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一個兒童在成人世界的旅行

2015-04-11 . 閱讀: 3,507 views

文/田燕

《小王子》是法國作家安東尼·德·圣埃克蘇佩里于 1942 年寫成的著名兒童文學短篇小說。全篇不足三萬字,短小精悍,在童言童語當中透露著深刻的哲思和豐富的寓意。書中以“我”——一個飛行員作為故事的敘述者,講述了小王子在成人世界的各種歷險,寫出了成人的空虛、愚妄、可笑、教條和悲哀;也寫出了人類的孤獨、無根漂流和自我迷失,同時也揭示出了愛的意義、人與人之間關系的本質。

與其說它是一本兒童讀物,不如說他是一本更適合成年人的書,書中對成人世界、人類世界的批判足以令我們汗顏,讓我們羞愧難當。

一、兒童與成人世界的巨大差異。

里面有什么

當作者還是六歲的孩童的時候,畫了一幅蟒蛇消化大象的畫,而所有的大人們卻認為他畫的是一頂帽子,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他們都不能真的理解畫里的意思,并且這些大人們還指責他不要把時間浪費在畫畫這種沒用的東西上,而要集中精力去學習地理、數學、語法、歷史…… 就這樣,從那以后,他除了會畫蟒蛇和大象外,再不會其它東西了,也就是這樣一個立志要成為畫家的孩童最后選擇了做飛行員。而飛行員在若干年后偶遇小王子,給他畫下了孩童時的那幅畫時,小王子居然一下子就辯認出圖畫的內容,并要求飛行員給他畫一只羊,在飛行員畫的羊中,他能敏銳地觀察出這是一只小羊,這是一只老羊,甚至連羊的性別,小王子都能清楚地辯認出來,可以看出,小王子具有了極強的觀察能力。小王子說這些羊都不是他想要的,而此時飛行員已經不耐煩了,草草地給他畫了一個箱子,說你要的羊就在里面,小王子喜笑顏開,說:“這正是我在找的羊啊”。這一切看來多么的有趣,箱子里并沒有羊,而當你賦予了箱子一只羊,箱子里便有了羊,這就是想象的力量呀。成人永遠無法理解兒童的世界,兒童雖然生活的空間非常狹小,一間房子、一個幼兒園、一個公園就是他全部的世界,但是他們能通過繪畫、音樂、詩歌等藝術與世界聯系,繪畫、音樂等藝術形式能帶給兒童無限的想象空間,而成年人早已被理性、機械所填充,他們強迫你學習數、理、化,蠻橫地要把孩童變成如他們一樣毫無想象力、毫無觀察能力,結果只會讓孩童變得越來越呆板,越來越死氣沉沉。

成人的世界里充滿著功利性,在第四章中,我們可以看到,成人評價一座房子很漂亮時是以它的價值作為標準的,而孩童在看到墻上玫瑰色的磚、窗邊的天竺葵、屋頂的鴿子時才會驚嘆這是一座漂亮的房子。成人交朋友會問這個人多大了,有幾個兄弟,每月掙多少錢,而孩童交朋友會問他你玩什么游戲,你收集蝴蝶標本嗎?甚至從對方的聲音中尋找出他喜歡的頻律。

二、成人世界的專制、愚妄、呆板、自負

國王

小王子游歷附近的星球,他來到一個小行星上,那里住著一位專制的國王,這個行星里只有他一個人,小王子由于長途跋涉,打了個哈欠,國王認為這樣不合禮數便命令他不許打哈欠,但是打哈欠并不是個體可以控制的,小王子忍不住要打哈欠,國王便又說“我命令你打哈欠…… 來吧,再打一個,這是命令”,他不能容忍任何不服從他命令的行為,這是何等的可笑,用所謂的權威來掩飾自已的無能,真是愚昧至極。與其說他是專制,不如說他是自欺欺人,就像到了傍晚去命令太陽落山一樣,就像在收獲的季節命令葡萄成熟一樣,人們只能通過這樣的自我麻醉去滿足他的自尊心和虛榮心。

小王子又來到另一個星球,這里住著一個酒鬼,小王子問他:“你在干什么”?“我在喝酒”,“你為什么喝酒?”,“是為了忘記”,“忘記什么?”,“忘記我的羞愧”,“你為什么羞愧?”“因為我喝酒”,整章就是這么簡短的對話,然而在這非常簡單而隨意的對話中,卻隱藏著一個悖論,一個正在喝酒的人極力想擺脫的居然是喝酒的羞愧,成人總是不敢直接面對自己的羞愧,自己的錯誤和缺點,成人往往選擇麻醉自我、逃避自我最后導致自我的迷失。所以,成人通常不知道自己追尋的是什么,而“只有孩子們知道自己在追尋什么”,孩子們追尋的東西是具體的,或許是一個布娃娃,一塊巧克力,在他們眼中,布娃娃、巧克力變得很重要,很重要,如果有人把它們拿走,孩子們就會哭,成人追尋的東西是虛幻的,不具體的,越不具體就越容易迷失。就像占有欲膨脹的商人想擁有星星一樣,無論他怎樣努力,都不會像擁有一條絲綢圍巾或擁有一朵花那樣實在,人們發明了銀行,股票,發明了之前人們沒有發明的東西,人們就在他們給自己編織的虛幻的網絡里忙碌著,卻沒有真真實實地擁有過什么,這是成人的悲哀。

對于知識分子,作者也不遺余力地批判,地理學家自詡學識淵博,知道所有的海洋、河流、城市、山脈、沙漠,但當小王子指著他的星球問他“這有海洋嗎、那有山脈嗎?那有城市、河流、沙漠嗎”,地理學家卻一無所知,原因他只是一個書房里的地理學家,從來不作實地的考察,他只是從探險家的回憶里記錄地理情況,對于探險家回憶的真假性,地理學家只能通過調查探險家的道德品質來確定,所謂實踐出真知,實踐是檢查真理的唯一方法,地理學家這種本末倒置、脫離實踐的研究方法實際上是對現代學者的一種諷刺。

三、地球的奇遇——人類的孤獨、無根

蛇

小王子來到了地球的沙漠,這里荒無人煙,小王子遇見了一條蛇,他說“在沙漠里有些孤獨”,蛇說“在人群中也一樣孤獨”。短短一句話它揭示出了現代人在現代社會中的孤獨和無助、彷徨和無力。作者總能在這樣雋永的對話中揭示出一個個普遍的真理,深刻而永恒。小王子遇到一朵花,他問:“人都哪去了?”,花說:“風已經把他們吹走了,他們沒有根,所以生活很艱辛”。是的,花有根而人沒有根,花能綻放自己的美麗,而人卻無法綻放自己,人與花相比,是多么的可憐和悲哀。蛇細得像一根手指頭,但國王的手指頭也沒有它的有力,誰碰到了這毒蛇,它就把誰送回老家,人與蛇相比,又是多么的纖弱和無力。

四、小王子與一朵玫瑰花的愛情

玫瑰

小王子的星球上只開著一朵玫瑰花,小王子被她的美麗所吸引住了,每天為她澆水,驅趕蟲子,很快,玫瑰花便開始用自己的虛榮心折磨起小王子,她矯情做作地說她害怕涼風,小王子便為她制作屏風和玻璃罩子,玫瑰花對小王子說,她是整個宇宙中獨一無二的花,她的謊言讓小王子非常困惑,他愛她的香氣和光芒,但卻不知道該如何去理解她謊言背后深深的愛,他不知道如何去愛她,最后他選擇離開玫瑰花。小王子來到地球,來到一個開滿玫瑰的花園,那里生長著五千朵花兒,跟他愛著的那朵玫瑰花一模一樣,小王子想起了她的謊言,傷心不已,他曾以為自己很富有,擁有全世界獨一無二的花兒,但其實那不過是一朵普普通通的玫瑰花而已,這時的小王子,已經學會了站在愛情之外去認識他人,認識自已,小王子的哭泣是認識世界之后的深切痛悟呀,世界是如此的殘酷,愛情是如此的脆弱,原先的愛情只不過沉浸在兩人狹小的世界里,跳出兩人的世界,愛情便不復存在。小王子痛苦萬分,斷續尋找著愛情的意義,這時他在蘋果樹下遇到了狐貍,請求狐貍跟他玩,狐貍說:“我不能跟你玩,我還沒有被馴服”,“馴服是什么意思?”,“馴服就是建立聯系”,“建立聯系?”“沒錯,對我來說,你不是一個小男孩,跟成千上萬個小男孩沒什么區別,我并不需要你,而你也不需要我。對你而言,我也不過是一只狐貍,跟成千上萬只狐貍沒什么區別。但如果你馴服了我,我們就會需要彼此。對我來說,你就成了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小男孩。對你而言,我也會成為獨一無二的狐貍”。狐貍的這一番話,可謂是為我們深刻地揭示出了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父母對孩子的照料、寵愛、教育馴服了孩子,所以,父母與孩子之間的親情關系是因為馴服;主人與寵物之間的玩伴關系是馴服,從此寵物只聽主人的話;上級對下級的管理是馴服,如果下級不被馴服那只有滾蛋;情人之間是一方馴服另外一方。

愛情即馴服,如果你馴服了我,陽光會照亮我的生活,我會從所有的腳步聲中辨認出你的腳步聲,你說話的聲音就像曼妙音樂吸引著我;如果你馴服了我,看見金黃色的麥子,我會想起你金黃色的頭發,我會愛上風吹麥浪的聲音,你如果馴服了我,你便是那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人兒,你便是那稀世珍寶 ……

小王子再次來到那片玫瑰園,他突然領悟到這千百朵玫瑰花與他愛著的那朵玫瑰花是不同的,她們雖然美麗,但毫無意義,她們什么都不是,因為沒人來馴服她們,她們也沒有馴服任何人,而小王子愛著的那朵玫瑰花,他曾為她澆水、為她擋風、為她除掉毛毛蟲,他曾傾聽她的抱怨、她的夸夸其談,她比世間任何一朵玫瑰花都要重要。

就這樣,在各個星球的游歷中,小王子完成了對愛情的認識和探索。

五、結局——小王子之死

沙漠

小王子和飛行員已經在荒無人煙的沙漠中艱難地度過了一周,他們喝光了最后一滴水,又饑又渴又疲憊,他們絕望地尋找著沙漠里的一口井,小王子快要虛脫了,在他將死之際,卻吐露出了令人深思的話語:人們追尋的東西,是眼睛看不見的,一定要用心去尋找,“最最重要的東西,眼睛是看不見的”。最后,小王子無聲地倒在了沙地上,他還想著他深愛的那朵花兒,她生長在他的星球上,他仰望著星空覺得那么的幸福,就像所有的星星里都開滿了鮮花。

《小王子》是個悲傷的故事,又是一個個富于哲理的小故事,在其中不乏童真童趣,也不乏反思和救贖,兒童讀來生動有趣,成人讀來深刻雋永。短短三萬言,把成人世界、人類世界的種種揭露無遺,唯一有《小王子》才能做到。

 

左岸記:個人覺得安東尼·德·圣埃克蘇佩里在《小王子》里并不是為了諷刺什么,而是在告訴我們我們還可以這樣去認識世界,認識自己,認識孩子,認識未知。而人對自己的救贖也是越早越好,不然根深蒂固的思想要想改變該是多少痛苦的事。

注:以下是田燕的公眾號(慢閱讀),掃一掃添加關注,專注有深度有態度的原創文章。

公眾號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007比分网捷 上海时时彩 日本女优av百度影音 下载本地哈灵杭州麻将 湖北11选5 18选7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全民福州麻将房卡 中国都城配资 湖北卡五星麻将群 brcc电竞比分网 福建11选5 大赢家篮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