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請對愛你的人微笑

2015-04-22 . 閱讀: 2,727 views

去年十月,過重陽,爬山去了,層林斑駁,紅黃相間。陽光下的秋天,藍天攜著白云美麗,陽光灑在山峰上,霧霧的光暈,色彩就彼此渲染,與藍天的潔凈有了襯托。路邊雛菊簇簇,淡然的黃色生機無限。一塊山石前,給孩子留影,第一張感覺不滿意,于是說“笑一個”,孩子的笑就延展開來,搞定。細細看來,遠山的秋景燦爛,層巒疊嶂,孩子的微笑甜美而純真。

忽就思索起來,拍照留影時多數人都會提示般的說“笑一個”,但絕大多數都目的性顫抖,牽強與晦澀,大而化之或不知所云。不靠“茄子”之類的是見不到微笑的,甚而是那么虛無的、麻木的面對鏡頭,漠然的如行尸走肉。

為什么呢,或許是你不會微笑了,因為你覺得為自己微笑都難,何況在面對他人的時候呢?那種幸福、那種快樂里的微笑,似乎跟這個人生格格不入。想來微笑和快樂是個蠻難的事情吧。

于是想開來,想著你愛的人或面對你愛的人,是不是應該學會微笑,微笑是心靈的窗戶,微笑了,心靈綻放了,呼吸到新鮮空氣了,陽光灑進心靈每一個角落,溫暖而舒適,心胸甚而至每一個細胞,肌膚的每一個角落在微笑里舒展著。

左嘴角向上牽引兩公分,右嘴角向上牽引兩公分,眼睛看著愛你的人或你愛的人,或心里想著愛你的人或你愛的人,微笑了嗎?美麗了吧。這個世界,每天關于美麗的話題不多,關于如何美麗的話題太多。即如這個人生,每天快樂生活的人不多,倒是充斥著探究如何才能快樂。當你研究如何快樂的時候,其實你已然不快樂了。

或者,Being happy is a duty!快樂被現代人要么幻化為純理論、純感性,要么就是物質堆砌,可以拿EXCEL做統計、歸納、量化。其實快樂簡單到就是責任,僅僅是需要你明確自己應該快樂,就像微笑應該是隨時的一樣。快樂總是當然的時候,你快樂的機會就來了。

快樂是一種機遇,機會永遠都在,看你是否清醒著,那微笑不也一樣?我醒著、敏銳著感知一切的美麗,擔當的把快樂當作責任,給與別人快樂,給與自己快樂。常說,快樂是個小爬蟲,那種弄臣、奸臣,你越快樂他越靠攏你、諂媚你,你收獲的快樂越多;你越悲傷,他越打擊你、禍害你,你失去的快樂越多。把你的快樂當作必然與責任吧,從這一刻到下一刻,因為你要到達那里,反正你要去,不如輕裝上陣,悠然而輕快的,快樂著達到!

我在秋的暮色里輕吟淺唱
你在如火的晚霞里飛翔
山/在遠處靜默的裁剪青色
風/將天空的星星依次點亮
一點雨的氣息/是涼涼的心感受到的
肌膚被涂滿金色的光芒
你/微笑了
于是/每一個晚霞的涂抹
都有你點滴的閃爍
眼眸阿/沉浸在你微笑的輪回里
秋在夜色的引誘里
漸變寶石的藍色悠遠
慢慢的唱/老歌的悠揚
輕輕的想/怕思緒經不住猛烈的渴望
夜的藍把晚霞浸染/如舊的安詳
我就如舊的淡淡思想/心和著你的微笑
緩緩的淺吟低唱

那個愛你的人在你對面,那個愛你的人沒有你向左轉他向右轉,那個愛你的人希望看到你的微笑。于是,你會否開啟微笑,亮晶晶的眼眸,笑的明亮。孩子對著我微笑,該是明白我是愛他的或他是愛我的吧,單純而簡單。那個微笑美麗到悠遠恒久,他的微笑讓我微笑。

你會對著誰微笑,你的微笑會讓誰微笑呢?

 

左岸記:孩子的微笑該是純真無邪的吧,而大人歷盡滄桑,那發自內心的微笑,更是能夠帶給人自然般的溫暖。微笑,使人臉上透著安詳、慈善,能使暴怒的人瞬間平靜下來,使驚慌失措緊張不安的人立刻松馳下來。人也應該具有這種會心的、曠達的和苦中作樂的笑。人很喜歡與幽默風趣的人在一起。因為常常會被他們逗得哈哈大笑,忍俊不禁。笑,不是僅僅為了別人,更是為了自己,沒有什么東西能比一個陽光燦爛的微笑更能打動人的了。當心胸豁然開朗時,心也變得輕松快樂起來。懂得微笑的人,心是柔軟的。

最美的微笑

麥積山,地處天水市東南方50公里的麥積區麥積山鄉南側,是西秦嶺山脈小隴山中的一座孤峰。麥積山石窟為中國四大石窟之一(其它三窟為:敦煌莫高窟,龍門石窟、云岡石窟),屬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也是聞名世界的藝術寶庫。麥積山現存佛教窟龕194個,泥塑石雕、石胎泥塑七千二百余身,壁畫一千三百余平方米,全部窟龕開鑿在山崖峭壁之上,分布于東、西兩崖。因其山體為第三紀沙礫巖,石質結構松散,不易精雕細鏤,故以精美的泥塑著稱于世。它的開鑿年代,大部分學者認為始于后秦,歷經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元、明、清,現存造像中以北朝造像原作居多。

其中第44窟主佛像造像因其神秘的微笑,被日本人稱為“東方的維納斯”。

該尊佛像按照西魏文皇后乙弗氏為藍本塑造,薄唇小口,笑靨微綻,端莊典雅,微微俯視,和藹可親。據《北史》卷十三《列傳第一·后妃上》、《西魏文帝文皇后乙弗氏傳》中記載,乙弗氏是文帝即位后冊封的第一位皇后,她容貌美麗、端莊文靜、沉著矜持,年幼時便表現除出眾的才能。16歲時被納為文帝之妃。文帝即位后被冊封為皇后。乙弗氏皇后生性節儉,吃素食、穿舊衣、不配珠戴玉,為人仁慈寬厚。但作為一個傀儡皇帝的皇后,其悲劇的命運是必然的,一代皇后現是被廢,后又遭敕令自盡。而乙弗氏所屬的西魏國則是建立在一個充滿動蕩、混戰、災難和血污的時代,建國僅22年。在曹操《蒿里行》中,曹魏建安時期一派“白骨露于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的凄涼景象。

在這樣悲涼的社會背景下,第44窟主佛像卻微閉雙眼、神情內斂,帶有一絲含蓄,含著一份自信,向蕓蕓眾生展露出永恒的微笑。這笑容嫻靜而慈悲、寬容且淡然。現實的悲傷盡在微笑中放下,顯現出一種無念無掛的大自由狀態,高出人間而又慧流塵境。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极速赛车走势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海南麻将如何经常赢 幸运pk10快艇在线直播 中国篮球比赛比分 广西快乐10分今天开奖结果 伟大魔术师 快3福彩官方下载 3d开机号试机号奖 悦配资 3d图谜总汇全图九 腾讯麻将怎么开四人房 江苏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