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誰是你人格的對立面?

2015-05-28 . 閱讀: 3,723 views

推薦語:我們面對我們自己的時候,要么不承認我們自己的多面性,要么站在一個方面去鄙視自己的另一面,這些都造成我們不能很好的面對自己的人生和生活。最為可怕的是,另外的一面成了自己的避風港或是避難所,少許的坎坷,都讓我們躲避在另外一個自己里面。了解自己的矛盾,才能解決自己人生的矛盾,而解決矛盾從接受自己的矛盾開始。

文/武志紅

你恨一個人???這種恨就是你的需要。
你討厭一個人?這種討厭就是你的需要。

3月,我在廣州開了一個6天的課程“自我覺醒之路”,其中一個重要內容是引導學員形成矛盾的意識。

矛盾的意識,用最簡單的話來說就是:看到A,也就看到了-A。

譬如,看到了內向,也就看到了外向;看到了快樂,也就看到了悲傷;看到了強勢,也就看到了弱小……

這個道理貌似很簡單,但真能用到具體的生活中并不容易,還是先講一個故事吧。

一個初中同學有一個復雜的愛情故事:他討厭自己的太太,覺得她不僅丑,而且說話總是不合時宜,總之他一看到太太就氣不打一處來,說上一句話就吵,吵上三句就會動手,于是家里總是鬧得不得安寧。

同時,他還有一個情人,非常漂亮,而且極其能干,在應酬場合,她不會說錯一句話。

面對這種矛盾,他總是在想,一定要和太太離婚,一定要和情人結婚,而情人也說愛他,也多次說自己做好了準備,只要他離婚她就離婚,有時看到他沒有離婚的勇氣,就說她先離婚然后他再離婚……

這貌似是很正常的,畢竟這邊是鐘愛的條件優秀的情人,而那邊是討厭的面目可憎的太太。

但是,這個故事有很多離奇的地方。

首先,他是先和情人有約會的準戀愛關系,再認識太太的。所以,這個情感糾結的歷史比他的婚姻還要長。

這很奇怪,我問他,既然先認識了情人,而你們又很相愛,那么為什么沒有走到一起去。他回答說,那時他很自卑,覺得自己個子矮小且其貌不揚,而情人是那么漂亮迷人,他覺得自己配不上她,還擔心她對他并不是真心的。

一開始不理解她是否真心,那后來呢?

和太太訂婚后很快就明白,情人對自己的愛是真心的,那時就想退親,但總是下不了決心,結果一拖再拖,越拖離婚難度越大,越拖和情人走到一起的代價越大。

在整個講述過程中,他一再說“這是命”。在咨詢中,同樣一句話,如果來訪者在短時間內說上3次甚至更多,我就會特別留意起來,并詢問對方,這句話的具體意思是什么。這樣做,經常會不經意問出非常有價值的結果來,而這次也不例外。

我問他,你一再說“這是命”,你這樣說的具體意思是什么呢?

他回答說,他是和太太相親認識的,而在和太太相親前,在父母安排下,他已和20余個女子相過親,什么樣的人都有,但他誰都沒答應,他也不明白這是為什么。

和太太相親是最后一次。他到了女方家,一進房間,看到屋子里坐著四五個女孩,其中一個明顯最難看,他心里一咯噔,暗自祈禱說:“千萬不要是她。”

沒想到,果真是她,而更沒想到的是,他竟然應了,他覺得這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所以說“這是命”。

這真是一個關鍵的細節,揪住這個細節,我一再問他,這個“命”是誰制造的?

最初,他說不知道,也許是老天爺之類的神秘力量吧,但最后,他承認,這是他的選擇。

選擇是為了逃避自卑

他的右手,有蠻嚴重的皮膚病。我問他,這種皮膚病是什么時候開始的。他想了想,說結婚后第八年。

我再問,那一年發生了什么重大事情?

他說,那一年,他第二個兒子出生了。他覺得,第二個兒子出生,給他的感覺就像是在棺材上親手釘下了最后一顆釘子,他離婚的事情再無可能了。

所以,他恨自己的手。當他這樣說時,我能看到,他的右手正微微顫抖。

我再問他,是誰想要第二個兒子。雖然我已有預料,但當他說是他主動和太太商量要第二個孩子時,我還是忍不住有一絲驚訝。

談到這里,事情就非常清楚了。一開始,他說,是別的因素導致他不能和鐘愛的情人在一起,譬如他的太太、孩子,他的父母和親戚的反對等。但最后,他清楚地看到,一切都是他的選擇。

這是意識和潛意識的分裂。意識上,他想和太太離婚,想和夢中情人共度人生,但潛意識上,他根本不想離婚,根本不想和夢中情人一起過日子,所以,盡管和看似完美的情人早就相戀,但他還是選擇了與他認為又丑又不會講話的太太結婚,這是他的渴求。或者說,看似完美的情人,是他意識上的渴求,而看似一無是處的太太,是他潛意識上的渴求。

他潛意識上渴求什么呢?

答案他前面已經給出。他說了,和看似完美的情人在一起,他很自卑。其實不只和她在一起自卑,和其他女孩在一起,他都很自卑。對此,他承認說,那時不只和女孩在一起自卑,在任何人面前他都有強烈的自卑,他覺得自己很丑,別人不會真心接納他,只是因為他特別會開玩笑而能給大家帶來樂子,所以他的人緣看起來還不錯。

那時,你覺得自己很丑?我請他注意他的這句話。

這有什么奇怪的嗎?他回答說,那時我是這樣覺得的,但后來越來越強壯高大,并且掙錢越來越多,這種感覺就沒了。

你討厭自己丑嗎?我再問。

討厭!他回答說。

這種討厭,和你對太太的討厭像不像?

聽我這么問,他感到震驚,因為對自己丑的討厭,和對太太丑的討厭,這的確是蠻像的。

我解釋說,你對太太的討厭,其實是對自己內在一部分的討厭,你內心有一個自卑的小孩,你將這個自卑的小孩投射到太太身上了。也即,你將對自己這一部分的討厭投射到你太太身上了。

假若沒有太太,這種討厭就會是你內心的戰爭。但是,自己討厭自己這種感覺太痛苦了,而將這種內心的戰爭轉化成外在的關系里的戰爭,自己就可以獲得很大的解脫了,只是這樣做傷害了太太。

這也是你為什么沒有選擇和看似完美的情人一起生活的重要原因,假若這種內在的沖突沒有得到化解。那么,你選擇的情人越優秀,你就會越自卑,整天生活在自卑中的感覺很不好受吧?相反,如果選擇一個條件很差的配偶,整天讓她自卑,而自己高高在上,是不是會舒服很多?雖然這會有很大代價,但畢竟高高在上的滋味還是比自卑要好很多。

聚焦自己內心深處

我這個初中同學的故事,可以很經典地詮釋“看到了A,也就看到了-A”的道理,這在很多方面都有體現:

無比渴望和美貌情人一起生活是A,而-A就是懼怕這種生活,或者說,這種看似美好的生活有巨大代價;和“又丑又不會說話”的太太一起生活的痛苦是A,而-A就是在這種生活中隱藏著的巨大好處;

情人的“完美”是A,而他在情人面前的自慚形穢就是-A;太太的自卑是A,而他在太太面前的高高在上就是-A;

以前,他看上去很自卑是A,而他對高高在上的感覺的渴求就是-A;現在,他看上去很自信是A,而他內心中藏著一個自卑的小孩就是-A。

總之,他的意識和潛意識是分裂的,意識上渴求A,但潛意識上戀棧-A。A的程度看起來有多強,-A的程度看起來也就有多強。對于他而言,意識和潛意識之間的鴻溝太寬了,以至于意識對潛意識的秘密一直沒有覺察,這導致他十多年來一直生活在嚴重的沖突中。

那么,該怎么化解這一沖突呢?關鍵是將注意力的焦點從外部轉移到自己的內部來。以前,他會一直盯著太太和情人,在兩者之間猶疑,總是想著該如何在她們之間做選擇,但現在,他要明白這是自己內心的事情,答案不再是她們之間的二選一,而是他該如何改變內心。

要改變內心的方向很簡單,就是拉近A和-A之間的距離。譬如,對于他而言,這么多年來,A的分數可能是9.5分,-A的分數相應也是9.5分。這就是一個巨大的分裂,但假若A和-A的分數都逐漸減至7分、5分乃至3分,那么沖突就逐漸減輕了,而內心的沖突減輕后,外部的沖突也會相應減輕。

在我的課程“自我覺醒之路”中,我留過一個看起來很簡單的作業:用5~10個形容詞描繪“真實的自己”和“理想的自己”。

其實,這就是A和-A,真實的自己就是A,理想的自己就是-A。

真實的自己是怎么形成的?或者說,我現在的個性是如何形成的?是在關系中形成,更具體而言,就是童年時在與父母等重要親人相處時形成。

作為新精神分析流派的客體關系理論認為,當孩子呈現某種品質時,得到了父母的親近,也即在關系中的獎勵,那么孩子就會執著于這種品質,并將其視為“好我”。

相反,當孩子呈現某種品質時,遭到了父母的疏遠,也即在關系中的懲罰,那么孩子就會懼怕或抵觸自己這種品質,并將其視為“壞我”。

通常而言,“真實的自己”也即“好我”。

“好我”和優點不一樣,“真實的自己”中有很多缺點,我們會覺得自己某些個性已經嚴重不適應目前的生活需要了,非常想改變但卻改變不了。

但這只是從當下的情形看的,而假若去審視我們的童年的話,會發現,幾乎所有“真實的自己”中的個性,都曾經在與父母的關系中獲得過很多好處的。也就是說,在我們潛意識深處,其實是將這些個性視為了“好的”,認為這些個性會給自己帶來很多好處。長大后,我們或許一時碰觸不到潛意識深處的感受和想法了,于是忘記了這些個性曾給自己帶來的好處。

譬如,3名學員問我,他們的孩子怕貓怕狗,這是怎么回事。還有一些學員也反映過類似問題,但這3名學員反映的問題有一致性,都是他們的孩子怕那種小型的狗,而對大型的狗,懼怕卻要少很多。

那么,很簡單,貓和小型狗,會讓人聯想到什么呢?就是毛茸茸的寵物,必須仰賴人的照料才能生存,而且特別在乎主人的關注。

再了解他們的故事會發現,他們的孩子在相當程度上就堪稱完美寵物,非常粘人,缺乏獨立性,膽子小,同時又蠻好玩。

在我的理解中,因為他們的父母不喜歡孩子有獨立意志,所以這些孩子為了維持與父母的關系,盡可能地繼續獲得父母的親近和認可,同時又免于懲罰,不得已變得像寵物一樣了。但是,他們又不喜歡自己這個樣子,只是不得已而為之罷了。

平時,這些孩子的注意力在別的事物上,并不容易看見自己,就沒什么問題,但當那些小寵物站在他們面前,就像照鏡子一樣照出了他們的存在,于是他們一下子變得恐慌起來,但他們其實恐慌的是自己的本來面目。

在你的最親近的人中,誰是你的-A?

在你的最親近的人中,誰是你的-A?

總能找到你的-A

找到A比較容易,但看到自己身上也有-A,這就是一個相當困難的挑戰了。

前天,和一個企業家朋友聊天時,我談到了這個道理。他覺得很有意思,但這好像不能用到他的身上,因為他覺得他非常和諧一致,看不到自己內心有A與-A的沖突。

是嗎,我回答說,這很有意思,請你列一下你的個性吧。

他列了以下幾個:“負責、勤勞、善解人意、頑固、強勢”。這幾個個性的相反很容易找到,就是“不負責任、懶惰、任性、靈活、容易受人擺布”。他覺得,這些-A他身上沒有。

你自己身上沒有,你身邊的人有沒有呢?有沒有至少這樣一個人,他和你的關系很重要,而他恰恰具備你的這些-A。

他想了想說,我的父母和我的兄弟姐妹,都是一樣的。我的配偶沒有我那么負責和勤勞,但也只是程度上弱一些。

思考片刻,他忽然激動地說:“我的拍檔”。他說,拍檔的確是和他完全不一樣的人,那些-A在拍檔身上都有,最近他們老起沖突,甚至已經鬧到了準備散伙的份上。

非常有意思的是,他們每次起沖突都是同一個模式:他交代一些相對不是那么難的任務給拍檔,然后委婉地、和風細雨地、溫和地引導拍檔,這個任務可以通過什么方法完成。但是,到了最后他發現,拍檔總是會莫名其妙地使用自己固有的一些辦法來做工作,而且總是完成不了任務。這時他們就會吵架,吵到激烈的時候就彼此威脅鬧分手。

我問他,這種模式中你的生活中有過嗎?

他想了想說,沒有。

但是,我已從一些不起眼的細節中猜到,他的媽媽在他小時候就是這樣對待他的,于是我直接問他,小時候媽媽是怎樣教你做事的。

他愣了一下說,媽媽對他的方式,和他對拍檔的方式,只有最初的部分是很像的,媽媽也是委婉地、和風細雨地、溫和地引導他。但面對媽媽,他是非常溫順、非常乖地聆聽媽媽的教誨,并按照媽媽說的方式去完成任務,而且還常常比媽媽設想得更好。

像一個乖孩子一樣完成媽媽的教誨,這是你的A,那么,你的內心中有沒有過相反的渴望呢?例如根本不想按照媽媽的意思做事,而完全為所欲為,也就是像你的拍檔那樣,甚至遠比他更過分?

他再一次愣住了,那種渴望,他自然是有過,只是已經很久遠了,而且似乎已很微弱了。但這越微弱,就越要尋求表達,因為這是我們內心深處最重要的渴望,它被壓抑得如此厲害,以至于意識上完全不能聆聽到。這時,最好的方式就是找一個人,讓那個人替自己表達這種呼聲。

我說,這就是你為什么選擇這個拍檔的原因,相信以你識人的眼光,如果純粹為了公司的經營,你可能根本不會選擇這個拍檔,但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偶然的理由,令你硬是選擇了這個拍檔。這不是你做生意的需要,而是你內心的需要,你需要找一個人,把你內心深處被嚴重壓抑的東西投射到他的身上,那樣看到了他,也就像是看到了你自己。我回答說,首先,你要感謝你的拍檔。選擇這樣的一個拍檔,這是你自己內心的需要,而他滿足了你的這個需要,甚至這個需要比成功都重要。這個拍檔成了你的替罪羊,讓你可以理直氣壯地將你內心的沖突轉嫁到這個外部關系上來,從而在極大程度上減輕了你的痛苦。

所以,你要感謝他,非常用心地感謝他。

簡單的練習

這個練習是從美國催眠治療師斯蒂芬·吉利根那里借鑒而來的,分三個步驟:

1.列出你的所有重要個性,也即列出A。

2.找出-A。

3.對自己說,我可以A,也可以-A。

在找出A與-A時,不要停留在表面意思上,而一定要用自己的語言來貼切地表達出你內心的感受。例如,“正直善良”和“邪惡自私”就是表面性的語言,但“考慮別人的感受”和“考慮自己的感受”這就是貼切的表達了。

找-A的時候,不用著急,一定要用你能接受的語言來表達-A。

至于第三步,其更具體的做法如下:

1.帶著感覺對自己說,我可以A;

2.帶著感覺對自己說,我可以-A;

3.帶著感覺對自己說,我可以同時擁有A與-A,這是一種非常美好的體驗。

這是個很簡單的練習,也很容易操作,如若你非常認真地去做這個練習,這會給你很大的幫助。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赌博公司即时赔率 一兆配资 五骑士 斯诺克比分 球探比分 日本女优三级片dvd播放 打哈尔滨麻将的微信群 老11选5 有趣广西麻将 重庆快乐十分 红包麻将手机版下载官网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500投注 马戏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