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奶奶家的餐桌

2015-05-27 . 閱讀: 2,844 views

文/王雪潔Olia

看了《小時候的美食》想起在奶奶身邊吃過的那些河南與東北結合的美味。

爺爺奶奶是59年從河南投奔抗美援朝歸來的大爺爺來到的北大荒,途有餓殍在那個時候是很尋常的事情。于是奶奶拼命養活爸爸幾人。奶奶在生產隊的曬場(就是晾曬和囤積糧食的地方,一般有大面積的空地)幫忙,為了一家幾張嘴,每到有糧食要裝卸,奶奶就三十幾的腳就登上爺爺四十幾號的大棉鞋(鞋幫高),兩腳先踩進糧食堆里讓鞋子灌滿糧食然后扎緊鞋子……

不知道奶奶是用什么方法倒出來,積攢起來,還是會拖著沉重的鞋子繼續工作,總之大家都愉快地成長起來了。

當然,奶奶的天才還發揮在了給我們仨姑娘做飯的時候,每每這個季節是青黃不接。最愛奶奶餐桌上很難吃到的幾道美食:

蒸掃樹miao 3子

(河南話很難翻譯好嗎)

亂入的名字。食材是常栽植在路邊的一種綠色或者紫色的觀賞用植物。會長成很圓一大簇植株,有時會用作制作掃帚,猜測所以叫做掃樹miao3。取該植物的帶一兩葉的嫩芽拌生面粉,上鍋蒸十分鐘。食用時拌蒜泥,只加鹽即可。回味無窮。奶奶偶爾也用此法炮制馬齒莧,但味酸,不如這個好吃。難以描述那是怎樣是一種體驗,只是想念的不要不要的了。

小豆腐和干菜包子

蘿卜英子(葉子)是個好東西,做出的兩樣東西無比美味。

每到初冬,奶奶總會做一些小豆腐,也叫豆腐渣。不是做豆腐剩下的輔料,而是將生黃豆(我們叫大豆)用自己家的小石磨粗磨一下的結果。偶爾奶奶也會用蒜杵(奶奶叫兌窩子)來搗碎黃豆。

準備好的豆渣要煮熟了才可以食用,奶奶叫這個過程插小豆腐。因為黃豆里的油脂還是十分豐富,所以一般烹制時不再加油,只用小火慢慢煮熟。冬天凍干的蘿卜英子是極好的食材,切碎拌入鍋中,絲絲清香沁入心脾。吃起來渣渣的,妹妹不太喜歡。但我一直覺得特別香。

做好的小豆腐還可以用來做包子。當然還需要請出一位主角,油脂啦(在青島叫脂渣是用肥肉炸成),切碎,加泡好的粉條切碎,作為包子餡的主料。每次奶奶問在外地上學的我想吃什么,必答,干菜包子。

豬油夾饅頭

可能是中式漢堡的雛形。這個故事要講到爸爸。那時的我還沒上小學,某天滿頭大汗跑回家,跟爸爸喊餓。老爸眼睛一轉,神秘兮兮地把我拉進廚房,切了半塊涼饅頭,然后又從頂端切一刀不到底。用小勺從熟肉盆(沒有冰箱的時代,豬肉炒熟儲存,上面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白色豬油)里挖出一小勺豬油,薄薄地抹在兩半饅頭上,然后從鹽罐里捏出一點鹽均勻地撒在上面,兩邊一夾。然后非常陶醉地聞了一下,遞給我。入口的瞬間,鹽味和豬油的香氣加上饅頭的香甜混在一起,餓成那樣,那一刻簡直如升仙一般。爸爸說,這是奶奶教他的,那是他們小時候最好的干糧。有了奶奶當令箭,后來我還肆無忌憚地介紹給了從不吃豬肉的妹妹,以及其他小伙伴,只是大家反應都平平。只有,我還記得那個下午和爸爸在廚房小心翼翼探索美食的過程。那種滿足感是當時欣羨的火腿腸面包和方便面都給不了的,也許后來就變成我勇于在廚房開發探索美食的啟蒙課。后來,江湖上(連隊里)盛傳一個三年級的孩子發面蒸饅頭,燉肉,給在田里勞作的爹媽做飯,再后來大學答辯完畢研究生入學的間歇我,成了當地最年輕技術還不壞,至少是學歷最高的女插秧機手。

朝鮮菜

奶奶做的朝鮮菜讓當年的很多知青難以忘懷,若干年后來看奶奶依然吵著要吃。那是怎樣一種青菜我已經沒有印象。總之在快收白菜的時候種下,用整顆菜揉入鹽味后腌制如綠色的很多條線一團一團。不知是不是如絲的牽絆讓當年借奶奶家談戀愛的很多知青無法釋懷。就像他們最美好青春都澆筑在這片土地上。

是他們把“艱苦奮斗 勇于開拓 顧全大局 無私奉獻” 十六字北大荒精神,都唱進了我們的那首場歌里。“帶著革命軍人的無限忠誠,懷著熱血青年的崇高理想,我們從祖國的四面八方匯集到北大荒這片神圣的土地上,艱苦奮斗 勇于開拓 顧全大局 無私奉獻。啊,饒力河在吶喊,為著新中國的繁榮富強,我們戰天斗地寒雪風霜,把亙古草原變成了北國糧倉。 ”

奶奶家的餐桌其實是那個時代人口大遷徙的一個縮影,闖關東也好,逃荒也罷,造就了下一代的我們包容性格和開放的心態。雖然生在東北,我們卻操著一口流利標準的普通話,因為媽媽是安徽人,爸爸是在這里生的河南人。鄰居小伙伴的爸媽來自山東、江西、四川、湖南各地的,在這里大家匯聚在了一起。也許我們的文化與傳承會隨著更多東北本地人口的遷入和我們這代離開老家居住在附近城市而改變,但永遠改變不了的是內心里認定自己就是北大荒人的后代。

奶奶

王雪潔Olia:

關注左岸五年年多,很想念上學的時候每天早上起來看左岸的時候。那時候自媒體沒有這么發達網速也沒有這么快,流量也沒有這么費。現在過度豐富的內容除了分享更像是在搶奪和強奸大家的視線。感謝左岸扎扎實實兢兢業業的堅持。加油!

 

左岸記:回老家是一定要去看望一下爺爺奶奶的,帶點自以為他們會歡喜的東西,結果他們卻總是塞了更多自己種的養的做的東西。奶奶八十幾歲了,做的飯菜雖然簡單卻非常可口,回味無窮,是地地道道的農家飯菜,去的時候總是要蹭一頓飯才心滿意足,心里踏實。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赢红包游戏微信下分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最大遗 吉林麻将小鸡飞蛋下载 老11选5 黑龙江11选5组选 36选7开奖结果今天福建 腾讯欢乐麻将全集辅助 二人麻将多少张牌 今天nba比分 上海时时乐 emba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