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玩個球呀

2015-03-30 . 閱讀: 2,408 views

作為一個在繁忙的工作間隙中,寫作寫了快10年,早戀也可以追溯到10年前的奔三狗,其實足球在我個人的歷史紀元中,出現得要遠遠比文字和姑娘早,而且其扮演的角色也非一般的小。

但奇怪的是,我卻甚少在文章、博客、微博、公眾號、44樓辦公室的茶水間,長途旅行的車廂等等地方談及,似乎大腦在選擇性過濾這元素。當然,你也可以理解為是躲在我內心里的一個桃花源,或是暗藏多年的小金庫——如你所知,這兩者都具有“不足為外人道”的特點。

然而,前陣子球友聚會,都是曾經一起裝B一起飛(在綠茵場上)的小伙伴,大家一見面沒來得及敘舊炫富,倒是第一時間表達了抗議,說怎么在你書中就沒找到任何足球的影子呢——其實他們的言下之意我也明白,就是希望在下一本書中拋頭露面一下。

且不說能不能拋頭露足吧,這種事情光我說了沒用,還得看出版社的臉色。不過在此之前,還必須跟大家聊聊足球,畢竟是明媒正娶的愛好,而且不離不棄多年。如果只是因為擔心看官繞道,粉轉路人,那真是見了鬼噢——正如韓寒在《通稿2003》中所述:“這樣寫作文真的很累,感覺自己如同一個按摩小姐一樣,自己辛苦的同時還要不斷察言觀色考慮客人舒服不舒服。”

總的來說,足球這位圓潤發福的老朋友,曾帶給我無限的樂趣,并將繼續帶給我無數的熱血。須知道,每個熱愛綠茵場的少年都會有一個“一球成名”的夢想,我也一樣,中學時的夢想既不是高考狀元,也不是文壇新星,而是在大學時候參加高校聯賽嶄露頭角,并一戰成名,繼而成為國家隊成員,為國爭光,同時效力于世界上最偉大的俱樂部,之一也行,為家撈金——這樣的發展軌跡有點像是我們后來看到的隔壁國的亞洲球王樸智星。

但如你所知,類似的中國夢幾乎就等同于癡人說夢——別說是樸智星,就算是鄭智之流,也是百年難遇,萬中無一啊。后來我把這個癡夢適當地打了個清倉跳樓折,變成了去足球勝地去看球,最好還是歐洲冠軍杯的決賽現場,而且這種渴望要遠遠超過世界杯。因為依個人之愚見,當今的世界杯早已淪為乳神、賭徒和偽球迷的天下,就像是說賽車只能聊法拉第,談作家必言韓寒一樣,好像其他的車或“沈萬九”都死翹翹了一般。

在過去的十年里,公司贊助了一個英國的俱樂部,并見證了它從“名不見經傳”到“君臨天下江湖皆知”,投入產出比可謂是相當可觀。如今,這個俱樂部的教練剛好還是我最崇拜的足壇風云人物——具體是何方神圣,這里就不透露了,免得有朋友說我有打廣告之嫌疑,雖然對某些資深球迷來說,這個廣告已經成功地打出去了。不過其實這些都不重要,我真正想說的是,足球嘛,說白了也是一種商業,跟文學一樣擁有各種的潛規則和利益鏈,即便承載了許多人的熱血和夢想。

近日,公司還沸騰沸騰地搞了個小朋友的球員選拔賽。被選中的可以去英國俱樂部試訓兩周(我自己長這么老了還沒去過呢),全國范圍內挑20人,除去某些高層領導或領導親戚內定的小朋友甚至已經不小的朋友外,實際名額可能要更少,所以機會還是非常難得的。

上周在廣州賽區選拔期間,來了不少的小鬼,看著他們那天真無邪的臉蛋,靈犀飄逸的腳法以及營養過剩的身高……我就知道,他們這一代在足球方面依舊是看不清未來的。

期間,有位穿著時髦樣貌嫵媚的大媽問我:你覺得孩子以后可以靠這個養活自己嗎?

作為主辦方的我頓時一愣,立馬秒答:當然可以!但心情卻像是要帶一個剛認識不久的外國俏姑娘去聽龔麗娜的演唱會一樣,“忐忑”不安,老鹿亂撞。

結果這個大媽倒挺識趣的,說其實我也不指望孩子能養活自己,就是小孩愛玩而已。

順著她那充滿愛意的目光看去,我驚訝地發現,原來她的孩子還是個女娃——全場唯一的一道靚麗風景線。

說到這,也想順帶問問各位,如果你的孩子已經長大到可以踢球的年齡,并且成天弄得臟兮兮甚至血淋淋地回家,你會不會劈頭蓋腦地怒斥道,玩個球呀!?不準玩了!踢球有啥前途!有這閑功夫不如去看書——不管各位有沒有共鳴,總之這樣的話語和場景,我是非常熟悉的。

當然,我媽也一樣。

如你所知,“中國”是一個除了空氣偶爾不好、食品偶爾不干凈,過馬路偶爾不安全,以及廣電監管偶爾過嚴之外,其他方面都非常棒的國家,起碼最近幾年的口碑指數跟大街上姑娘的胸圍一樣是直線上漲,即便極少數是虛的。

與此同時,“足球”也是一個讓人覺得熱血沸騰、健康向上的名詞。但曾幾何時,一旦把“中國”和“足球”連成了一個詞,就像是把泰國和佳麗放在了一起,難免會讓人疑神疑鬼,神情緊張。

其實,不是我要黑中國足球,因為已經夠黑了,加多幾勺顏料,也不會有所變化,實在犯不著費這個duang勁。當然,如果你硬是要說我在黑國足,我也不想白背了罵名,也能信手拈來這么個真實的故事。說是有一個球隊正在比賽,比賽非常重要,可是球場上的11個球員中有8個人都像是蹦了一晚上迪,恍恍惚惚地傳接球,以致失誤連連——如果你猜他們這幾條友是被人下了藥的話,我也不否認,不過嚴格來說,不是毒藥,而是賭藥。這8位兄臺居然自己掏腰包買了十幾萬這場比賽他們會輸,不過畢竟足球是圓的嘛,人算不如天算,竟然打平了,因為球隊剩下的三個球員都是外援,可能是由于語言溝通方案的緣故,他們并沒有并拉上一起賭球,而正是這幾個國際友人,聯合一起進了對方幾個球——由此可見,掌握一名外語有多重要。

雖說國足一次次地讓大家失望,可愛國的情愫還是要釋放的,于是我們便有了名震江湖的廣州恒大隊,雖然后來變成了廣州恒大淘寶隊,希望接下來不要變成廣州恒大淘寶杜蕾斯隊……言歸正傳,因為有錢,所以任性,我們的職業聯賽有了里皮后有了卡納瓦羅,有了德羅巴后有了高拉特,有了恒大后又有了注資12億的淘寶......正所謂熱情與熱錢齊飛,中外各好手共一隊,呈現出了一片百花齊放、欣欣向榮的光景。

其實足球跟文字一樣,讓我認識了很多的朋友(很遺憾大多數是男性),特別是去到一個陌生的環境,孤獨寂寞冷,比如說東莞,重慶,北海,新德里,臺北等等地方,抑或是剛念中學,剛上大學,剛畢業到新公司,我都會以球會友,在把自己成功介紹出去之前,先把自己的腳給介紹出去。

前不久,因為足球又把一幫10幾年未見的老鄉奇跡般地找了回來,其中還包括一個上過電視的牙科醫生。有一次,我們踢球踢到正酣,突然有人受傷了,而且還傷到了牙齒,結果他二話不說就進行了處理,完事之后還不知從哪嫻熟地掏出了張名片,說要補牙隨時可以找他,大家完全被他那白求恩精神震驚了——要知道,受傷的可是旁邊球隊的陌生人呀,我們這隊十幾號人還在傻等著他回來開球呢,弄得我一度懷疑此公這么熱情來踢球的目的不單純。

去年年底,非常有幸跟前國家隊和甲A最佳射手胡志軍過招,而且跟我搭檔的還是現役新疆隊的教練。交手過后赫然發現,國足選手的實力果然如年少輕狂時的我所料——不過如此嘛,認真點打誰輸誰贏還未必呢,雖然我們那天對戰的賽果是10:3。

足球教給我很多的東西,團結友愛,競爭爭上之類的雞湯就不喝了,這輩子都分不清足球和籃球的人也能談得頭頭是道。這里想跟大家分享的是“補時定律”,即比賽不到最后一分鐘,不能放棄,因為一切皆有可能。這一點,恐怕讓很多賭徒感觸良深。

還有就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定律,巴薩前幾年可謂是如日中天,被奉為宇宙隊,其發明的“tiki-taka催眠戰術”真是地球人都擋不住,可現在也是風光不在——這個放在古代也有一套類似的說法:“大道不仁,盛極而衰;隨漢而覆,禍及九族。”

最后,還想跟大家分享一個“適合的才是最好的”定律,曾經有不少的當紅炸子雞在一個俱樂部踢得風生水起,后面轉會到另外一個大俱樂部結果就靡然于眾了,比如說追風少年的歐文從紅軍跑到皇軍后就只能坐穿板凳,又或是核彈頭舍普琴科,金童托雷斯高價轉會去到了切爾西,可都讓人大跌眼鏡,前者成了軟蛋,后者成為了托妞。

到了明年,公司贊助了10年的俱樂部就要正式停止合作了,因為在這個有奶便是娘的時代,出現了一個更大的奶,經過評估后我們不想再做這個娘了。

其實都十年了,也該要換個主人了。然而,那些因為曾經熱愛足球跟我在人生的道路上相遇過的朋友呢:噠噠,黑鬼,曾未,表弟,永遠的巴喬,忘了名字的后來去了美國留學的某師兄……這么多年過去了,你們還愛玩球嗎?

幾年前,當習主席上臺的時候,大家就覺得足球開始有希望了,因為他本身就是個球迷。隨著房地產對足球俱樂部的投入,并且在全國范圍內陸續出現了各種風聲之后,最近總算了有本質上的突破——經黨中央,國務院批準,3月16日上午,《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正式公布。毫無疑問,這是中國體育界的一件大喜事。

眾所周知,中國足球的未來就像是很多人的未來一樣,迷惘如霧霾時的天空,想飛翔卻找不到風口,但唯一不能缺少的難道不是無可救藥的樂觀嗎?正如《功夫足球》里的星爺咬牙切齒地對著在酒吧里打工的大師兄說的那句話一樣:我心中的那團火是永遠不會滅的。

前幾天看了個新聞,相關領導可謂是相當有戰略眼光。視頻中有上千個小朋友在做早操,畫面和校服還是熟悉的味道,還是一樣的配方,但讓人驚訝的是,他們居然還人手一個足球,抱在手上,浩蕩有序地伸展扭動著——就一個從事足球事業數十載的資深球迷來說,這樣的足球操只會把人培養為足球寶貝,而不是足球好手……不過樂觀來看,風既然已經刮起,豬也準備飛起,而代表著中國復興之夢的足球夢或許真的不遠了。

(更多文字,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沈萬九,或最新著作《做一回久違的自己,勿忘初心》。關于這本書,可以參考這里這里。)

足球

左岸記:是什么讓人可以對一件事如此的投入?是想在某個方面做到精通的自律精神。人生就是這樣,追求的東西往往會正因為追求反而難得。認真學好一樣東西,直至精通的境界,會導致一個人對學習的看法產生巨大的變化,而學習能力也會因此達到過去完全不可比擬的境界。如果花費了很長的時間去學習一樣東西最終真的可以精通,那么學下一個東西就有能力更快更精地搞定。“自律”就是一個人用未來某一刻(三年、五年或者十年后)對自己的定義來要求現在的自己,以便其行為能夠滿足那個要求,最終保證那個質量,而后達到那個境界。

沈萬九

一手是風,一手是劍,我的夢想就不會太遠......

极速赛车走势 明星三缺一2004单机版 陕西11选5走势图481 pk10北京小赛车 球探比分网下载 下载一个河南微乐麻将 山西快乐十分今日开 1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福建36选7第11055 河北排列7 竞彩足球比分新浪旧版 闲来贵阳捉鸡麻将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