溫舊日時光,6個都快奔三的男人在酒店里打了一晚上的升級,就像7年前經常在宿舍里玩牌一樣,如癡如醉。

第二天,再次站在清華大學里,我們已經沒有了學生時代的那種膜拜和向往。畢竟,現在的我們,都已不再需要這個光環了。

從南鑼鼓巷到后海,從清華到北大,從鳥巢到水立方,從中關村到西三旗,從周五晚上到周日晚上,我們繼續續寫大學畢業7年后相聚的故事,繼續吃喝玩樂,繼續開房,繼續玩升級。

寫到這里,突然感覺到了詞窮,不知道該寫些什么。眼睛盯著電腦屏幕,手卻敲不出任何字眼。

靜默

很多時候,我總是莫名其妙的沒有了傾訴和表達的欲望,文字在我手里被一次次的揉碎,然后丟棄于心的荒野。

大學畢業7年了,我們看到彼此后只是微笑的說了聲:你也沒什么變化呀!

殊不知,2008年的那個夏天,很多人,很多友情,很多愛情,在一句“再見”聲中真的成了“再也不見”。

在香煙燃起的煙圈中,我的視線不斷變得模糊,耳邊不斷響起的是“還記得大一那個時候嗎,你……”。所有的景象似乎都歷歷在目,卻又模糊不清。7年了,我漸漸明白,任何文字在離別面前都顯得那么蒼白無力,任何文字在友情面前都是那么的膚淺。

也許,成長總需要伴隨疼痛與割舍,但沒有破繭成蝶的毅力,亦不會有打磨至善至真至美的自己。我堅信:再過一個7年,我們的再次相聚,一定可以看到每一個神采奕奕的你們。

再見,艷慧。再見,洪帥。再見,小威。再見,離開北京的你們!

從501室到324室,再到211室和324室,四年,搬了四次宿舍。熟悉的56路公交車,盛開在一餐廳前的迎春花,廁所里燃燒著的灰燼,蜀都小吃里的那道美味的口水雞,大雨里的那場帶血的足球賽。那些一晃而過的身影,那些似曾相識的場景,那些……太多的那些,也只是午夜夢醒后的回憶而已了。“流干了理想的血都來不及歌頌,日子一天一天就這樣過去,那些荒誕的傻逼的時光都不該忘記。想起那些慢慢失去聯系的朋友,一回頭,青春都喂了狗。”——后記

 

【作者簡介】韋宇教,80后,金牛男一枚,文案策劃師,專欄作者。喜好文字,攝影,旅游,養貓。在文案策劃的江湖中,已來回穿梭七年。常靜坐深夜,焚香,飲茶,煮字療饑。亦是一個行者,在路上,或充斥著想念,或浸潤著孤獨。站在奔三的道口,回望素履之往,愿無歲月可回頭。有生之年,感恩遇見——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韋宇教

韋宇教,品牌策劃師,媒體撰稿人,《樂途旅游網》/《搜狐旅游》專欄作家,《北漂期刊》特約作家,旅游達人,獨立攝影師。穿梭沉浮八年策劃江湖,煮字療饑,書無妄之語。偶做行者,在路上,用單反記錄生活印跡,用文字書寫時光細碎。回望素履之往,愿無歲月可回頭。有生之年,幸得所遇——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极速赛车走势 星悦福建麻将hd官网 福建31选7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今日竞彩比分推荐 现在只有河内5分彩 融可赢配资 琼崖海南麻将2018手机版 股票分析师资格证 99814皇冠比分二一即时 pk10精准人工计 微乐北京麻将作弊器 今天3d试机号是多 吉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