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你欠人生一個夢想,欠夢想一個開始

2015-05-08 . 閱讀: 6,992 views

我辭職了。

差不多糾結了一個月,結束了這個職位七年的時光。其實有大約半年,一直問自己是否要堅持。當突然有一天明白,有問題出現的時候,其實答案已經有了,也就直截的選擇了句號。

因為是合作久了,也就安排的較為停當,到最后一天自己召開會,宣布了自己的離職。靠著自己尚余的威權,明令禁止問我離職原因,所以留了半天的功夫收拾東西。

秋已深,陽光卻溫暖而瑣碎。前些天的雨,在玻璃上留下斑駁,于是陽光在屋里此刻也偶見明暗。一直覺得自己是個生活工作分得清爽的人,真到收拾東西時,反倒讓自己有點詫異東西的繁雜…

十四本工作筆記,自從經了德式時間管理培訓后,一直有隨時記錄的習慣。七年十四本,想來也不算多。倒是把七年和十四本劃了等號,也就算是另外一種去繁就簡,清明條理;

一些書,經濟、管理、心理、哲學、行業,獨獨缺了文學,內里還是有清晰的界定,工作和愛好還是分開了。倒是行業的書最少,符合一貫的學習風格,做好本行業的根本是充分從其他行業汲取知識;

茶系列,茶器順手,杯盞羅林。都是朋友送的,因著也都很經心,所以平時不注意,收拾的時候很點滴感恩。茶葉雜而多,白酒一瓶。跟自己日常生活茶酒的消耗差不多,符合;

佛像、唐卡、佛經、沉香、香爐什么的。佛禪有求,求在己心,這些個最多算是個寄托,可以寄情不可寄物,但林林總總還是攢了一堆。平時觀,為觀個觀己求靜心,現如今安靜的離開,暫時可以讓他們寄居收集箱;

一些小物件,玉啊、木啊什么的,曾經的愛好罷了。禮物多是即將生日,各類朋友送的,都是一份情意。參差著,光筆就幾支,跟自己在大家心目中瞎寫東西的形象相符。幾張裝飾畫、字畫,風格迥異說明審美分裂,這是一個朋友對我的評價;

幾張照片,孩子的畫…

有個朋友說過,觀察一個人辦公室的物件,最能體現一個人現在的狀態心境,也最容易了解一個人的復雜內里。在我辦公室,他就曾經說過:你努力尋找的平衡,要么成就了你,要么你就會瞬間崩塌。你信仰的,是你能堅守的,但因為你信仰的,你就永遠別想妥協。收拾臨了,就這些東西,那我是什么樣的人?現在的心境和狀態如何?懶得想。

倒是細細算來,這半年給辦公室添加的自己的東西還真不少,約摸著五份占二的架勢。才明白,自己這糾結的,不停給這個工作環境增加一點附加的東西,想讓自己曉得還值得堅持下去。按照經濟學講,不停增加沉沒成本,用于抵抗機會成本。但真至覺得離開了,附加的這些物件,都只會讓你覺得累贅,還沒得地方擱置和擺放。

這些年,一直敏銳著尋工作里有趣的事情,想方設法去把一件事變得有趣。然后在今天會明白,其實你喜愛的東西,無所謂有趣與否,你只會順理成章習慣性的去做。真到了需要給自己的工作添加繼續的意義、擔當的理由、發掘有趣的事情,其實已然是意興闌珊的殘酒隔夜茶了。當你努力想方設法去把某一件事變得有趣,其實已然無趣了。

騎驢找馬是這個社會的主流,跳槽都是無縫對接,沒有新的offer,現在的工作再不可忍受也要堅持。拋開生計問題,無非害怕世界跑的太快,自己被甩在后邊;抑或是,忙碌成為人生,不管是真的忙碌還是假裝忙碌,閑下來你會覺得自己就是個沒意義的生命。

假裝忙碌里騎驢找馬,太多的人樂此不疲。于是,驢也騎不好,馬也找不到。很多時候,左顧右盼閃轉騰挪的,被驢發現了覺得難受,甩甩蹦蹦,你也就從驢上摔落。最后救命稻草般的抓住一只,十有八九還是驢,說不定還是只羊。

我倒是選擇了,下驢走走。不會生活的人不配成功,這個世界總該是樂于和你共同展現美麗的。放棄才是開始,不是開始殺死過去。殺死你的一定是你的過去,因為你選擇不放棄,自然沒有新的開始。即如不是這個世界不允許你有夢想,而是夢想是被你自己殺死的。

你覺得虧欠的,你通常解釋為力所不能及的。于是,你總是懺悔欠人生一個夢想,也只簡單的因為學會了懺悔,也就把夢想束之高閣、捧上神壇,落得個灰塵滿滿。我們經常擦拭昨天、幻夢明天,卻從來不敢擦拭夢想。夢想越歷久彌新,自己的人生越糾結的尷尬。

偶爾辨析自己的夢想,寫作?旅行?,無非是“在路上”和“存在著”的外化罷了。夢想不是用來實現的?只是用來證明存在的?還是夢想是否是夢想,僅僅看能不能開始?

夢想不是給世界呼喊我來了,那個呱呱墜地的一刻已經昭示過了。夢想無非是給人生說,我還在。不能實現的夢想大抵也就證明著自己不可能存在,那些可以開始的夢想,只是你欠人生的一個債,早還早了。

至于你欠夢想的,一個開始罷了。

夢想

左岸記:人到了某一個階段,生活就會開始給你做減法。拿走你的一些朋友,讓你知道誰才是真正的朋友。拿走你的一些夢想,讓你認清現實是什么。當你能看著自己忙里忙外,成為自己生活的旁觀者,你才能找到自己的節奏。如果你沒有為你的目標和夢想做任何一件事,你只能夠責怪你自己而非其他人。

《The Up Series》(中文譯名人生七年、成長系列)是一部有趣的紀錄片,紀錄片導演在1964年的英國,挑選了12名來自社會不同階層的兒童參與到紀錄片的制作中。
導演提出一些關于人生價值、生活狀態的問題,然后孩子們逐一回答,并讓劇組去記錄他們的生活。
孩子中有當時英國的精英階層的子女,例如祖上曾是保加利亞首任總理的約翰。
有來自貧民窟,父親熱衷賭馬的孩子東尼。
有來自富商,7歲時坐擁莊園的女孩蘇西。
有來自偏遠山區,村子里只有一間教室的尼克。
……
從1964年開始,每隔7年,劇組再次拍攝這些人的生活,和他們談話。

你會發現其中有個特別的現象,幾乎每個人都走上了自己兒時想走的那條路。

貧民區看著父親天天賭馬的東尼,兒時的夢想是騎手或出租車司機。結果呢?他當了騎手,失敗后一輩子都在開出租。
在天主教學校長大的孩子,兒時的夢想是去非洲教那些未開化的人,后來他當了一名老師,去了孟加拉。
小時候每天讀泰晤士報的孩子,兒時的夢想是參政,后來他當了律師,娶了大使的女兒。
小時候那個夢想是結婚生子的姑娘,長大后一輩子生了幾個孩子,然后養活他們。
最有趣的是,無論你期間經歷什么變化,但到了最后,往往還是會走上你最初的夢想。
窮人家的孩子之所以窮,一部分原因是他們給自己設定的天花板就很低。

而你是不是想說我已經忘了小時候的夢想了?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极速赛车走势 卡五星规则胡牌方式 金信达配资 15选5走势图开奖 7mcn篮球即时比分 安装腾讯欢乐麻将 金钥匙配资 澳洲幸运5群 东北麻将群 电竞比分网奇兵 四人好友麻将 体彩6+1 麻将卡五星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