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科技進步了,你幸福了嗎?

2015-06-06 . 閱讀: 3,308 views

文/吉雨

我們在工作、生活、情感中產生的喜怒哀樂,甚至是腦中的電光石火、只有潛意識注意到的那部分思想的起伏,也都會有人幫我們記錄下來。閱讀別人分享的體驗漸漸成為我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們只能在深夜打著哆嗦,敬畏同時代人似曾相識的遭遇,這些分享往往替代了真正相聚時言語和肢體的沖動,我們越發變得波瀾不驚了。

甚至有時候我們會希望干出一些蠢事,來替代分享導致的理性思維。車、馬、郵件的時代一去不復返,天空中密布著無線電波,可以想見的是,人工智能將要在我們這一代人身上留下痕跡,不久的將來當腦電波連接上空中的無線電波時,想一想這是一幅多么奇特的畫面。

也許我們已經意識到了以下幾個問題:

碎片式的閱讀容易使我們的思維鈍化

第一次吃某種食物時,被刺激的味蕾會將吃時的感受傳達給大腦,我們的大腦往往會留下關于這種食物鮮明的印記。等到不斷重復吃這種食物的時候,對應的感受會慢慢變弱。面對浩如煙海的信息洪流,我們的大腦神經元疲于奔命,有時候會自動過濾掉一些非重要的信息。現在我們甚至比以前在非互聯網時代里一天中記得的東西更少了。

這種情況在最近這幾年表現得尤為明顯,五年以前,網絡熱點事件熱度周期大約為半年到一年,相對來說,充足的時間會更有利于我們去消化事件所帶來的影響和思考。這五年來,熱點事件的熱度周期在飛快的縮短,現在能持續一周的熱點事件已經鳳毛麟角了。一天中會發生兩至三起話題性事件早已經是家常便飯(雖然中間大多數是媒體的輿論導向在起作用),這些日復一日累積起的事件雖然發生在我們身邊,但它們也越來越引不起我們的興趣。因為被刺激過多,我們的思維變得越來越鈍化了。

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媒體上的一條條短消息在我們眼前飛馳而過,我們越來越抓不住重點,我們似乎模糊的抓住了事物的中心,但是卻被動的走著循規蹈矩的老路,我們被互聯網異化著,不自覺地傳播著被大眾綁架的東西。半夜里神情恍惚,魚眼泛白,卻還不肯安眠。

分享的美好事物降低我們的整體幸福感

有的人認為分享是一種積極的生活態度,可能因為生活本身的苦味,我們需要給它加點甜頭來增加對它的信心。事實上我們都清楚大多數人的生活過得可能并不如朋友圈中那樣的瀟灑,我們對低能量的事情心懷芥蒂,因為我們的生活還不夠好,我們害怕它會刺傷我們脆弱的自尊心。人性里有一種非常奇怪的東西,認為幸福是通過比較而得來的,它非常頑固、它滲透、潛行于生活之上。除非我們能大智大覺、擁有一顆慈愛人類的心。

美景、美食、美女、美麗的心情,我們變著花樣重復著充滿正能量的事情,這些不能稱之為不好,要知道當我們長久的習慣于一件事情的時候,會疲倦于它的美,又或者生活時常不盡如人意,兩相比較,也容易產生失落心理。這時候幸福感自然降低了。

電子產品使用習慣容易導致拖延癥和強迫癥

無論在圖書館、游泳館、或者是地鐵人行道上,甚至機關部門里,我所看到的每個人幾乎只干一件事情,那就是拿著手機、低頭劃撥著屏幕。試問你清晨起床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晚上睡覺的最后一件事情是什么?我們是不是有點強迫癥了。人類本性又是懶惰的,某種程度上正是基于這一點,科技才能取得飛速的進步。無疑人類當下的時間概念太敏銳了,短消息的分享可謂正逢其時,但我們意識到作者和閱讀者可能有一種上面描述情況的背離——我們越是期待直抵心靈的長篇,我們就越是討厭這些短短的、充滿矯揉造作情感的句子。

當我們不再每十分鐘去翻閱一次手機看朋友們發布的消息時,不再每晚睡覺前或者每天醒來時第一個擁抱就給了手機時,這意味著我們開始對這種工具帶給我們的強迫癥做了一次充滿意義的反抗、不被它影響的感覺宛若新生。至于拖延,或許是看到了太多信息,對于很多東西我們早已經見怪不怪了,我們有點失望,再加之思維的鈍化,拖延癥狀也自然加深了。

我對人類社會的發展有一種深深的憂慮,這種憂慮植根于近百年來所謂科技進步帶給人們的幸福體驗:當算盤從電腦計算中解放出來,計算效率大大提高了,但是我們并不能用這些節省的時間去休假,而是又一股腦兒的投入到其他讓人絞盡腦汁的事物中去;當電子互聯網的信息傳播逐漸取代信紙郵件這些傳統的信息傳遞方式的時候,大洋彼岸的信息我們可以同步接收,可是我們得花更多的時間來應付浩如煙海的信息洪流;在可預見的3D打印時代,事物的創造基于一個模型,即便將來可以打印出航空母艦、可以打印出雙子大廈、甚至就像一個造物主一樣可以打印出人類本身,我也并不會覺得這多么偉大。

科學有一個光鮮的開路先鋒名叫進步,可是千百年來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意識到,他們在文明和進步的旗幟下有一個共同的命運,他們聲嘶力竭的吶喊,甚至用自己離經叛道的舉動提醒世人:慢一點。文明和進步與幸福的體驗并非成正比例關系,文明和進步是以消耗更多的我們已知的資源為前提的,而幸福永遠是一個常數、與心的感知有關。

過了古典主義時期,我眼見科技進步像一頭野獸,沒了掣肘,一路狂奔下去、那根套在它脖子上的繩索沒有人敢去拉、在它身邊的是喘著粗氣因為害怕后面的人趕上將他踩死、而不得不拼命奔跑的人們。我們需要一點膽識和氣魄,要在科技專制的輿論中發出不同的吶喊,如果我們甘愿被它所裹脅,總有一天,不僅它會掉轉獠牙對著簇擁在它身旁的人群,我們也會因為夜以繼日的奔跑在途中奄奄一息,或者是跑到了某個未注意的懸崖上同它一起摔得粉身碎骨。

或許我太悲觀,但這種悲觀是基于對人類變得更加美好的求索。科技層面的進步帶給我們的東西你很難用好與不好去定義,這涉及到我們到底為了追求什么的終極命題。但我們的心靈不會說謊,它是不是更加渴望自然和諧的生活?而不是科技世界、電子產品帶給我們的冷冰冰的感覺、它將我們拖入一個詭異的世界——某種程度上這個世界是以消耗現實世界作為代價的,也許從這個基礎層面上理解,不僅僅歲月是神偷,我們使用的手機、正在盯著屏幕看的東西也會在無形中偷走我們的生命。

澄澈

左岸記:看完文章,我閉上眼睛,陷入深思。任何的東西都有兩面性,市場選擇力量最大的那一面,可以說科技的進步是由少數頂尖的人啟動的,市場化后,社會人成了它的助力,推波助瀾,人們被潮流引領著滾滾向前。我們使用著越來越智能的東西,我們得到了很多很多,而我們的注意力也不斷被稀釋著,疲于奔命;也許我們真不需要那么多的東西,在這紛紛擾擾的世界里,如何保持澄澈的心,化繁為簡,我們要在狂熱與冷靜之間個平衡。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快乐10分历史开奖 nba比分 今日云南11选5走 大赢家比分呢 天津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球探nba比分直播网 杭州麻将抓牌顺序 espn篮球比分直播 pc蛋蛋 江苏麻将胡牌举例 3g比分直播 福建31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